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人生最贵的是什么?[115]

  • 弘一法师鲜为人知的故事,“人[124]

  • 观音菩萨不成就人的贪念[120]

  • 佛的理念,其实就是走向快乐的[131]

  • 禅的内心觉醒与超越——以少林[149]

  • 恭迎观音菩萨出家日|慈悲与智慧[166]

  • 虚云老和尚:信心坚固,长远心[133]

  • 人生最大的难题不是认清人心 ,[160]

  • “十二因缘”究竟讲了什么?[138]

  • 无法参透的,往往是无法忘记的[140]

  • 两个和尚在被窝里的对话[153]

  • 怎么借花献佛?敦煌壁画给出了[128]



  • 本站推荐

    我们的苦,佛都包容

    佛法不是你想听就能

    故事|不忘初心——他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WW佛教文章 >> [专题]a2菩提文库 >> 正文


    信仰与怀疑
     
    [ 作者: 宗净   来自:缘起   已阅:2187   时间:2008-7-6   录入:wangwencui


    2008年7月6日  佛学研究网

        几天来,一个问题总萦在我的脑海里——在信佛学佛以前,我有没有信仰?

        回答应该是肯定的。儿时,父母亲是我们的信仰;上学后,老师与教科书成了我们的信仰;上中学后,科学以及对未来的憧憬又成了我们的信仰……信仰是让人信服崇敬,并且成了人的行为准则的东西,并不单纯指宗教信仰。那么,为什么随着人的成长,信仰就随着变了呢?因为我们会怀疑。因此,绝对没有信仰的人几乎找不到,只不过信仰的对象不同。就算一个自称“什么都不信”的人,如果他的确什么都不信,那么“怀疑一切”已成了他的信仰。就我所知,真正“什么都不信”的人是少之又少,可以说是“希罕之物”;同样,真正能够全信的人也是凤毛麟角的,绝大多数人倒是半信半疑,以至盲信、迷信的了。

        追究我之所以信佛、学佛,乃至出家,与我人生中先后的三次“怀疑”有直接关系。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在父母兄姐的庇护下,顺利地上完小学、初中、医专,并成为一名医生,也算没有辜负父老乡亲的期望,在我儿时的伙伴中,也算幸运的了。当时,我也以为美好的人生从此展开,只要自己努力学习和掌握医学知识和技能,悉心治疗和照顾病人,就能成为一个好医生。然而经过数年的行医,我真正体验到了在死亡面前,即使被视为可起死回生的名医们也是显得多么无能,他们高超精湛的医术也变得多么无力。可能由于看惯了患者在病痛中苦苦煎熬,临终者在死亡线上绝望挣扎,一些人也许内心不会有什么异样的反应,可此类事总一次次震动了我的心。我渐渐心里开始发虚,对自己热衷的医学开始有了怀疑——医学能真正解决人的痛苦吗?

        同时,我对周围人们的生活也产生了怀疑,难道我也要与他们一样为升职称而弄虚作假?与他们一样工作为了金钱,有钱为了消费?与他们一样恋爱、结婚、生子,退休乃至等死?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难道就没有别的活法?我与朋友们探讨过这些问题,但没有人能有明确的认识,一般都认为,世上大多数人都这样生活,不这样叉能如何?这是我的第一次“怀疑”。但我再也不能安心于这种状况了。于是,试图从文学作品、哲学著作中去寻找人生的真谛,但只有失望。当时社会上流行“气功热”,我投入其中,很快得到了一些从未体验过的难以解释的征象。后来逐渐了解到五花八门的气功门派无非是从道家、佛家和医家中择取拼凑出来的,于是逐渐沉迷于《黄帝内经》、《老子》、《周易参同契》、《悟真篇》等等,以及柯云路的作品中,但我逐渐反省到,自己对人生的困惑并没有减少,内心的烦恼没有减轻。可怜的是,当时周围没有善知识来指点我。

        在一个飘雪的元旦清晨,虽然大地整个银妆素裹,但我内心却是彷徨落寞。也许是我的些许微薄善根发挥作用,也许是佛菩萨不忍众生受苦,我突然忆起以前与朋友们曾去游玩过的近千米高的一座山,有一古庙,一老和尚,老和尚安祥随和的样子依稀印在我的心里,但平时根本未曾想起过。何不去拜访老和尚,也许他能指点我呢。就这样,我独自冒雪徒步半天后,在荒无人烟的深山中见到了老和尚。老和尚没说什么,只让我好好睡一觉。第二天早上,老和尚交给我一本《向知识分子介绍佛教》,只说:  “当医生是个好职业,回去好好工作。有时间把这本书好好看几遍,你会想通的。”于是,我就半信半疑,心有不甘地带书回家了。这是我的第一次佛缘。

