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师大主页 | 中国禅学 | 佛耶对话 | 禅学三书 | 佛学论文 | 关于我们 | BBS怀念旧版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主持                陕西师范大学佛教研究所 主办


禅宗典籍全文库


  您现在的位置:禅宗典籍全文库

[禅宗典籍全文库]景 德 传 灯 录

卷四

 

第三十一祖道信大师法嗣共一百八十三人。内七十六人旁出。

 

    金陵牛头山六世祖宗见录。

 

    第一世法融禅师。

 

    第二世智岩禅师。

 

    第三世慧方禅师。

 

    第四世法持禅师。

 

    第五世智威禅师。

 

    第六世慧忠禅师。

 

    前六世祖宗法嗣共八十人。

 

    法融禅师下三世旁出一十二人一人见录。

 

    金陵锺山昙璀禅师。荆州大素禅师。幽栖月空禅师。白马道演禅师。新安定庄禅师。彭城智磋禅师。广州道树禅师。湖州智爽禅师。新州杜默禅师。上元智诚禅师。智诚复出一人。定真禅师。定真复出一人。如度禅师。已上一十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智岩禅师下旁出东都镜潭禅师。襄州志长禅师。湖州义真禅师。益州端伏禅师。龙光龟仁禅师。襄阳辨才禅师。汉南法俊禅师。西川敏古禅师。已上八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法持禅师下旁出牛头山玄素禅师。天柱弘仁禅师。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智威禅师下三世旁出一十二人六人见录。

 

    宣州安国寺玄挺大师。

 

    润州鹤林寺玄素禅师。

 

    舒州天柱山崇慧禅师。

 

    杭州径山道钦禅师。

 

    杭州鸟窠道林禅师旁出一人。

 

    杭州招贤寺会通禅师。

 

    灵岩宝观禅师。前玄素复出二人。一金华昙益禅师。吴门圆镜禅师。前径山国一禅师复出三人。一木渚山悟禅师。二青阳广敷禅师。三杭州中子山崇慧禅师。道林复出一人。已上六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慧忠禅师下两世旁出三十六人二人见录。

 

    天台山佛窟岩惟则禅师。旁出天台云居。

 

    天台山云居智禅师。牛头山道性禅师。江宁智灯禅师。解县怀信禅师。鹤林全禅师。比山怀古禅师。明州观宗禅师。牛头山大智禅师。白马善道禅师。牛头山智真禅师。牛头山潭辂禅师。牛头山云韬禅师。牛头山凝禅师。牛头山法梁禅师。江宁行应禅师。牛头山惠良禅师。兴善道融禅师。蒋山照明禅师。牛头山法灯禅师。牛头山定空禅师。牛头山慧涉禅师。幽栖道遇禅师。牛头山凝空禅师。蒋山道初禅师。幽栖藏禅师。牛头山灵晖禅师。幽栖道颖禅师。牛头山巨英禅师。释山法常禅师。龙门凝寂禅师。庄岩远禅师。襄州道坚禅师。尼明悟。居士殷净巳。前慧涉复出一人。润州栖霞寺清源禅师。已上三十四人无机缘语句不语。

 

    第三十二祖弘忍大师五世旁出一百七人。

 

    第一世一十三人三人见录。

 

    北宗神秀禅师。

 

    嵩岳慧安国师。

 

    袁州蒙山道明禅师。杨州奉法寺昙光禅师。随州禅慥禅师。金州法持禅师。资州智侁禅师。舒州法照禅师。越州义方禅师。枝江道俊禅师。常州玄赜禅师。越州僧达禅师。白松山刘主簿。已上一十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第二世三十七人。北宗神秀禅师法嗣一十九人五人见录。

 

    五台山巨方禅师。

 

    河中府中条山智封禅师。

 

    兖州降魔藏禅师。

 

    寿州道树禅师。

 

    淮南都梁山全植禅师。

 

    荆州辞朗禅师。嵩山普寂禅师。大佛山香育禅师。西京义福禅师。忽雷澄禅师。东京日禅师。太原遍净禅师。南岳元观禅师。汝南杜禅师。嵩山敬禅师。京兆小福禅师。晋州霍山观禅师。润州茅山嵩硅禅师。安陆怀空禅师。已上一十四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前嵩岳慧安国师法嗣一十八人三人见录。

 

    洛京福先寺仁俭禅师。

 

    嵩岳破灶堕和尚。

 

    嵩岳元硅禅师。常山坦然禅师。邺都圆寂禅师。西京道亮禅师。道亮复出五人。一,扬州大总管李孝逸。二,工部尚书张锡。三,国子祭酒崔融。四,秘书监贺知章。五,睦州刺史康诜。前随州神慥禅师复出一人。正寿禅师。前蒙山道明禅师复出三人。一,洪州崇寂禅师。二,江西瑰禅师。三,抚州神贞禅师。前资州智诜禅师复出一人。资州虔寂禅师。前玄赜禅师复出二人。一义兴神斐禅师。二湖州畅禅师。已上一十五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第三世四十九人。

 

    前荆州辞朗禅师法嗣。紫金玄宗禅师。明州大梅山车禅师。瑼界慎徽禅师。已上三人无机录语句不录。

 

    前嵩山普寂禅师法嗣四十六人一人见录。

 

    终南山惟政禅师。

 

    广福慧空禅师。常越禅师。襄州夹石山思禅师。明瑱禅师。敬爱寺真禅师。兖州守贤禅师。定州石藏禅师。南岳澄心禅师。南岳日照禅师。洛京同德寺干禅师。苏州真亮禅师。瓦棺寺掣禅师。弋阳法融禅师。广陵演禅师。陕州慧空禅师。洛京真亮禅师。泽州亘月禅师。毫州昙真禅师。都梁山崇演禅师。京兆章敬寺澄禅师。嵩阳寺一行禅师。京兆山北寺融禅师。晋州定陶丁居士。前西京义福禅师复出八人。一,大雄猛禅师。二,西京大震动禅师。三,神斐禅师。四,西京大悲光禅师。五,西京大隐禅师。六,定境禅师。七,道播禅师。八,玄证禅师。前降魔藏禅师复出三人。一,西京寂满禅师。二,西京定庄禅师。三,南岳慧隐禅师。前南岳元观禅师复出一人。神照禅师。前小福禅师复出三人。一,京兆蓝田深寂禅师。二,太白山日没云禅师。三,东白山法超禅师。前霍山观禅师复出一人。岘山幽禅师。前资州处寂禅师复出四人。一,益州无相禅师。二,益州长松山马禅师。三,超禅师。四,梓州晓了禅师。前义兴斐禅师复出二人。一,西京智游禅师。二,东都智深禅师。已上四十五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第四世七人。

 

