首 页 |  师大主页 | 中国禅学 | 佛耶对话 | 禅学三书 | 佛学论文 | 关于我们 | BBS怀念旧版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主持                陕西师范大学佛教研究所 主办


禅宗典籍全文库


  您现在的位置:禅宗典籍全文库

[禅宗典籍全文库]古尊宿语录

卷十八

○云门(文偃)匡真禅师广录下 (门人明识大师赐紫守坚集)

    △勘辨

 

    师见新到云:“雪峰和尚道。开却路达磨来也。我问你作么生?”僧云:“筑着和尚鼻孔?”师云:“地神恶发。把须弥山一掴。勃跳上梵天。拶破帝释鼻孔。你为什么向日本国里藏身。”僧云:“和尚莫瞒人好。”师云:“筑着老僧鼻孔又作么生?”无对。师云:“将知你败是学语之流。”代无语处云:“和尚败恐某甲不实。”又云:“逻逻哩。”

 

    问新到:“你是甚处人?”僧云:“新罗人。”师云:“将什么过海?”僧云:“草贼大败。”师云:“你为什么在我手里。”僧云:“恰是。”师云:“勃跳。”无对。代前语云:“常得此便。”又云:“一任勃跳。”

 

    问新到:“你在南岳山。借我二百钱。为什么不还?”无对。代云:“今日小出大遇。”又云:“今日不着便。”

 

    问僧:“心法双忘。是第几座?”僧云:“第二座。”师云:“作么生是第一座?”僧云:“不敢亏于和尚。”师不肯。代云:“韶州籴米。”

 

    问僧:“什么处来?”僧云:“摘茶来。”师云:“人摘茶茶摘人?”无对。代云:“和尚道了。某甲不可更道。”师问僧:“你是修造那?”云:“是。”师云:“尽乾坤是个屋。作么生是屋主?”无对。师云:“你问,我与汝道。”僧便问。师云:“薨。”代前语云:“瞒却多少人来。”

 

    师问僧:“汝是湖南出家那?”僧云:“是。”师云:“识三门下金刚么?”僧云:“不可更识也?”师云:“野狐窟里出头。”无对。代云:“若不出头。”代初问处云:“败是个泥人。”又云:“识得者泥人有甚用处。”又云:“念某甲新入众。”

 

    师问僧:“甚处来?”僧云:“礼塔来。”师云:“祖师道什么?”僧云:“和尚道什么?”师云:“将谓是个灵利汉。”无对。代云:“败为仁义道中。”师问僧:“甚处来?”僧提起衲衣。师云:“我问你甚处来?”僧云:“和尚为什么不领话。”师便打。代云:“且喜。”代前语云:“和尚休得也未。”

 

    僧辞师。师云:“你辞去那?”云:“是。”师云:“前头江难过。”僧云:“一切临时。”师云:“苏卢萨诃。”代前语云:“临行不可无礼去也。”代后语云:“太粗心。”又云:“近日世界不好。”

 

    师问僧:“甚处过夏?”僧云:“和尚合知。”师云:“我即知。”僧云:“且道某甲甚处过夏?”师云:“老鼠孔里出头。”无对。代云:“道著。”代前语云:“便出去。”

 

    僧辞师。师云:“莫教败阙。”僧云:“和尚有什么事但问。”师云:“草贼大败。”无对。代云:“败也。”代前语云:“不少。”

 

    因普请般米了坐次云:“近日不唧留。败担得一斗米。不如快脱去。”僧云:“和尚脱向甚处去?”师云:“嗄。”僧拟再问。师云:“钉钉了。”代云:“灼然。”代前语云:“今日般米困。”又云:“尚近。”师问僧:“还见灯笼么?”僧云:“不可更见也。”师云:“猢狲系露柱。”代云:“深领和尚佛法深心。”代前语云:“好事不如无。”

 

    问僧:“近离甚处。”僧云:“查渡。”师云:“蹋破多少草鞋。”无对。代云:“不惜草鞋。”又云:“不虚蹋破草鞋。”

 

    师见饭头云:“汝是饭头么?”云:“是。”师云:“颗里有几米。米里有几颗?”无对。代云:“某甲瞻星望月。”又云:“福利门中不得不作。”

 

    师因斋次问僧:“你是甚处人?”云:“淮南人。”又问一僧:“你是甚处人?”云:“京兆人。”师拈起蒸饼云:“我也无可到你淮南人。也无可到你京兆人。”二僧无对。师遂拈蒸饼捩转云:“我惜你作么生?”又无对。代云:“不是和尚惜。”代前语云:“普同供养。”又云:“且留供养和尚。”

 

