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静下来的力量[101]

  • 学佛的四个阶段:适合所有的人[104]

  • 破三关的历历景象[107]

  • 佛法不是你想听就能听懂的,成[152]

  • 高山仰止!缅怀一代高僧虚云长[123]

  • 喜欢念《心经》的人有大福报[113]

  • 虚云老和尚:修行要在动用中[104]

  • 念佛,行善一定要回向(10个常[136]

  • 从白居易的诗看禅的竟境[111]

  • 论中国佛教的“心”、“性”概[129]

  • 佛识慧集(三):三无漏学[125]

  • 你究竟是门外汉,还是佛门中人[107]



  • 本站推荐

    佛法不是你想听就能

    故事|不忘初心——他

    国泰民安乐,念报国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VV佛教资讯 >> 正文


    真情在青藏高原流动——十年供僧有感
     
    [ 作者: 黄瑞琼   来自:慈辉行迹   已阅:7702   时间:2007-10-13   录入:hanqinxuan


    慈辉行迹(第17期)总目

    走进拉萨

        二○○五年十月廿日有幸到梅州千佛塔寺听杨洪老师五天的佛法演讲,受益匪浅。老师讲到这几年慈辉进藏供万僧的事,十年来进藏供僧的往事一一浮起心头。

        记得1996年杨洪老师从美国打电话来,说八月初要到拉萨去供僧,叫胡杰雄师兄一同前往。我也要求老师准我参加,杨老师考虑了一个星期,打了两次电话来说:「阿琼,你真的想去拉萨吗?听说会有高原反应啊」。我说我不怕,他说那就一块去吧。我听后兴奋激动的心情难以形容。没想到这一次拉萨之行,我们和青藏高原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们就从这时走进了藏区。 

        当年八月二日我们一行五人到达成都。由于机票紧张,只能分两批飞拉萨。我、胡师兄、游碧华三人第二天先飞抵拉萨,住在机场宾馆,等候其余二人。刚住下来不久,我就感到空气稀薄,心跳加快,浑身无力,意识到高原反应,立即躺下休息,房内没有开水,宾馆内没有餐厅,胡师兄为了买饭给我吃,在机场来回走了两个小时,结果中招!严重缺氧,第二天一早,牙根紧关,不论我怎么叫喊,他一点知觉都没有,我双手合十,至诚祈求观音菩萨救苦救难。

      老师两人下了飞机,立即将胡师兄送往医院,机场离拉萨市要两个小时的车程,在机场出口处买了两袋氧气为胡师兄输氧,途中不停地祈求观音菩萨,从死神手里转回来的胡师兄,用微弱的声音问这是哪里?生与死就在一线之间。

        五日一早到机场接了杨老师他们,我们十五人坐中巴向后藏泽当县进发。此后的一个星期,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考验,高原气候说变就变,刚刚温暖宜人,转眼竟是风雪交加,走在桑耶寺的路上,大家冷得瑟瑟发抖,随之而来的是高原反应,剧烈的头痛、呕吐、举步维艰,我们度过了七天的艰辛旅程。杨老师和杨钊先生等人供养各寺院近一百万元。

        九日下午在索朗上师家里见到来自江达县的江加活佛,他加持了我们。当晚索朗上师家的上空出现了一条马路宽的星河,无数的星星密密匝匝地悬挂天空,放出光彩绚丽的光芒,星河一直延伸到我们下榻的西藏宾馆的上空。

     

    心系拉萨僧众

        同年九月,杨老师打电话来说:「这次去拉萨,看到寺院的僧众实在太艰苦了。」他叫我赶在寒冬前,供养一批棉被、大米给拉萨偏远贫穷寺院的喇嘛。两天后我和杨栋师兄飞往拉萨,买了一千张棉被、两万斤大米,请了四辆东风车运送。这次供僧的第一站是楚布寺喇嘛497床棉被、大米一万斤。第二站由江加祖古、索朗上师陪同前往供养远离拉萨的几个寺院。第三站租了一部越野车,我们四人到后藏日喀则作供养。一路上只见光秃秃的山,三五成群的牧牛在吃石缝里长出来的草根,看它是牧牛,倒不如说它像羊罢了。藏民们只能在很浅的泥土山地上种青稞,靠这些青稞维生,又怎能供养得起在寺院当喇嘛的儿子?在藏区一般来说,喇嘛、觉姆(比丘尼)在寺院的所有费用,都是由他们自己的家庭供养的,包括住房、粘粑(口粮)、衣服、法器,寺院是没有能力管僧众吃住的。车辆艰难地行驶在一片片被洪水冲出来的鹅卵石铺在上面的公路上,经过了两天的颠簸,终于来到海拔4500的俄尔寺。小车、货车顺着铺满鹅卵石的河床行驶,到半山腰便无法再走了,我们只好下车慢慢往上走,这时心脏像打鼓一样咚咚地响,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俄尔寺是萨迦法王的寺院,历史悠久。破旧的寺院门前,喇嘛们早已等着迎接我们,他们身上披着单薄的红搭布,有的还光着脚。一个扎巴(年少的喇嘛)热情的接待我们,他用一条又黑又脏的抹布擦了桌子,又抹了杯子,装开水给我们喝。祖古说你不要看,这里缺水,没电,水比油贵。喇嘛们争先恐后地跑到半山腰将棉被、大米抬上山,人人舒开了满脸刀刻般的皱纹,笑逐颜开。他们就在这片净土中艰辛的生活、清静的修行。他们发自内心的感谢杨洪先生。