    前兴善惟政禅师法嗣。衡州定心禅师。敬爱寺志真禅师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前益州无相禅师法嗣五人一人见录。

 

    益州保唐寺无住禅师。荆州明月山融禅师。汉州云顶山王头陀。益州净众寺神会禅师。前塼界慎徽禅师复出一人。武诫禅师。已上四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第五世一人。

 

    前敬爱寺志真禅师法嗣。嵩山照禅师。无机缘语句不录。

 

    第三十一祖道信大师下旁出法嗣

 

    金陵牛头山六世祖宗

 

○卷四·法融

    第一世法融禅师者。润州延陵人也。姓韦氏。年十九学通经史。寻阅大部般若,晓达真空。忽一日叹曰:“儒道世典,非究竟法。般若正观,出世舟航。”遂隐茅山,投师落发。后入牛头山幽栖寺北岩之石室。有百鸟衔华之异。唐贞观中四祖遥观气象。知彼山有奇异之人。乃躬自寻访问寺僧:“此间有道人否。”曰:“出家儿那个不是道人。”祖曰:“阿那个是道人。”僧无对。别僧云:“此去山中十里来,有一懒融。见人不起,亦不合掌。莫是道人。”

 

    祖遂入山。见师端坐自若,曾无所顾。祖问曰:“在此作什么。”师曰:“观心。”祖曰:“观是何人心是何物。”师无对便起作礼。师曰:“大德高栖何所。”祖曰:“贫道不决所止,或东或西。”师曰:“还识道信禅师否。”曰:“何以问他。”师曰:“向德滋久冀一礼谒。”曰:“道信禅师,贫道是也。”师曰:“因何降此。”祖曰:“特来相访。莫更有宴息之处否。”师指后面云:“别有小庵。”遂引祖至庵所。绕庵唯见虎狼之类。祖乃举两手作怖势。师曰:“犹有这个在。”祖曰:“适来见什么。”师无语。

 

    少选,祖却于师宴坐石上书一佛字。师睹之竦然。祖曰:“犹有这个在。”师未晓,乃稽首请说真要。祖曰:“夫百千法门,同归方寸。河沙妙德,总在心源。一切戒门定门慧门神通变化。悉自具足,不离汝心。一切烦恼业障本来空寂。一切因果皆如梦幻。无三界可出无菩提可求。人与非人性相平等。大道虚旷,绝思绝虑。如是之法,汝今已得。更无阙少,与佛何殊。更无别法。汝但任心自在。莫作观行亦莫澄心。莫起贪嗔莫怀愁虑。荡荡无碍,任意纵横。不作诸善,不作诸恶。行住坐卧触目遇缘。总是佛之妙用。快乐无忧,故名为佛。”

 

    师曰:“心既具足。何者是佛,何者是心。”祖曰:“非心不问佛。问佛非不心。”师曰:“既不许作观行。于境起时,如何对治。”祖曰:“境缘无好丑好丑起于心。心若不强名妄情従何起。妄情既不起,真心任遍知。汝但随心自在,无复对治。即名常住法身,无有变异。吾受璨大师顿教法门。今付于汝。汝今谛受吾言,只住此山。向后当有五人达者,绍汝玄化。”

 

    圭峰判为泯绝无寄宗。引破相教而印之。有僧问南泉:“牛头未见四祖时。为什么鸟兽衔华来供养?”南泉云:“只为步步踏佛阶梯。”洞山云:“如掌观珠,意不暂舍。”僧云:“见后为什么不来。”南泉云:“直饶不来犹校王老师一线道。”洞山云:“通身去也。”又一尊宿答前两问皆云:“贼不打贫儿家。”僧问一老宿:“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云:“如条贯叶。”僧云:“见后如何。云:“秋夜纷纷。”又僧问吴越永明潜禅师:“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潜云:“牛头。”僧云:“见后如何。”潜云:“牛头。”诸方多举唱不可备录。

 

    祖付法讫,遂返双峰山终老。师自尔法席大盛。唐永徽中,徒众乏粮。师往丹阳缘化。去山八十里。躬负米一石八斗。朝往暮还,供僧三百。二时不阙三年。邑宰萧元善。请于建初寺讲大般若经。听者云集。至灭静品,地为之震动。讲罢归山。

 

    博陵王问师曰:“境缘色发时,不言缘色起。云何得知缘,乃欲息其起。”师答曰:“境色初发时,色境二性空。本无知缘者心量与知同。照本发非发,尔时起自息。抱暗生觉缘,心时缘不遂。至如未生前,色心非养育。従空本无念,想受言念生。起法未曾起,岂用佛教令。

 

    问曰:“闭目不见色。境虑乃便多。色既不关心,境従何处发。”师曰:“闭目不见色。内心动虑多。幻识假成用。起名终不过。知色不关心,心亦不关人。随行有相转,鸟去空中真。”

 

    问曰:“境发无处所,缘觉了知生。境谢觉还转。觉乃变为境。若以心曳心,还为觉所觉。従之随随去,不离生灭际。”师曰:“色心前后中,实无缘起境。一念自凝忘,谁能计动静。此知自无知,知知缘不会。当自检本形,何须求域外。前境不变谢,后念不来今。求月执玄影,讨迹遂飞禽。欲知心本性,还如视梦里。譬之六月冰,处处皆相似。避空终不脱,求空复不成。借问镜中像,心従何处生。”

 

    问曰:“恰恰用心时,若为安隐好。”师曰:“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曲谭名相劳,直说无繁重。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今说无心处,不与有心殊。”

 

    问曰:“智者引妙言:“与心相会。当言与心路别,合则万倍乖。”师曰:“方便说妙言。破病大乘道。非关本性谭,还従空化造。无念为真常,终当绝心路。离念性不动,生灭无乖误。谷响既有声,镜像能回顾。”

 

    问曰:“行者体境有,因觉知境亡。前觉及后觉,并境有三心。”师曰:“境用非体觉,觉罢不应思。因觉知境亡,觉时境不起。前觉及后觉,并境有三迟。”

 

    问曰:“住定俱不转。将为正三昧,诸业不能牵。不知细无明,徐徐蹑其后。”师曰:“复闻别有人,虚执起心量。三中事不成,不转还虚妄。心为正受缚,为之净业障。心尘万分一,不了说无明。细细习因起,徐徐名相生。风来波浪转,欲静水还平。更欲前途说,恐畏后心惊。无念大兽吼,性空下霜雹。星散秽草摧,纵横飞鸟落。五道定纷纶,四魔不前却。既如猛火燎,还如利剑斫。”

 

    问曰:“赖觉知万法,万法本来然。若假照用心,只得照用心。不应心里事。”师曰:“赖觉知万法,万法终无赖。若假照用心,应不在心外。”

 