    问僧:“看什么经?”云:“已有人问了?”师云:“你为什么在我脚下。”僧云:“恰是。”师云:“伏惟尚飨。”代云:“苍天苍天。”又云:“将谓韶州无。”问僧:“看什么经。”云:“《般若灯论》。”师云:“西天金刚座上。甚人说佛法?”僧云:“和尚合知。”师云:“你梦见么?”无语。代云:“不独某甲。”代前语云:“跳出死虾蟆。”又云:“将谓西天无。”又云:“堕。”

 

    因斋次问僧:“吃得几个胡饼。”僧云:“吃得四个?”师云:“你为什么鼻孔里败有一茎毛。”无对。师云:“脱空妄语。”代前语云:“直须慎初。又须护末。”

 

    因斋次问僧:“羹受饭里饭受羹里。过在什么处?道得别有商量。”无对。代云:“好羹好饭。”又云:“不可道和尚虾蟆窟里。”

 

    因僧辞师。师下座把僧手云:“着几钱?”无对。师云:“你问我。”僧便问。师云:“都不直半分钱。”代云:“有什么信物送路将来。”又云:“临行因见龙藏字。”问僧:“龙藏出得个什么?”无对。师云:“你问,我与你道。”僧便问,师云:“出个死虾蟆。”代云:“屎臭气。”又云:“馒头蒸饼。”

 

    因般米次。师以拄杖打僧一下云:“这个师僧不去般米是不?”僧云:“般米入仓了也。”师云:“般米入仓了且置,阿谁吃饭。”僧便出去。师云:“脱空妄语汉。”又拈问僧:“作么生免得不被主家道得脱空妄语?”代云:“为什么压良为贱?”又云:“因一事长一智。”代是不处云:“和尚着甚来由。”

 

    师在僧堂前问僧:“这个钟子。是什么物作?”无对。师云:“你问我。”僧便问。师云:“衲僧作。”代但打钟一下,云:“摩诃般若波罗蜜。”又云:“众僧堂前。”

 

    师问修造僧:“甚处来?”僧云:“山下斫木来。”师云:“还斫得合盘么?”僧云:“和尚放某甲过即道。”师云:“放你过作么生道?”僧便礼拜。师便打。”代云:“某甲也漝么?”又云:“可惜成功不毁。”又云:“斫。”

 

    问僧:“甚处来?”僧云:“般柴来。”师云:“维那打鼓不般柴作么生。”无对。代云:“错领。”又云:“可惜般柴工夫。”又云:“和尚位处当人某甲参学。”又云:“才施少许功劳。”

 

    师问僧:“甚处来?”云:“山下来。”师云:“有几人?”僧云:“四人。”师竖起拄杖云:“总在者里。”无对。代云:“抑已而已。”又云:“误却多少人。”问僧:“吃得几个胡饼。”云:“三个。”师拈起胡饼云:“这个是第几个?”无对。师云:“你问我。”僧便问,师云:“不出。”代云:“欺敌者亡。”

 

    问僧:“甚处来?”僧云:“湖南来。”师云:“夏在甚处?”僧云:“湖南。”师云:“开通寺在甚处?”僧云:“不会。”师云:“参堂去。”无对。代云:“诺。”代初语云:“和尚远问,学人近对。”又云:“才始新到。”

 

    师斋次问僧:“你道钵盂里多少饭?”无对。代云:“野。”又云:“饱便休。”又云:“一杓两杓。”

 

    师见僧斋次问:“钵盂匙箸拈向一边。把将馄饨来。”无对。代云:“好羹好饭。”又云:“休。”

 

    问僧:“看什么经?”僧拈起经。师云:“鬼窟里出头。”僧云:“和尚见个什么?”师云:“赃物见在。无对。”代云:“仁义道中不合如此。”

 

    问僧:“看什么经?”僧云:“《般若经》。”师云:“经中道:一切智智清净是么?”僧云:“是。”师云:“你眼为什么穿过石榴树。”僧云:“古人何在?”师云:“古人即知是你不知。”无对。代云:“大有人不识势。”

 

    师问僧:“甚处来?”云:“岭中来。”师云:“夏在甚处?”僧云:“招庆。”师云:“招庆有何言句?”僧近前应诺。师云:“一不成二不是。”无对。师云:“灼然。”代云:“败守是。”

 

    师因斋次。拈起馂馅谓僧云:“拟分一半与你。又却不分。”僧云:“为什么不分?”师云:“为你打野榸。”代云:“将食与人也不恶。”又云:“谢和尚供养。”又云:“和尚无端作么?”

