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师大主页 | 中国禅学 | 佛耶对话 | 禅学三书 | 佛学论文 | 关于我们 | BBS怀念旧版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主持                陕西师范大学佛教研究所 主办


禅宗典籍全文库


  您现在的位置:禅宗典籍全文库

[禅宗典籍全文库]景 德 传 灯 录

卷二三

吉州清原山行思禅师第七世。

 

    韶州云门山文偃禅师法嗣三十六人二十六人见录。

 

    南岳般若启柔禅师。

 

    筠州黄檗法济禅师。

 

    襄州洞山守初大师。

 

    信州康国耀和尚。

 

    潭州谷山丰禅师。

 

    颖州罗汉匡果禅师。

 

    朗州沧溪岔和尚。

 

    筠州洞山清禀禅师。

 

    蕲州北禅寂和尚。

 

    洪州泐潭道谦禅师。

 

    庐州南天王永平禅师。

 

    湖南永安朗禅师。

 

    湖南潭明和尚。

 

    金陵清凉明禅师。

 

    金陵奉先深禅师。

 

    西川青城乘和尚。

 

    潞府妙胜臻禅师。

 

    兴元普通封和尚。

 

    韶州灯峰和尚。

 

    韶州大梵圆和尚。

 

    澧州药山圆光禅师。

 

    信州鹅湖云震禅师。

 

    庐山开先清耀禅师。

 

    襄州奉国清海禅师。

 

    韶州慈光和尚。

 

    潭州保安师密禅师。

 

    洪州云居山融禅师。衡州大圣寺守贤禅师。庐州北天王徽禅师。郢州芭蕉山弘义禅师。眉州福化院光禅师。庐州东天王广慈禅师。信州西禅钦禅师。江州庆云真禅师。筠州洞山凛禅师。韶州双峰慧真大师。已上十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随州双泉山永禅师法嗣。广州大通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台州瑞岩师彦禅师法嗣二人见录。

 

    南岳横龙和尚。

 

    温州瑞峰院神禄禅师。

 

    怀州玄泉彦禅师法嗣五人见录。

 

    鄂州黄龙诲机大师。

 

    洛京柏谷和尚。

 

    池州和龙和尚。

 

    怀州玄泉第二世和尚。

 

    潞府妙胜玄密禅师。

 

    福州罗山道闲禅师法嗣十九人十六人见录。

 

    洪州大宁隐微禅师。

 

    婺州明招德谦禅师。

 

    衡州华光范禅师。

 

    福州罗山绍孜禅师。

 

    西川定慧禅师。

 

    建州白云令徊禅师。

 

    虔州天竺义证禅师。

 

    吉州清平惟旷禅师。

 

    婺州金柱义昭和尚。

 

    潭州谷山和尚。

 

    湖南道吾山従盛禅师。

 

    福州罗山义因禅师。

 

    灌州灵岩和尚。

 

    吉州匡山和尚。

 

    福州兴圣重满禅师。

 

    潭州宝应清进禅师。

 

    汉州绵竹县定慧禅师。潭州龙会山鉴禅师。安州穆禅师。已上三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安州白兆山志圆禅师法嗣十三人八人见录。

 

    朗州大龙山智洪禅师。

 

    襄州白马山行霭禅师。

 

    郢州大阳山行冲禅师。

 

    安州白兆山怀楚禅师。

 

    蕲州四祖山清皎禅师。

 

    蕲州三角山志操禅师。

 

    晋州兴教师普禅师。

 

    蕲州三角山真鉴禅师。

 

    郢州兴阳山和尚。彬州东禅玄偕禅师。新罗国慧云禅师。安州慧日院玄谔禅师。京兆大秦寺彦宾禅师。已上五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潭州藤霞和尚法嗣二人一人见录。

 

    澧州药山第七世和尚。

 

    潭州云盖山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洪州凤栖山同安常察禅师法嗣。

 

    袁州仰山良供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吉州禾山无殷禅师法嗣。

 

    庐山永安慧度禅师。抚州曹山义崇禅师。吉州禾山契云禅师。漳州保福和尚。洪州翠岩师阴禅师。已上五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潭州云盖山景和尚法嗣三人见录。

 

    衡岳南台藏禅师。

 

    幽州潭柘水従实禅师。

 

    潭州云盖山澄觉禅师。

 

    庐山归寂寺澹权禅师法嗣。

 

    鄂州黄龙蕴和尚。寿州泊山和尚。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庐山归宗怀恽禅师法嗣二人一人见录。

 

    归宗第四世弘章禅师。

 

    归宗寺岩密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池州嵇山章禅师法嗣一人。

 

    随州双泉山道虔禅师。

 

    洪州云居山怀岳禅师法嗣五人三人见录。

 

    杨州风化院令崇禅师。

 

    澧州药山忠彦禅师。

 

    梓州龙泉和尚。

 

    云居山住缘和尚。云居山住满和尚。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抚州荷玉山光慧禅师法嗣。

 

    荷玉山福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筠州洞山道延禅师法嗣二人一人见录。

 

    筠州上蓝庆禅师。

 

    洞山敏禅师第五世。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抚州金峰従志大师法嗣二人。

 

    洪州大宁神降禅师。澧州药山彦禅师。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襄州鹿门山处真禅师法嗣六人四人见录。

 

    益州崇真和尚。

 

    鹿门山第二世谭和尚。

 

    襄州谷隐智静大师。

 

    庐山佛手岩行因禅师。

 

    襄州灵溪山明禅师。洪州大安寺真上座。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抚州曹山慧霞禅师法嗣三人一人见录。

 

    嘉州东汀和尚。

 

    雄州华岩正慧大师。泉州招庆院坚上座。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华州草庵法义禅师法嗣一人见录。

 

    泉州龟洋慧忠禅师。

 

    潭州报慈藏屿禅师法嗣。

 

    益州圣兴寺存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襄州含珠山审哲禅师法嗣六人四人见录。

 

    洋州龙穴山和尚。

 

    唐州大乘山和尚。

 

    襄州延庆归晓大师。

 

    襄州含珠山真和尚。

 

    含珠山璋禅师第二世。含珠山偃和尚。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凤翔府紫陵匡一大师法嗣三人见录。

 

    并州广福道隐禅师。

 

    紫陵第二世微禅师。

 

    兴元府大浪和尚。

 

    洪州同安威禅师法嗣二人一人见录。

 

    陈州石境和尚。

 

    中同安志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襄州石门山献禅师法嗣一人见录。

 

    石门山第二世慧彻禅师。

 

    襄州广德义和尚法嗣三人一人见录。

 

    襄州广德第二世延和尚。

 

    荆州上泉和尚。广德周和尚。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京兆香城和尚法嗣。

 

    邓州罗纹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杭州瑞龙院幼璋禅师法嗣。

 