    问曰:“随随无简择,明心不现前。复卢心暗昧,在心用功行。智障复难除。”师曰:“有此不可有,寻此不可寻。无简即真择,得暗出明心。虑者心冥昧,存心托功行。何论智障难,至佛方为病。”

 

    问曰:“折中消息间,实亦难安怗。自非用行人,此难终难见。”师曰:“折中欲消息,消息非难易。先观心处心。次推智中智。第三照推者。第四通无记。第五解脱名。第六等真伪。第七知法本。第八慈无为。第九偏(双立人)空阴。第十云雨被。最尽彼无觉。无明生本智。镜像现三业。幻人化四衢。不住空边尽。当照有中无。不出空有内。未将空有俱。号之名折中。折中非言说。安怗无处安。用行何能决。”

 

    问曰:“别有一种人,善解空无相。口言定乱一。复道有中无。同证用常寂。知觉寂常用。用心会真理。复言用无用。智慧方便多。言辞与理合。如如理自如。不由识心会。既知心会非。心心复相泯。加是难知法。永劫不能知。同此用心人。法所不能化。”师曰:“别有证空者,还如前偈论。行空守寂灭。识见暂时翻。会真是心量。终知未了原。又说息心用。多智疑相似。良由性不明。求空且劳己。永劫住幽识。抱相都不知。放光便动地。于彼欲何为。”

 

    问曰:“前件看心者,复有罗噻难。”师曰:“看心有罗噻幻心何待看。况无幻心者,従容下口难。”

 

    问曰:“久有大基业,心路差互间。得觉微细障,即达于真际。自非善巧师,无能决此理。仰惟我大师,当为开要门。引导用心者,不令失正道。”师曰:“法性本基业,梦境成差互。实相微细身,色心常不悟。忽逢混沌士,哀怨愍群生。托疑广设问。抱理内常明。生死幽径彻,毁誉心不惊。野老显分答,法相愧来仪。蒙发群生药,还如色性为。”

 

    显庆元年。邑宰萧元善请出山住建初。师辞不获免。遂命入室上首智岩。付嘱法印,令以次传授。将下山谓众曰:“吾不复践此山矣。”时鸟兽哀号,逾月不止。庵前有四大桐树。仲夏之月,忽自凋落。明年丁巳闰正月二十三日。终于建初。寿六十四腊四十一。二十七日窆于鸡笼山。会送者万余人。其牛头山旧居。金源,虎跑泉。锡杖泉,金龟等池。宴坐石室,今悉存焉。

 

○卷四·智岩

    第二世智岩禅师者。曲阿人也。姓华氏。弱冠智勇过人。身长七尺六寸。隋大业中,为郎将。常以弓挂一滤水囊。随行所至汲用。累従大将征讨,频立战功。唐武德中。年四十,遂乞出家。入舒州皖公山。従宝月禅师为弟子。后一日宴坐。睹异僧身长丈余。神姿爽拔,词气清朗。谓师曰:“卿八十生出家,宜加精进。”言讫不见。尝在谷中入定,山水瀑涨。师怡然不动,其水自退。有猎者遇之,因改过修善。复有昔同従军者二人。闻师隐遁,乃共入山寻之。既见因谓师曰:“郎将狂邪。何为住此。”答曰:“我狂欲醒君狂正发。夫嗜色淫声,贪荣冒宠。流转生死,何由自出。二人感悟,叹息而去。

 

    师贞观十七年归建业。入牛头山谒融禅师。发明大事。禅师谓师曰:“吾受信大师真诀,所得都亡。设有一法胜过涅槃。吾说亦如梦幻。夫一尘飞而翳天。一芥堕而覆地。汝今已过此见吾复何云。山门化导,当付之于汝。”师禀命为第二世。以后正法付方禅师。住白马栖玄两寺。又迁住石头城。于仪凤二年正月十日示灭。颜色不变,屈伸如生。室有异香,经旬不歇。遗言水葬。寿七十有八腊三十有九。

 

○卷四·慧方

    第三世慧方禅师者。润州延陵人也。姓濮氏。投开善寺出家。及进具洞明经论。后入牛头山。谒岩禅师,谘询秘要。岩观其根器堪任正法。遂示以心印。师豁然领悟。于是不出林薮,仅逾十年。四方学者云集。师一旦谓众曰:“吾欲他行,随机利物。汝宜自安也。”乃以正法付法持禅师。遂归茅山。数载将欲灭度。见有五百许人。髻发后垂,状如菩萨。各持幡华云:“请法师讲。”又感山神现大蟒身。至庭前如将泣别。师谓侍者洪道曰:“吾去矣。汝为吾报诸门人。”及门人奔至,师已入灭。时唐天册元年八月一日。山林变白,溪涧绝流七日。道俗悲慕,声动山谷。寿六十有七腊四十。

 

○卷四·法持

    第四世法持禅师者。润州江宁人也。姓张氏。幼岁出家。年三十,游黄梅忍大师座下,闻法心开。后复遇方禅师为之印可。乃继迹山门,作牛头宗祖。及黄梅谢世,谓弟子玄赜曰:“后传吾法者可有十人。金陵法持是其一也。”后以法眼付智威禅师。于唐长安二年九月五日。终于金陵延祚寺无常院。遗嘱令露骸松下饲诸鸟兽。迎出日,空中有神幡。従西而来,绕山数匝。所居故院竹林变白,七日而止。寿六十有八腊四十一。

 

○卷四·智威

    第五世智威禅师者,江宁人也。姓陈氏。住迎青山。始凹减上下留中间岁,忽一日家中失之,莫知所往。及父母寻访。乃知已依天宝寺统法师出家矣。年二十受具。后闻法持禅师出世。乃往礼谒,传受正法焉。自尔江左学徒皆奔走门下。其中有慧忠者,目为法器。师尝有偈示曰:“莫系念念,成生死河。轮回六趣海,无见出长波。”慧忠偈答曰:“念想由来幻,性自无终始。若得此中意,长波当自止。”

 

    师又示偈曰:“余本性虚无,缘妄生人我。如何息妄情,还归空处坐。”慧忠偈答曰:“虚无是实体,人我何所存。妄情不须息,即泛般若船。”师知其了悟,乃付以山门。遂随缘化导。于唐开元十七年。二月十八日,终于延祚寺。将示灭谓弟子云:“将尸林中施诸鸟兽。”寿七十有七。

 

○卷四·慧忠

    第六世慧忠禅师者。润州上元人也。姓王氏。年二十三,受业于庄严寺。其后闻威禅师出世,乃往谒之。威才见曰:山主来也。师感悟微旨,遂给侍左右。后辞诣诸方巡礼。威于具戒院见凌霄藤。遇夏萎悴,人欲伐之。因谓之曰:“勿剪。慧忠还时,此藤更生。”及师回,果如其言。即以山门付嘱讫。出居延祚寺。师平生一衲不易。器用唯一铛。尝有供僧谷两廪。盗者窥伺,虎为守之。县令张逊者至山顶谒。问师有何徒弟。师曰:“有三五人。”逊曰:“如何得见。”师敲禅床,有三虎哮吼而出。逊惊怖而退。后众请入城居庄严旧寺。