 

    师因吃茶次云:“茶作么生滋味?”僧云:“请和尚鉴。”师云:“钵盂无底寻常事。面上无鼻笑杀人。”无对。师云:“趁队鼻饭汉。”代云:“败守是。”又代以茶便泼。又云:“且待某甲点一碗茶。”

 

    师问僧:“甚处过夏?”僧云:“和尚合知。”师云:“我即知。”僧云:“且道某甲甚处过夏?”师云:“不消一衷。”代云:“更不消也。”

 

    问僧:“看什么经?”僧应诺。师云:“因甚失却。”僧云:“某甲甚处失却?”师云:“自领出去。”代云:“同路。”又云:“和尚大人不合自作。”问僧:“完腙饼角子即不要。你半截底把将来。”僧应诺。师云:“这个是完腙底把将来。”代云:“斋与不斋当来无碍。”又云:“檀越所修福。”

 

    师问新到:“什么处来?”僧云:“郴州。”师云:“夏在甚处。”僧云:“荆南分金。”师云:“分得多少?”僧展两手。师云:“这个是瓦砾。”僧云:“和尚莫别有么?”师云:“乾屎橛一任咬。”代云:“若不言瑕争得玉转。”问僧:“看什么经?”僧云:“《瑜伽论》。”师云:“为甚义堕?”僧云:“什么处义堕?”师云:“自领出去。”代云:“悔不先下手。”问僧:“曾讲《百法论》是不?”僧云:“是。”师云:“为什么脱空妄语?”代云:“事不孤起。”又云:“着因。”

 

    为亡僧唱衣次问僧:“如今唱衣亡僧。还向这里么?”代云:“劳烦大众不能等候打遍槌去也。”

 

    问僧:“甚处来?”僧云:“般柴来。”师云:“般得多少转一宿觉。”僧云:“二十转。”师云:“你为什么打落当门齿?”无对。师便打云:“学语之流。”代云:“也知和尚佛法身心。”又代前语云:“般柴早是辛苦。”

 

    问僧:“看什么经?”其僧却指傍僧云:“和尚问何不只对?”师云:“露柱为什么倒退三千里?”山云:“岂干他事。”师云:“学语之流。”代云:“洎合不识势。”又代珍重便出。又云:“着者非一。”

 

    师在西京时问僧:“你是甚处人?”僧云:“于阗国人。”师云:“还到西天么?”僧云:“到。”师拈起拄杖云:“掣电之机不问你。还到这里么?”僧云:“不会。”师呵呵大笑。代云:“深领和尚降尊就卑。”又云:“将谓此土无。”又云:“勋。”

 

    问新到:“甚处来?”僧云:“南岳来。”师云:“观音为什么入洞庭湖里去?”僧云:“某甲初心不会。”师云:“参堂去。”代云:“诺。”又云:“惑着多少人来。”又云:“和尚问观音。某甲对弥勒。”

 

    师斋次问僧:“半夜般柴即不问你。斋时将什么吃饭。”僧拈起钵盂。师以拄杖打落。僧无语。”代云:“引。”又云:“两片皮。”又云:“匙箸钵盂手巾单子。”

 

    因吃茶次问僧:“你是柴头不?”僧云:“是。”师云:“更劝一瓯茶。”代云:“辛苦受尽。”又云:“功不浪施。”又云:“和尚念某甲辛苦。”

 

    问僧:“你是园头不?”僧云:“是。”师云:“萝亶为什么不生根?”无对。代云:“雨水多。”又云:“不解悦豫使人。”

 

    问僧:“你是甚人?”僧云:“知客。”师云:“客来将何败待。”僧云:“随家丰俭。”师云:“这个是瓦碗竹箸。客来将何败待?”僧云:“谢和尚慈悲。”师云:“虾跳不出斗。”无对。师云:“你问我。”僧便问:“将何败待?”师便打。代初问处。便打。又云:“一盘饭两碗茶。”又云:“贪观天上月。”

 

    师问僧:“你是甚处出家?”僧云:“赵州孙。”师云:“师翁是甚处人?”代云:“吃饭老和尚。”

 

    师因见水磨题梁云:“永为不朽。后即破损。”师问僧:“既是永为不朽。为什么却被水推。”无对。代云:“不因一事难长一智。”又云:“尧舜之君犹稽于化。”

 

    师问僧:“不惹泥水作么生道。”代云:“南山打鼓北山舞。”

 

    因斋次问僧:“者里还有超佛越祖之谈么?”僧云:“有。”师云:“什么处去也。”无对。”代云:“新罗国里。”又云:“和尚恐某甲不实。”代前语云:“吃饭时不合与么道。”

 

    师问柴头:“你为什么拽折大梁锯?”僧云:“无。”师云:“无即休。”代云:“彼此。”又云:“平地。”又云:“也知和尚为头首辛苦。”师问僧:“什么处来。”僧云:“南岳来。”师云:“我此间不曾与人葛藤。近前来。”僧乃近前。师云:“去。”代云:“念学人远来。”又云:“今日无彩。”