           

    相依相守

        第二天下山,车走在另一条凹凸不平的山路上,看到了在那荒凉的山坡上,一间小房子是用石块加泥巴垒起来,屋顶用树枝盖着, 上面压着石片,房子摇摇欲坠,门前站着一位老喇嘛,身旁围着一群小喇嘛,个个光着脚,一副渴望的眼神看着我们的车。我叫司机开车过去,他们惊讶得瞪着大眼。祖古认识老喇嘛,他说文革前这里是一座寺院,他是住持。我们走进算是寺院的房子,四面透风,一无所有,要是下雨、下冰雹时的情景可想而知。我们的到来,他们高兴得不得了。我们供养了25张棉被、500斤大米、 2000元钱给他们。老住持手捧着钱,辛酸的泪水夺眶而出,嘴里念着:「两千块、两千块;管用、管用。」他说他一生中都没拿过这么多的钱。(我在拉萨去过不少寺院,看到藏民供养佛像都是2分、5分、1角钱),做梦都没想到人间来了一位大菩萨杨洪先生。小喇嘛拥着老住持,脸上露出了童真灿烂的笑容。大家依依不舍互相道别,我们止不住的泪水涌了出来,都说他们太苦了。

        车辆继续颠簸着来到桑普寺山脚下,简陋的寺院建在一片残墙断壁中。喇嘛们艰难地将棉被、大米抬上山。看到这一切,住持深有体会的说:「我国有十一亿人口,杨洪先生是第一个供养我们寺院的汉人,我代表所有喇嘛感谢杨洪先生,祝他合家吉祥如意,事事圆满。」

        这次总共供养了十间寺院,其中棉被一千床,大米两万斤,受益喇嘛一千人,善款15万元。

     

    难以忘怀的色江寺

       1998年四月江加祖古来到惠州,住在我家。杨老师供养了5万元给祖古建寺院。当时我大儿子对祖古说:「1996年滔伯伯带我到拉萨,看到喇嘛虽贫,但他们崇高的修行境界,令人敬佩,心灵的震撼难以描述。这是我人生的一大转折点,我大学毕业后要到你们寺院去锻炼自己」。祖古同意了。八月六日,我、胡师兄和儿子三人由成都飞往昌都,在昌都地区休息了两天,第三天乘坐残旧的北京吉普车到江达县。车子盘旋在一条只能行驶一部车辆的公路上,一边是陡峭的山峰直插云霄,一边是深不见底的山谷,云雾笼罩,车在泥泞的山道上颤抖,一路吼叫,而这时的我也与死神搏斗着,一条哈达吊在车内当扶手,前仰后翻、左右摇摆,严重的高原反应使我意识模糊,五脏六腑像翻江倒海一样,生不如死的感受,令我刻骨铭心。心中不断祈求观音菩萨,靠着自己顽强的意志力和信念与死神抗衡着,经过了惊心动魄的十个小时,到了达江达县,胡师兄父子俩扶着我下了车,模糊中看到江加祖古朝我走来,悲喜之情难以言说,泪水止不住地淌了下来,扑向祖古。

      休息了两天,我们来到色江寺,看到修建了8年尚未竣工的大经堂。来到护法殿,祖古激动地把埋藏在心里已久的秘密道了出来。

      他说:两年前(即19968月),在没与杨洪先生见面的前两天晚上静座中,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上师,我是你以前寺院的堪布。」睁开眼,清晰地看到一个喇嘛向他顶礼。他说:「我是以前色江寺的堪布叫米朗江措。」祖古说:「你现在转世在哪个寺院?」他说:「我叫杨洪,在美国居住。」随着声音,令人惊讶的是,穿喇嘛服的米朗江措变成了一个汉人。他又说:「过去的一生,我是个贫穷的堪布,一条牧牛结伴,把化缘得来的钱,用来建佛塔。那一生我就发大愿,来生有钱,要建金佛塔。」静坐后的第三天,祖古见到了杨洪先生,啊!真的和前两天静坐中所见的样子一模一样。当时祖古没说出来,回色江寺后,怀着喜悦的心情祈求护法验证。他在护法殿供养了一尊用粘粑做成的护法神,供养了一年,一年来这尊护发神一直保持着原有的湿润与光泽,没有变干龟裂或腐烂发霉,前面的供水零下二~三十度还不结冰。这些瑞相验证了杨洪先生是米朗江措的转世(详请参阅第一期及第四期《慈辉行迹》何如灿、张少华师兄的报导)。

      色江寺附近是一个小村庄,住着十几户人。我们走访了藏民的住家,房子是用泥巴做的,一些又黑又破的棉絮和几件旧衣服,一个藏式炉?,就是一家人的全部家当,很多老人得了严重的风湿病,缺医、少药。有的得了重病无钱医治,在病痛中死去。藏民有病就来请祖古加持。当时就有一个才两岁的小孩,跌断了腿,他妈妈满脸无助的泪,抱着痛苦的儿子来请祖古加持,孩子凄厉的哭声,令人闻之心碎!我拿了消炎药和止痛片给孩子吃。这个孩子如果不好好医治,将来就会落个残废。我的心很痛也很难过。

