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学佛真好!福虽未至,祸已远离[110]

  • 庄子:不属于自己的活法,不值[128]

  • 有智慧的布施,到底是怎样的?[108]

  • 佛教基本教义(三):三明六通[149]

  • 十有九输天下事,百无一可意中[107]

  • 不可不知!佛经的前世今生:从[141]

  • 佛教如何看待七月民间禁忌[161]

  • 信愿法师:阿罗汉善巧救母出地[150]

  • 农历七月十五,佛教中的佛欢喜[162]

  • 念佛三不问,福报自然来[193]

  • 佛教基本教义(二):三法印与[157]

  • 集七种称谓于一身,原来你是这[234]



  • 本站推荐

    安国寺造像:唐代密

    庄子:不属于自己的

    忆佛念佛,必定见佛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VV佛教资讯 >> 正文


    当我们站在流水在线
     
    [ 作者: 张少华   来自:慈辉行迹   已阅:4894   时间:2007-10-13   录入:hanqinxuan


    慈辉行迹(第17期)总目

      我们都站在在线了。

      从一开始的生疏、混乱、嘈杂,逐渐地找到了大家的节拍与韵律,我们的心,也随着愈来愈稳,愈来愈静。这时候,仿佛是共同哼唱着一首轻快的曲子,大家的脸,都轻灵愉悦了起来。这流水一条线里的每一个成员,都完美的相扣在一起。此刻,你静静玩味,必然也听得见我们共谱的这首好歌。

     

      十一月七日,大伙儿都是下午三点以后的飞机,晨朝,我们早早出门,是宝华寺为慈辉一行人安排在民族村的郊游。老师三天的弘法圆满落幕,所有的人,都有着「诸事已办」的宽放与闲适。我走在众人的后头,阳光明媚,草木苍翠,映照着这群人安闲怡然的步履,慧空法师发出由衷的赞叹:「因为承担过,才能享受这放下的轻安与自在!」一群人,全都会心地笑了。

      初抵昆明,慈辉人各就各位,大家的工作,沛沛然地就展开了。外子远从波士顿打电话来探问:「你在干嘛?」「分书啊!」我对自己从事的工作颇为自得,外子却有疑惑:「你怎么只会分书啊?」这一趟的昆明之行,分书派书之事,几乎是全程参与。老师弘法所到之处,总有一群排列成行,像小蚂蚁一样辛勤工作的慈辉人。此回,我终于能够深入其间,深解他们的辛劳与快乐。

      林子钊,慈辉人所腻称的钊哥,是慈辉行迹发行以来,始终都站在这个岗位上的灵魂人物。双鬓虽早已飞白,可是目光晶亮,面容慈蔼安祥。他的力气特别大,可是心却特别柔软。由于他泛白的鬓发,与他共事时,总希望自己能多作一些,多承担一些,可是到头来,大部份的重担都上了他的肩头。我只能望着那些被包裹得太大一包,太过沉重的麻袋,心里嘀咕着:「干嘛不分成两包!谁搬得动啊?」而我们总是能遭逢贵人,一次又一次地,完成沉重而又急迫的任务。

      老师三天的弘法课程,我们几乎都错失了。慈辉这一群小蚂蚁的道场,是在弘法的会场之外。他们以同样专注恭敬的心情,面对着当下的工作。真的,这看似简单,却冗长沉重的任务,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在其中咀嚼滋味,玩赏人情。写下这篇文章,虽是要回应夫婿的那一声疑惑,也是要藉此,向所有投入这群小蚂蚁搬运、传递的阵局,陪着我们工作,接去我们重担的好朋友们,致上最深的敬意与谢意。

      工作总是从混乱中开始的。宝华寺早就聚集了前来支持的义工,仓促间,小雷(我们的总领队)就得把三四十个人,分好小组、配好工作、确定每一套礼物所需具备的书籍与光盘,当我们全部就位,负责后援补给的几位女生,走进库房,正待搬出我们所需的书籍时,眼前又粗又重的麻袋、满坑满谷的书堆,令我们一时却步。可是有一批寺里的保安人员,全是年轻精干的小伙子,却毫无畏怯地迎向前去,爬上书堆。每一次的翻找,都要费尽力气,每一包麻布袋的挪移,都要拼搏出全身的汗水。我站在旁边,连从书堆上接下麻袋,摆置于平地的气力都不够。而他们默然地作着,我们需要什么,他们就奋力地为我们找出什么。这是一桩没有任何一个女生可以胜任的工作。