 

    因僧在师前立。以拄杖打一下。其僧回首。师展手云:“把钱来。”无对。代云:“若不转头争知后事。”又云:“但蓦面唾。”

 

    因入厨问菜头云:“锅里多少茄子。”无对。师云:“你问我,与你道。”僧便问。师云:“消不得。”代云:“一桶。”又代后语云:“是。”

 

    因普请归三门下问僧:“困作什么面目?”僧云:“和尚合知。”师云:“我即不知。”僧却问:“困作什么面目?”师拈拄杖云:“遇长即长遇短即短。”僧云:“未审困与么道。和尚与么道?”师云:“我也知你亲。无对。”代云:“争知。”又代前语云:“老少黄白。”

 

    师问饭头:“佛是千百亿化身。你每日作饭。一杓几个释迦老子。”无对。代云:“一僧一升米。”又云:“今日斋饭较细。”

 

    问僧:“甚处来?”僧云:“南华塔头来。”师云:“祖师有什么言句?”僧云:“有。”师云:“不得错举。”僧云:“请和尚领话。”师云:“我道你一不成二不是。”代云:“和尚大杀教令。”

 

    问磨头:“人打罗罗打人?”无对。代云:“近来吃阛多。”又云:“客来须看贼来须打。”问僧:“什么处来?”僧云:“南华塔头来。”师云:“还见祖师么?”僧云:“用见作什么?”师云:“你又去那里作什么?”僧云:“有什么过?”师云:“既去无过。见有什么过。”无对。代云:“若不如是争知慈悲?”

 

    问僧:“甚处来?”僧云:“赴斋来。”师云:“将徇钱来。”僧云:“和尚欠少个什么?”师云:“你又欠少个什么?”僧云:“不欠少。”师云:“不欠少又赴斋作什么?”无对。代云:“何妨。”又云:“趁块。”

 

    问僧:“你是向北人。”僧云:“是。”师以一掴。无对。师云:“你问我。”僧却问:“和尚甚处人。”师又以一掴。无对。代前问处打一掴。又代后云:“仁义道中。”

 

    有僧粥后来见师。师云:“吃粥了也未?”僧云:“了也。”师云:“咬着露柱么。”僧云:“咬着。”师云:“看硬着你。”无对。代云:“也知和尚恐人不实。”又云:“硬阿谁。”

 

    师因开门。有僧便入。师蓦胸擒住云:“有甚么事?”僧云:“有什么事。”师以一掴。无对。代云:“退已进于人。为存宾主礼。”代擒住处云:“蓦面唾这野狐精。”又代云:“因学人置得。”

 

    师指露柱问东京僧:“你乡中还有这个么?”僧云:“有。”师云:“唤作什么?”僧云:“唤作露柱。”师云:“三家村里老翁也解与么道?”无对。代云:“本色。”

 

    师见僧来。乃举起拳作打势。僧近前作受势。师与一掴。无对。代云:“便出去。”又云:“一彩两赛。”又代云:“行因招祸。”又云:“谢重重相为。”

 

    问僧:“甚处来?”僧云:“大普请般柴来。”师云:“小普请为什么不到?”无对。代云:“依前又是大普请。”又云:“辛苦受尽。”问新到:“甚处来?”僧云:“不敢。”师云:“放你三十棒。”无对。”代云:“某甲也漝么?”又云:“可惜许七间法堂。”问僧:“甚处来?”云:“荆南来。”师云:“夏在什么处?”僧云:“分金。”师云:“有事相借问得么?”僧云:“便请。”师云:“鹞子过新罗。”僧无对。”代云:“是。”于借问处代云:“鹞子过新罗。”

 

    师在僧堂内吃茶。问设茶僧云:“什么处安排?”僧指板头云:“在这里。”师云:“你更设一堂茶始得。”无对。代云:“近日钱难得。”又云:“小财不去大财不来。”又云:“上闲下板头。”

 

    问僧:“甚处来?”僧云:“郴州。”师云:“夏在什么处?”僧云:“西禅。”师云:“说什么法?”僧展两手垂两边。师便打。僧云:“某甲话在。”师却展两手。无对。师打趁出。代云:“便出去。”

 

    问僧:“甚处来?”僧云:“南华礼塔来。”师云:“莫脱空。”僧云:“实去来。”师云:“五戒不持。”无对。代云:“彼此不出。”

 

    因斋次问僧:“盂里几饼饼里几盂。”僧拈起饼。师云:“问着个老婆。”无对。代云:“不消。”又于问处云:“大众吃饭次。”

 