      在寺院的几天里,喇嘛和藏民都来向我要药吃,我自备的药不多,实在无奈。他们那种渴望医药的神情,历历在目,这种缺医少药的贫穷再次深深触动我的心。

      从藏地回来,我把在色江寺的见闻告诉老师,他听后很慈悲,决定从199810月起,每个月供养色江寺全体喇嘛生活费八千元,并供养寺院附近三个乡17个村的藏民药品六千元。受益喇嘛百余人,受益藏民六千多人。

     

    殊胜的大圆满实修道场

    2000年八月我们来到白玉县的亚青寺。亚青寺座落在雪山环绕的大草原当中,河两边的山坡和草地上,塔满了千百个不到1.5高十平方米以内的简易房子(土房或木板房都有,最好的是木头房,房顶都压上泥巴)。这是一个实修大圆满的道场。有两千多喇嘛和觉姆在这里修行。

      亚青寺海拔4200,天然条件十分恶劣,终年五、六级大风不断(无论什么季节,都是从雪山上吹过来的寒风),刮起尘暴,气温严寒,每年七、八月经常下冰雹,其余的季节下大雪是常事,缺医缺药(没有医疗所)、没电、没通信,甚至连小卖部也没有。由于阿秋喇嘛严训弟子实修实证,不可外出化缘,寺院没经济来源,觉姆每天要淌过齐膝盖的冷冽河水,到对面大经堂听阿秋喇嘛讲法。老师知道之后,立刻帮亚青寺建造了一座铁索桥。

      亚青寺益呷管家热情安排我们住在草原的一个大帐蓬里,由于寺院穷,没有棉被,我们盖的毛毯还是向喇嘛们借的。八月的草原,晚上伸手不见五指,寒风刺骨,睡在冰凉潮湿的草地上,冷得大家直发抖,度过了一生最难忘的夜晚。

     

    走访各寺院

    祖古管辖的其中一个寺院叫扎泽寺,就在亚青寺附近,我们决定去看一看。车辆驶过三条河之后,前面是沼泽地不能再行车了。我们改为骑马,在马背上颠簸了近一个小时,终于到达了寺院。倾斜的经堂,高低不平的泥地,用几块木板铺地是喇嘛念经的场所,祖古边念经边流泪,情况凄凉。午餐向藏民买了二斤面条,炉?是用一条铁棍架着,一不小心,饭煲随着汤面全部倒在地上,已是下午三点,大家又饿又累,看着一地的面条,真是欲哭无泪。下午六点,两个喇嘛从藏民家里连抱带拖,拿了几张棉被放在厨房门角,我心想这几满是沙泥,张黑黑的、还不时发出阵阵臭味的棉被,不会是给我们盖的吧?(在广东丢在垃圾箱的棉被都比它好几倍)晚上我们六人缩在经堂的走廊,盖上了终生难忘的棉被。我们代老师作了供养。其后我们随着祖古深入了解,才知道此地的寺院,所面临的困难实在太多了,基本一样缺医、缺药、缺水、经堂倒蹋、无路等等。特别有一些寺院建在河对面,桥下是汹涌湍急的江水,吊桥的木板已经腐烂,人走在吊桥上就像是荡秋千,两腿发软,心脏吓得快要蹦出来,令人毕生难忘。贫困寺院,一下雨就漏水,白天大家在一起诵经,晚上和着衣服又睡在经堂,终年到头就是那套衣服。阳光灿烂才到河边洗衣服,穿着一件背心,等衣服晒干了,穿上才回寺院。各寺院的喇嘛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吃苦耐劳,勤奋修行,是我人生最大的感受。

      下一站是到昂藏寺。通往昂藏寺的路塌了,胡师兄和熊老师决定骑马去,一早出发,二十几公里的山路,要走三个半小时。到了昂藏寺,把老师每月供养昂藏寺喇嘛的生活款交到珠巴祖古手里。马背只有马鞍,没有布垫,胡师兄臀部磨破了巴掌大的皮。下午回来的路上,剎时天昏地暗,大雨伴着碎冰倾盆倒下,突然山洪暴发,前无去路,唯有向着高山攀爬,每上一步都要使劲地抓住树枝,气喘如牛,山下是咆哮的洪水,头顶是又高又陡的山峰,不时打滑,如果不是尼玛泽仁活佛一直照顾着,拼命将他们拉上山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一身湿透了的他们,回到借住的藏民家里。我请求他们多次才烧了半桶热水,算是洗了澡。洗衣服的水还是屋顶流下来的泥巴水,此时此刻的感受是藏人视水如命,令人感慨万千。

     

    亚青寺的大护法

    我们回广东后将这次行程详细地汇报了老师,他立即要我们在成都订5000床棉被,购买了20万斤大米,赶在寒冬之前进康藏供千僧。释迦佛说:若无乞者,开心自施,是则名为檀波罗蜜。若修常施,是名为檀波罗蜜。施不望报,是则名为檀波罗蜜。老师在没有任何人要求、没有期望任何回报的前提下,主动作出这一决定,正是身体力行了释迦佛的教导。

