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纪念法门寺佛指舍利盛世重光三[120]

  • 王阳明五大处世之道:欲修身,[142]

  • 踏波而来的求那跋摩[148]

  • 陕西法门寺水陆法会第七天:圆[139]

  • 佛是大医王:以法为药 医治心灵[101]

  • 以茶明德,以茶助悟[145]

  • “从文学到理论——星云大师人[160]

  • 心地不常扫不净, 心镜不常擦不[177]

  • 中日韩宗亲共庆佛教天台宗祖庭[156]

  • 佛法里 那些直指人心的美[170]

  • 《景德传灯录》与佛教中国化研[181]

  • 人生应当戒满戒盈[174]



  • 本站推荐

    慈悲他人的方法与智

    纪念法门寺佛指舍利

    王阳明五大处世之道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ZZ期刊原文 >> [专题]zz期刊原文 >> 正文


    《维摩诘经》中直心、深心及其相关概念的探讨
     
    [ 作者: 王开府   来自:慧海佛光   已阅:5410   时间:2009-8-20   录入:wangwencui


    2009年8月20日  佛学研究网

                          王开府
            师范大学国文系教授
           佛学研究中心学报第一期
           民国八十五年(1996年)出版
        一、前言
          在读姚秦鸠摩罗什所译的《维摩诘所说经》时, 发现其
        中提及直心、深心、菩提心数次,这样的现象耐人寻味。 它
        使人联想起净土宗所谓的 「三心」。 以下先来看净土宗的
       「三心」。
          曹魏康僧铠所译的《佛说无量寿经》说: 「设我得佛,
        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大正12-268a-26~ 27 )
        ( 注 1)
          而刘宋 良耶舍所译的《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中, 佛告
        阿难及韦提希:「凡生西方有九品人, 上品上生者,若有众
        生愿生彼国者,发三种心,即便往生。 何等为三?一者至诚
        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发愿心。具三心者,必生彼国。 」
       (大正 12-344c-9 ~ 13 )《观经》所说的至诚心、 深心、
        回向发愿心, 与上述《无量寿经》至心、信乐(心)、欲生
       (心)大致对应。 这是净土宗一般所说的三心。
          北魏昙鸾在《往生论注》卷下曾说: 「有三种不相应:
        一者信心不
        ─────────────────
        ( 注 1) 本文引用《大正新修大藏经》, 出系由台北新文丰
            出版。括弧中 12 表数,268a 表页数及上栏。如出
            现 b 表中栏,c 表下栏, 行数後的 f 表自此行以
            下。全文同此例。
                    90 页
        淳,若存若亡故; 二者信心不一,无决定故;三者信心不相
        续,余念间故。 」(大正 40-835b-24 ~ 27 )三种不相应
        的反面, 即相应的三心:淳心、一心、相续心,这是净土宗
        的另一种三心 ( 注 2)。
          此外, 《大乘起信论》也说:「信成就发心者,发何等
        心?略说有三种。 云何为三?一者直心,正念真如法故;二
        者深心,乐集一切诸善行故; 三者大悲心,欲拔一切众生苦
        故。」(大正 32-580c-6 ~ 9 ) ( 注 3) 因此,古德也以
        至诚心、深心、回向发愿心, 等同於《大乘起信论》所说的
        直心、深心、大悲心 ( 注 4 5)。
          由於《观经》的三心(至诚心、 深心、回向发愿心),
        和《大乘起信论》的三心(直心、 深心、大悲心)的类似性
        , 使笔者想要将《维摩诘经》反覆出现的几种心及其相关概
        念,作进一步的了解。
        二、秦译《维摩诘经》中的四种心
          在秦译《维摩诘经》的〈佛国品〉中, 已发阿耨多罗三
        藐三菩提心的五百长者子, 「愿闻得佛国土清净,唯愿世尊
        说诸菩萨净土之行」,佛在答语中,首先指出菩萨「取佛土」
        的主要因缘:
        ──────────────
        ( 注 2) 唐道绰的《安乐集》也到淳心、一心、 相续心 。
            ( 大正 47-12a-25 ~ 29)
        ( 注 3)《大乘起信论》另有三种心来说发心之相: 「是菩
            萨发心相者,有三种心微细之相。 云何为三?一者
            真心,无分别故; 二者方便心,自然遍行利益众生
            故;三者业识心,微细起灭故。」(大正 32-581b-
            9~12 ) 4 参见唐迦才《净土论》卷上 ( 大正 47-
            87c-10f )、 知礼《观经疏妙宗钞》卷六(大正
            37-230a-28~29 )。
        ( 注 5) 除了正文所举偏属胜义的三心外, 经论中也有属於
            劣义的三心, 如唐义净译的《金光明最胜王经》云
            :「诸凡夫人未能除遣此三心故, 远离三身,不能
            得至。 何者为三?一者起事心;二者依根本心;三
            者根本心。」(大正 16-409a-16~19 )此段亦见於
            隋代宝贵编之《合部金光明经》, 文字小异(见大
            正 16-363b-20~22 )。 而鸠摩罗什译的《成实论》
            也提及:「论者言,灭三种心,名为灭谛。 谓假名
            心、法心、空心。」(大正 32-327a-8~9 )
                    91 页
          「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所以者何?菩萨随所化众生
           ,而取佛土; 随所调伏众生而取佛土;随诸众生应以