        书很薄,我回家后只花了二小时就粗粗看了一遍,但心中就象发生了一场大地震似的。说实话,此前我从未看过一本有关佛法的书,所耳闻目睹的都是批判佛教“封建迷信、落后愚昧”,因此自己对佛教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还以为佛教只是烧香拜神求佛保佑而已,平时是对佛教很不以为然的,虽然有时见到庄严的佛像也会不由自己地跪拜下去。我叉从头到尾地专心把书读了四遍,才第一次知道了“佛原来不是神,佛是觉行圆满的觉悟者”,以及“众生皆有佛性,众生皆可成佛”的伟大思想。同时也初步了解了四谛、十二缘起、无我、因果轮回、八正道、六度菩萨行等佛教的基本教义。我不能不承认,佛教对人生的理解是无比深刻!其中尤其让我关注的,是佛法关于心法、心所法的论述使我无比吃惊,因为二千五百余年前的佛陀及其弟子们对心理学的研究已远远超过今天最高明的科学!  (这是我当时的见解,因为我当时只能理解这么多!)这让我对世人所说“佛教是封建迷信、落后愚昧”产生了根本动摇,同时对世间的所有教育,乃至一切世间法也产生了更全面的怀疑。但此时,我还不能对佛教产生真正意义上的信仰,因为我对缘起法甚深法义还没真正理解,尤其对因果报应、六道轮回思想还不能认同,甚至为此产生了怀疑。如此,我又如何能算真正信佛?当时我确实也未皈依佛教,这是我的第二次怀疑。

        问题虽然尚无答案,但生活还得继续。我心怀疑问又回到世俗生活中去——生活似乎与以往一样,其实并不一样。虽然我还没有真正进入佛法的大门,但我已留心于此了。只要见到关于佛法的书籍,我就如饥似渴,只可惜业障深重,身边一直未结交到善知识。经过有限的闻思经教,更主要的是思维法义,我逐渐地理解了一些缘起法的深义,认识到了世间万法皆由因缘和合而生起,既有缘起,必有因果,缘起和因果是二而一、一而二的。现代科学所揭示的无非是事物的因果联系,而且只解决了有限的部分问题;但涉及到人和社会,世人往往就不认同“佛教的因果说”,为什么呢?我想只是因为我们众生的认识有限,而且人的因果必然涉及“轮回”,否则就说不圆满,我们众生叉怎能认识清楚呢?

        我个人对因果的认识是这样建立的:一、物质世界的因果: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以及种种物理实验、化学反应等科学,无非证明因果的关系,世间相对容易接受。二、人和社会的因果比较复杂,可以分两个层次:第一层次,现世既可得到证明的因果:如勤奋好学就能得到好成绩,违法犯罪得到国法惩罚等等,人们相对也容易理解;第二层次,现世无法得到证明的因果:如有人天赋奇才,又有人先天愚痴,乃至“今生作善,不得善终;今生作恶,不得恶报”的怀疑等等,此等因果需涉及“轮回”,用“三世因果”才能讲得通。也许有人马上会问:“那么六道轮回怎么证实呢?”实话实说,我无法向你证明,因为你、我皆是凡夫,只有证得“天眼”之人才能亲见六道轮回。但是世间也有某些证据提示我们确实存在六道轮回,如已有较多被深度催眠之人“忆”起前世的报道;西藏的活佛转世;也有一些关于儿童“忆”起前世并得到证实的报道;某些人的天赋异才等等;还有,我们人间不是活生生地存在着类似饿鬼、畜生、地狱的报应吗?如此等等,需要我们仔细观察,如理思维,应该会作出自己的判断。更重要的一点,我也体会到了“心的轮回”,即我们心迷时无非轮回。如是,我终于能够理解并接受佛法的因果轮回了,于是,我信佛了。

        其实我知道,我所理解的缘起因果法已经简单化了。佛经说,真正的缘起、因果法唯佛与佛才能究竟,连等觉菩萨尚且不能圆满证得,何况我们凡夫呢?正如教一个小学生开始学数学只能从加减乘除开始,不能一开始就让他学微积分。同理,我们对缘起因果法的认识只能随着我们对佛法修学程度的提高而得到提高。在确信因果、轮回以后,一方面,我的心变得坦然,因为我已知道生命就象一条永无止境的长河,而且我们是自己的主人,我们能够改变我们自己的命运;另一方面,我又更加迫切要求脱离生死轮回,并进而能帮助众生脱离苦海,因为“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因为佛法是实修实证的,不是空口说食的玄谈。因此,我又有了第三次的“怀疑”——我真能实证佛法吗?我真能了生脱死吗?

        为了解答我的疑问,于是,我出家了……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佛教的信仰是纯理性的,也是纯伦理的[417]

  • 一般信众皈依的心态有十二种[337]

  • 初发心难得 应该怎么保持?[658]

  • 佛教如何适应民间信仰的要求?[634]

  • 我们信仰的是三宝,不是信仰的哪个人![671]

  • 佛教故事|不闻雷声的赞叹[719]

  • 世人不知有因果,因果何曾饶过谁?[665]

  • 三圣神崇拜与宋代军民的忠烈信仰[980]

  • 假疫苗背后的信仰崩塌:不作恶到底有多难?[1005]

  • 信仰与灵应:十六罗汉图的宗教功能[1247]

  • 中缅边境地区南传佛教信仰流动探析 [梁晓芬][780]

  • 用信仰搭建人生的防护墙 [嘎玛仁波切][770]

  • 佛教造像:是信仰,也是艺术[1199]

  • 魏晋南北朝时期知识与信仰的再造[898]

  • 信仰的记忆:碧落寺石窟 千年佛像诉说古国汉风[1390]

  • 信仰的记忆:碧落寺石窟[1370]

  • 同样的信仰 各自的朝圣路 [周国平][1207]

  • 中国佛教罗汉信仰早期形态研究 [王鹤琴][1865]

  • 论湖州铁佛寺宋铸观音像与观音信仰的中国化 [谢志斌][1660]

  • 素食 舍得之间的信仰[1816]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