      200012月的康藏,天寒地冻,茫茫的路上铺满了冰块,车辆不时打滑,险象环生,路越来越险恶。经过七天车程,我们终于到达江达县色江寺,供养了七个寺院所有喇嘛,每人一张棉被、大米50斤。捐赠当地三个乡十七个村每一户藏民一张棉被、大米50斤。受供喇嘛715人,受益藏民8066,580人。乡领导感激的说他们这一生从没得到过汉人的帮助。

       1211一早从色江寺出发到亚青寺,下午三点,遇到一生中第一次见到的景象,一条几百米的低洼路段,已结成冰河,有三辆车从早上九点至今无法通过,两个藏民正在疏通冰块,终于可以通车了,司机用他最好的技术也无法将车开过河,半途就熄火了,众人一筹莫展。突然来了一队人马,大家同心协力将车拉上岸。当时大家都有一种感觉,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如果没遇到藏民,不冻僵才怪。晚上九点到达亚青寺,漆黑的夜晚,零下十几度,整个亚青寺静悄悄的,只听见风声与狗声。

      第二天一早几千喇嘛、觉姆集中在大经堂,一片红海洋,他们身着单薄的衣服,有的光着脚,排着队弯腰领取棉被、大米(藏族的民俗是弯腰以示恭敬),有的觉姆立刻将棉被披在身上连说:「啊!好暖阿!远方的菩萨为我们送来了棉被、大米,今年闭关,不怕冷、不怕饿了!」,他们异常的激动、发自内心的感叹,只有身历其境方能感受,令人久久不能忘怀。阿秋喇嘛感慨的赞叹说:「杨洪先生是亚青寺的大护法,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一般藏民都不敢开车外出,而你们慈辉人,敢冒着生命危险进藏,真是奇迹,将来你们一定能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次供养亚青寺喇嘛、觉姆棉被3,650床、大米11万斤,供养功德款共50万元。

     

    我们是最幸福的人

     20014月,老师准备供养5,000件披蓬给喇嘛。我们在成都了解到市场价格每件最少250元。为了节省开支,大家决定自己采购毛料、长毛绒请人加工,这样一件成本只需要100元,相比少花了70万元。我们还订了1万双袜子。当我们将披蓬、袜子送到喇嘛和觉姆手中,他们有的激动地说:「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在慈辉捐资帮助下,此时亚青寺的医疗所已建成使用,从此喇嘛、觉姆有病不用再坐拖拉机,颠簸十几个小时到县城去看病了。也不会因为小小的盲肠炎就死在寺院了。

      此次供养色江寺等7个寺院喇嘛,每人1件披蓬,2双袜子,捐赠藏民806户,每户1条茶叶(20斤),这次供千僧的功德款100万元(除了供披蓬、袜子、荼叶外,还供养大米、建经堂、建佛塔等)。

     

    慈辉康藏供万僧

      20036月,按照老师吩咐,我们订了一万床棉被进康藏供万僧,并由我带队。我既高兴又担心,以往进藏是胡师兄和我带队,有他在我基本不用操什么心。这次担子可想而知,道路的惊险、高原空气稀薄、塌方、泥石流……,方方面面,自己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从成都订货、验货,到请车运往各寺院,这一切都要自己联系跟进。03818,我们一行七人受老师委任,到理塘县供养30座寺院,供养每个喇嘛一张棉被,现金20元,受供喇嘛4,113人。供养亚青寺各寺院喇嘛每人一张棉被,现金10元,共60个寺院。供养16间有困难的寺院(修经堂、修路等等)。这次供万僧受供喇嘛13,500人,功德款123万元(详情请阅《慈辉行迹》第二期徐荣泽师兄写的「康巴千里供万僧」)。

     200310杨洪老师了解到藏区寺院僧人非常缺乏经书的情况后,以其睿智及敏锐的观察,果断地指示我们供养经书给藏区寺院。 20043月,胡师兄一人坐班车入藏。三月的康藏大雪纷飞,空气十分稀薄,每走一步都需要付出极大的力气。他在白雪皑皑的亚青寺了解各寺院的情况(其实亚青寺是一个佛学院形式的实修道场,有来自四川、西藏、青海三省近五百间寺院的僧众在参学,所以了解情况非常容易)。然后把经书样板带回成都印刷。我托胡师兄到各县了解八月供万僧计划。胡师兄往返甘孜县、白玉县、德格县、江达县,得当地政府和统战部协助,为慈辉八月供万僧奠定了良好基础。

      为早日解决亚青寺喇嘛的饮水问题,胡师兄坐镇亚青寺四个多月,每天风里来,雨里去,不顾高原缺气,天天到山上指导喇嘛、觉姆修建自来水管道与储水池,来回得走一、二个小时的山路,早晚冒着带冰渣的雨水干活,中午是一身泥水加汗水,有时还要自己动手。在高原干活是很费劲的,干不了一会就气喘如牛,而他一干就是一整天,特别令人难受的是肠胃系统的高原反应,没胃口、吃不下饭,一吃饭马上就拉肚子。胡师兄发自内心感叹地说:「2003年因腰病严重,整整休息了一年,以为下半辈子要躺在床上过日子的。没想到现在居然可以在高原住这么长时间,还可以到山上干活,真要感谢杨老师给我这么好的机会,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感天动地