 

    师欲于殿东别创法堂。先有古木,群鹊巢其上。工人将伐之。师谓鹊曰:“此地建堂,汝等何不速去。”言讫,群鹊乃迁巢他树。初筑基有二神人定其四角。复潜资夜役。遂不日而就。由是四方学徒云集座下矣。得法者有三十四人。各住一方,转化多众。

 

    师尝有安心偈,示众曰:“人法双净善恶两忘。真心真实菩提道场。”唐大历三年。石室前挂铛树挂衣藤。忽盛夏枯死。四年六月十五日。集僧布萨讫。命侍者净发浴身。至夜有瑞云覆其精舍。空中复闻天乐之声。诘旦怡然坐化。时风雨暴作,震折林木。复有白虹贯于岩壑。五年春茶毗。获舍利不可胜计。寿八十七。

 

    前法融禅师下三世旁出法嗣

 

○卷四·锺山昙璀

    金陵锺山昙璀禅师者。吴郡人也。姓顾氏。初谒牛头融大师。大师目而奇之。乃告之曰:“色声为无生之鸩毒。受想是至人之坑阱。子知之乎。”师默而审之,大悟玄旨。寻晦迹锺山,多历年所。茅庵瓦缶,以终老焉。唐天授三年二月六日。恬然入定,七日而灭。寿六十二。

 

    前智威禅师下三世旁出法嗣

 

○卷四·安国玄挺

    宣州安国寺玄挺禅师者。不知何许人也。尝一日,有长安讲《华严经》。僧来问五祖云:“真性缘起其义云何。”祖默然。时师侍立次,乃谓曰:“大德,正兴一念问时。是真性中缘起。”其僧言下大悟。又或问:“南宗自何而立。”师曰:“心宗非南北。”

 

○卷四·鹤林玄素

    润州鹤林玄素禅师者。润州延陵人也。姓马氏。唐如意年中。受业于江宁长寿寺。晚参智威禅师,遂悟真宗。后居京口鹤林寺。尝一日,有屠者礼谒。愿就所居办供。师欣然而往众皆讶之。师曰:“佛性平等,贤愚一致。但可度者,吾即度之。复何差别之有。”或有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会即不会疑即不疑。”师又曰:“不会不疑底。不疑不会底。”又有僧扣门。师问:“是什么人。”曰:“是僧。”师曰:“非但是僧,佛来亦不著。”曰:“佛来为什么不著。”师曰:“无汝止泊处。

 

    天宝十一年十一月十一日。中夜,无疾而灭。寿八十五。建塔于黄鹤山。敕谥大津禅师大和宝航之塔。

 

○卷四·天柱崇慧

    舒州天柱山崇慧禅师者。彭州人也。姓陈氏。唐乾元初。往舒州天柱山创寺。永泰元年敕赐号天柱寺。僧问:“如何是天柱境。”师曰:“主簿山高难见日。玉镜峰前易晓人。”问:“达磨未来此土时。还有佛法也无。”师曰:“未来时且置。即今事作么生。”曰:“某甲不会,乞师指示。”师曰:“万古长空,一朝风月。”良久又曰:“阇梨会么。自己分上作么生。干他达磨来与未来作么。他家来大似卖卜汉相似。见汝不会。为汝锥破卦文,才生吉凶。在汝分上一切自看。”僧问:“如何是解卜底人。”师曰:“汝才出门时便不中也。”

 

    问:“如何是天柱家风。”师曰:“时有白云来闭户。更无风月四山流。”

 

    问:“亡僧迁化向什么处去也。”师曰:“灊岳峰高长积翠。舒江明月色光晖。”

 

    问:“如何是大通智胜佛。”师曰:“旷大劫来未曾拥滞。不是大通智胜佛是什么。”曰:“为什么佛法不现前。”师曰:“只为汝不会。所以成不现前。汝若会去,亦无佛道可成。”

 

    问:“如何是道。”师曰:“白云覆青嶂蜂鸟步庭华。”

 

    问:“従上诸圣有何言说。”师曰:“汝今见吾有何言说。”

 

    问:“宗门中请师举唱。”师曰:“石牛长吼真空外。木马嘶时月隐山。”

 

    问:“如何是和尚利人处。”师曰『“一雨普滋,千山秀色。”

 

    问:“如何是天柱山中人。”师曰:“独步千峰顶优游九曲泉。”

 

    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白猿抱子来青嶂。蜂蝶衔华绿蕊间。”

 

    师居山演道,凡二十二载。大历十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归寂。起塔于寺北真身见在。

 

○卷四·径山道钦

    杭州径山道钦禅师者。苏州昆山人也。姓朱氏。初服膺儒教。年二十八玄素禅师遇之。因谓之曰:“观子神气温粹,真法宝也。”师感悟,因求为弟子。素躬与落发。乃戒之曰:“汝乘流而行,逢径则止。”师遂南行抵临安。见东北一山因访于樵子。曰:“此径山也。”乃驻锡焉。

 

    有僧问:“如何是道。”师云:“山上有鲤鱼。水底有蓬尘。”

 

    马祖令人送书到。书中作一圆相。师发缄于圆相中作一画,却封回。忠国师闻乃云:“钦师犹被马师惑。”

 

    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汝问不当。”曰:“如何得当。”师曰:“待吾灭后即向汝说。”

 

    马祖令门人智藏来问:“十二时中以何为境。”师曰:“待汝回去时有信。”藏曰:“如今便回去。”师曰:“传语却须问取曹溪。”

 

    唐大历三年。代宗诏至阙下,亲加瞻礼。一日师在内庭见帝起立。”帝曰:“师何以起。”师曰:“檀越何得向四威仪中见贫道。”帝悦。谓忠国师曰:“欲锡钦师一名。”忠欣然奉诏。乃赐号国一焉。后辞归本山。于贞元八年十二月。示疾说法而逝。寿七十有九。敕谥曰大觉禅师。

 

○卷四·鸟窠道林

    杭州鸟窠道林禅师。本郡富阳人也。姓潘氏。母朱氏,梦日光入口,因而有娠。及诞异香满室。遂名香光焉。九岁出家。二十一于荆州果愿寺受戒。后诣长安西明寺复礼法师。学华严经起信论。复礼示以真妄颂,俾修禅那。师问曰:“初云何观云何用心。”复礼久而无言:“师三礼而退。属唐代宗诏径山国一禅师至阙。师乃谒之。遂得正法及南归。先是孤山永福寺有辟支佛塔。时道俗共为法会。师振锡而入。有灵隐寺韬光法师。”问曰:“此之法会何以作声。”师曰:“无声谁知是会。”后见秦望山,有长松。枝叶繁茂,盘屈如盖。遂栖止其上。故时人谓之鸟窠禅师。复有鹊巢于其侧,自然驯狎。人亦目为鹊巢和尚。