    西川德言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随州护国守澄禅师法嗣八人六人见录。

 

    随州智门守钦大师。

 

    护国第二世知远大师。

 

    安州大安山能和尚。

 

    颖州荐福院思禅师。

 

    潭州延寿和尚。

 

    护国第三世志朗大师。

 

    舒州香炉峰琼和尚。京兆盘龙山满和尚。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洛京灵泉归仁禅师法嗣。

 

    襄州石门寺遵和尚。郢州大阳山坚和尚。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京兆永安院善静禅师法嗣。

 

    大明山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蕲州乌牙山彦宾禅师法嗣三人二人见录。

 

    安州大安山兴古禅师。

 

    蕲州乌牙山行朗禅师。

 

    虢州卢氏常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凤翔府青峰和尚法嗣七人六人见录。

 

    西川灵龛和尚。

 

    京兆紫阁山端己禅师。

 

    房州开山怀昼禅师。

 

    幽州传法和尚。

 

    益州净众归信禅师。

 

    青峰第二世清免禅师。

 

    凤翔长平山满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祥州大岩白和尚法嗣。

 

    印州碧云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吉州清原山行思禅师第七世下。

 

    韶州云门山文偃禅师法嗣

 

○卷二三·般若启柔

    南岳般若寺启柔禅师。僧问:“西天以蜡人为验,此土如何。”师曰:“新罗人草鞋。”问:“如何是千圣同归底道理。”师曰:“未达苦空境无人不叹嗟。”

 

    师上堂,闻三下板声,大众始集。师因示一偈曰:“妙哉三下板。诸德尽来参。既善分时节。今吾不再三。”师次住荆南延寿。后住京兆广教院示灭。

 

○卷二三·黄檗法济

    筠州黄檗山法济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与天下人作榜样。”

 

    师上堂示众曰:“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各各当人无事。”

 

    又上堂良久曰:“若识得黄檗帐子。平生行脚事毕,珍重。”

 

○卷二三·洞山守初

    襄州洞山守初宗慧大师。初参云门。云门问:“近离什么处。”师曰:“查度。云门曰:“夏在什么处。”师曰:“湖南报慈。”门曰:“甚时离彼。”师曰:“去年八月。”门曰:“放汝三顿棒。”师至明日却上问讯:“昨日蒙和尚放三顿棒。不知过在什么处。”门曰:“饭袋子。江西湖南便与么去。”师于此大悟。

 

    师住后僧问:“迢迢一路时如何。”师曰:“天晴不肯去,直待雨淋头。”曰:“诸圣作么生。”师曰:“入泥入水。”问:“心未生时法在什么处。”师曰:“风吹荷叶动,决定有鱼行。”问:“师登师子座,请师唱道情。”师曰:“晴乾开水道,无事设曹司。”曰:“恁么即谢师指示。”师曰:“卖鞋老婆脚<走历><走束>。”

 

    问:“如何是三宝。”师曰:“商量不下。”

 

    问:“如何是无缝塔。”师曰:“十字街头石师子。”

 

    问:“如何是免得生死底法。”师曰:“见之不取,思之三年。”

 

    问:“离却心机意识,请师一句。”师曰:“道士著黄瓮里坐。”

 

    问:“非时亲觐请师一句。”师曰:“到处怎生举。”曰:“据现定举。”师曰:“放汝三十棒。”曰:“过在什么处。”师曰:“罪不重科。”

 

    问:“莲华未出水时如何。”师曰:“楚山头倒卓。”曰:“出水后如何。”师曰:“汉水正东流。”

 

    问:“如何是吹毛剑。”师曰:“金州客尼。”问:“车住牛不住时如何。”师曰:“用驾车汉作么。”

 

    问:“如何是衲僧分上事。”师曰:“云裹楚山头,决定多风雨。”

 

    问:“海竭人亡时如何。”师曰:“难得。”曰:“便恁么去时如何。”师曰:“云在青天水在瓶。”问:“有无双泯,权实两忘。究竟如何。”师曰:“楚山头倒卓。”曰:“还许学人领会也无。”师曰:“也有方便。”曰:“请师方便。”师曰:“千里万里。”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曰:“楖栗拄杖。”曰:“见后如何。”师曰:“窦八布衫。”

 

    问:“如何是佛。”师曰:“灼然谛当。”

 

    问:“万缘俱息意旨如何。”师曰:“瓮里石人卖枣团。”

 

    问:“如何是洞山剑。”师曰:“作么。”僧曰:“学人要知。”师曰:“罪过。”

 

    问:“乾坤休著意,宇宙不留心。学人只恁么,师又作么生。”师曰:“岘山亭起雾,滩峻不留船。”

 

    问:“大众云臻。请师撮其枢要,略举大纲。”师曰:“水上浮沤呈五色,海底虾蟆叫月明。”问:“正当恁么时文殊普贤在什么处。”师曰:“长者八十一,其树不生耳。”曰:“意旨如何。”师曰:“一则不成,二则不是。

 

○卷二三·康国耀

    信州康国耀和尚。僧问:“文殊与维摩对谭何事。”师曰:“汝向髑髅后会始得。”曰:“古人道髑髅里荐取又如何。”师曰:“汝还荐得么。”曰:“恁么即远人得遇于师去也。”师曰:“莫谩语好。”

 

○卷二三·谷山丰

    潭州谷山丰禅师。亦住兴元府普通院。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雪岭梅华绽,云洞老僧惊。”

 

    师上堂示众曰:“俊马机前异,游人肘后悬。既参云外客,试为老僧看。”才有僧出,师便打云:“何不早出头来。”

 

○卷二三·罗汉匡果

    颖州罗汉匡果禅师。僧问:“如何是吹毛剑。”师曰:“了。”问:“和尚百年后,忽有人问。和尚向什么处去。如何酬对。”师曰:“久后遇作家分明举似。”曰:“谁是知音者。”师曰:“知音者即不恁么问。”

 

    问:“如何是罗汉境。”师曰:“松桧古貌。”问:“凿壁偷光时如何。”师曰:“错。”曰:“争奈苦志专心。”师曰:“错错。”

 

○卷二三·沧溪岔

    朗州沧溪岔和尚。僧问:“如何是沧溪境。”师曰:“面前水正东流。”问:“如何是沧溪家风。”师曰:“入来便见。”问:“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云门和尚向什么处去也。”师曰:“见么。”曰:“错。”师曰:“错错。”

 

    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不错。”

 

    师因事有颂曰:“天地指前径,时人莫强移。个中生解会,眉上更安眉。”

 