    师因普请入柴寮云:“老底不用去。还有老底么?”僧云:“有。”师云:“在什么处?”僧乃推出一僧。师云:“这个犹是后生。”无对。代云:“若与么,却普请去始得。”

 

    师因吃茶次云:“什么人接盏子?”有僧便接。师云:“村里老翁拜冬至。”无对。代云:“败为行仁义。却招祸及身。”

 

    有僧来参。师问:“曾听讲来么?”僧云:“是。”师云:“见说有《唯识论》是不?”僧云:“是。”师云:“非非想天说个什么?”僧云:“不会。”师云:“且念文书。”代云:“禅师爱欺座主。”又云:“底发。”又云:“《维摩》头《法华》尾。”

 

    有僧辞师。师云:“甚处去?”僧云:“湖南去。”师云:“前头津铺难过。”僧云:“某甲有随身公验。”师云:“这个是念上大人。”无对。”代云:“小小村镇不足可言。”又云:“和尚大杀。”代前语云:“便珍重出去。”

 

    师问新到云:“把将公验来。”僧云:“有人问了也?”师云:“由是念上大人。”僧云:“莫错。”师云:“草贼大败。”无对。代前语云:“且存仁义。”代后语云:“大似村镇头。”又云:“久向。”

 

    问僧:“一切声是佛声。一切色是佛色。拈却了也与我道。”僧云:“拈却了也。”师云:“与么说驴年会么。”无对。”代云:“君子一言。”代初语云:“狂。”又云:“不存少许佛法身心。”

 

    问僧:“甚处来?”僧云:“摘茶来。”师云:“摘得几个达磨?”代云:“新茶宜少吃。”又云:“因摘春茶不废功力。”

 

    因僧辞师。师云:“甚处去?”僧云:“虔上去。”师云:“打野榸汉。”代云:“珍重。”又云:“临行。”

 

    因晒麦。问僧:“晒了也未?”僧云:“了也。”师云:“馒头従你横咬竖咬。不离这里道将一句来。”代云:“新麦阛少吃。”又云:“三事蒸作胡饼糖饼。”

 

    问僧:“看什么经?”云:“《显扬圣教论》。”师云:“适来一问,为什么照不着?”僧云:“什么处照不着?”师云:“梦见显扬圣教么?”代云:“若不如是。争见当人。”又云:“照不着。”

 

    师问看经僧:“表首是什么字。”僧拈起经。师云:“我也有。”僧云:“和尚既有。为什么却问?”师云:“争柰与么何。”僧云:“有什么过?”师云:“自屎不觉臭。”代云:“今日方知。”又云:“德山拄杖紫胡狗。”又云:“和尚此问大杀灵利。”

 

    鼓山有小师久在崇寿。却归岭中到保福处相看。福知来却入帐子内。衲衣葢头坐。僧云:“和尚出汗那。”不对。有僧举似师。师云:“见成公案不能折合。”代云:“钝置杀人。”又云:“草贼大败。”

 

    师问僧:“看什么经?”僧云:“咒。”师云:“与么语话未有主在。”僧云:“和尚莫错。”师云:“自领出去。”代云:“便出去。”

 

    问僧:“我有个不露锋骨底句。作么生有?”长老云:“收。”师云:“与么道得一半。”代云:“深领和尚慈悲。”又云:“句尔。”又云:“洎不别处。”

 

    因修藏问僧:“作么生是藏?”僧应诺。师云:“这个是藏脚。还我藏来。无对。”代云:“争得不修藏。”又云:“玉。”

 

    问新到:“甚处过夏?”云:“云葢。”师云:“多少人?”僧云:“七十人。”师云:“你为什么不在数?”代云:“新到分上未受与么。”又云:“恐久住瞋。”

 

    问僧:“甚处来?”僧云:“郴州。”师云:“你为甚么失脚?”代云:“鲁般门下弄大斧。”又云:“客是主人相。”

 

    问僧:“甚处来?”云:“查渡?”师云:“你为什么葢不着?”僧云:“和尚莫涂糊某甲。”师云:“虾跳不出斗。”代云:“新到便蒙和尚重重严饰。”又云:“见面。”

 

    问僧:“古人道。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新罗日本与这里作么生?”僧云:“不别。”师云:“入地狱。”代云:“不可作地狱见解。”又云:“争得玉归。”问僧:“你不得钝置我。”僧云:“和尚因什么到与么地?”师云:“我钝置你犹可。你钝置我更杀。”代云:“事不孤起。”又云:“和尚也大无端。”又云:“某甲甚处不下马。”

 

    问僧:“你诸人行脚道我知有。与我拈三千大千世界来眼睫上着。”僧云:“诺。”师云:“钱塘为什么去国三千里。”僧云:“岂干他事。”师云:“者掠虚汉。”代云:“和尚倚势欺人。”又云:“常得此便。”