 

    有侍者会通。忽一日欲辞去。师问曰:“汝今何往。”对曰:“会通为法出家。不蒙和尚垂慈诲。今往诸方学佛法去。”师曰:“若是佛法,吾此间亦有少许。”曰:“如何是和尚佛法。”师于身上拈起布毛吹之。会通遂领悟玄旨。

 

    元和中,白居易出守兹郡。因入山礼谒。乃问师曰:“禅师住处甚危险。”师曰:“太守危险尤甚。”曰:“弟子位镇江山,何险之有。”师曰:“薪火相交,识性不停。得非险乎。”又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白曰:“三岁孩儿也解恁么道。”师曰:“三岁孩儿虽道得。八十老人行不得。”白遂作礼。师于长庆四年二月十日。告侍者曰:“吾今报尽。”言讫坐亡。寿八十有四腊六十三。有云:“师名圆修者,恐是谥号。”

 

    前杭州鸟窠道林禅师法嗣

 

○卷四·招贤会通

    杭州招贤寺会通禅师。本郡人也。姓吴氏。本名元卿。形相端严,幼而聪敏。唐德宗时,为六宫使。王族咸美之。春时见昭阳宫华卉敷荣。玩而久之,倏闻空中有声曰:“虚幻之相,开谢不停。能坏善根,仁者安可嗜之。”师省念稚齿崇善极生厌患。帝一日游宫,问曰:“卿何不乐。”对曰:“臣幼不食荤膻。志愿従释。”曰:“朕视卿若昆仲。但富贵欲出于人表者。不违卿唯出家不可。”既浃旬,帝睹其容顇。诏王宾相之。”奏曰:“此人当绍隆三宝。”帝谓师曰:“如卿愿。任选日远近奏来。”师荷德致谢。寻得乡信言母患,乞归宁省。帝厚其所赐,敕有司津遣。

 

    师至家未几。会韬光法师勉之。谒鸟窠为檀越,与结庵创寺。寺成启曰:“弟子七岁蔬食。十一受五戒今年二十有二。为出家故休官。愿和尚授与僧相。”曰:“今时为僧鲜有精苦者,行多浮滥。”师曰:“本净非琢磨元明不随照。”曰:“汝若了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即真出家,何假外相。汝当为在家菩萨,戒施俱修。如谢灵运之俦也。”师曰:“然理虽如此,于事何益。傥垂摄受,则誓遵师教。”如是三请,皆不诺。时韬光坚白鸟窠曰:“宫使未尝娶,亦不畜侍女。禅师若不拯接,谁其度之。”鸟窠即与披剃具戒。

 

    师常卯斋昼夜精进。诵大乘经而习安般三昧。寻固辞游方。鸟窠以布毛示之悟旨。时谓布侍者。鸟窠章叙讫。暨鸟窠归寂垂二十载。武宗废其寺。师与众僧礼辞灵塔而迈。莫知其终。

 

    前慧忠禅师两世旁出法嗣

 

○卷四·佛窟惟则

    天台山佛窟岩惟则禅师者。京兆人也。姓长孙氏。初谒牛头忠禅师,大悟玄旨。后隐于天台瀑布之西岩。唐元和中,法席渐盛。始自目其岩为佛窟焉。一日示众云:“天地无物也。我无物也然未尝无物。斯则圣人如影,百年如梦。孰为生死哉。至人以是独照。能为万物之主。吾知之矣汝等知之乎。”

 

    有僧问:“如何是那罗延箭。”师云:“中的也。”忽一日告门人曰:“汝当自勉吾何言哉。”后二日夜安坐示灭。寿八十腊五十有八。

 

    前天台山佛窟岩惟则和尚法嗣

 

○卷四·云居智

    天台山云居智禅师。尝有华严院僧继宗。问见性成佛其义云何。”师曰:“清净之性。本来湛然,无有动摇。不属有无净秽长短取舍。体自阉然。如是明见,乃名见性。性即佛,佛即性,故云见性成佛。”曰:“性既清净,不属有无。因何有见。”师曰:“见无所见。”曰:“无所见因何更有见。”师曰:“见处亦无。”曰:“如是见时,是谁之见。”师曰:“无有能见者。”曰:“究竟其理如何。”师曰:“汝知否。妄计为有,即有能所。乃得名迷。随见生解,便堕生死。明见之人即不然。终日见未尝见。求见处体相不可得。能所俱绝名为见性。”曰:“此性遍一切处否。”师曰:“无处不遍。”曰:“凡夫具否。”师曰:“上言无处不遍。岂凡夫而不具乎。”曰:“因何诸佛菩萨不被生死所拘。而凡夫独萦此苦何曾得遍。”师曰:“凡夫于清净性中。计有能所,即堕生死。诸佛大士。善知清净性中不属有无。即能所不立。”曰:“若如是说,即有了不了人。”师曰:“了尚不可得。岂有能了人乎。”曰:“至理如何。”师曰:“我以要言之,汝即应念。清净性中无有凡圣。亦无了人不了人。凡之与圣,二俱是名。若随名生解,即堕生死。若知假名不实。即无有当名者。”又曰:“此是极究竟处。若云我能了彼不能了。即是大病。见有净秽凡圣,亦是大病。作无凡圣解,又属拨无因果。见有清净性可栖止,亦大病。作不栖止解,亦大病。然清净性中虽无动摇。具不坏方便应用。及兴慈运悲。如是兴运之处。即全清净之性。可谓见性成佛矣。继宗踊跃礼谢而退。

 

    第三十二祖忍大师第一世。旁出法嗣第一世

 

○卷四·神秀

    北宗神秀禅师者。耶舍之藏志云:“艮地生玄旨。通尊媚亦尊。比肩三九族。足下一毛分。”开封尉氏人也。姓李氏。少亲儒业,博综多闻。俄舍爱出家,寻师访道。至蕲州双峰东山寺。遇五祖忍师以坐禅为务。乃叹伏曰:“此真吾师也。”誓心苦节。以樵汲自役,而求其道。忍默识之,深加器重。谓之曰:“吾度人多矣。至于悟解,无及汝者。”忍既示灭。秀遂住江陵当阳山。唐武后闻之,召至都下。于内道场供养。特加钦礼。命于旧山置度门寺以旌其德。时王公士庶皆望尘拜伏。暨中宗即位,尤加礼重。大臣张说尝问法要。执弟子之礼。

 