○卷二三·洞山清禀

    筠州洞山普利院第八世住清禀禅师。泉州仙游人也,姓李氏。幼礼中峰院鸿谧为师。年十六福州太平寺受戒。初诣南岳参惟劲头陀。未染指,及抵韶阳礼祖塔。回造云门。云门问曰:“今日离什么处。”曰:“慧林。云门举拄杖曰:“慧林大师恁么去,汝见么。”曰:“深领此问。”云门顾左右微笑而已。师自此入室印悟。乃之金陵。国主李氏请居光睦。未几复命入澄心堂。集诸方语要。经十稔,迎住洞山。

 

    开堂日,维那白槌曰:“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曰:“也好消息,只恐汝错会。”僧问:“云门一曲师亲唱。今日新丰事若何。”师曰:“也要道却。”

 

○卷二三·北禅寂

    蕲州北禅寂和尚悟通大师。师问僧什么处来。曰:“黄州来。”师曰:“在什么院。”曰:“资福。”师曰:“福将何资。”曰:“两重公案。”师曰:“争奈在北禅手里。”问曰:“在手里即收取。”师便打。

 

○卷二三·泐潭道谦

    洪州泐潭道谦禅师。僧问:“如何是泐潭家风。”师曰:“阇梨到来几日。”问:“但有纤毫即是尘。不有时作么生。”师以手掩两目。问:“当阳举唱谁是闻者。”师曰:“老僧不患耳聋。”

 

○卷二三·南天王永平

    庐州南天王永平禅师。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不撒沙。”问:“如何是南天王境。”师曰:“一任观看。”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且领前话。”问:“久战沙场为什么功名不就。”师曰:“只为眠霜卧雪深。”曰:“恁么即罢息干戈。束手归朝去也。”师曰:“指挥使未到你作。”

 

○卷二三·永安朗

    湖南永安朗禅师。僧问:“如何是洞阳家风。”师曰:“入门便见。”曰:“如何是入门便见。”师曰:“客是相师。”问:“如何是至极之谭。”师曰:“爱别离苦。”

 

○卷二三·湖南潭明

    湖南潭明和尚。僧问:“如何是湘潭境。”师曰:“山连大岳,水接潇湘。”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便合知时。”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百惑谩劳神。”

 

○卷二三·清凉明

    金陵清凉明禅师。江南国主请师上堂。小长老问:“凡有言句尽落方便。不落方便请师速道。”师曰:“国主在此,不敢无礼。”

 

○卷二三·奉先深

    金陵奉先深禅师。江南国主请。开堂日才升座,维那白槌曰:“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便云:“果然不识,钝置杀人。”时有僧出礼拜问:“如何是第一义。”师曰:“赖遇道了也。”曰:“如何领会。”师曰:“速礼三拜。”师又拈曰:“大众汝道,钝置落阿谁分上。”

 

○卷二三·青城乘

    西川青城大面山乘和尚。僧问:“如何是相轮峰。”师曰:“直耸烟岚际。”曰:“向上事如何。”师曰:“入地三尺五。”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兴义门前咚咚鼓。”曰:“学人不会。”师曰:“朝打三千,暮打八百。”

 

○卷二三·妙胜臻

    潞府妙胜臻禅师。僧问:“如何是妙胜境。”师曰:“龙藏开时,贝叶分明。”问:“金粟如来。为什么却降释迦会里。”师曰:“香山南雪山北。”曰:“南赡部洲事又作么生。”师曰:“黄河水急浪华粗。”

 

    问:“心心寂灭即不问:“如何是向上一路。”师曰:“一条济水贯新罗。”问:“远向云门。南北纵横四维上下事作么生。”师曰:“今日明日。”

 

○卷二三·普通封

    兴元府普通封和尚。僧问:“今日一会何似灵山。”师曰:“震动乾坤。”

 

    问:“如何是普通境。”师曰:“庭前有竹三冬秀。户内无灯午夜明。”

 

○卷二三·灯峰净原

    韶州灯峰净原和尚。师上堂谓众曰:“古人道,山河大地普真如。大众若得真如者。即隐却他山河大地。若不得者,即违他古德至言。众中道得者出来。道不得即各自归堂,珍重。”僧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师曰:“不著力。”

 

○卷二三·大梵圆

    韶州大梵圆和尚。师上堂示众曰:“大众好个时光。直须努力,时不待人。各自归堂,参取本善知识去。”僧问:“大众云集请师举唱。”师曰:“有疑请问。”

 

    师因见圣僧。便问僧:“此个圣僧年多少。”僧曰:“恰共和尚同年。”师喝之曰:“这竭斗不易道得。”

 

○卷二三·药山圆光

    澧州药山圆光禅师。僧问:“药峤灯连,师当第几。”师曰:“相逢尽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见一人。”问:“水陆不涉者师还接否。”师曰:“苏噜苏噜。”

 

    师问新到僧,南来北来。”曰:“北来。”师曰:“不落言诠速道。”曰:“某甲是福建道人,善会乡谭。”师曰:“参众去。”曰:“灼然。”师曰:“勃跳。便打。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道什么。”

 

○卷二三·鹅湖云震

    信州鹅湖山云震禅师。僧问:“如何是佛。”师曰:“阇梨不是。”

 

    师问僧:“近离什么处。”曰:“两浙。”师曰:“还将得吹毛剑来否。”僧展两手。师曰:“将谓是个烂柯仙。元来却是樗蒲汉。”

 

    问:“如何是鹅湖家风。”师曰:“客是主人相师。”曰:“恁么即谢师周旋。”师曰:“难下陈蕃之榻。”

 

○卷二三·开先清耀

    庐山开先清耀禅师。僧问:“如何是灯灯不绝。”师曰:“青杨翻递植。”曰:“学人不会。”师曰:“无根树下唱虚名。”问:“披云一句师亲唱。长庆今朝事若何。”师曰:“家家观世音。”问:“如何是披云境。”师曰:“一瓶渌水安窗下。便当生涯度几秋。”问:“如何是长庆境。”师曰:“堂里老僧头雪白。”曰:“二境同归,应当别理。”师曰:“在处得人疑。”问:“古涧寒泉谁人能到。”师曰:“乾。”曰:“恁么即到也。”师曰:“深多少。”

 

○卷二三·奉国清海

    襄州奉国清海禅师。僧问:“青青翠竹尽是真如。如何是真如。”师曰:“点瓦成金客,闻名不见形。”曰:“恁么即礼谢下去也。”师曰:“昔时妄想至今存。”

 

    问:“承古人云:“见月休观指,归家罢问程。如何是家。”师曰:“试举话头看。”问:“放过即东道西说。不放过怎生道。”师曰:“二年同一春。”

 

○卷二三·韶州慈光

    韶州慈光和尚。僧问:“即心即佛诱诲之言,不涉前踪如何指教。”师曰:“东西且置,南北事作么生。”曰:“恁么即学人罔测也。”师曰:“龙头蛇尾。”

 

