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常说放下,究竟是要放下什么?[131]

  • 很多人因病与佛法结缘,却不知[102]

  • 古代即使不是修行人也要读的一[144]

  • 佛教故事:历经劫难 心愈坚定[101]

  • 墨禅[116]

  • 论《楞严经》佛学思想的特色及[161]

  • 感性信佛和理性信佛[118]

  • 怎样为亲人修福报呢[119]

  • 当你生气烦恼,遇到困境是非时[135]

  • 我们求佛保佑,他们却发心保护[123]

  • 修行:做人要有大气象[132]

  •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让你[117]



  • 本站推荐

    恭迎佛吉祥日·卫塞

    禅理:任何人的苦乐

    一禅一世界,一叶一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VV佛教资讯 >> [专题]d1佛教艺术 >> 正文


    中华瑰宝:祥光映照雪域高原(图)
     
    [ 作者: 佚名   来自: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已阅:2757   时间:2007-10-7   录入:hanqinxuan

    2007年10月7日  佛学研究网


        大昭寺外景


        松赞干布塑像


        人面狮身柱头


        大昭寺金轮


        大昭寺金顶

        佛学研究网讯  据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在拉萨市中心最繁华的八廓街上,坐落着一座香火缭绕的古老寺院。清晨,当凛冽的高原晨风还在强劲地吹动着寺院金顶上的经幡哗哗作响的时候,寺院周围的人流已经是络绎不绝。人们手握转经筒,口诵六字真言,围绕着寺院转了一圈又一圈。以这种独特的方式开始了高原生活新的一天。

    镇魔的神庙

        晨曦初现,寺院里响起阵阵法号。寺院大门前一排排早已等待在那里的信徒开始在被磨得光洁发亮的石板上,一次次地俯下身子,行起了等身长叩之礼。 

        这座寺院就是著名的大昭寺。藏语中把它称之为“觉康”。“觉”即尊者,在此专指佛祖释迦牟尼,“康”即殿堂。因为在这座寺院里供奉着当年唐朝文成公主带进西藏的释迦牟尼像,故得此名。

        初到拉萨的人,都会拜访这座闻名中外的古寺。大昭寺是现存西藏古代庙宇中年代最早的一座,始建于公元7世纪中叶。此前,兴起于西藏山南泽当雅隆河谷一带的吐蕃部落在其英明君主松赞干布的率领之下,完成了统一西藏高原各部的宏伟大业,建立起吐蕃王国,并将其王都从原来的加玛明久林迁到拉萨(旧称逻些)。根据藏族史书的记载,在松赞干布迁都逻些之前,大昭寺周围还是一片沼泽地,沼泽地的中央是一个湖泊,这一带藏语称之为“吉雪卧塘”。当松赞干布迎请文成公主进藏之后,文成公主夜观天象,日察地形,依据内地的《八十种五行算观察法》加以推算,发现这一地形极似仰卧着的魔女罗刹女,沼泽地中央的湖泊正好处在魔女心脏位置。文成公主向松赞干布献计,采用阴阳五行之术,建寺庙镇压魔女,在其四肢和心脏部位各建神庙镇之。文成公主还按相生相克之理,建议松赞干布用白山羊背土填干湖泊,建立神庙。

        在文成公主的主持之下,大昭寺落成。因为藏语中“山羊”称为“惹”,“土”称为“萨”,所以一开始寺院被称为“惹萨”,后来这个名称又演变为大昭寺所在的都城的名字“逻些”,后来被译称为“拉萨”。

        有趣的是,20世纪90年代初,当时的西藏自治区文物管理委员会(现为西藏自治区文物局)在整理达赖喇嘛夏宫罗布林卡文物时,意外地发现了一幅西藏画师根据这个传说绘制的两幅《西藏镇魔图》唐卡,图上的魔女裸体仰卧,双脚微曲,左脚遮住阴部;右臂上举,手腕下垂;左臂上举,手腕弯过头顶。魔女的身躯上满绘着山形水势,在各个位置上绘制了各个镇肢、再镇肢的神庙,生动地再现了上面这个神奇的传说。在魔女的心脏部位,也的确建有一座镇压神庙,或许这便是大昭寺所在的位置。

        大昭寺建成之后,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亲手在寺前种下了一棵柳树,西藏人民至今亲切地称其为“唐柳”。文成公主与尼泊尔公主带进西藏的佛像,也分别被供奉在各自的殿堂当中,成为雪域高原人们朝拜的对象。

    千年神殿的艺术精品

        进入大昭寺的神殿,是由寺内年轻的住持尼玛引导的,当时我正陪同一位美国朋友参观。这位年轻的僧人能用一口流利的英语介绍大昭寺的历史沿革、神话传说,令人刮目相看。有了尼玛作向导,参观考察得到不少便利。大昭寺坐东朝西,由门廊、庭院、神殿以及分布四周的僧舍等组成,其中最为古老、堪称为大昭寺精华所在的是位于寺院中轴线偏后位置上的神殿。