    师有偈示众曰:“一切佛法,自心本有。将心外求,舍父逃走。”神龙二年。于东都天宫寺入灭。赐谥大通禅师。羽仪法物,送殡于龙门。帝送至桥。王公士庶皆至葬所。张说及征士卢鸿一各为碑诔。门人普寂义福等。并为朝野所重。

 

○卷四·嵩岳慧安

    嵩岳慧安国师。耶舍三藏志云:“九女出人伦。八女绝婚姻。朽床添六脚。心祖众中尊。”荆州支江人也。姓卫氏。隋文帝开皇十七年。括天下私度僧尼勘。师云:“本无名。遂遁于山谷。大业中,大发丁夫,开通济渠。饥殍相枕。师乞食以救之,获济者甚众。炀帝征师不赴,潜入太和山。暨帝幸江都,海内扰攘。乃杖锡登衡岳寺,行头陀行。唐贞观中,至黄梅谒忍祖,遂得心要。麟德元年游终南山石壁,因止焉。高宗尝召,师不奉诏。遍历名迹至嵩少云:“是吾终焉之地也。”

 

    自尔禅者辐凑。有坦然怀让二人来参。”问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何不问自己意。”曰:“如何是自己意。”师曰:“当观密作用。”曰:“如何是密作用。”师以目开合示之。然言下知归,更不他适。让机缘不逗辞往曹溪。

 

    武后征至辇下,待以师礼。与神秀禅师同加钦重。后尝问师甲子。”对曰:“不记。”帝曰:“何不记耶。”师曰:“生死之身,其若循环。环无起尽,焉用记为。况此心流注,中间无间。见沤起灭者,乃妄想耳。従初识至动相灭时,亦只如此。何年月而可记乎。”后闻,稽颡信受。寻以神龙二年,中宗赐紫袈裟。度弟子二七人。仍延入禁中供养。三年又赐摩衲一副。师辞嵩岳。是年三月三日,嘱门人曰:“吾死已将尸向林中,待野火焚之。”俄尔万迥公来见。师猖狂握手言论。傍侍倾耳都不体会。至八日,闭户偃身而寂。春秋一百二十八。隋开皇二年壬寅生。唐景龙三年己酉灭。时称老安国师。门人遵旨舁置林间。果野火自然阇维。得舍利八十粒。内五粒色红紫留于宫中。至先天二年门人建浮图。

 

○卷四·蒙山道明

    袁州蒙山道明禅师者。鄱阳人。陈宣帝之裔孙也。国亡落于民间。以其王孙,尝受署。因有将军之号。少于永昌寺出家,慕道颇切。往依五祖法会。极意研寻,初无解悟。及闻五祖密付衣法与卢行者。即率同意数十人。蹑迹追遂,至大庾岭。师最先见,余辈未及。卢行者见师奔至。即掷衣钵于盘石曰:“此衣表信,可力争耶。任君将去。”师遂举之,如山不动。踟蹰悚栗。乃曰:“我来求法,非为衣也。愿行者开示于我。”

 

    祖曰:“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阿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师当下大悟,遍体汗流。泣礼数拜。问曰:“上来密语密意外。还更别有意旨否。”祖曰:“我今与汝说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自己面目。密却在汝边。”师曰:“某甲虽在黄梅随众。实未省自己面目。今蒙指授入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今行者即是某甲师也。”祖曰:“汝若如是。则是吾与汝同师黄梅。善自护持。”

 

    师又问:“某甲向后宜往何所。”祖曰:“逢袁可止,遇蒙即居。”师礼谢遽回。至岭下谓众人曰:“向陟崔嵬远望,杳无踪迹。当别道寻之。”皆以为然。师既回,遂独往庐山布水台。经三载后,始往袁州蒙山,大唱玄化。初名慧明,以避师上字,故名道明。弟子等尽遣过岭南参礼六祖。

 

    前北宗神秀禅师法嗣第二世。

 

○卷四·五台巨方

    五台山巨方禅师。安陆人也。姓曹氏。幼禀业于明福院朗禅师。初讲经论后参禅会。及造北宗秀师。问曰:“白云散处如何。”师曰:“不昧。”秀又问:“到此间后如何。”师曰:“正见一枝生五叶。”秀默许之。入室侍对,庶几无爽。寻至上党寒岭居焉。数岁之间,众盈千数。后于五台山阐化。涉二十余载入灭。年八十一。以唐开元十五年九月三日奉全身入塔。

 

○卷四·中条智封

    河中府中条山智封禅师。姓吴氏。初习唯识论,滞于名相。为知识所诘,乃发愤罢讲游行。登武当山,见秀禅师,疑心顿释。思养圣胎乃辞去。居于蒲津安峰山。不下十年。木食涧饮。属州牧卫文升请归城内。建新安国院居之。缁素归依,憧憧不绝。使君问曰:“某今日后如何。”师曰:“日従蒙泛出,照树全无影。”使君初不能谕,拱揖而退。少选开晓,释然自得。

 

    师来往中条山二十余年。得其道者不可胜纪。灭后,门人于州城北建塔焉。兖州降魔藏禅师。赵郡人也。姓王氏。父为毫掾。师七岁出家。时属野多妖鬼魅惑于人。师孤形制伏,曾无少畏。故得降魔名焉。即依广福院明赞禅师出家。服勤受法。后遇北宗盛化,便誓枢衣。秀师问曰:“汝名降魔。此无山精木怪,汝翻作魔耶。”师曰:“有佛有魔。”秀曰:“汝若是魔。必住不思议境界。”师曰:“是佛亦空,何境界之有。”秀悬记之曰:“汝与少皞之墟有缘。”

 

    师寻入泰山数稔,学者云集。一日告门人曰:“吾今老朽,物极有归。”言讫而逝。寿九十一。

 

○卷四·寿州道树

    寿州道树禅师。唐州人也。姓闻氏。幼探经籍。年将五十,因遇高僧诱谕。遂誓出家。礼本部明月山慧文为师。师耻乎年长,求法淹迟。励志游方,无所不至。后归东洛,遇秀禅师。言下知微,晚成法器。乃卜寿州三峰山结茅而居。常有野人,服色素朴。言谭诡异,于言笑外。化作佛形及菩萨罗汉天仙等形。或放神光,或呈声响。师之学徒睹之皆不能测。如此涉十年后,寂无形影。师告众曰:“野人作多色伎俩眩惑于人。只消老僧不见不闻。伊伎俩有穷。吾不见不闻无尽。”唐宝历元年示疾而终。寿九十二。明年正月迁塔。

 

○卷四·都梁全植

    淮南都梁山全植禅师。光州人也。姓芮氏。初结庵居止。太守卫文卿命本州长寿寺开法聚徒。文卿问曰:“将来佛法隆替若何。”师曰:“真实之物,无古无今,亦无轨躅。有为之法,四相迁流。法当亻垔厄,君侯可见。”师年九十三而终。唐会昌四年甲子九月七日入塔。