      200461,徐荣泽师兄、胡师兄将20多吨重的经书运往亚青寺,分派给各寺院。喇嘛、觉姆们的心情可想而知。经书是他们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他们心中是多么渴望自己能拥有一本经书(他们读的经书许多是手抄本或影印本,有的是几个人共享一本)。慈辉供养了十个寺院经书近四万册,共29万元,有一万多个喇嘛及藏民受益(详请参阅《慈辉行迹三》徐荣泽师兄的「经书供僧千里之旅」)。

      2005年六月中旬,亚青寺开极乐法会,盛况空前,从各地前来参加的喇嘛和藏民,他们人手一本慈辉供养的极乐法会经文,在阿秋喇嘛带领下,诵经修法、回向,第三天天上降下了无数的舍利子,并且一直持续了五天,这在亚青寺是罕见的(以前开法会,天降舍利也有过,但不曾连续五天降舍利的),阿秋喇嘛说:「杨洪先生、慈辉印赠这么多经书,在藏区是从没人做过的,延续藏传佛教的慧命和法脉,可谓人间奇迹,永存于世,功德无量无边。」

     

    慈辉爱心温暖万千僧

      2004年八月,我们七人按照杨洪会长交待,进入康藏地区供万僧,行程近二千公里,历时二十二天。到达海拔4,200高的亚青寺时,大家都感冒了!加上严重的高原反应,令人呼吸困难,心跳、头痛、呕吐、吃不下饭,但是这些病苦并没影响我们的工作,大家不惧病苦,坚强地工作,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和毅力、团结和互助,终于完成任务,而这点点滴滴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详情请阅《慈辉行迹四》张少华师兄的「芒鞋踏过川藏路」)。

      91在白玉县领取棉被的各寺院管家对我们说:「许多山上的穷寺院,不少老喇嘛穷得很,在零下二三十度的山上修行,没有被子盖,只好用白天穿的老羊皮袄当被盖,即使有棉被,也是一张旧棉絮,没有被套。像慈辉这种供万僧的善举,在藏地从没遇到过。我们由衷的感谢杨洪会长、感谢慈辉。」听了他们发自内心的话,我们更感到慈辉供万僧的必要和殊胜。

      慈辉捐了30万元帮白玉县希望小学建了一栋学生宿舍楼,命名为「慈辉楼」。

      94,江嘉祖古领着我们在雨声、鼓乐声、喇嘛和藏民扎西德勒声中来到色江寺,供养了十个寺院喇嘛棉被。96我们瞻礼了在米朗江措当年泥塔旧址上新建的金塔,它象征着米朗江措过去一生事迹的延续。

        这次进藏供万僧,总计供养了204间寺院,棉被10,031床,受供喇嘛10,031人,还供养了29间特困寺院建经堂、修路、维修大殿等,功德款共135万元。

     

    无私的奉献

      2005820,清一色的娘子军共七人,带着老师的嘱咐进康藏供万僧,历时21天。在成都出发前,我们开了会,再次强调杨老师要求大家要发菩提心,以大悲心供僧。供万僧不单是财施也是法施,令受供者在佛菩萨的佛力加持下发菩提心,已发菩提心者精进修行而证悟乃至得到更高果位。

      229时,我们的车向着二郎山前进,由于今年雨水特别多,一路上山上不时滚落石块,到处塌方,泥石流危险重重,也是我历年来进藏最多的险境。所幸我们有惊无险。

      藏地的阳光是那么的明媚,山青水绿,大家的心情为之一振,基本没有什么高原反应。25日慈辉供养甘孜县42个寺院喇嘛每人一张棉被,共2000床。由于年久失修,加上连月暴雨,有些寺院已倒塌,她们连栖身之处都没有。他们多么渴望有人帮助们!那种忧伤的眼神令人心碎。慈辉当场供养了几万元给十多个寺院。当地政府、宗教局万分感谢慈辉为他们县排忧解难,感谢杨洪会长,感谢慈辉的无私奉献,解决了各寺院面临的困境。

      26日车子摇头摆尾、艰难地盘旋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山上,远远望去蓝天下经幡随风飘扬,六千米高的雀儿山就在眼前,我强烈感受到同行的每一位师兄热情奔放,她们有的已经六十岁了,今天能够站在近六千米高的雀儿山上,那种心情是可想而知。

      在通往德格县的路上,突然遇到两棵大树连着几吨的泥石横在路上,我们在荒无人烟的路上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才看到一部中巴,他们拿斧头砍断巨树,我们才得以通过。没想到才走半小时,低洼的公路竟被洪水淹没了!我们唯有往山上爬,泥泞的山路上已有一辆车熄火,许多藏民正七手八脚的推着车子,本来六个小时的路程我们走了十个小时,司机说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两到三天才称得上塞车)。到达德格县,见到了江加祖古。