○卷二三·保安师密

    潭州保安师密禅师。僧问:“辊芥投锋时如何。”师曰:“落在什么处。”梁山云:“落在汝眼里。”问:“不犯辞锋时如何。”师曰:“天台南岳。”曰:“便恁么时如何。”师曰:“江西湖南。”

 

    前台州瑞岩师彦禅师法嗣

 

○卷二三·南岳横龙

    南岳横龙和尚。楚王马氏请住金轮。僧问:“如何是金轮第一句。”师曰:“钝汉。”问:“如何是金轮一只箭。”师曰:“过也。”问:“如何是祖灯。”师曰:“八风吹不灭。”曰:“恁么即暗冥不生也。”师曰:“白日闲人。”

 

○卷二三·瑞峰神禄

    温州温岭瑞峰院神禄禅师。福州福清人也。本邑天竺寺出家。得法于瑞岩,久为侍者。后开山创院,学侣依附。师有偈曰:“萧然独处意沈吟。谁信无弦发妙音,终日法堂唯静坐。更无人问本来心。”时有朋彦上座。蹑前偈而问曰:“如何是本来心。”师召曰:“朋彦。”彦应诺。师曰:“与老僧点茶来。”彦于是信入。朋彦即广法大师。后嗣天台国师,住苏州长寿。师太平兴国元年示灭。寿百有五岁。

 

    前怀州玄泉彦禅师法嗣

 

○卷二三·黄龙诲机

    鄂州黄龙山诲机禅师。清河人也。姓张氏。唐天佑中游化至此山。节帅施俸钱建法宇。奏赐紫衣,号超慧大师。大张法席。僧问:“不问祖佛边事。如何是平常之事。”师曰:“我住山得十五年。”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琉璃钵盂无底。”问:“如何是君王剑。”师曰:“不伤万类。”曰:“佩者如何。”师曰:“血溅梵天。”曰:“大好不伤万类。”师便打。

 

    问:“佛在日为众生说法。佛灭后有人说法也无。”师曰:“惭愧佛。”

 

    问:“毛吞巨海芥纳须弥。不是学人本分事。如何是学人本分事。”师曰:“封了合盘市里揭。”

 

    问:“切急相投,请师通信。”师曰:“火烧裙带香。”

 

    问:“如何是大疑底人。”师曰:“对坐盘中弓落盏。”曰:“如何是不疑底人。”师曰:“再坐盘中弓落盏。”问:“风恬浪静时如何。”师曰:“百丈竿头五两垂。”

 

    师将顺世。有僧问:“百年后钵囊子什么人将去。”师曰:“一任将去。”曰:“里面事如何。”师曰:“线绽方知。”曰:“什么人得。”师曰:“待海燕雷声即向汝道。”言讫告寂。

 

○卷二三·洛京柏谷

    洛京柏谷和尚。僧问:“普滋法雨时如何。”师曰:“有道传天位,不汲凤凰池。”问:“九旬禁足三月事如何。”师曰:“不坠蜡人机。”

 

○卷二三·池州和龙

    池州和龙和尚。僧问:“如何是祖祖相传底心。”师曰:“再三嘱你。”问:“如何是従上宗旨。”师曰:“向阇梨口里著到得么。”问:“省要处乞师一接。”师曰:“甚是省要。”

 

○卷二三·玄泉二世

    怀州玄泉第二世和尚。僧问:“辞穷理尽时如何。”师曰:“不入理岂同尽。”问:“妙有玄珠如何取得。”师曰:“不似摩尼绝影艳。碧眼胡人岂能见。”曰:“有口道不得时如何。”师曰:“三寸不能齐鼓韵。哑人解唱木人歌。”

 

○卷二三·妙胜玄密

    潞府妙胜玄密禅师。僧问:“四山相向时如何。”师曰:“红日不垂影,暗地莫知音。”曰:“学人不会。”师曰:“鹤透群峰,何伸向背。”

 

    问:“二龙争珠时如何。”师曰:“力士无心献奋迅却沈光。”

 

    问:“雪峰一曲千人唱。月里挑灯谁最明。”师曰:“无音和不齐,明暗岂能收。”

 

    前福州罗山道闲禅师法嗣

 

○卷二三·大宁隐微

    洪州大宁院隐微禅师。豫章新淦人也。姓杨氏。诞夕有光明贯室。年七岁。依本邑石头院道坚禅师出家。二十于开元寺智称律师受具。历参宗匠,至罗山。法宝大师。导以师子在窟出窟之要。因之省悟。盘桓数稔,寻回江表。会龙泉邑宰李孟俊请。居十善道场,始扬宗致。

 

    师上堂谓众曰:“还有腾空底么出来。”众无出者。师说偈曰:“腾空正是时,应须眨上眉。従兹出伦去,莫待白头儿。”僧问:“如何是十善桥。”师曰:“险。”曰:“过者如何。”师曰:“丧。”

 

    问:“资福和尚迁化。向什么处去也。”师曰:“草鞋破。”

 

    问:“如何是黄梅一句。”师曰:“即今怎么生。”曰:“如何是通信。”师曰:“九江路绝。”问:“初心后学如何是学。”师曰:“头戴天。”曰:“毕竟如何。”师曰:“脚蹈地。”

 

    问:“如何是法王剑。”师曰:“露。”曰:“还杀人也无。”师曰:“作么。”问:“如何是龙泉剑。”师曰:“不出匣。”曰:“便请出之。”师曰:“星辰失位。”问:“国界安宁,为什么珠不现。”师曰:“落在什么处。”

 

    周广顺元年辛亥。金陵李氏向德。召入居龙光禅苑。后改名奉先。署觉寂禅师。暨建隆二年辛酉。随江南李氏至洪井。住大宁精舍,重敷玄旨。其年十月示疾。二十七日,剃发澡身。升堂辞众,安坐而逝。明年二月六日。归葬于吉州吉水县。遵遗诫也。寿七十有六,腊五十六。谥玄寂禅师,塔曰常寂。

 

○卷二三·明招德谦

    婺州明招德谦禅师。受罗山印记。靡滞于一隅,激扬玄旨。诸耆宿皆畏其敏捷。后学鲜敢当其锋者。师在泉州招庆大殿上。以手指壁画问僧曰:“那个是什么神。”曰:“护法善神。”师曰:“沙汰时向什么处去来。”僧无对。师却令僧去问演侍者。演曰:“汝什么劫中遭此难来。”其僧回举似师。师曰:“直饶演上座他后聚一千众。有什么用处。”僧乃礼拜请别语。师曰:“什么处去也。”

 

    清上座举仰山插锹话问师:“古人意在叉手处,意在插锹处。”师曰:“清上座。”清应诺。师曰:“还曾梦见仰山么。”清曰:“不要下语,只要上座商量。”师曰:“若要商量。堂头自有一千五百人老师在。”

 

