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十分钟读完汉传佛教史[123]

  • 随缘是什么意思?与因果有什么[114]

  • 用这样的方式,续写思念[103]

  • 学佛修行要具备两个要求 缺一不[124]

  • 佛前供朵花,福报有多大?[135]

  • 清明该如何追思故人?师父说,[123]

  • 一个故事告诉你:原来能念佛的[137]

  • 佛弟子清明如何祭祖?这样做才[196]

  • 佛法中的十条建议,超度亡魂,[170]

  • 遇到灾难或不如意,就这样向菩[130]

  • 虚云老和尚:能在动中不动 才是[252]

  • 人生天地间 忽如远行客[153]



  • 本站推荐

    生和死有多少的种类

    心静,灵魂得以安放

    深刻:年轻人的焦虑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D2佛教文学 >> [专题]d2佛教文学 >> 正文


    禅宗典籍中“子”的用法
     
    [ 作者: 梁晓虹   来自:期刊原文   已阅:3243   时间:2006-8-28   录入:yuxiangfei
    49tjf49edf:Article:ArticleID



    ·期刊原文


    禅宗典籍中“子”的用法

    梁晓虹

    [长沙]古汉语研究,1998年第2期

    51-55页


    【作者简介】梁晓虹 日本爱知县立大学外国语学部中国学科


        “子”作为名词后缀,是自上古就有的语法现象。魏晋以后,到了中古时期,“子”逐渐普遍地应用起来,变得相当发达,具有了极为活跃的构词的能力。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适应了汉语词汇双音化发展的需要,相当多的单音节名词后缀加上“子”,可以组成一个新的双音节名词。朱庆之先生在《佛典与中古汉语研究》(注:台湾文津出版社,中华民国八十一年版。)第三章《佛典与中古汉语的共时研究——宏观篇》中举佛典中24例,全部为双音节者:
        刀子 镊子 隔子 盏子 身子 师子 麦子 谷子
        橘子 瓜子 果子 蚊子 蟆子 蟇子 狗子 猫子
        鸟子 蜂子 孙子 园子 象子 牛子 厨子 盲子
        王力先生在《汉语史稿》(注:中华书局,1980年版。)中册第三章《语法的发展》中举从魏晋到宋代三十例,“子”在单音节后者共28例:
        种子 奴子 犊子 汉子 日子 蛤子  子 茄子
        豆子 燕子 笠子 帽子 柚子 妃子 杉子 袄子
        面子 娘子 骰子 贴子 紥子 钗子 望子 谜子
        蚬子 船子 交子 会子
        只有两例是“子”附在双音节后:
        青雀子(《北齐书•神武帝本纪下》) 手帕子(唐•王建《宫词》)
        语言学界还注意到,“子”表示小的东西或可爱的东西,即指小性,从唐代开始消失。(注:〈日本〉志村良治《中国中世语法史研究》(江蓝生、白维国译)第29页。中华书局,1995年版。)唐宋以后,在一些相当大的物体名词后亦可加上后缀“子”。(注:同上。又董志翘、蔡镜浩《中古虚词语法例释》第670页。吉林教育出版社,1994 年版。)如此,“子”的后缀性质就更加明显,其构词能力自然也就大大增强。如:
        宅子 船子 阁子 案子 房子
        不仅是在名词后,中古以降,“子”有时还可附于动词或指代词后,组成新词,如以上王力先生所举例中的“贴子”、“望子”、“谜子”、“交子”、“会子”等均为“子”在动词后,还有如:
        叫子 挂子 障子 披子
        亦为同样。但是,这样组成的新词仍是名词性的。
        “子”在指代词后者,有如:
        惹子 些子 点子
        “这种用法扩大了‘子’的使用范围,提高了‘子’的构词能力,是汉语史上应该注意的事。”(注:蒋冀骋《近代汉语词汇研究》第40页。湖南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
        本文想通过禅宗典籍中“子”的用法来考察“子”在近代汉语中的一些用法,从而看“子”在那个时代发展的特殊意义。

        1.“子”作为后缀已不再主要是为了双音化的需要,许多本来双音节或其它多音节词后亦可缀以“子”,如:

        和尚子 师云:诸和尚子,打钟打鼓,上来觅什么?(《雪峰录》上)
        上座子 上座子,若实未得悟入,直须悟入始得,不可虚度时光。(《雪峰录》上)
        乌龟子 须弥山脚下乌龟子,莫待重遭点额回。(《联灯录》卷二十八)
        老鼠子 师云:此间有个老鼠子,今在浴室里。(《雪峰录》下)
        关捩子 雪窦恐怕人逐情见,所以拔转关捩子。(《碧岩录•一颂评唱》)
        梢郎子 问:承古有言,情生智隔,想变体殊,只如情未生时如何?师云:隔。云:既未生,隔个甚么?师云:这梢郎子,未遇人生。(《联灯录》卷二十五)
        尾巴子 过去坠坑堑,回来却被坏。者些尾巴子,直是甚奇怪。(《无门关•牛过窗棂》)
        壳漏子 若存心在上面,纵今生未了,亦种得种子深,临命终时,亦不被业识所牵,坠诸恶趣。换却壳漏子转头来,亦昧我底不得。(《大慧书•答汤丞相(进之)》)
        草索子 上堂:喝一喝,这草索子,方共用底。(《虚堂兴圣录》)
        柏树子 问:柏树子还有佛性也无?师云:有。云:几时成佛?师云:待虚空落地?云:虚空几时落地?师云:待柏树子成佛。(《赵州录之余》)
        蓦闻山僧颂庭前柏树子话,忽然打破漆桶,于一笑中千了百当,方信山僧开口见胆。无秋毫相欺,亦不是争人我,便对山僧忏悔。(《大慧书•答富枢密(第三书)》)
        拄杖子 尔有拄杖子,我与尔拄杖子;尔无拄杖子,我夺尔拄杖子。(《无门关•芭蕉拄杖》)师拍手一下,拈起拄杖云:接取拄杖子。僧接得,拗作两截。师云:直饶与么,也好与三十棒。(《云门广录》卷中)
        饭袋子 师云:饭袋子,身如椰儿,大开与么大口。(《云门广录》卷下)
        类似这样的例子,禅典中还可以找到很多,他如:
        石梯子 铁橛子 疑团子 桶底子 钵袋子 饭袋子 巡铺子
        野鸭子 米囤子 湖州子 半夜子 夜半子 南北子 指头子
        金凤子 饼角子 穷鬼子 圣箭子 金弹子 消息子 屎块子
        屎檐子 境块子 胶盆子 新妇子 和坐子 捞波子 王蛮子
        由“子”构成的四音节者,如:
        冬瓜印子 臭皮袋子 无心碗子 漫天网子 无毛鹞子
        小根魔子 释迦老子 黄面老子 阎罗老子 阎家老子
        日本江户时代著名禅学僧无著道忠在其《禅录用语》(注:日本禅文化研究所藏钞本。)〈子〉字部中,收录“子”作后缀的语词共三十八个,其中就有十八个为三音节以上者,近百分之五十,可见比例之高。而在另一篇《边字并助字附跃字》(注:日本禅文化研究所藏钞本。)中,共收录此类词十九个,其中只有两个双音节,其它十五个三音节者,还有两个四音节者。
        以上词例,大多是在双音名词后加以“子”。其中很明显的是,大部分的“子”只是真正的缀加,没有“子”亦可用,如“和尚子”即和尚,“上座子”即上座,“乌龟子”就是乌龟,“拄杖”一条,前用双音节词“拄杖”,后用“拄杖子”,极为灵活。之所以如此,主要因为,汉语发展到此时,双音节词已明显增加,禅录作为近代汉语中口语特色极为鲜明的典籍,本身的双音节词颇为丰富。而这时的“子”又是非常活跃的,所以可以灵活附加,并不影响词义。我们还可以从同时代另一口语化较强的《朱子语类》中发现同样的特色(注:根据日本盐见邦彦所编《朱子语类口语语汇所引》,日本中文出版社,1985年五月出版。)
        本领子 规模子 匡格子 方图子 端绪子 机关子 门户子
        门笋子 木桥子 模匣子 坏璞子 响板子 印册子 纸叶子
        胎骨子 黑腰子 满腔子 假会子 家活子 四界子 两句子
        八段子 元本子 这个子 关捩子
        但是,应该指出的是,那些加“子”后的四音节语词,实际仍然是双音化的一种,因为前面的双音节只是作为修饰用的定语结构,如“冬瓜印子”乃“冬瓜”之“印子”也。
        另外,我们还应该看到,汉语毕竟以双音节为主,以上加“子”的三音节词,因为并不影响词义变化,所以大部分没有留传下来,象“乌龟子”、“拄杖子”、“尾巴子”、“上座子”、“和尚子”等。这只能说代表了那个时代的语言习惯,说明当时“子”的灵活性和丰富性。当然有些也体现出了禅语的特色。如“壳漏子”,也作“皮壳漏子”,为书柬袋,即信封的俗称;又“壳”者,卵壳也。佛教借用这一类的词,还有如“皮袋”、“屎囊”、“尿屎袋”、“脓血袋”等代指“五蕴合和”之人身。(注:佛家认为,人身乃五蕴合和而成。五蕴:色、受、想、行、识,组成人身的五种要素。)这种观点,在禅录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还有如“柏树子”,则是因为了赵州从谂禅师的“庭前柏树子”话头。据《五灯会元》卷四载:
        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僧又曰:和尚莫将境示人?师曰:我不将境示人。僧又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
        此话头闻名丛林禅界,许多禅师用此话头启迪学人或自参而省。“关捩子”作为可以转动的机械装置,如门锁、门闩、机轴等,引申为关键紧要之处,近代汉语中多见。但是,在禅宗,它又转指参悟奥秘玄机之要诀,是著名的禅林用语。“关捩子”当然也可作“关捩”。

