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以茶明德,以茶助悟[125]

  • “从文学到理论——星云大师人[137]

  • 心地不常扫不净, 心镜不常擦不[161]

  • 中日韩宗亲共庆佛教天台宗祖庭[144]

  • 佛法里 那些直指人心的美[150]

  • 《景德传灯录》与佛教中国化研[163]

  • 人生应当戒满戒盈[166]

  • 第二届中国道教文化艺术周在西[151]

  • 把心静下来[191]

  • 陕西法门寺举行佛指舍利重光三[194]

  • 佛教传说中的转轮圣王阿育王对[134]

  • 灵山大佛开光20周年 三大语系高[171]



  • 本站推荐

    王阳明五大处世之道

    踏波而来的求那跋摩

    陕西法门寺水陆法会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ZZ期刊原文 >> [专题]zz期刊原文 >> 正文


    佛教对中国文人的影响
     
    [ 作者: 罗伟国   来自:缘起   已阅:7130   时间:2008-9-25   录入:mengshuang


    2008年9月25日  佛学研究网 

        佛经伴随着西域负有传教任务的僧人来到中原,但由于语言的阻隔,一般人都看不懂,不知它到底讲些什么。于是,汉译佛经的工作便应运而生。中国读者通过译文,了解了大量梵文佛典本身就像浩瀚的文学作品。其雄壮的气势、活跃的思维、空灵的文笔、优美的词藻,给因循相习的中国文学园地吹来了春风。

        马鸣的《佛本行赞》势如高山流水,叙述了释迦牟尼的一生,树立了长篇叙事诗的典范。

        《法华经》、《维摩诘经》、《百喻经》以幽默、细腻的笔触,表达了深奥的佛理,为晋唐小说提供了借鉴。印度史诗《拉马耶那》中的哈奴曼,被一些文学家看作是《西游记》中孙悟空的原型。

        不要以为文士恋功名,僧侣爱清静,两者风牛马不相及。其实读书人与出家人的交往,是屡见史册的。尤其在唐代,诗人大多亲近佛教,并视之为清高,产生了不少游山寺、与僧人赠答以及代僧人而作的作品。最能说明问题的,是苑咸的《酬王维》:

        王员外兄,以予尝学天竺书,有戏题见赠。然王兄当代诗匠,又精禅理,枉采知音,行于雅作,辄走笔以酬焉。又久未迁,因而嘲及。

        莲花梵字本从天,华省仙郎早悟禅。

        三点成伊犹有想,一观如幻自忘筌。

        为文已变当时体,入用还推间气贤。

        应同罗汉无名欲,故作冯唐老岁年。

        苑咸的自序及酬诗,反映了王维虔诚奉佛、淡泊名利、创立诗体佛教文学的情形。

        其实,不仅是唐朝,历代都有诗人和僧侣的接触、相互影响,因而扩大、提高了诗歌的题材和境界。比如,“诸行无常”是佛教的重要理念,曹操的《短歌行》也表达了类似的思想: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晋代大诗人陶渊明,显然也受佛学的影响,在弃官回乡后写下的《归园田居》中,就有两句反思:“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唐代大诗人王维,晚年寄情山水,过着亦官亦隐的优游生活,宣扬隐士情趣和佛教禅理。 在《愚公谷》诗中,他感慨地问道:“寄言尘世客,何处欲归临?”唐代诗人李坤则是热情地赞扬佛门,在《晏安寺》中有这样两句:“寺深松桂无尘事,地接荒郊带夕阳。”其他诸如孟浩然、韦应物、白居易、柳宗元、刘禹锡等人的诗歌,都不同程度地受到禅宗思想的影响。试举两例:

        孟浩然《题义公禅房》云:

        义公习禅寂,结宇依空林。

        户外一峰秀,阶前众壑深。

        夕阳连雨足,空翠落庭阴。

        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

        柳宗元《晨诣超师院读禅经》云:

        汲井漱寒齿,清心拂尘服,

        闲持贝叶书,步出东斋读。

        真源了无取,妄迹世所逐,

        遗言冀可冥,缮性何由熟?

        道人庭宇静,苔色连深竹,

        日出雾露余,青松如膏沐。

        澹然离言说,悟悦心自足。

        孟浩然的诗,在欣赏义公习禅环境的同时,流露出观莲花而知其不染之心的看法。柳宗元的诗,描述了他晨读佛经,在自然环境中欣然领悟的情形。

        宋代大文学家苏轼,七八岁时,经常梦见自己当了和尚;成人后,喜欢亲近禅门高德。他深谙佛理,后筑室于黄州城东,因以“东坡居士”自称。他的诗文中,处处闪烁着智慧的灵光,如其《地狱变相偈》云:

        我闻吴道子,初作酆都变;

        都人惧罪业,两月罢屠宰。

        此画实无相,笔墨假和成;

        譬如说食饱,何处生怖汗?

        乃知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若人了此言,地狱自破碎。

        苏轼见吴道子所绘地狱变相图,笔力劲怒,变状阴怪,使见者无不毛骨悚然,惊骇不已,便联想到如果人人都行善积德,地狱也就不攻自破,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出家人中也不乏吟诵的好手,《全唐诗》收有二千二百余位诗人的作品,其中就有寒山、拾得、丰干、怀素、贯休等一百十多位僧人的诗篇。他们的诗大多飘逸无碍,讽咏了心境冥会、优游物外的境地。尤其是寒山的诗,不加雕琢,脱口而出。其自云——

        有人笑我诗,我诗合典雅。

        不烦郑氏笺,岂用毛公解?

        不恨会人稀,只为知音寡。

        若遣趁宫商,余病莫能罢。

        忽遇明眼人,即自流天下。

        历代都出过著名的诗僧:唐释皎然是个杰出的诗人,诗句隽丽,受到颜真卿、韦应物的推崇,有诗集《杼山集》及《诗式》、《诗评》等著作。宋释契嵩,博通内典,有扎实的文学根基,著有《镡津集》。元释本诚(觉隐)、大欣(笑隐)、圆至(天隐),时称“三隐”,均以诗自豪。明释斯学,天分甚高,为诗极工,吐词自然秀拔,著有《幻华集》。清释湛性,师承王士祯,名扬诗坛,著有《双树轩诗抄》。

        佛教传入中国,给文学带来了新的题材、新的意境、新的文体和新的词汇,使文学的天地更加广阔;作为回报,文学以奇妙的构思、形象的语言、优美的辞藻,帮助佛教登堂入室,走进社会各阶层。


    [1]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东方佛教心理学研究院在福建古田成立 [梁欣][33]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十七)[49]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十六)[92]

  • 勿忘赵朴初:新中国复兴佛教第一人 [徐玉成][128]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十四)[137]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十三)[120]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十二)[148]

  • 略论汉唐中国僧侣出家生活的规章制度 [张雪松][132]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十一)[140]

  • 佛教的学与修[170]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十)[135]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九)[173]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八)[168]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七)[185]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六)[214]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五)[212]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四)[240]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三)[223]

  •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二)[219]

  • 藏传佛教对美国心理学的影响[222]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