    师到双岩。双岩长老睹师风彩乃曰:“某甲致一问问阇梨。若道得便舍院。道不得即不舍。《金刚经》云:一切诸佛及诸佛法皆従此经出。且道,此经是何人说。”师曰:“说与不说一时拈向那边著。只如和尚决定唤什么作此经。”双岩无对。师举经云:“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斯则以无为法为极则。凭何而有差别。且如差别是过,不是过。若是过,一切贤圣尽有过。若不是过,决定唤什么作差别。”双岩亦无语。师曰:“雪峰道底。”

 

    师在婺州智者寺,居第一坐。寻常不受净水。主事僧问曰:“因什么不识触净水。”师下床拈起净瓶曰:“这个是净。”主事无语。师乃扑破净瓶。师自尔道声遐播。众请居明招山开法。四来禅者盈于堂室。

 

    师谓众曰:“希逢一个下坡不走。快便难逢。若有同生同死,何妨一展。”僧问:“师子未出窟时如何。”师曰:“俊鹞趁不及。”曰:“出窟后如何。”师曰:“万里正纷纷。”曰:“欲出不出时如何。”师曰:“险。”曰:“向上事如何。”师曰:“眨。”

 

    问:“如何是透法身外一句子。”师曰:“北斗后翻身。”

 

    问:“十二时中如何趣向。”师曰:“抛向金刚地上著。”

 

    问:“文殊与维摩对谭何事。”师曰:“葛巾纱帽已拈向那边著也。”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咬得著是好手。”

 

    问:“无烟之火是什么人向得。”师曰:“不惜眉毛底。”曰:“和尚还向得么。”师曰:“汝道我有多少茎眉毛在。”

 

    师见新到僧才上法堂。乃举拂子却掷下。其僧珍重,便下去。师曰:“作家作家。”

 

    问:“全身佩剑时如何。”师曰:“忽遇正恁么时又作么生。”僧无对。

 

    师问国泰瑫和尚:“古人道,俱胝只念三行咒。便得名超一切人。作么生与他拈却三行咒。便得名超一切人。”国泰竖起一指。师曰:“不因今日,争识得瓜洲客。”

 

    师有师叔在廨院患甚。附书来问曰:“某甲有此大病。如今正受疼痛。”一切处安置伊不得。还有人救得么。”师乃回信曰:“顶门上中此金刚箭。透过那边去也。”

 

    有一僧曾在师法席。辞去住庵一年。后来礼拜曰:“古人道,三日不相见,莫作旧时看。”师乃露胸问曰:“汝道,我有多少茎盖胆毛。”僧无对。师却问:“汝什么时离庵。”曰:“今朝。”师曰:“来时折脚铛子分付与阿谁。”僧又无语。师乃喝出。

 

    问:“承师有言:我住明招顶,兴传古佛心。如何是明招顶。”师曰:“换却眼。”曰:“如何是古佛心。”师曰:“汝还气急么。”问:“学人拿云攫浪上来。请师展钵。”师曰:“拶破汝顶。”曰:“也须仙陀去。”师乃棒趁出。

 

    师别有颂示众曰:“明招一拍和人希。此是真宗上妙机。石火瞥然何处去。朝生凤子合应知。”

 

    师住明招山四十载。语句流布诸方。将欲迁化。上堂告众嘱付。其夜展足,问侍者曰:“昔释迦如来。展开双足放百宝光明。汝道,吾今放多少。”侍者曰:“昔日鹤林,今日和尚。”师以手拂眉曰:“莫辜负么。又说偈曰:“蓦刀丛里逞全威。汝等应当善护持。火里铁牛生犊子。临歧谁解凑吾机。”偈毕安座,寂然长往。今塔院存焉。

 

○卷二三·华光范

    衡州华光范禅师。僧问:“灵台不立还有出身处也无。”师曰:“有。”曰:“如何是出身处。”师曰:“出。”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道。”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验。”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曰:“自由自在。”曰:“见后如何。”师曰:“自由自在。”问:“如何是佛法中事。”师曰:“了。”

 

○卷二三·罗山绍孜

    福州罗山绍孜禅师。上堂有数僧,争出问话。师曰:“但一时出来问。待老僧一时答却。僧便问:“学人一齐问。请师一齐答。”师曰:“得。”问:“学人乍入丛林。祖师的的意请师直指。”师曰:“好。”

 

○卷二三·西川慧

    西川慧禅师。初参罗山。罗山问:“什么处来。”师曰:“远离西蜀。近发开元,即今事作么生。”罗山揖曰:“吃茶去。”师良久无言。罗山曰:“秋气稍暖去。”罗山来日上堂。师出问:“豁开户牖,当轩者谁。”罗山乃喝,师良久。罗山曰:“毛羽未备,且去。”师因而抠衣,久承印记。

 

    后谒台州胜光。光在绳床上座。师直入到身边,叉手立。光问:“什么处来。”师曰:“犹待答话在。”师便下去。光拈得拄杖拂子。下僧堂前见师。提起拂子问曰:“阇梨唤这个作什么。”师曰:“敢死喘气。”光低头归方丈。

 

○卷二三·白云令徊

    建州白云令徊和尚。师上堂谓众曰:“遣往先生门,谁云对丧主,珍重。”僧问:“己事未明,以何为验。”师曰:“木镜照素容。”曰:“验后如何,”师曰:“不争多。”问:“三台有请,四众临筵。既处当仁,请师一唱。”师曰:“要唱即不难。”曰:“便请师唱。”师曰:“夜静水清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

 

○卷二三·天竺义澄

    虔州天竺义澄常真禅师。初参罗山,栖泊数载。后因罗山在疾。师问:“百年后忽有人问,和尚以何指示。”罗山乃放身便倒。师従此契悟。

 

    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寒暑相催。”问:“圣皇请命,大众临筵,请师举。”师曰:“领领。”曰:“恁么即人天有赖也。”师曰:“汝作么生。”

 

○卷二三·清平惟旷

    吉州清平惟旷真寂禅师。师上堂云:“不动神情,便有输赢之意。还有么出来。”时有僧出礼拜。师云:“不是作家出去。”僧问:“如何是第一句。”师曰:“要头将取去。”问:“如何是活人剑。”师曰:“会么。”曰:“如何是杀人刀。”师叱之。”问:“如何是师子儿。”师曰:“毛头排宇宙。”

 

○卷二三·金柱义昭

    婺州金柱义昭和尚。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开门作活。”僧云:“忽遇贼来又怎么生。”师曰:“然。”

 

    有新到僧参。师揭帘以手作除帽子势。僧拟欲近前。师云:“赚杀人。”

 

    师因事而有颂曰:“虎头生角人难措。石火电光须密布。假饶烈士也应难。懵底那能解差互。”

 

○卷二三·潭州谷山

    潭州谷山和尚。僧问:“省要处乞师一言。”师乃起去。问:“羚羊挂角时如何。”师曰:“你向什么处觅。”曰:“挂角后如何。”师曰:“走。”