 

    前嵩岳慧安国师法嗣

 

○卷四·福先仁俭

    洛京福先寺仁俭禅师。自嵩山罢问。放旷郊廛。时谓之腾腾和尚。唐天册万岁中,天后诏入殿前。仰视天后良久曰:“会么。”后曰:“不会。”师曰:“老僧持不语戒。”言讫而出。翌日进短歌一十九首。天后览而嘉之。厚加赐赉,师皆不受。又令写歌辞传布天下。其辞并敷演真理,以警时俗。唯了元歌一首盛行于世。

 

○卷四·破灶堕

    嵩岳破灶堕和尚。不称名氏。言行叵测。隐居嵩岳。山坞有庙甚灵,殿中唯安一灶。远近祭祠不辍,烹杀物命甚多。师一日领侍僧入庙。以杖敲灶三下云:“咄此灶只是泥瓦合成。圣従何来,灵従何起,恁么烹宰物命。”又打三下。灶乃倾破堕落。安国师号为破灶堕。须臾有一人。青衣峨冠,忽然设拜师前。师曰:“是什么人。”云:“我本此庙灶神。久受业报。今日蒙师说无生法。得脱此处,生在天中。特来致谢。”师曰:“是汝本有之性。非吾强言。”神再礼而没。少选侍僧等问师云:“某等诸人久在和尚左右。未蒙师苦口直为某等。灶神得什么径旨,便得生天。”师曰:“我只向伊道。本是泥瓦合成。别也无道理为伊。”侍僧等立而无言。师曰:“会么。”主事云:“不会。”师曰:“本有之性,为什么不会。”侍僧等乃礼拜。”师曰:“堕也,堕也,破也,破也。”

 

    后有义丰禅师,举白安国师。国师叹曰:“此子会尽物我一如。可谓如朗月处空,无不见者。难遘伊语脉。”丰禅师乃低头叉手而问云:“未审什么人遘他语脉。”国师曰:“不知者。”又僧问:“物物无形时如何。”师曰:“礼即唯汝非我,不礼即唯我非汝。”其僧乃礼谢。师曰:“本有之物,物非物也。所以道心能转物,即同如来。”

 

    又僧问:“如何是修善行人。”师曰:“捻枪带甲。”云:“如何是作恶行人。”师曰:“修禅入定。”僧云:“某甲浅机,请师直指。”师曰:“汝问我恶,恶不従善。汝问我善,善不従恶。”良久又曰:“会么。”僧云:“会。”师曰:“恶人无善念,善人无恶心。所以道,善恶如浮云,俱无起灭处。”其僧従言下大悟。

 

    有僧従牛头处来。师乃曰:“来何人法会。”僧近前叉手绕师一匝而出。师曰:“牛头会下不可有此人。”僧乃回师上边叉手而立。师云:“果然果然。”僧却问云:“应物不由他时如何。”师曰:“争得不由他。”僧云:“恁么即顺正归源去也。”师曰:“归原何顺。”僧云:“若非和尚,几错招愆。”师曰:“犹是未见四祖时道理也。见后通将来。”僧却绕师一匝而出。师曰:“顺正之道,今古如然。”僧作礼。

 

    又僧侍立久。师乃曰:“祖祖佛佛只说如人本性本心。别无道理会取会取。”僧礼谢。师乃以拂子打之曰:“一处如是,千处亦然。”僧乃叉手近前应FR一声。”师曰:“更不信,更不信。”僧问:“如何是大阐提人。”师曰:“尊重礼拜。”又问:“如何是大精进人。”师曰:“毁辱嗔恚。”其后莫知所终。

 

○卷四·嵩岳元硅

    嵩岳元硅禅师。伊阙人也。姓李氏。幼岁出家。唐永淳二年受具戒。隶闲居寺习毗尼无懈。后谒安国师。印以真宗,顿悟玄旨。遂閤庐于岳之庞坞。一日有异人者。峨冠裤褶而至,従者极多。轻步舒徐,称谒大师。师睹其形貌奇伟非常,乃谕之曰:“善来仁者,胡为而至。”彼曰:“师宁识我耶。”师曰:“吾观佛与众生等。吾一目之,岂分别耶。”彼曰:“我此岳神也。能生死于人。师安得一目我哉。”师曰:“吾本不生,汝焉能死。吾视身与空等,视吾与汝等。汝能坏空与汝乎。苟能坏空乃坏汝。吾则不生不灭也。汝尚不能如是,又焉能生死吾耶。”神稽首曰:“我亦聪明正直于余神。讵知师有广大之智辩乎。愿授以正戒,令我度世。”师曰:“汝既乞戒,即既戒也。所以者何。戒外无戒,又何戒哉。”神曰:“此理也,我闻茫昧。止求师戒,我身为门弟子。”师即为张坐秉炉正几,曰:“付汝五戒。若能奉持,即应曰能。不能即曰否。”神曰:“谨受教。”

 

    师曰:“汝能不淫乎。”曰:“亦娶也。”师曰:“非谓此也,谓无罗欲也。”曰:“能。”师曰:“汝能不盗乎。”曰:“何乏我也焉有盗取哉。”师曰:“非谓此也。谓飨而福淫,不供而祸善也。”曰:“能。”师曰:“汝能不杀乎。”曰:“实司其柄,焉曰不杀。”师曰:“非谓此也,谓有滥误疑混也。”曰:“能。”师曰:“汝能不妄乎。”曰:“我正直,焉能有妄乎。”师曰:“非谓此也。谓先后不合天心也。”曰:“能。”师曰:“汝不遭酒败乎。”曰:“能。”师曰:“如上是为佛戒也。”又言:“以有心奉持,而无心拘执。以有心为物,而无心想身。能如是则先天地生不为精。后天地死不为老。终日变化而不为动。毕尽寂默而不为休。悟此则虽娶非妻也。虽飨非取也。虽柄非权也。虽作非故也。虽醉非惛也。若能无心于万物,则罗欲不为淫。福淫祸善不为盗。滥误疑混不为杀。先后违天不为妄。惛荒颠倒不为醉。是谓无心也。无心则无戒。无戒则无心。无佛无众生。无汝及无我。无汝孰为戒哉。”神曰:“我神通亚佛。”师曰:“汝神通十句五能五不能。佛则十句七能三不能。”

 

    神悚然避席跪启曰:“可得闻乎。”师曰:“汝能戾上帝。东天行而西七曜乎。”曰:“不能。”师曰:“汝能夺地祗。融五岳而结四海乎。”曰:“不能。师曰:“是谓五不能也。佛能空一切相成万法智。而不能即灭定业。佛能知群有性穷亿劫事。而不能化道无缘。佛能度无量有情。而不能尽众生界。是为三不能也。定业亦不牢久。无缘亦谓一期。众生界本无增减。亘无一人能主有法。有法无主是谓无法。无法无主是谓无心。如我解佛亦无神通也。但能以无心通达一切法尔。”

