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第二届中国现代佛教论坛”在[155]

  • 入清凉境,除热恼心[207]

  • 加拿大佛教博物馆开馆[217]

  • 学佛箴言[257]

  • 传统文化对慧远佛学思想之影响[118]

  • 寺院与茶的故事[298]

  • 梁武帝对中国佛教的贡献 [常静[152]

  • 人生感悟 | 醒来[310]

  • 夏至谈养生[293]

  • 从唐诗看唐代茶与佛教的关系[143]

  • 河北佛学院师生参访西安[274]

  • 悲智双运 安住本心 [本源法师][151]



  • 本站推荐

    入清凉境,除热恼心

    加拿大佛教博物馆开

    学佛箴言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ZZ期刊原文 >> [专题]zz期刊原文 >> 正文


    天津博物馆珍藏具有神秘色彩的敦煌遗书
     
    [ 作者: 佚名   来自:天津日报   已阅:5568   时间:2008-9-16   录入:mengshuang


    2008年9月16日  佛学研究网


     

        佛学研究网天津讯 2008年7月22日,“敦煌艺术大展”在天津博物馆开幕。按原大复制的6个敦煌洞窟、10尊敦煌彩塑和数十幅敦煌壁画、绢画等,在深红背景、幽暗灯光的烘托下,再现出古老敦煌那个充满神秘色彩和艺术魅力的神奇世界。

        敦煌遗书缘何流入津城

        追溯天津博物馆这批敦煌遗书的来历,同样也得追溯到当年藏经洞中大批出土文物被人巧取豪夺的那段历史。

        据载,1909年初夏,法国人希伯和把从敦煌莫高窟王道士手中骗走的6000余卷敦煌遗书走私到巴黎后,把留下的极少的一部分,如《老子化胡经》和隶古定本《尚书》等,带到北京六国饭店,展示给北京文化界名流罗振玉、王仁俊、蒋斧和董康等人看。希伯和虽说是一位“中国通”,但他毕竟是洋人,他有鉴别古物的眼力,却难以吃透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他需要向中国的专家学者请教一些问题,弄清诸多疑问,所以才示宝于人,并肯透露出藏宝的地点——甘肃敦煌莫高窟藏经洞。

        一见那些极其罕见的中古时代的经卷和文书,罗振玉、王仁俊等人大吃一惊。罗振玉是京都著名的国学大师和语言文字学家,一看便知那些文物的价值。他立刻上报清政府学部,呼吁政府赶紧采取措施保护残存的敦煌遗书。

        1909年8月22日,学部左丞乔树楠下令,命陕甘都督毛实君即刻封存莫高窟藏经洞内剩余文物。同时拨银6000两给敦煌县令陈藩,令其征集流散于当地的敦煌遗书。转年,1910年,清政府又命新疆巡抚何彦升把发现于藏经洞的敦煌遗书全部押解到京。

        1910年三四月间,押运敦煌遗书的大车抵达北京。按照清规,那车队应当直接赶进清政府学部大院,押运官傅某直接向学部官员复命才是。不想押运官胆大包天,应其上司要求,暗把车队悄悄地赶进何震彝的私宅。

        何震彝乃新疆巡抚何彦升之子,此人12岁能诗,25岁中进士,官任内阁中书,嗜书如命。不知是否早有预谋,敦煌遗书一到,何震彝立刻叫来岳父李盛铎,李盛铎又叫来自家亲家刘廷琛以及好友方尔谦,四人藏于密室细阅车上全部的敦煌遗书,然后各取所需。结果,8000余卷敦煌遗书,千辛万苦地到了京都,又被官员们截留了不少。刘廷琛官任学部副大臣;李盛铎时任顺天府府丞,而且是当时中国四大藏书家之一,鉴赏古籍是一个超级的专家。因此,他们留下的敦煌遗书,绝对是最佳的精品。

        事后,何震彝等人窃书之行径败露于世。罗振玉在其校印的《鸣沙石室佚书》序言中,曾愤怒地揭露了何震彝、李盛铎等人偷窃敦煌遗书的行为。清政府学部侍郎宝熙当时曾经上章参奏过这一弊案,后因爆发武昌起义,清王朝摇摇欲坠,清官员惶惶不可终日,谁有心思过问丢书之事?窃书案不了了之。

        爱国收藏家义捐国宝

        李盛铎、方尔谦晚年移居天津,藏在他们手里的部分敦煌遗书随之来到津城。后来,大概是因生活所需,那些敦煌遗书流散于天津市面,其中一部分被津门收藏家周叔弢、张叔诚等人收藏。

        云希正介绍说,天津博物馆藏敦煌遗书350卷,其中256卷来自周叔弢的捐献。周叔弢捐献的敦煌遗书里,不少卷子卷面上落有李盛铎的鉴赏印,可以证明是出自李盛铎之手。

        周叔弢是中国民族实业家,也是著名中国古籍收藏家,他将自家经营企业所得,几乎全部用来购买文物图书,藏书量多达4万余册。敦煌遗书屡遭外族劫掠的事情早有报道,周叔弢闻之怒不可遏,从此,但凡敦煌遗书,他见一件买一件,唯恐国宝再落外人之手。周叔弢请专业人员为他收藏的250多卷敦煌遗书定制纸盒,一卷一盒,装好后藏进一个特制的木箱,再不转手。

        新中国成立后,周叔弢曾经担任过天津市副市长、当选过全国人大第一至五届的常委会委员,以及全国政协第一至四届和六届的委员。“文革”时周叔弢受到冲击。横扫“四旧”,抄家抄到周家时,周叔弢深怕他所珍藏的敦煌遗书遭遇不幸,在极其被动的情况下,还去尽力地说服那些红卫兵,使得这些敦煌遗书幸免于难,被送到天津市历史博物馆保存。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落实政策,大量的文物清退给周叔弢。周叔弢这时提出愿把包括256件敦煌遗书在内的1262件文物、9196册古籍善本,无偿捐献给国家。周叔弢的好友张叔诚,在周叔弢的带动下,也向国家提出了无偿捐献文物的要求。张叔诚也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收藏家,他所捐献的文物中也有一些敦煌遗书,其中有的印着方尔谦的鉴赏印。

        1981年3月,天津市政府隆重召开表彰大会,市长胡启立同志讲话,高度赞扬周叔弢、张叔诚两位先生的爱国义举。当时媒体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一些清代的珍贵画作上,弥足珍贵的敦煌遗书反倒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注意。

        表彰大会结束后,周叔弢、张叔诚捐献的敦煌遗书被市政府划拨给天津市艺术博物馆收藏。该馆过去藏有一些从古籍书店、文物市场等处零星征集的敦煌遗书,两者相加,数量达到了350卷。

        事后,有关研究人员发现,周叔弢、张叔诚捐献的敦煌遗书,不仅保存完好,还多是首尾完整的全卷,而且特别珍贵的是,其中有的是孤本;有的注有年款和出处。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包括过去从京师图书馆移交过来的敦煌遗书上万件,可惜大多是残卷。为此,上海古籍出版社于1996年6月,专门影印出版了一部七本的《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敦煌文献》。

        2004年,天津市历史博物馆、天津市艺术博物馆两家合并组建成天津博物馆,后者所藏敦煌遗书自然归并到天津博物馆名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