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师大主页 | 中国禅学 | 佛耶对话 | 禅学三书 | 佛学论文 | 关于我们 | BBS怀念旧版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主持                陕西师范大学佛教研究所 主办


  • 首届中国禅茶网络征文评选结果[72284]

  • 讲座会议|“星湖讲坛”第三讲“[71903]

  • 中国古典诗词鉴赏|清|曹雪芹|红[71426]

  • 经典颂古|后记[81754]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悟境界|[80652]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悟境界|[82819]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悟境界|[4079]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悟境界[83444]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门机锋|[78706]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门机锋|[81065]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门机锋|[79724]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门机锋|[80218]



  • 专辑列表

      您现在的位置:佛教知识

      [专辑] 佛教知识佛教基本知识

     

    佛教基本知识

    吴言生博士主持

    吉藏与三论宗

        三论宗是由生活在隋至唐初的吉藏(549-623)创立的。"三论"是指印度大乘中观学派的学者龙树著的《中论》、《十二门论》及其弟子提婆著的《百论》。吉藏撰有《中观论疏》、《十二门论疏》、《百论疏》、《三论玄义》、《大乘玄论》及《二谛义》等。以上三论和吉藏的著作就是中国三论宗主要依据的著作。

        三论宗的基本教理是"八不"中道论和真俗二谛论。

        (1)"八不"中道论

        《中论》的开头第一首偈就是:
        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
    用此"八不"来批驳外道的认为世界万物是从"自在天"生,或认为世界存在"无因有果"、"有因无果"、"无因无果"等现象的观点。

        三论宗将批驳论敌的观点称之为"破"、"破斥"。上述"八不"是建立在大乘佛教般若学说的"因缘性空"的基础上的。既然世界一切有生灭的现象必须借助因缘才生,故皆没有真实自性,本质为空,如此生则不生,灭则非灭。关键是"无性"(没有实有的自性、规定性)和不生,在此前提下,也所谓灭,又哪里还谈得上常与断、一与异、来与出呢!进而,按照大乘中观学说,"不生"属空,"不灭"属"有",因为一切没有真实自性,故空非真空,有非真有,空有不二,此即为不偏离任何一方的"中道"。三论宗正是依据"八不"来论证其"八不中道"的。

        吉藏《大乘玄论》卷二说:"八不者,盖是诸佛之中心,众圣之行处也。"《中观论疏》卷二也说:"八不者,盖是正观之旨归,方等(按:大乘经典)之心骨,定佛法之偏正,示得失之根源。"这是把八不中道置于佛法的很高地位,说它是大乘佛法的中心和总原则,是衡量佛法正与邪的标准,佛与菩萨遵照它从事教化,是修行者觉悟成佛是依据。这样便把"八不"与佛教奉为极终真理的佛性、实相等同,甚至说:"中道佛性,不生不灭,不常不断,即是八不","八不即是中道佛性。"

        (2)真俗二谛论
        "二谛"是俗谛与真谛(也称第一义谛)。《中论·观四谛品》说:
    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若人不能知,分别于二谛,则于深佛法,不知真实义。

        "谛"意为实、审实不虚,也可解释为真理。二谛可解释为二类真理。吉藏《二谛义》卷上解释说:"世俗谛者,一切诸法性空,而世间颠倒谓有,于世间是实,名为世谛;诸贤圣(按:佛、菩萨)真知颠倒性空,于圣人是实,名第一义谛。"世界本来是客观存在的,然而按照般若中观的一切皆空的理论,世界一切事物和现象是空幻不实的,称这种认识是真谛,而把一般人认为世界真实存在的见解称之为颠倒不可信的"俗谛"。

        应当指出,即使在大乘佛教内部,对真、俗二谛的看法也有各种不同的看法。吉藏依据《中论》来论述二谛,对其它关于二谛的看法提出批评。他从三个层次论述二谛。

        首先,他把二谛置于"佛法根本"的重要地位,说"二谛是佛法根本,如来(按:佛的称号之一)自行化他,皆由二谛"(《三论玄义》),指出《中论》一书就是"用二谛为宗"的,如果要领悟二谛就应当依据此书。

        其次,他在《大乘玄论》卷一相对于其它学派的二谛说,从四个层面提出自己的二谛说,以显示自己的二谛说超越于前者。此即为"四重二谛"。大意为:
        相对于小乘说一切有部的论书《毗昙》的事、理二谛,提出自己的空、有二谛;
        相对于小乘《成实论》的空、有二谛,提出以"空有二谛"为俗谛,以"非空非有"为真谛;
        相对于"大乘论师"(此当为研习《摄大乘论》的学者)的以唯识学说中的"三自性"(详后法相宗部分)的依他、分别二性为俗谛,以依他性的"无生"、分别性的"无相"相即不二的"真实性"为真谛,提出自己的二谛,所谓:"若二若不二,皆是我家俗谛;非二非不二,方是真谛。"是以前者的二谛皆归之为自己的俗谛,而将以否定方式表述前者的二谛作为自己的真谛。

        同时,"大乘论师"还以"三性"(三自性)作为"俗谛",而以唯识学说的"三无性"(详后法相宗部分)非施设("非安立谛")为真谛。对此,吉藏进而提出:无论是三自性,还是"非二非不二"的"三无性",皆属于自己的俗谛,只有"言忘虑绝,方是真谛"。何谓"言忘虑绝"?实际即为与"毕竟空"、"实相"相契合的"无所得"的认识境界,是根据《般若经》提出来的。这种"真谛"就是吉藏在《三论玄义》上讲的"正理":"内外相冥,大小俱寂。"

        第三,他认为对于二谛,既不能执著俗谛,也不能执著真谛,而应当领悟真、俗二谛相即"不二"的中道,此即为"二谛中道"。吉藏《大乘玄论》卷四说:

        真(按:真谛)故无有,虽无而有,即是不动真际(按:真如、实相)而建立诸法;俗(按:俗谛)故无无,虽有而无,即是不坏假名(按:现象之有、假有)而说实相。以不坏假名而说实相,虽曰假名,宛然实相;不动真际建立诸法,虽曰真际,宛然诸法。以真际宛然诸法,故不滞于无;诸法宛然实相,即不累于有。不累于有,故不常;不滞于无,故非断,即中道也。

        这不外乎是说,真谛与俗谛是互不妨碍,相即不二的。从所包含的宗教社会意义来说,世间与出世间、在家与出家、世俗文化与佛教教理、生死烦恼与涅槃解脱……是彼此会通,相即圆融的,所谓"俗不定俗,俗名真俗;真不定真,真名俗真"(《二谛义》卷下)。由此可以让人得出人间即佛国净土,众生即是佛,"贪俗即是道"的结论。这也是在努力缩小世间与出世间、现实与彼岸的距离,为的使人加强对觉悟解脱的信心,以利于佛教在社会上广泛传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佛音阁        页面执行时间:15.99毫秒
    Powered by:XAIU Soft Group Ver 2.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