      可是女生的人数极多,分成三组,流水一条线的作业。我们拼的是速度,男生拼的是力气。第一天的工作状况,其实还有些混乱,实在是那高高堆起的书丘,太难翻找,太难搬动。所以,我们的流水作业,常因补货不及,时而拥滞,时而停顿。可是,这道流水在线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热情,大家都乐着,兴奋着,像小女孩一样地叽喳雀跃。我听不来云南的乡音,而那一番能为众生作事的快乐,我是知道的。

      配合着保安们的支持,钊哥几乎就一直守在书库里,协助指导大家。人手不足时,他毫不迟疑地就把肩头顶上去,快速地把沉甸甸的一大麻袋的书,扛到需要的流水在线。那一个晚上,所有的人都累到不行,冲过澡,就香甜地睡去。第二天早上。才知我们把身体摆平,正睡得香甜舒坦的时刻,钊哥还有未完的事务,兀自忙着,直至深夜。

      小蚂蚁们的工作,真的不只是分书、派书而已,全程参与以后,才会真正明白,何以一件旁人看来紧迫万分的工作,钊哥总是胸有成竹,在敬谨辛勤的工作中,却总有着宽畅怡然的心境。随师同行的慈辉人,的确有限。可是,只要我们真正作起事来,好像所有在场听讲的人,随时都能化身为我们的工作伙伴。一场需要把二千袋的书,从巴士搬出来,走一段路,爬两段楼梯的运书工程,一群突然蜂拥而来的义工们,坚持把我留在楼上记数,他们就一趟又一趟地把礼品给提了上来。许多都是五六十岁的阿姨们,我心头不忍,总叮咛大家:「别拿得太重,咱们多走几趟!」可是,这些长年在田地里干活的身子骨,真是壮实啊!二十袋书哗啦放下时,总会对我咧嘴一笑,一迭声的「没事!没事!」人已经冲下了楼梯,又赶着去搬书了。

      第一天,二千袋的「行迹」与光盘,就这样极为迅疾地被安放在各个出口处,然后他们就隐没在会场的听众席间。到了中午,大家行将退场之际,又有一批人,突然窜到我们身边,全力作为我们分派礼物的后盾。解开绳结、传递书袋…,让我们得以从容地,微笑地,充满祝福地,把老师心目中的「礼物」传到每一个人的手中。

      今年春天,老师在西安各个大学,为贫寒的学子们颁发奖学金时,由于时间紧迫,领奖的孩子们,一个个冲上台去,匆匆接下老师手中的奖学金,来不及有任何心情的流露,便又匆忙地回返座位。可是就在这样紧迫的颁奖过程中,我注意到,老师一贯地庄严与慎重,一贯地把祝福的心意,借着诚挚的眼神,一一看入每一个神色匆忙的学子的眼里,不曾轻率地错失,任何一个眼前的孩子。我坐在角落,静静地看着,菩萨的心肠,全然地领纳于心。在这一场冗长的颁发仪式里,完全被老师诚挚的心意所浸润。便知,慈辉人与所有众生的相待,亦应如是。

      我和小俞守住一个出口。出场了,两千多人的会场,却不见任何的急迫与推挤。老菩萨们走得挺慢,慢就慢吧!就像农村里闲散的时光,大家缓缓地挪移,反正我们有大把的时间。所以,发书与领书的人,都能充分表达彼此的祝福与感激。我们共同在这条河流里徜徉着,温甜的滋味里透着清凉。

      每个老菩萨都拎着一个鼓鼓的布包,这景象是宝华寺信众特有的标记。崇化法师长年讲经,总是外在与内在的食粮一并照应。听完师父讲经,就排着队,捧着自己的大口杯子,到厨房打饭去。这一回,即使增加二三倍的信众,慈辉人支持宝华寺克服万难,令所有信众,依旧有饭可吃、有水可喝。比起吃饭的工程,派发礼物算是简单容易得多了。我们天南地北的汇集在昆明,就在这个点上,与他们一一交会,成为慈辉的一员,仿佛就为此而来,为了站在这里与大家相遇,微笑着感受大家闻法欢喜的心情。

      下午,老师才刚刚登上讲座,我们一行人搭上小巴,又回到宝华寺分装「礼物」。我将谨记,这是令我们感动,而又快乐欢畅的一天。

      全寺的师父与居士们,都去了弘法的会场,留下的,只有五六个保安。前头我提过的,宝华寺的保安是一群年轻的小伙子。我不懂保安是作甚么的,是保护寺院的安全?小伙子们都精瘦黝黑,头发都漂亮有形,与寺里的师父与居士们比起来,他们是时新的一群。外观上给人的印象,以为是一群调皮爱玩的大孩子,可是,今天大家一块儿作起事来,他们的沉稳与静定,真是令人心喜与感动。