      28日一早,在祖古陪同下我们前往江达县,车开出一个半小时,汹涌的江水把路基冲跨了。一辆油车陷进山沟里,这时天又下着大雨,猛烈的雨点打在车上,大家的心情是复杂的,不时抬头望着山顶,注意塌方和泥石流。这天我们连续三次遇到洪水、塌方和泥石流,彷佛是在考验我们这群娘子军的胆量。这次供养了28个寺院,每个喇嘛一床棉被,共2,000床。

      我们到达色江寺后的第二天,慈辉供养了全体喇嘛生活费,供养了四万元修建佛学院,还探望了银平堪布和突吉堪布,突吉堪布已病危,我们将随身带的氧气送上为他输氧,他满含泪水,说他就要走了,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是,未能见到他的上师米朗江措的转世。望着他瘦骨嶙峋的身子,大家都流泪了。

      在江达县就得知通往白玉县的几段山路严重塌方,正在抢修。大家商量后决定提前一天出发到白玉县,烈日当空,塌方路段刚刚修好,午餐大家在车上吃饼干,下午三点平安到达白玉县。

      九月一日下午我们参观了希望小学,有学生300多人,是全县的特困生,孤儿有57人,是一间寄宿学校,费用由各方资助。学生居住条件十分差,没有宿舍,只能腾出几间教室来做学生宿舍。慈辉捐资他们建宿舍,由政府出面在学校附近搞到一块地皮,由于正在办手续,要到2006年才能动工兴建。校长赞叹杨洪会长,时刻记挂着白玉县的贫困学生,每年送来铅笔、笔刨和大量衣服。

      二日早上白玉县根却泽仁副县长、统战部长、宗教局长、各寺院的高僧大德和管家为我们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35个寺院的哈达多到从我们的脖子挂到了头顶。会上有十几个寺院提出了他们面临的困难,由于连月来暴雨成灾,通往寺院的路遇到山泥倒塌,路基、桥梁被洪水冲走,行人畜牧无法通过,有些寺院已成危房,每一个人怀着一种沉重的心情。慈辉供养了11万元,现场发放了十多个寺院,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通往亚青寺的山路有几段十分险恶,为了安全起见,根却泽仁副县长、统战部长、宗教局长亲自护送。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们的车在前面开路,果然前方狭窄的山道上,一辆越野车陷进深深的烂泥里,这时只见县长他们跳下车,踩着烂泥巴前去探路。这里每前进一步,都潜在着生命危险,可能是山泥塌方或掉进咆哮的河流,大家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嘴里不停的持咒。陷进去的车子在大家帮助下终于推到安全地方,司机深有体会地说:「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开车,好像是过鬼门关!」

      我们于下午五点顺利到达亚青寺,从车内看出去,王平师兄和胡师兄站在路旁,阳光下的胡师兄穿着一身红衣服,往日高大肥胖的身材没有了,黑黑的脸膛,衣服脏得不敢看,要不是长着头发,大家还以为他是喇嘛呢!从王平口中得知他们二十多天来,一直在大吉寺、在打科寺建桥的工地上奋战。

      今年四月下旬,胡师兄、阎振一、小马、王平在成都买了材料运进亚青寺、大吉寺、打科寺工地,组织喇嘛、藏民施工。五月的亚青寺茫茫白雪,王平师兄、胡师兄为了帮助觉姆区解决吃水,他们拿着登山拐杖,冒着大雪一步一步登上高山勘察水源,并深入了解各寺院印经书的情况。由于高原反应,两位师兄提前打道回府了。今年王平师兄提议自己买纸张,交给印刷厂印刷经书,这样一来多印了三分之一的经书,等于节省了十万元的经费。郭卫科师兄6月也到了亚青寺。他在汉地心跳每分钟达一百次,能够在亚青寺三个多月,实是难能可贵。

      2004年王平师兄第一次到亚青寺,看到慈辉帮助亚青寺的点点滴滴,令他很感动。2005年他把餐厅交给太太打理,一心一意成就慈辉。他请了一辆大东风车,每车装20吨重的沙石拉到大吉寺、打科寺建桥工地,由于连续暴雨,草原上没有路,一不小心车轮陷进泥坑里,整辆车倾斜,弄来弄去,一天只能拉一、两车的沙石。他说胡师兄快60岁的人了,还尽心尽力为慈辉做好每一件事,他才三十几岁,拿搌动棒浇灌混凝土,不到半个小时已累得腰酸背痛,而胡师兄一干就是一整天,头上脸上都是水泥和沙浆。二十几天来,大家在工地都是吃方便面。王平发自内心感叹地说:「高原空气稀薄、缺氧,那种苦和累,那种没热水洗澡的滋味,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他的双手给水泥泡得发了脓,十指连心,痛得每晚睡不着觉。

      三日上午七点,他们三人就到工地去了。九点我们也搭车前往工地,只见桥两边几十个喇嘛和藏民,在烈日下挥汗如雨的拌混泥土、灌注桥面。在那种热火朝天的气氛感染下,我们也参与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中午我们早早便回寺院休息,而他们到晚上七点,才一身水泥一身汗的回来。干了一天的劳动,也没热水洗澡,我烧了点热水为胡师兄擦身,双手给水泥泡得裂了口,特别是两个大拇指深深的溃疡了两个洞,我心疼地问他痛吗?他说这算什么,刚进亚青寺时肠胃不好,饿又吃不下饭,一吃饭就马上拉肚子,那才是难受!