        神殿为一密封式的建筑,沿着方形院落的四壁内侧,规整地建有成列的僧房,每一个僧房的面积都不大,房间也很低矮。用以供奉佛像的殿堂建在神殿的后壁正中,面积比一般的僧房稍稍大些。神殿楼高4层,中间留有高敞的天井,神殿最下面的二层是大昭寺内年代最为古老的建筑,为唐代遗物。神殿内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殿堂内满施雕饰的木质门框和廊柱。门框上的门楣分段雕刻有佛传故事、因缘或者供养天人像,门额下面的券隅部分雕刻有姿态生动的飞天。由于年代久远,这些用优质木材雕刻成的木雕表面已被殿内常年点燃的酥油灯熏得油光锃亮,黑中透红。廊柱皆斫成金刚橛形,可分为上中下三段:下段断面呈方形,各面浮雕是莲轮或人物;中段为束腰形,绘以彩画;上段为八角形,上承接以方斗和托木。托木轮廓简洁粗大,上面雕出浮雕的飞天形象以及繁复的动物或花草纹样,正中多雕刻人物。托木上方设有枋、椽,托木枋椽之上有出檐的半圆雕人面狮身卧兽作为承檐,卧狮胸前皆有胸饰铃圈,下垂挂铜质圆镜一面。

        用考古学者的眼光来看,大昭寺神殿内的这些木雕作品,的确称得上是西藏佛教艺术作品中的精品,而且历经千年还保存得如此完好,实为难得。这些木雕的内容、形制和雕刻风格在今天保存下来的西藏佛寺中已经极为罕见,但在古代印度的佛教艺术中却还可以找到一些共同之处。比如在印度公元6世纪开凿的阿旃陀石窟当中,有一些石窟内的雕刻纹饰和内容都和大昭寺神殿内的雕刻相似。在一部西藏古老的文献《五部遗教·国王遗教》中,也明确地讲大昭寺是以“天竺嘎摩罗寺”为模式修筑起来的。可见在大昭寺的早期建筑当中,的确融汇有南亚佛教文化的诸多因素。

        在尼玛的引导之下,我们参观了神殿内的各个殿堂。其中主殿供奉着释迦牟尼12岁身量佛像,这尊佛像高1.5米,铜铸而成,通体鎏金,系文成公主从内地携来。释迦牟尼形象慈祥亲切,目光低视众生,面容含笑,具有一种内敛的威严感。朝佛的人们来到这座殿前,不由自主地都放慢了脚步,屏息静气,抬头仰视,将一条条洁白的哈达和供礼恭敬地堆置在佛像跟前。

        另一座被称之为“法王拉康”的殿堂也十分引人注目。这座殿堂内供奉着吐蕃王国时期一些著名的历史人物的塑像:正中为吐蕃王国开国君主松赞干布,他英武精干,神情刚毅,富有个性;聪慧机敏的文成公主紧贴松赞干布身边,美丽端庄;另一侧是尼泊尔的赤尊公主,她稳健贤惠,面容中透露出成熟和自信;围绕着松赞干布的还有吐蕃时期著名的大臣葛尔·东赞,他曾经辅佐朝政,功高权重,所以显得稳重老成;手捧经书的吞米·桑布扎相传是藏文的创造者,因此他的塑像更有几分学者的睿智与典雅。虽然这些塑像都不是早期的作品,但仍然体现出藏族艺匠的高超水平,每个人物可以说都是那样栩栩如生。

    秘室里的早期壁画

        随着大昭寺的不断发展,在中心神殿的基础之上,逐渐派生、扩建出了其他殿堂、回廊。神殿三层以上的建筑,都是在后世分几个时期建造的,现存的壁画也多为15世纪以后的作品。比如大昭寺门楼后接有一个露天庭院,庭院的四周围绕着一圈回廊,回廊的四壁上面绘有千佛壁画,所以人们又称其为“千佛廊”。这些千佛像在佛教世界中代表着释迦牟尼的千万化身,因而也称为“化佛”。回廊里的柱、梁、椽以及天花板上,布满了以红色作为基调绘制的各种彩绘图案,如卷草、叶饰、梵文、化佛像,在施色用线方面,以红色为底调,上面使用蓝、绿、金色作为对比,冷暖两种色调反差极为强烈,但却取得了和谐的艺术效果。

        以一个考古学者的职业眼光,我当然更留心大昭寺内早期的各种遗迹现象。当巡游在各个殿堂的时候,我尤其仔细地搜寻着有没有早期壁画的些许痕迹。

        “我知道你想要寻找的是什么。”细心的尼玛似乎对我的兴趣点了如指掌,笑着对我说道,“内地来这里的学者,都喜欢寻找点不同寻常的东西。”他以轻快的步子在前面领路,将我带到了神殿第二层廊道的东北角上。