      仍然是有上千套的礼物要一一分装。保安为我们搬来了高度适中的长条桌,今天是流水两条线,由于善长分类,而又气力充沛的小俞守住了库房,令搬书补货的工作,得以通流无碍。于是,我们的工作就流畅寂静地展开了。几乎不需要任何言语上的解说与提示,两三位保安作为我们的后援补给,机敏灵活,几乎是看上一眼,就能知道这流水在线需要甚么。我们不再需要分心旁骛,和梁予、阿兰之间,终于能享受合节合拍的舒畅与欢喜。而另一条线,是由其它的保安与开车的王师傅合组而成。这群小伙子,专注而寂静,在这秋阳静照的午后,大家的心,也像这秋阳一样的朗净。

      这看来简单而不断重复的工作,只要能善于用心,身心都会起着奇妙的转化。因为是一个团队的工作,在过程中,便自然会进入整体的观照状态。于是,个人的作为逐渐融入团队的率动,那个喧闹浮荡的「我」渐渐地漂走,自然而然地,就转换出一种大我的共振与和谐。在这当中,不管你觉或不觉,我们的心都处在一种自然绽放的过程。歇工了。眼前的饭菜,就是特别特别的香;大伙儿同桌吃饭的气氛,就是特别特别的欢畅。笑语喧哗,一帮子共同干活的好兄弟们,把桌上的饭菜汤水,全部扫光。?多妙啊!竟然是在这样与大家融洽无间的工作场子里,发现小我的销融,自有一番妙乐的滋味。难怪,大乘佛法的修学,总要在众生中亲证与实践。

      那天,在我们干完活,回返旅店的途中,从来都是暗哼暗唱,自得其乐的小俞,突然大声地说:「我们唱歌吧!」然后就唱了起来。没有任何的迟疑与遮掩,声音宽阔嘹亮,令全车的人为之惊艳。小兄弟的嗓子,随着他的身心,绽放得十分灿烂。

      林子钊,是多年来一直身处其中的灵魂人物。在我们同机飞往深圳的行程中,他悠然谈起这些年来的感触:「其实,每一次随着老师出外弘法,这项派书的工作,常常令人提心吊胆。每次都有不同的状况,就像这一次,赶印〝慈辉行迹6〞我们日日催,夜夜赶,连晚上睡觉都不安稳。直到老师弘法的前两天,所有的〝行迹〞,才十万火急地运抵宝华寺。可是,经过这么多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能把数千份的法宝,顺利的送到每一个人的手中,那种达成任务的安慰与快乐,反而是我在这份工作中,最深刻的感受。」可不是吗?菩萨的心行不是在顺水推舟中成长的,我们必须在各种情况下培养沉潜与创发的能力,若总是万事具备,就难以长养艰毅的心灵,激励宏远的心志。慈辉人也就在这无数的淬炼中,渐渐地成长。

      在随师弘法的人群中,常常是提着十几二十袋的「慈辉行迹」,进出旅店与餐馆的那个人,十之八九一定是钊哥。随着师兄工作是开心的,最沉重的负担,他总是率先扛上自己的肩头,而和煦如春阳般的笑意,很少从他的脸上退失过。还有小俞,我们多么感激,他默默然不露声色地镇守库房,让我们得以享受了二天,在工作中同频率动的畅意。

      当工作成为一种和谐融洽的享受时,我们确信,每一袋交付出去的礼物,必然能不负老师所托。因为,透过我们在分书时,那逐渐调融起来、愉悦起来的心境,我们才算真正完成了每一份无上好礼的包装,它也才足以承载慈辉人对众生无尽的祝福。(《慈辉行迹》第7期,张少华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慈辉佛教基金会副会长杨骏业一行访问我校[7267]

  • 陕西师范大学2007年度慈辉佛教助学贷款发放仪式举行[7154]

  • 真广法师感谢信[8502]

  • 马来西亚一位久患顽疾女士的来信[6929]

  • 有爱就有希望[6107]

  • 菩萨重因[6967]

  • 消业五法——愿力[7716]

  • 小童的天空[6444]

  • 为春天编个手轿[5859]

  • 从昆明到四会[7242]

  • 锦州市人民政府2007年春节给慈辉佛教基金会的感谢信[7256]

  • 今日沐慈光.他朝显辉智[5929]

  • 秘境地实录[6439]

  • 古道僧踪[5866]

  • 佛子的信念[5702]

  • 慈辉到福城.温暖送千家[5296]

  • 慈辉爱心暖象州——慈辉捐助广西象州修建水利[7296]

  • 慈辉资助水利工程  山区百姓得雨露甘泉[4861]

  • 济灾慰贫——慈辉人在常德[4843]

  • 草根行善 应放手扶持[3929]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