 

○卷二三·道吾従盛

    湖南浏阳道吾山従盛禅师。师初住高安龙回。有僧问:“如何是觌面事。”师曰:“新罗国去也。”问:“如何是龙回家风。”师曰:“纵横射直。”问:“如何是灵源。”师曰:“嫌什么。”曰:“近者如何。”师曰:“如人饮水。”

 

    问:“穷子投师,乞师拯济。”师曰:“莫是屈著汝么。”曰:“争奈穷何。”师曰:“大有人见。”

 

○卷二三·罗山义因

    福州罗山义因禅师。师上堂示众曰:“若是宗师门下客。必不怪于罗山,珍重。”

 

    僧问:“承古人有言:“自従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关。曹溪即不问,如何是罗山路。”师展两手。僧曰:“恁么即一路得通。诸路亦然。”曰:“什么诸路。僧近前立。”师曰:“灵鹤烟霄外。钝鸟不离窠。”

 

    问:“承教中有言:“顺法身万象俱寂。随智用万象齐生。如何是万象俱寂。”师曰:“有什么。”曰:“如何是万象齐生。”师曰:“绳床倚子。”

 

○卷二三·灌州灵岩

    灌州灵岩和尚。僧问:“如何是道中宝。”师曰:“地倾东南天高西北。”曰:“学人不会。”师曰:“落照机前异。”

 

    师颂石巩接三平曰:“解擘当胸箭,因何只半人。为従途路晓,所以不全身。”

 

○卷二三·吉州匡山

    吉州匡山和尚。师有示徒颂曰:“匡山路匡山路。岩崖险峻人难措。游人拟议隔千山。一句分明超佛祖。”又有白牛颂曰:“我有古坛真白牛。父子藏来经几秋。出门直透孤峰顶。回来暂跨虎溪头。”

 

○卷二三·兴圣重满

    福州兴圣重满禅师。上堂示众曰:“觌面分付,不待文宣。对眼投机,唤作参玄上士。若能如此,所以宗风不坠。”僧问:“如何是宗风不坠底句。”师曰:“老僧不忍。”问:“昔日灵山会里。今朝兴圣筵中和尚亲传。如何举唱。”师曰:“缺汝一问。”

 

○卷二三·宝应清进

    潭州宝应清进禅师。僧问:“如何是实相。”师曰:“没却汝。”问:“至理无言:“如何通信。”师曰:“千差万别。”曰:“得力处乞师指示。”师曰:“瞌睡汉。”

 

    前安州白兆山志圆禅师法嗣

 

○卷二三·大龙智洪

    朗州大龙山智洪弘济大师。僧问:“如何是佛。”师曰:“即汝是。”曰:“如何领会。”师曰:“更嫌钵盂无柄那。”问:“如何是微妙。”师曰:“风送水声来枕畔。月移山影到床边。”问:“如何是极则处。”师曰:“懊恼三春月,不及九秋光。”

 

○卷二三·白马行霭

    襄州白马山行霭禅师。僧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曰:“井底虾蟆吞却月。”问:“如何是白马正眼。”师曰:“向南看北斗。”

 

○卷二三·大阳行冲

    郢州大阳山行冲禅师第一世住。僧问:“如何是无尽藏。”师良久,僧无语。师曰:“近前来。”僧才近前,师曰:“去。”

 

○卷二三·白兆怀楚

    安州白兆山竺乾院怀楚禅师第二世住。僧问:“如何是句句须行玄路。”师曰:“沿路直到湖南。”问:“如何是师子儿。”师曰:“德山嗣龙潭。”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师曰:“与汝素无冤雠。一句元在这里。”曰:“未审在什么方所。”师曰:“这钝汉。”

 

○卷二三·四祖清皎

    蕲州四祖山清皎禅师。福州人也。姓王氏。初住郢州大阳山为第二世。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楷师岩畔祥云起。宝寿峰前震法雷。”

 

    师次住安州慧日院。后迁止蕲州四祖山为第一世。年七十时遗偈云:“吾年八十八,满头垂白发。辱辱镇双峰,明明千江月。黄梅扬祖教,白兆承宗诀。日日告儿孙,勿令有断绝。”淳化四年癸巳。八月二十三日入灭。年八十八。

 

○卷二三·三角志操

    蕲州三角山志操师第三世住。僧问:“教法甚多,宗归一贯。和尚为什么说得许多周游者也。”师曰:“为你周游者也。”曰:“请和尚即古即今。”师以手敲绳床。

 

○卷二三·兴教师普

    晋州兴教师普禅师。僧问:“盈龙宫溢海藏真诠即不问,如何是教外别传底法。”师曰:“眼里耳里鼻里。”曰:“只此便是否。”师曰:“是什么。”僧咄,师亦咄。

 

    问僧:“近离什么处。”曰:“下寨。”师曰:“还逢著贼么。”曰:“今日捉下。”师曰:“放汝三十棒。”

 

○卷二三·三角真鉴

    蕲州三角山真鉴禅师第四世住。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忽然行政令。便见下堂阶。”

 

    前潭州藤霞和尚法嗣

 

○卷二三·药山七世

    澧州药山和尚第七世住。师上堂谓众曰:“夫学般若菩萨。不惧得失,有事近前。”时有僧问:“药山祖裔请师举唱。”师曰:“万机挑不出。”曰:“为什么万机挑不出。”师曰:“他缘岸谷。”问:“如何是药山家风。”师曰:“叶落不如初。”问:“法雷哮吼时如何。”师曰:“宇宙不曾震。”曰:“为什么不曾震。”师曰:“遍地娑婆,未尝哮吼。”曰:“不哮吼底事如何。”师曰:“盖国无人知。”

 

    前潭州云盖山景和尚法嗣

 

○卷二三·南台藏

    衡岳南台寺藏禅师。问:“远远投师,请师一接。”师曰:“不隔户。”问:“如何是南台境。”师曰:“松韵拂时石不点。孤峰山下垒难齐。”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岩前栽野果,接待往来宾。”曰:“恁么即谢供养。”师曰:“怎生滋味。”问:“如何是法堂。”师曰:“无壁落。”问:“不顾诸缘时如何。”师良久。

 

○卷二三·潭柘従实

    幽州潭柘水従实禅师。僧问:“如何是道。”师曰:“个中无紫皂。”曰:“如何是禅。”师曰:“不与白云连。”

 

    师问僧:“作什么来。”曰:“亲近来。”师曰:“任汝白云朝岳顶。争奈青霄不展颜。”

 

○卷二三·云盖证觉

    潭州云盖山证觉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四海不曾通。”问:“如何是一尘含法界。”师曰:“通身体不圆。”曰:“如何是九世刹那分。”师曰:“繁兴不布彩。”问:“如何是宗门中的的意。”师曰:“万里胡僧不入波澜。”