 

    神曰:“我诚浅昧,未闻空义。师所授戒,我当奉行。今愿报慈德,效我所能。”师曰:“吾观身无物,观法无常。块然更有何欲。”神曰:“师必命我为世间事。展我小神功。使已发心初发心未发心。不信心必信心五等人。目我神踪。知有佛有神有能有不能。有自然有非自然者。”师曰:“无为是无为是。”神曰:“佛亦使神护法。师宁隳叛佛耶。愿随意垂诲。”

 

    师不得已而言曰:“东岩寺之障,莽然无树。北岫有之,而背非屏拥。汝能移北树于东岭乎。”神曰:“已闻命矣。然昏夜间必有喧动。愿师无骇。”即作礼辞去。师门送而且观之。见仪卫逶迤,如王者之状。岚霭烟霞,粉纶间错。幢幡环佩,凌空隐没焉。其夕,果有暴风吼雷奔云震电。栋宇摇荡,宿鸟声喧。师谓众曰:“无怖无怖。神与我契矣。”

 

    诘旦和霁。则北岩松栝尽移东岭,森然行植。师谓其徒曰:“吾没后无令外知。若为口实,人将妖我。”以开元四年丙辰岁。嘱门人曰:“吾始居寺东岭。吾灭汝必问吾骸于彼。”言讫,若委蜕焉。春秋七十三。门人建塔焉。

 

    前嵩山普寂禅师法嗣第三世。

 

○卷四·终南惟政

    终南山惟政禅师。平原人也。姓周氏。受业于本州延和寺诠澄法师。得法于嵩山普寂禅师。既决了真诠,即入太一山中。学者盈室。唐大和中,文宗嗜蛤蜊。沿海官吏先时递进,人亦劳止。一日御馔中有擘不张者。帝以其异,即焚香祷之。俄变为菩萨形,梵相具足。即贮以金粟檀香合,覆以美锦。赐兴善寺,令众僧瞻礼。因问群臣,斯何祥也。或言:“太一山有惟政禅师。深明佛法,博闻强识。帝即令召至,问其事。”师曰:“臣闻物无虚应。此乃启陛下之信心耳。故契经云:应以此身得度者,即现此身而为说法。”

 

    帝曰:“菩萨身已现,且未闻说法。”师曰:“陛下睹此为常非常邪,信非信耶。”帝曰:“希奇之事,朕深信焉。”师曰:“陛下已闻说法了。”时皇情悦豫得未曾有。诏天下寺院各立观音像以答殊休。因留师于内道场。累辞入山。复诏令住圣寿寺。

 

    至武宗即位,师忽入终南山隐居。人问其故。师曰:“吾避仇矣。”后终于山舍。年八十七。阇维收舍利四十九粒。以会昌三年九月四日入塔。

 

    益州无相禅师嗣忍大师第四世。

 

○卷四·保唐无住

    益州保唐寺无住禅师。初得法于无相大师。乃居南阳白崖山。专务宴寂经累岁。学者渐至勤请不已。自此垂诲。虽广演言教,而唯以无念为宗。唐相国杜鸿渐出抚坤维。闻师名思一瞻礼。大历元年九月。遣使到山延请。时节度使崔宁。亦命诸寺僧徒远出迎引。十月一日至空慧寺。时杜公与戎帅召三学硕德。俱会寺中,致礼讫。

 

    公问曰:“顷闻师尝驻锡于此。而后何往耶。”曰:“无住性好疏野,多泊山间。自贺兰五台周游胜境。闻先师居贵封大慈寺。说最上乘,遂远来枢衣,忝预函丈。后栖迟白崖,已逾多载。今幸相公见召,敢不従命。”公曰:“弟子闻,今和尚说无忆无念莫妄三句法门是否。”曰:“然。”公曰:“此三句是一是三。”曰:“无忆名戒,无念名定,莫妄名慧。一心不生,具戒定慧,非一非三也。”公曰:“后句妄字莫是従心之忘乎。”曰:“従女者是也。”公曰:“有据否。”曰:“法句经云:“若起精进心,是妄非精进。若能心不妄,精进无有涯。”公闻,疑情荡焉。

 

    又问:“师还以三句示人否。”曰:“对初心学人,还令息念,澄停识浪。水清影现,悟无念体。寂灭现前,无念亦不立也。”

 

    于时庭树鸦鸣。公问:“师闻否。”曰:“闻。”鸦去已。”又问:“师闻否。”曰:“闻。”公曰:“鸦去无声,云何言闻。”师乃普告大众:“佛世难值,正法难闻,各各谛听。闻无有闻,非关闻性。本来不生,何曾有灭。有声之时,是声尘自生。无声之时,是声尘自灭。而此闻性,不随声生,不随声灭。悟此闻性,则免声尘之所转。当知闻无生灭,闻无去来。”公与僚属大众稽首。

 

    又问:“何名第一义。第一义者従何次第得入。”师曰:“第一义者无有次第亦无出入。世谛一切有第一义即无。诸法无性性,说名第一义。佛言有法名俗谛。无性第一义。”公曰:“如师开示,实不可思议。”公又曰:“弟子性识微浅。昔因公暇,撰得起信论章疏两卷。可得称佛法否。”师曰:“夫造章疏,皆用识心。思量分别,有为有作。起心动念,然可造成。据论文云:当知一切法従本以来。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毕竟平等,无有变异。唯有一心,故名真如。今相公著言说相。著名字相,著心缘相。既著种种相,云何是佛法。”公起作礼曰:“弟子亦曾问诸供奉大德。皆赞弟子不可思议。当知彼等但徇人情。师今従理解说,合心地法。实是真理,不可思议。”

 

    公又问:“云何不生,云何不灭,如何得解说。”师曰:“见境心不起名不生。不生即不灭。既无生灭,即不被前尘所缚,当处解脱。不生名无念。无念即无灭。无念即无缚。无念即无脱。举要而言,识心即离念。见性即解脱。离识心见性外。更有法门证无上菩提者。无有是处。”

 

    公曰:“何名识心见性。”师曰:“一切学道人随念流浪。盖为不识真心。真心者念生亦不顺生。念灭亦不依寂。不来不去,不定不乱。不取不舍,不沈不浮。无为无相,活平常自在。此心体毕竟不可得,无可知觉。触目皆如,无非见性也。”公与大众作礼,称赞踊跃而去。无住禅师后居保唐寺而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佛音阁        页面执行时间:.00毫秒
Powered by:XAIU Soft Group Ver 2.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