 

    问僧:“甚处来?”僧云:“南华塔头来。”师云:“还见祖师么?”僧云:“南华桥折?”师云:“南岳石桥又作么生?”无对。师云:“学语之流。”代云:“便出去。”又云:“上也。”

 

    问僧:“甚处来?”僧云:“涅槃堂里来。”师云:“亡僧还吃饭么?”僧云:“不吃。”师云:“活人还吃饭么?”无对。代云:“一杓两杓。”又云:“欠他一个胡饼也不得。”又云:“也能只对。”

 

    师问僧:“讲律来是么?”僧云:“是。”师云:“律钞中说。大小乘无分别。作么生是无分别?”无对。代云:“灵树置将一句来。”

 

    师问僧:“法身还吃饭么?”僧云:“诸方老宿不肯法身无形无相。作么生吃?”师云:“与么道梦见法身么?”僧云:“有不肯处作么生?”师云:“自不知。”乃云:“法身吃饭。”又代云:“将谓有衲僧孔窍。犹是泼屎泼尿。”复云:“灼然百千人中未有一人到此境界。”自云:“和尚作么生?”代云:“咄这有头无尾汉。”

 

    师问僧:“三藏圣教古今老和尚。凭个什么照?”僧云:“高也着低也着。”师云:“你与么不得。”代云:“得与么狼籍生。”

 

    因铸钟归山斋了。请师打钟。师打了。大众打。师问僧:“打钟图甚么?”僧云:“唤和尚吃饭。”师不肯。”代云:“譬如闲。”又云:“息苦停酸。”

 

    师入京朝觐。归至大桥山门。煎茶迎师。师吃茶果次。”僧侍立。师语二参随僧云:“是你京中无可吃。乃拈一碟果子与一僧,其僧接得便去。又语一僧云:“我不与你。”僧无对。师云:“那里也有也。”其僧又无对。别有僧出云:“某甲今日也随和尚来。请一分得么?”师云:“嗄。”僧云:“某甲罪过触忤和尚。”师云:“我不能唾得你。”无对。代前语云:“也知果子少。两人共一楪。”又云:“未到山便蒙和尚管顾。”代后语云:“某甲更是。”

 

    师归山受大众参了。乃云:“我离山得六十七日。问你六十七日事作么生?”众无对。代云:“和尚京中归无信物。”又云:“和尚京中吃阛多。”

 

    因数僧来参。师问:“作什么来?”云:“般柴来。”师云:“归向北去。不得辜负老僧。”无对。复云:“来来。三愚共成一智作么生?”代云:“一亩地。”代前语云:“不因一事不长一智。”

 

    因斋次云:“今日吃饭不得迁化去也。排比唱衣。”无对。复云:“你问我。”僧便问:“将什么唱?”师云:“驴年摸着么?”又云:“我与你三家村里葛藤。更问。”僧又问:,师擎起碗云:“这个是定州碗子。一唱三十文。”代前语云:“钱是足陌。”

 

    因斋次问僧:“你道。人吃饭饭吃人?”无对。师云:“你问,我与你道。”僧乃问。师云:“谢你答话。”代前语云:“不因吃饭难得此言。”

 

    因僧随师出三门。师问:“古人道。大用现前不存轨则。作么生是不存轨则?”无对。复云:“你问,我与你道。”僧便问,师引声云:“释迦老子来也。”僧又无对。师遂行数步。以拄杖打松树一下云:“嗄嗄。会么?”僧云:“不会。”师云:“你与么驴年会么?”代前语云:“多华树嘲无半子。”代后语云:“由是师。”

 

    因见僧量米。乃问:“箩里多少达磨?”无对。师云:“你问我。”僧便问。师云:“斗量不尽。”代云:“因一事长一智。”又代缈却米箩便行。

 

    因园头请师吃茶。师云:“你若煎茶。我有个报答你处。”无对。师云:“汝问。我与汝道。”园头云:“请师报答。”师云:“多着水少着米。”代云:“得人一牛还人一马。”又云:“金字茶六百钱一斤。”

 

    师因斋次。拈起蒸饼云:“我这个败供养向北人。是你诸人总不得。”时有僧问:“某甲为什么不得?”师云:“钝置杀人。”代云:“某甲犹可。”代前语云:“两彩一赛。”问僧:“古人道。直须一下句悟去。作么生?”僧云:“直须一句下悟去。”师云:“你为什么鼻孔里只对我。”僧云:“某甲什么处是鼻孔里只对?”师云:“梦见。”代云:“某甲慎初。和尚护末。”又云:“南柯。”又云:“少吃。”又云:“戒文一切总不犯。”