        沿着尼玛手指的方向望去,在廊道壁面底层上,出人意料地保存着一些早期壁画的痕迹。其中一幅画像中央为结跏趺坐的主尊像,头上戴着三叶冠饰,两臂上佩有三角形的臂饰,耳饰大环,胸前有璎珞,双手结印。像的头后有椭圆形的头光,背后为龛座式的背光,龛座立柱上方有摩羯鱼,从龛座两边柱子的顶端向下垂有两条白色的飘带,像的两侧有戴着三叶花冠的侍从菩萨。从龛座的式样来看,有着非常浓厚的印度婆罗艺术的风格,过去曾经在西藏发现过传世的唐卡画,风格与这幅壁画相似,推测壁画的时代大约应当是在12至13世纪。

        正当我还在为这些早期壁画而兴奋不已的时候,尼玛又告诉我一个更令人振奋的消息:寺内的僧人们在清扫神殿第三层楼上一间长期堆放杂物的密室时发现密室后壁上竟然保存有完好的壁画。禁不住我的再三请求,尼玛慷慨地应允破例打开密室之门,让我们有幸成为第一批进入到室内亲眼观瞻壁画的内地客人。

        进入到不大的房间内,透过阴暗的光线,我的眼睛慢慢适应环境之后,开始观察到后壁上残留着色彩已不那么鲜艳的壁画:壁画的中央为结半跏趺坐(也称为“单盘”)的佛像,头戴三叶花冠,佩戴着项饰和璎珞,神态显得飘逸自然。佛像的四周,绘有数尊小神像,每一尊神像神情、姿态都各不相同。从壁画的风格上看,也应当属于11世纪至13世纪的作品,与刚才见到的神殿东北角上的早期壁画具有某些相同的特点,很有可能是同一时期所绘。

        虽然没有发现与大昭寺始建年代相当的壁画遗迹,但能够观察到这两处早期壁画也令我十分满足,因为这些壁画的发现,与藏文文献中所记载的大昭寺兴建历史有诸多暗合之处。例如,藏文史书《贤者喜宴》当中记载:在宋熙宁九年(公元1076年),佛教内部的不同集团为了争夺大昭寺,在拉萨一带曾发生战乱,导致大昭寺遭受破坏,后来经过蔡巴、亚泽王等人的赞助,至12世纪前期方逐渐得以恢复。书中记载“所有佛寺毁于战事……平息战乱后……在(大昭寺)花廊环行道等地方高顶建筑物,绘制了画面”。可能正是由于这次战乱,使大昭寺吐蕃时期的遗存遭受到极大破坏,所以在回廊等高层建筑物的墙上补绘了一些壁画,尼玛带领我们所看到的这两处壁画,或有可能就是这些历史遗迹中残存的某些部分。

        结束了对大昭寺各殿堂的参观之后,我信步登上了大昭寺最高一层的金顶,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之下,这些金制的屋宇熠熠生辉,光彩照人,使寺庙显得更加富丽堂皇。向远处望去,拉萨河谷尽收眼底,让人联想到松赞干布在此奠定的吐蕃王朝雄伟基业;俯瞰寺外的八廓街区,人流熙熙攘攘,与寺院内的声声法号、缭绕香火交织成一幅奇特的画面,令人感叹佛法初传雪域高原时洒下的第一抹佛光至今仍然光照人寰。历史与现实,此岸与彼岸,此时竟是如此和谐地融为一体。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中国社会主义的中华古文明渊源[601]

  • 人间佛教与中华文化论坛在西安召开[1798]

  • 觉醒提案呼吁:挖内涵促交流 让中华佛文化走向世界[1159]

  • 高原上有一座道观[1479]

  • 唐卡艺术中的瑰宝——匝勒[1282]

  • 云成号木版佛画 传承千年的艺术瑰宝 [李水龙][1338]

  • 中华春节吉祥物正式发布[1922]

  • 中华原创禅茶音乐会在四川成都成功举办[2009]

  • 博采众长是佛教融入中华文化的重要原因 [王皓月][2103]

  • 历时十五年的《中华佛教史》 [张雪松][2413]

  • 中华禅风的演变 [耕云先生][3112]

  • 藏香:源自雪域的芬芳[2145]

  • 中华文化促进会佛教文化中心成立大会在京隆重举行[2741]

  • 佛教文明与中华文明的对话[3247]

  • 中华茶道的四要素[3618]

  • “班禅画师”创作《黑白世界》为中国馆添雪域光彩[2876]

  • 《中华大藏经》藏文对勘本获珠峰奖特别奖[4782]

  • 佛教是中华文化发展的理想和归宿 [杜继文][3422]

  • 中华禅宗的根本心髓 [胡春业][6600]

  • 佛教与中华文化的和谐观 [何志平][5360]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