      第二天下雨了,桥面浇注后正需要水保养。王平说:「你们来了可好,我们每天日晒风吹雨淋的可不好受。高原气候变幻无常,中午烈日当空,气温高达5060度,每天下午三点左右就刮大风,狂风不停的咆哮着,有时雨雪交加,降冰雹时温度瞬间降到只有几度,天天如此!」所幸是我们每年到亚青寺,诸佛菩萨空行护法护持我们,下午我们一到亚青寺,天空出现两条大彩虹,几年来一直呈现这种瑞相。

      四日至六日我们到大经堂与管家一同供养经书、棉被给各寺院的喇嘛、觉姆,他们兴奋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我们也与他们一起分享快乐。

    每晚都有寺院管家来请求,希望明年慈辉帮助他们寺院印经书,发放棉被、药品等。我们供养了十间特困寺院,给他们修路、修桥、修经堂等。供养了57间寺院喇嘛棉被3,572床,供养经书给理塘县、江达县、昌都县、白玉县、甘孜县、道孚县等地的寺院。

      我们目睹了亚青寺觉姆一幕幕感人至深的场面。她们每天早上四点起床打坐,然后到亚青寺去出坡(建桥、修路、建经堂、挖水沟、安装水管、捞河沙石子等),坚持在雨雪和烈日下劳动的情景令人难忘。去年一辆载着25吨水泥的货车经过木桥时,桥突然断裂,车子掉进河里,正在附近劳动的一百多位觉姆,奋不顾身地跳进冷冽刺骨的水里抢救水泥,那种动人的画面,令人永难忘怀。无论疲劳或苦难,他们脸上总是露出灿烂的笑容。每天上午七时,不管刮风下雨或是下雪,他们不为所阻,天天到大草坝听阿秋喇嘛讲法,那种坚定的信念与毅力,以及对法的渴求,是多么感人啊!

      在亚青寺修行的汉人,面临重重困难,他们没有生活来源,过着极其清贫的生活,靠自己的信念、力量、忍耐、坚持、精进,不少人每天打坐十几个小时,一天吃一餐饭,每个月的生活费仅100元。

      胡师兄他们己在藏区待了五个月了,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亚青寺了,他们还要继续留在这里为觉姆区建桥。05年慈辉在大吉寺、打科寺、亚青寺建大大小小的桥梁九座(其中公路桥梁一座)。

      七日一早,迎着朝霞我们从亚青寺出发,三天后安全到达成都。这次进藏供万僧对大家来说是一个惊心动魄的考验,充分体现了团队精神。一路上大家团结一致,互相关心。这种团结友爱,使我们克服一切艰难险阻,令每一个参与者都能在成就别人的同时锻炼了自己。2005年进藏供万僧,发放了10,020床棉被( 162间寺院、10,020个喇嘛受供养),还供养了39间特困寺院一些经费,总计功德款135万元。

      20059月中旬道浮县党委政府写来一封感谢信,这封信反映了藏区人民对慈辉的真实感情,特登载如下:

    尊敬的杨洪会长,慈辉全体成员:

      见信问好!

      在此道浮县麻孜党委政府携新江沟500多百姓,曲龙寺及全乡人感谢慈辉长期以来对我乡曲龙寺的关爱与支援。由于受地理、交通、通讯等影响,各方面发展较全县其它地区相对滞后。特殊的地理条件,每年多雨季泥石流频发,造成路桥俱毁与世隔绝,致本来贫穷的面貌雪上加霜。今悉慈辉慷慨为该寺院和三村捐资壹万元作为修路建桥经费。曲龙寺长期得到你们捐赠的药品、经书、棉被及现金,喇嘛和百姓都能及时拿到药。以此我麻孜乡党委政府深表感激。你们的捐资不但解决了寺院当地百姓燃眉之急,更增强了我们战胜困难,开创未来的决心和勇气,你们是藏汉团结的楷模,为高原人民与内地人民架起了互敬互爱的桥梁,慈辉行迹为我们树立了构建和谐社会的榜样,感谢慈辉无私地奉献,不求回报的高尚品质。在此我们呈上麻孜乡寺院喇嘛、所有百姓的真诚祝愿,祝愿你们一切如意,扎西得勒!

                                       

    愿一切众生能作大药王

      今年是慈辉供养藏区药品的第九个年头了。我们供养药品时遵照老师的教导发大愿:

      第一、愿受供者以及一切无量众生永断多种恶业及疾病,发菩提心,精进修行,成就如来金刚身。

      第二、愿受供养以及一切无量众生能作大药王,治疗众病,能入如来智慧宝藏,成就如来无上光明。

      杨洪会长说:赠医送药工作一定要多做,并且要做好。由于愿力大,所以藏区供药收到良好效果,他们纷纷写来感谢信,或来电话,举一例子,其中一封信写道:感谢杨洪会长、感谢慈辉对寺院的关爱,我们寺院由于地处偏僻,穷山恶水,交通不便,加上经济条件差,常见病有心脏病、风湿病、胆病、胃病、肠胃病,有病无钱医治,长期忍受病痛的折磨,慈辉供养的药,解决了我们长期求医看病的实际困难。有病的喇嘛和附近乡村的藏民都能及时拿到药,治愈了长期的病苦,我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衷心祝愿杨洪会长合家和慈辉全体成员身体安康,吉祥如意!