 

    师问侍者:“客来将什么接待?”者无对。代云:“和尚要拄杖即道。”

 

    因岁日在堂中点茶。师问僧:“设罗汉斋得生天福。你得饭吃。”无对。师云:“你问,“我与你道。”僧便问:“为什么与么道?”师云:“先来不着便。如今着屎泼。”代前语云:“非唯施主。某甲也蒙。”

 

    因闻鼓声问僧:“打鼓为什么人?”无语。师云:“你问我。”僧便问。师云:“打鼓为三军不为你。”代云:“柴不办。”

 

    师坐次。有僧非时上来。师云:“作你么?”僧云:“请益。”师云:“你有什么疑。”僧云:“某甲曾问和尚。一宿觉般柴。柴般一宿觉。”师乃敲椅子三下云:“你作么生会?”僧云:“一切临时。”师乃揎拳云:“我共你相扑一交得么?”无对。次日其僧再上。值师漱盥次。师乃将水碗过与僧云:“送去厨下着。”其僧送去了却来。师见来乃従后门出去。其僧云:“比来请益。却得一口碗。”

 

    问僧:“作么生是打静一句。”僧云:“谁敢出头?”师云:“你问我。”僧便问,师以拄杖划地一下。

 

    问僧:“将什么转大藏教?”僧云:“莫越于此。”师云:“拈却菩提换却涅槃。又作么生?”僧云:“今日七明日八。”师云:“依稀似佛,莽卤如僧。”

 

    因僧请吃汤次,师云:“作么生?”无对。师云:“你问我。”僧便问,师以汤滴云:“一滴落地万神俱醉。会么?”僧云:“不会。”师云:“不会即礼拜着。”

 

    因见僧商量次。师打床一下。僧默然。师云:“作么生是打静一句?”僧云:“出头即亻答<瓜至>。”师云:“三十年后不得错举。”

 

    因供养罗汉。问僧:“今夜供养罗汉。你道罗汉还来也无?”无对。师云:“你问,我与你道。”僧便问。师云:“换水添香。”僧云:“与么即来也。”师云:“有什么馒头ボ子速下来。”

 

    师拈拄杖问僧:“这个是什么?”僧云:“拄杖子。”师云:“入地狱。”

 

    师见僧乃召:“来来。”僧便来。师云:“苍天苍天。”僧无语。师云:“苍天本是你哭。为什么却我哭。”

 

    因入菜园。见粪堆上牌子问僧:“道什么?”僧无对。师云:“你问我。”僧便问。师云:“恐人无信。”问修造庵主云:“佛殿拆了也。忽然施主来。将何瞻敬?”庵主合掌。师云:“奴见婢殷勤。”

 

    因闻蚊子叫问僧:“蚊子吞却祖师也。”僧云:“非蚊子吞祖师。祖师亦吞蚊子。”师不肯。乃云:“你问我。”僧便问。师云:“何怪香林云为渠有分。”

 

    师问僧:“近离甚处。”僧云:“查渡。”师云:“夏在甚处?”僧云:“湖南报慈。”师云:“甚时离彼?”僧云:“去年八月。”师云:“放你三顿棒。”僧至来日。却上问讯云:“昨日蒙和尚放三顿棒。不知过在什么处?”师云:“饭袋子。江西湖南便漝么去。”僧于言下大悟。遂云:“某甲自今已后。向无人烟处卓个草庵。不畜一粒米。不种一茎菜。接待十方往来知识。与他出却钉去却楔。除却胑脂帽子。脱却脏臭布衫。教伊洒洒地作个衲僧。岂不俊哉?”师云:“饭袋子身如椰儿。大开与么大口。”

 

    问僧:“佛法还有长短也无?”僧云:“这帘子长五尺。”师云:“这个是帘子。那个是佛法?”僧云:“唤什么作帘子?”师云:“脱空妄语汉。”

 

    因一日斋晚。僧看厨库而立。师见乃打一棒。僧回首。师云:“文殊普贤香积世界去也。”问僧:“看什么经?”僧云:“《般若经》。”师云:“作么生是清净?”僧云:“共和尚商量了。”师云:“驴年梦见。”又云:“来来更共你葛藤。蚊嫱里藏身。东海鲤鱼勃跳上三十三天。作么生?”僧云:“和尚与么道即得。”师云:“这虚头汉。”

 

    问僧:“看什么经?”僧云:“《般若经》。”师云:“作么生是清净?”僧云:“什么处不清净?”师云:“绳床入枇杷树里去也。见么?”僧云:“和尚莫瞒人。”师云:“瞒人且置。你道我作么生?”无对。师云:“这掠虚汉。”