 

    前庐山归宗怀恽禅师法嗣

 

○卷二三·归宗弘章

    归宗寺弘章禅师第四世住。僧问:“学人有疑时如何。”师曰:“疑来多少时也。”问:“小船渡大海时如何。”师曰:“教些子。”曰:“如何得渡。”师曰:“不过来。”问:“枯木生华时如何。”师曰:“把一朵来。”问:“混然觅不得时如何。”师曰:“是什么。”

 

    前池州嵇山章禅师法嗣

 

○卷二三·双泉道虔

    随州双泉山道虔禅师。僧问:“洪钟未扣时如何。”师曰:“绝音响。”曰:“扣后如何。”师曰:“绝音响。”问:“如何是在道底人。”师曰:“无异念。”问:“如何是希有底事。”师曰:“白莲华向半天开。”师后住安州法云院示灭。

 

    前洪州云居第四世怀岳禅师法嗣

 

○卷二三·风化令崇

    扬州风化院令崇禅师第一世住。舒州宿松人。七岁出家,二十登戒。契缘于云居智岳和尚。开法于信州鹅湖。庐州节帅周本。于维扬西南隅创院,请师居之。僧问:“如何是敌国一著棋。”师曰:“下将来。”问:“一棒打破虚空时如何。”师曰:“把将一片来。”

 

○卷二三·药山忠彦

    澧州药山忠彦禅师第八世住。僧问:“教云:诸佛放光明助发实相义。光明即不问,如何是助发实相义。”师曰:“会么。”曰:“莫便是否。”师曰:“是什么。”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云岭龙昌月神风洞上泉。”

 

○卷二三·梓州龙泉

    梓州龙泉和尚。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不在阇梨分上。”问:“学人欲跳万丈洪崖时如何。”师曰:“扑杀。

 

    前筠州洞山道延禅师法嗣

 

○卷二三·上蓝庆

    筠州上蓝院庆禅师。初游方问雪峰。如何是雪峰的的意。雪峰以杖子敲师头。师应诺,峰大笑。师后承洞山印解。居于上蓝。

 

    僧问:“如何是上蓝无刃剑。”师曰:“无。”僧曰:“为什么无。”师曰:“阇梨诸方有。”

 

    前襄州鹿门山处真禅师法嗣

 

○卷二三·益州崇真

    益州崇真和尚。僧问:“如何是禅。”师曰:“澄潭钓玉兔。”问:“如何是大人相。”师曰:“泥捏三官土地堂。”

 

○卷二三·鹿门谭

    襄州鹿门山第二世谭和尚志行大师。僧问:“如何是实际理地。”师曰:“南赡部州北郁单越。”曰:“恁么即事同一家也。”师曰:“隔须弥在。”问:“远远投师,请师接。”师曰:“従什么处来。”曰:“江北来。”师曰:“南堂里安下。”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曰:“戍亥年生。”

 

○卷二三·谷隐智静

    襄州谷隐智静悟空大师。僧问:“如何是和尚转身处。”师曰:“卧单子下。”问:“如何是道。”师曰:“凤林关下。”曰:“学人不会。”师曰:“直至荆南。”问:“如何是指归之路。”师曰:“莫用伊。”曰:“还使学人到也无。”师曰:“什么处著得汝。”

 

    问:“灵山一会何异今时。”师曰:“不异如今。”曰:“不异底事作么生。”师曰:“如来密旨迦叶不传。”

 

○卷二三·佛手行因

    庐山佛手岩行因禅师者。雁门人也。未详姓氏。早习儒学,一旦舍俗出家。志求真谛,乃游方。首谒襄阳鹿门山真禅师。师资道契。寻抵江淮,登庐山。山之北有岩如五指。下有石窟,深邃可三丈余。师宴处其中。因号佛手岩和尚。不度弟子。有邻庵僧为之供侍。常有异鹿锦囊鸟驯绕其侧。江南国主李氏向仰。三遣使征召不起。坚请就栖贤寺开法。不逾月,潜归岩室。

 

    僧问:“如何是对现色身。”师竖起一指。法眼别云:“还有也未。”

 

    一日示有微疾。谓侍僧曰:“日将午吾去矣。”侍僧方对。师下床行数步屹立而化。岩顶上有松一株。同日枯瘁。寿七十余。国主命画工写影。备香薪焚爇收遗骨。塔于岩之阴。

 

    前抚州曹山第二世慧霞禅师法嗣

 

○卷二三·嘉州东汀

    嘉州东汀和尚。僧问:“如何是却去底人。”师曰:“石女纺麻纑。”曰:“如何是却来底人。”师曰:“扇车关捸良计断。”

 

    前华州草庵法义禅师法嗣

 

○卷二三·龟洋慧忠

    泉州龟洋慧忠禅师。本州仙游县人也。姓陈氏。九岁依本山出家。既具戒,杖锡观方。谒草庵和尚。草庵问曰:“何方而来。”师曰:“六眸峰来。”草庵曰:“还具六通否。”师曰:“患非重瞳。”草庵然之。

 

    师回故山。属唐武宗废教,例为白衣。暨宣宗中兴。师曰:“古人有言:上升道士不受裣。成佛沙弥不具戒法。”遂过中不食不宇而禅。乃述偈三首曰:“雪后始谙松桂别。云收方见济河分。不因世主教还俗。那辨鸡群与鹤群。多年尘事谩腾腾。虽著方袍未是僧。今日修行依善慧。满头留发后然灯。形容虽变道常存。混俗心源亦不昏。更读善财巡礼偈。当时何处作沙门。”师始従参礼以至返初示灭。未尝下山。葬于无了和尚塔之东隅二百步。起为东塔。经数载,其塔忽坼裂。连阶丈余。时主塔僧将发之。于夜宴寂中见西塔。定身言曰:“吾之遗质既劳。汝重瘗今东塔。不烦更出也。”塔主禀乎灵感。召檀信重修补严饰。迨今香灯不绝。时谓陈沈二真身是也。其无了禅师嗣马祖。事迹广如别章。

 

    前襄州含珠山审哲禅师法嗣

 

○卷二三·洋州龙穴山

    洋州龙穴山和尚。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骑虎唱巴歌。”问:“大善知识。为什么却与土地烧钱。”师曰:“彼上人者难为酬对。”

 

○卷二三·唐州大乘山

    唐州大乘山和尚。问:“枯树逢春时如何。”师曰:“世间希有。”问:“如何是四面上事。”师曰:“升子里勃跳,斗子内转身。”

 

○卷二三·延庆归晓

    襄州凤山延庆院归晓慧广大师。僧问:“言语道断时如何。”师曰:“两重公案。”曰:“如何领会。”师曰:“分明举似。”洞山问:“如何是凤山境。”师曰:“好生看取。”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识么。”