        2.有些已经相当抽象的名词如“消息”、“滋味”、“穷鬼”等后亦可缀以“子”而词意不变。

        消息子 好把凝流消息子。 (《虚堂偈颂》)
        滋味子 良久云:者般滋味子,不许外人知。(《石溪小参》)(注:以上两例,转引自无著道忠《禅录用语》〈子〉字部。)
        穷鬼子 师乃下禅床,云:穷鬼子、穷鬼子。道我快不彻也。(《雪峰录》下)
        以上《朱子语类》中的“本领子”、“端绪子”、“规模子”、“家活子”等亦类此。
        还有如时间名词之后也常缀以“子”,如:
        几时子 汝看朝垂露,能得几时子。(拾得诗,第三十首)
        一时子 叶纳僧家开著口,少他一时子不得。(《虚堂报恩录》四十三)
        半夜子 半夜子,心境何曾得暂止。思量天下出家人,似我住持能有几?(《赵州录》卷下)
        也可作“夜半子”:夜半子,愚夫说相似。(《云门广录》卷下《十二时歌》)
        可以看得出来,以上的“子”更是作为一种可以灵活添加的词缀而出现的。以上四例中,有三例是因为在诗歌中填衬音节而存在,所以现在并未流传下来。
        有时,“子”甚至还可在形容词后,如:
        闹热子 无可与诸人做个闹热子。(《虚堂宝林》二之二)
        “闹热”即热闹,加上“子”以后,就成了名词。
        贫 子 问:贫子来,将什么物与他。师云:不欠少。(《赵州录之余》)
        日本柴野恭堂有《禅录惯用语俗语要典》一书(注:〈日本〉思文阁出版,昭和63年11月10日第三刷发行。),其中〈丛林盛事〉收“蠢子”条,释无赖恶棍,即形容词“蠢”后加“子”而形成。
       
    3.附在数量结构后,多在由“一”与其它物量词及动量词后,概括无著道忠《禅录用语》〈子〉字部及《边字并助字附跃字》,我们引以下例:

        一句子(《传灯录》卷二十)。
        一贴子(《碧岩录》卷一);无著释:古钞折纸也;又帛书也。
        一念子(《大慧普说》卷一)。
        一段子(《大慧普说》卷一)。
        一生子(《大慧普说》卷四)。无著引:只劫剥得一生子合眼了。(按:即“一辈子”也)。
        一团子(《传灯录》卷二十八)。无著引:曰生死事大,此一团子。
        一著子(《大慧普说》卷一)。
        一丝毫子(《松源录》上)。
        以上引《边字并助字附跃字》。
        一上子(《虚堂延福录》)。无著引:未免东拿西撮一上子,且作死马医。
        一番子(《虚堂延福录》)。无著引:但得心死意消一番子,自然不胡乱拈匙放箸。
        一字子(《无准录》卷四)。
        一星子(同前,又《虚堂录》卷一)。
        一款子(《破庵录•法语》)。无著引:云一款子招伏了也。
        一时子(《虚堂录》卷一)。无著引:出他一时子不得。
        以上引《禅录用语》。
        另外,我们还可以从当时口语性较强的《朱子语类》中发现很多类似的例子(注:根据日本盐见邦彦所编《朱子语类口语语汇所引》,日本中文出版社,1985年五月出版。):
        一壁子 一边子 一饼子 一策子 一点子 一段子 一豪子
        一脚子 一角子 一截子 一界子 一路子 一片子 一圈子
        一条子 一位子 一屋子 一些子 一线子 一样子
        其中真正的量词并不多,而多数属借用量词,即将一些有关的常用名词借用作量词,如“一壁子”、“一饼子”、“一策子”、“一脚子”、“一路子”、“一屋子”等。又如:《赵州录之馀》中有“一幢子”:“师因入内迴,路上见一幢子无一截,僧问云:幢子一截上天去也,入地去也?师云,也不上天,也不入地。云,向什么处去?师云,扑落也。”“幢”概指佛教的经幢,可写之于帛,亦能刻之于石。在此,借用作量词。
        类此,丛林中用的最多的是“一著子”。我们举三个《禅关策进》中的例子:
        山云:铁山这一著子几年,今日方了。(《禅关策进•铁山琼禅师普说》)
        我这一觉,主人公毕竟在甚么处安身立命。自誓拼一生,做个痴呆汉,定要见这一著子明白。经及五年,一日睡觉,正疑此事。忽同宿道友,推枕子落地作声。蓦然打破疑团,如在网罗中跳出。(《禅关策进•天目高峰妙禅师示众》)
        先师高峰和尚,教人惟以所参话头,蕴之于怀,行也如是参,坐也如是参。参到用力不及处,留意不得时,蓦忽打脱,方知成佛,其来旧矣。这一著子,是从上佛祖了生脱死之巳验三昧。(同上)
        “一著”本为围棋用语,指下棋落下一子。由此引伸指行事的一个步骤,为近代汉语常用语。禅宗又多喜用’一著子”,表示一件事。如以上三例,第二例中的“一著子”,即指“主人公毕竟在甚么处安身立命”这件事,后有此事相应,极为明了。
        我们从上既可见当时名词借用作量词的丰富,也可知当时“子”的用法的活泼。
        从禅典与《朱子语类》等所谓“外典”相比较来看,“子”缀于物量词后,极为丰富,也极为灵活,但禅典仍有其特色,也可以说,有些只为禅宗所特有,或多见于禅典。如以上的“一著子”。又如“一句子”。
        山垂语曰:我有一句子,待特牛生儿即向汝道。(《洞山录》)
        师曰:某甲有一句子,不借诸圣口。(《洞山录》)
        示众:道流!如诸方有学人来,主客相见了,便有一句子语,辩前头善知识。(《临济录》)
        药山上堂云:我有一句子,未曾说向人。师出云:相随来也。(《景德传 灯录》卷十四)
        在禅林中,“一句”与“一句子”都有,但意义内容稍有不同。前者只是指一般的“一言一句”,引申而表一真理之句,后者却从“一言”之义,引申指表诠佛法究竟之语,也特指无言无说之究竟之语,这只用于禅门。
        有时“子”也可缀于动量词后,如:
        一下子 上堂,良久云:汝诸人在者里,不可须得多言多语地。也知者一下子好也,大难得人。(《雪峰录》卷下)
        以上所引无著《禅录用语》中的“一上子”、“一番子”等亦为同类,但远不如缀于物量词后为多。
        袁宾先生在其《近代汉语概论》“后缀•子”中也提到“子”可附在数量结构后面,举有“一段子”、“一群子”、“两块子”、“一辈子”等例。(注:袁宾《近代汉语概论》第154页。 上海教育出版社,1992年版。)可见当时的语言中确实存在著这样的说法,现代汉语中的“一辈子”、“一下子”盖即那个时代语言的残存。

        4.可作副词后缀。如:

        恰好子 撞得恰好子。(《雪岩录》卷上)(注:转引自无著道忠《禅录用语》〈子〉字部。)
        不过,这样的例子极少。袁宾先生举有元明之时“恰子”、“才子”、“尽子”等例,可见时代较晚。
        另外,“子”还可附于动词后,整个结构作状语,相当于现代汉语的“地”,如:
        低声子 禅和子来耳边低声子说,怕人笑他下得语不好,盖得失心未忘。(《大慧普说》卷四)(注:转引自无著道忠《禅录用语》〈子〉字部。)
        但用例极少,看来没有普遍开来,更没有流传下来,只能看作那个时代的语言特色。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修行不一定要打坐,可是打坐能帮助你修行[253]

  • 禅宗现代转型的发展路向及其启示[318]

  • 禅宗的特色、作略和风格[321]

  • 现代禅学顿渐关系的重构及其取径与概念[325]

  • 刘禹锡的诗与禅[274]

  • 禅宗与中国传统士人思想及其诗歌创作的互动[358]

  • 为什么在佛教的众多流派中,禅宗能一枝独秀?[558]

  • 从《坛经》看禅宗的智慧[768]

  • 禅宗最后立宗的法眼宗 它的教禅圆融观有何特点?[742]

  • 禅宗“打禅七”与净土宗“打佛七”的异同[928]

  • 王阳明的思想与禅宗有什么关系[978]

  • 六祖惠能大师诞辰纪念日: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1078]

  • 禅宗“不立文字”的因缘探析[657]

  • 网络热词“呵呵”竟是佛教用语![1007]

  • 达摩祖师诞辰 一起学习祖师留下的最重要四句偈[931]

  • 一句话阐明禅宗要旨,这里面说了什么?[1043]

  • 从庄子到禅宗对中国人生哲学的建构[916]

  • 禅宗对佛教中国化的影响[1237]

  • 西夏大手印法与禅宗关系考——以《大乘要道密集》为中心[1108]

  • 禅宗公案:你从哪里来[1010]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