 

    师因见僧在殿角立次。乃拍手一下云:“佛殿露柱走入厨库去也。”僧回首看。师云:“见你不会。却来败候佛殿。”

 

    因僧侍立次。师云:“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你作么生道?”僧无语。师云:“你问我。”僧便问,师唤小师某甲。小师应诺。师云:“你又得个师弟也。”

 

    师问僧:“今日般柴那?”僧云:“是。”师云:“古人道。不见一法是你眼睛。”乃于般柴处抛下一片柴云:“一大藏教败说这个。”

 

    师于普请处谓众云:“今日困。有解问话底。置将一问来。若不问,向后鼻孔辽天。莫道我瞒你。”

 

    师问僧:“转《金刚经》那?”云:“是。”师云:“一切法即非一切法。是名一切法。”乃拈扇子云:“唤作扇子。是名拈了也。在什么处?従朝至暮颠倒妄想作么?”

 

    因吃茶次问僧:“色香味触具四尘。你道茶具几尘。”僧无语。师云:“不得辜负我。”

 

    师因见僧看经乃云:“看经须具看经眼。灯笼露柱一大藏教无欠少。”拈起拄杖云:“一大藏教总在拄杖头上。何处见有一点来展开去也。如是我闻十方国土廓周沙界。”

 

    师问僧:“従苗辨地因语识人。作么生?”僧云:“不错。”师云:“不敢。”

 

    因僧设斋。师云:“你是甚处人?”僧云:“某处人。”师云:“报典座与阿师设斋。”

 

    师因吃茶次。问僧:“曹溪路上还有俗谈也无?”僧云:“请和尚吃茶。”师云:“静处萨婆诃。”

 

    师问僧:“胡饼是什么人做。”僧拈起胡饼。师云:“这个且放一边。长连床上学得来。胡饼是甚人做。”僧云:“和尚莫瞒某甲好。”师云:“这虚头汉。”

 

    师行次。一僧随后行。师竖起拳云:“如许大栗子。吃得几个?”僧云:“和尚莫错。”师云:“是你错。”僧云:“莫压良为贱。”师云:“静处萨婆诃。”

 

    师问直岁:“今日作甚来?”岁云:“刈茅来。”师云:“刈得几个祖师?”岁云:“三百个。”师云:“朝行三千暮行八百。东家杓柄长。西家杓柄短。作么生?”岁无语。师以拄杖打趁。

 

    因僧斋归。师问斋主:“有什么供养。”僧竖起拳。师云:“我这里问你即恁么,僧堂前有人问你作么生道?”僧云:“一切临时。”师云:“学语之流。”

 

    师问僧:“你作什么?”僧云:“涅槃头。”师云:“还有不病者么?”僧云:“不会。”师云:“恁么不会。不恁么不会?”僧无语。师云:“汝问我。”僧便问:“作么生是不病者?”师指傍僧。

 

    有南雄僧。上白毡一段?师云:“汝道我向什么处着?”僧无语。师代云:“拄杖头上。”师却问傍僧:“你在南雄时识此僧么?”僧云:“识。”师云:“唤去茶堂内吃茶。”

 

    师问僧:“不占田地句。作么生道?”僧云:“不会。”师云:“不会且作韶州客。”

 

    师问僧:“吃得几个胡饼?”僧云:“忘却。”师云:“吃了忘却未吃忘却?”僧云:“忘却说什么吃与未吃?”师云:“是你忘却甚处得来。”

 

    师问僧:“你従向北来。还曾游台么?”僧云:“是。”师云:“关西湖南还曾见长嘴鸟说禅么?”僧云:“不见。”师拈起拄杖。以口作吹势。引声云:“禅禅。”

 

    师问僧:“甚处过夏?”僧云:“和尚实问即道。”师云:“作贼人心虚。”

 

    举临济三句语问塔主:“败如塔中和尚。得第几句?”主无语。师云:“你问我。”主便问,师云:“不快即道。”主云:“作么生是不快即道?”师云:“一不成二不是。”

 

    师一日従方丈出。有僧过拄杖与师。师接得却过与僧。僧无语。师云:“我今日着便。”僧云:“和尚为什么着便?”师云:“我拾得口吃饭。”

 

    师问僧:“甚处来?”僧云:“崇寿来?”师云:“崇寿有何言句?”僧云:“崇寿指凳子谓众云:“识得凳子周匝有余。”师云:“我即不与么。”僧云:“和尚又如何?”师云:“识得凳子天地悬殊。”

 

    师问堂中首座云:“你道乾坤大地与汝自已同别?”首座云:“同。”师云:“一切物命蛾蛘蚁子与你自已同别?”首座云:“同。”师云:“你为什么干戈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