 

○卷二三·含珠真

    襄州含珠山真和尚第三世住。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含珠密意,同道者知。”曰:“恁么即不假羽翼。便登翠岭也。”师曰:“钝。”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曰:“昧不得。”曰:“磨后如何。”师曰:“黑似漆。”

 

    前凤翔府紫陵匡一大师法嗣

 

○卷二三·广福道隐

    并州广福道隐禅师。僧问:“如何是指南一路。”师曰:“妙引灵机事,澄波显异轮。”问:“三家同到请,未审赴谁家。”师曰:“月应千家水,门门尽有僧。”

 

○卷二三·紫陵微

    紫陵微禅师第二世住。僧问:“如何是紫陵境。”师曰:“寂照灯光夜已深。”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猿啼虎啸。”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曰:“磐陀石上栽松柏。”

 

○卷二三·兴元大浪

    兴元府大浪和尚。僧问:“既是喝河神。为什么却被水推却。”师曰:“随流始得妙,倚岸却成迷。”

 

    前洪州凤栖山同安威禅师法嗣

 

○卷二三·陈州石镜

    陈州石镜和尚。僧问:“石镜不磨还照也无。”师曰:“前生是因,今生是果。”

 

    前襄州石门山献禅师法嗣

 

○卷二三·乾明慧彻

    石门山乾明寺慧彻禅师第二世住。”问:“金乌出海光天地。与此光阴事若何,”师曰:“龙出洞兮风雨至。海岳倾时日月明。”问:“従上诸圣向什么处去也。”师曰:“露柱挂灯笼。”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片云生凤岭,樵子处处明。”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解接无根树,能挑海底灯。”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少林澄九鼎,动浪百华新。”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三门外松树子见生见长。”问:“一毫未发时如何。”师曰:“舁善不调弓,箭透三江口。”问:“如何是佛。”师曰:“樵子度荒郊,骑牛草不露。”

 

    前襄州万铜山广德义和尚法嗣

 

○卷二三·广德延

    襄州广德延和尚第二世住。初谒广德义和尚。作礼而问曰:“如何是和尚深深处。”曰:“隐身不必须岩谷。鹧铗堆堆睹者希。”师曰:“恁么即酌水献华也。”曰:“忽然云雾霭,阇梨作么生。”师曰:“采汲不虚施。”曰:“大众看取第二代广德。”

 

    师次踵山门,聚徒开法。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鱼跃无源水,莺啼万古松。”问:“如何是常在底人。”师曰:“腊月死蛇当大路。触著伤人不奈何。”

 

    问:“如何是大通智胜佛时。”师曰:“盛夏日轮新霁后。汝莫当辉瞪目观。”曰:“如何是大通智胜佛后。”师曰:“孤轮罢照鹫峰顶。汝报巴猿莫断肠。”

 

    问:“如何是作得无间业。”师曰:“猛火然铛煮佛喋。”

 

    师因事有颂曰:“才到洪山便跺根。四平八面不言论。他家自有眠云志。芦管横吹宇宙分。”

 

    前随州随城山护国守澄禅师法嗣

 

○卷二三·智门守钦

    随州龙居山智门寺守钦圆照大师。僧问:“两镜相对,为什么中间无像。”师曰:“自己亦须隐。”曰:“镜破台亡时如何。”师竖起拳。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额上不帖榜。”

 

○卷二三·护国知远

    随城山护国知远演化大师第二世住。”僧问:“举子入门时如何。”师曰:“缘情体物是作么生。”问:“乾坤休驻意,宇宙不留心时如何。”师曰:“总是战争收拾得。却因歌舞破除休。”问:“直截根源佛所印。摘叶寻枝我不能。意旨如何。”师曰:“罢攀云树三秋果。休恋碧潭孤月轮。”

 

○卷二三·大安能

    安州大安山能和尚崇教大师。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打起南山鼓,唱起北山歌。”

 

    问:“如何是三冬境。”师曰:“千山添翠色,万树锁银华。”

 

○卷二三·荐福思

    颖州荐福院思禅师。曾住唐州天目山。僧问:“古殿无佛时如何。”师曰:“梵音何来。”又问:“不假修证如何得成。”师曰:“修证即不成。”

 

○卷二三·潭州延寿

    潭州延寿和尚。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炀帝以汴水为荣。老僧以书湖池畔。”

 

○卷二三·护国志朗

    随城山护国志朗圆明大师第三世住。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净果嫡子疏山之孙。”问:“如何是万法之根源。”师曰:“空中收不得,护国不能该。”

 

    前蕲州乌牙山彦宾禅师法嗣

 

○卷二三·大安兴古

    安州大安山兴古禅师。僧问:“亡僧迁化向什么处去也。”师曰:“昨夜三更月上峰。”

 

    问:“维摩寂默是说不是说。”师曰:“暗里石牛儿,超然不出户。”

 

○卷二三·乌牙行朗

    蕲州乌牙山行朗禅师。僧问:“未作人身已前作什么来。”师曰:“海上石牛歌三拍。一条红线掌间分。”问:“迦叶上行衣,何人合得披。”师曰:“天然无相子,不挂出尘衣。”

 

    前凤翔府青峰和尚法嗣

 

○卷二三·西川灵龛

    西川灵龛和尚。僧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曰:“出处非干佛,春来草自青。”问:“碌碌地时如何。”师曰:“试进一步看。”

 

○卷二三·紫阁端己

    京兆紫阁山端己禅师。僧问:“四相俱尽,立什么为真。”师曰:“你什么处去来。”问:“渭水正东流时如何。”师曰:“従来无间断。”

 

○卷二三·开山怀昼

    房州开山怀昼禅师。僧问:“作何行业即得不违千圣。”师曰:“妙行无伦匹,情玄体自殊。”问:“有耳不临清水洗。无心谁为白云幽。”师曰:“无木挂千金。”曰:“挂后如何。”师曰:“杳杳人难辨。”

 

○卷二三·幽州传法

    幽州传法和尚。僧问:“教意与祖意是同是别。”师曰:“华开金线秀,古洞白云深。”问:“别人为什么徒弟多。师为什么无徒弟。”师曰:“海岛龙多隐,茅茨凤不栖。”

 

○卷二三·净众归信

    益州净众寺归信禅师。僧问:“莲华未出水时如何。”师曰:“菡萏满池流。”曰:“出水后如何。”师曰:“叶落不知秋。”问:“不假浮囊便登巨海时如何。”师曰:“红觜飞超三界外。绿毛也解道煎茶。”

 

○卷二三·青峰清免

    青峰山清免禅师第二世住。僧问:“久酿蒲萄酒,今日为谁开。”师曰:“饮者方知。”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耨池无一滴,四海自滔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佛音阁        页面执行时间:.00毫秒
Powered by:XAIU Soft Group Ver 2.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