      由于慈辉长期供药,很多寺院喇嘛、藏民、孤寡老人、学生治愈了一些常见病。正如他们说的,还有很多贫穷的寺院没得到我们的帮助。他们盼望慈辉能够帮助他们,医药在藏区喇嘛、藏民心目中实在太需要了。每当自己回想藏区供僧的日子,就像电影一样,一一在眼前闪动,止不住的泪水涑然而下。

      今天看到了康藏地区很多寺院在慈辉帮助下,解决了许多他们没有能力解决的问题,特别是亚青寺和色江寺,慈辉帮他们建起了医疗所、供药、供经书、供大米、供生活费、建桥梁、建自来水、修路、供棉被、供披蓬(大岗)、供发动机等等。这十年来老师本人及慈辉供养藏区功德款共1,328.7万元。受供养的地方有西藏昌都地区、拉萨市、日喀则地区、四川省甘孜州藏族自治州、四川省阿坝州、藏族自治州、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西藏那曲地区三省区七个地市三十几个县的三百多间寺院。

     这十年能够顺利供僧与当地统战部、宗教局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

     

    感叹

     2000年以前,我们入藏,从一个县到一个县之间行程要十几小时。其实两个县城之间的路程不太远,一般在一百公里左右,但中间隔着一座高山,加上路又窄又多弯,险象环生,经常堵车(塌方、积雪、坏车)堵上几天是小事,多达十几天,沿途只有汽车旅店,每晚住宿5元(住宿条件低劣难以形容)。公路是单车道,泥巴路面,雨雪天在泥泞的路面上行驶,就像蛇爬行一样,东扭西摆。胡师兄有三次在高山行驶时,突然车辆在原地90度转弯,车头冲向悬崖,幸得司机一把方向盘扭过来才化险为夷,但是已经有一个轮子跑到悬崖外去了。康巴地区还有几个路段经常有人抢劫。

      记得当年康巴地区公路路况极差,时速每小时只能行驶十几公里。有一次从昌台区出发到甘孜县要十几小时,中途没饭吃,全车人只靠一小包榨菜充饥(我们原本备有干粮,但见寺院喇嘛实在太穷,就供养给他们了)。

        在党中央西部大开发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正确方针指导下,藏区的经济发生了极大变化。今天的藏区的国道、省道全部都是双车道,还是柏油路。沿途县城高楼林立,有了星级宾馆。社会治安也很好,藏民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看到这些可喜的变化,我想我们应该更好的爱国护教,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感恩

        《大方广不思议境界经》云:“赖其恩者,应念倍增报恩,何以故?知恩者,虽在生死,不坏善根;不知恩者,善根断灭。是故诸佛称赞知恩者”。我要按照佛的教导知恩报恩。

        因为上师、本尊、空行的加持,因为杨洪会长,因为慈辉,我有了这样好的机遇,积累了成道的资粮。回想这十年青藏高原供僧的漫漫长路中,有惊,有险,有累,有喜,有乐。当你一踏进藏区,看到寺院的喇嘛、觉姆不管生活多么贫穷落后,温饱、医疗都得不到保障时,还努力精进修行。自己的心里是多么的酸楚悲伤,哪怕是最大的艰险、困难,为了让更多的僧众能更好修行,我也要义不容辞完成杨洪会长交给我的任务,尽能力为慈辉,为众生做好每一件事。

        今天看到藏区的寺院和喇嘛们在慈辉的帮助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每一次进藏供万僧,都有不同的感受,我从来没有害怕过。像郭卫科师兄说的,做慈辉人是幸福的。让它作为精进修行的动力。

        真诚的感谢杨老师,感谢慈辉给了自己一个这样好的机会为藏区寺院众僧做事,我要牢记老师教导,但知日日行好事,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不论做什么事,一定要真心实意去做,问心无愧就好。希望能用平常心、无所求、无所得的心去看待娑婆世界,一切放下而得大自在。(《慈辉行迹》第6期,黄瑞琼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慈辉佛教基金会副会长杨骏业一行访问我校[7327]

  • 浅谈藏传佛教与青藏高原[2178]

  • 陕西师范大学2007年度慈辉佛教助学贷款发放仪式举行[7202]

  • 真广法师感谢信[8544]

  • 马来西亚一位久患顽疾女士的来信[6964]

  • 有爱就有希望[6144]

  • 菩萨重因[7043]

  • 消业五法——愿力[7757]

  • 小童的天空[6474]

  • 为春天编个手轿[5903]

  • 从昆明到四会[7273]

  • 锦州市人民政府2007年春节给慈辉佛教基金会的感谢信[7305]

  • 今日沐慈光.他朝显辉智[5966]

  • 秘境地实录[6477]

  • 古道僧踪[5913]

  • 佛子的信念[5733]

  • 当我们站在流水在线[4942]

  • 慈辉到福城.温暖送千家[5347]

  • 慈辉爱心暖象州——慈辉捐助广西象州修建水利[7392]

  • 慈辉资助水利工程  山区百姓得雨露甘泉[4905]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