           何国入佛智慧,而取佛土; 随诸众生应以何国起菩萨
           根,而取佛土。 所以者何?菩萨取於净国,皆为饶益
           众生故。 譬如有人欲於空地造立宫室,随意无碍。若
           於虚空,终不能成。 菩萨如是:为成就众生故,愿取
           佛国。 愿取佛国者,非於空也。」(大正 14-538a21
           ~ 29 )
          佛认为:菩萨所取的佛土, 是与其所化、所调伏的众生
        之类,有密切相应的关系。 依众生之类,而有佛土之类。由
        这段话也可以看出, 菩萨度化众生,是要「饶益众生」,要
        众生「起菩萨根」「入佛智慧」,以「成就众生」。
          其次, 佛指出菩萨取佛国,并非空无凭藉,菩萨系藉著
       「净土之行」来建立佛国净土 。 因此紧接著上段引文,佛就
        说「菩萨净土之行」,他共由十七项来说净土之行。 而这十
        七项, 以直心、深心、菩提心冠首,然後再依次说布施、持
        戒、 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四无量心、四摄法、方便、
        三十七道品、 回向心、说除八难、自守戒行不讥彼阙、十善
        。
          这十七项中, 如第四项的布施,在四摄法(布施、爱语
        、利行、同事)中也有; 第五项的持戒,与三十七道品中八
        正道的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 十善中的不杀生、不偷
        盗、不邪淫、不妄语、不恶口等都有关; 第七项的精进,在
        三十七道品之八正道、七觉支中也有, 而三十七道品的四正
        勤就是说精进;第八项的禅定,与八正道的正定相似。 由此
        可知, 这十七项之间有许多重叠处,它们只是修行项目的列
        举,并非有意组织一套精致的修行纲目次第。
          这十七项可谓包括了菩萨乘的重要心、行。 因为净土三
        心的联想, 笔者特别注意这十七项中的直心、深心、菩提心
        和回向心。 至於四无量心,在一般经典中指慈、悲、喜、舍
        ,含义比较明确,暂不列入本文的
                    92 页
        讨论中 ( 注 6)。 现在先来看看佛自己如何说直心、深心、
        菩提心、回向心这四种心:
          「直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不谄众生来生其国。
           深心是菩萨净土, 菩萨成佛时,具足功德众生来生其
           国。 菩提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大乘众生来生
           其国。.... 回向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得一切
           具足功德国土。」(大正 14-538b-1 ~ 20 )
          上文说菩萨所取的佛土, 与所化众生之类,密切相应。
        因此, 菩萨净土之性质,与来生其国众生之性质,一一相应
        。 依於佛所说,可以看出:直心与不谄;深心与具足功德;
        菩提心与大乘,一一对应。 虽然这一对对的概念,其所指涉
        的意义, 未必两两相同,但同一对概念的含义,应有相当重
        叠的地方。 所以「不谄」应是「直心」所含之义;「具足功
        德」应是「深心」所含之义; 「大乘」应是「菩提心」所含
        之义。
          至於「回向心」, 佛只说菩萨成佛时「得一切具足功德
        国土」,并未提到某种性质的众生来生其国。   本经提及
        四种心的地方,还有多处,如:
           「菩萨随其直心,则能发行; 随其发行,则得深心;
           随其深心,则意调伏;随意调伏,则如说行;随如说
           行,则能回向;....。」(〈佛国品〉)
           「直心是道场,无虚假故; 发行是道场,能办事故;
           深心是道场,增益功德故;菩提心是道场,无错谬故
           。 」(〈菩萨品〉)「於六和敬,起质直心。 ....
           以出家法,起於深心。」(〈菩萨品〉)「行无隐慈
           ,直心清净故;行深心慈,无杂行故。」(〈观众生
           品〉)
        ──────────────
        ( 注 6) 在《阿含经》中慈、悲、喜、舍四无量心, 也被视
            为有关修定的方法。 《维摩诘经. 观众生品》维摩
            诘曾为慈、悲、喜、舍,作了界说, 视之为菩萨对
            众生的心行。 而其他品也有谈及慈、悲、喜、舍或
            四无量的经文。
                    93 页
          「菩萨於一切众生,悉皆平等,深心清净;依佛智慧,
           则能见此佛土清净。 」(〈佛国品〉)
          「深心为华 。 .... 回向为大利。」(〈佛道品〉)
          「亦当如我,以深心供养於佛。」(〈法供养品〉)
          「佛知其深心所念,.... 深发声闻、辟支佛心。 」
          (〈法供养品〉)
          「深发一切智心而不忽忘。 .... 志常安住方便、回向
           。」(〈菩萨行品〉)
        三、《维摩诘经》异译本中有关概念的翻译
          《维摩诘经》现存的有三种汉译本, 除鸠摩罗什的译本
        (以下简称秦译,代符为 K )外,另有更早的吴支谦的译本
        (以下简称「吴译」,代符为 C ),及比秦译晚出的唐玄奘
        的译本(以下简称「唐译」,代符为 H )。三种汉译都收入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十四册。 本文的三种汉译,都引自此版本
        。
          现存主要西藏译本, 系在九世纪前廿五年,由法性戒所
        译, 收於《西藏大藏经》「甘珠尔部」,日本学者大鹿实秋
        予以罗马拼音(以下简称「罗马译」 ( 注 7)。 拉蒙特教授
        依藏译转译为法文 ,再由 Sara Boin 女士由法文译为英文
       (以下简称「英译」)。拉蒙特的译著也参考了现存的若干敦
        煌藏文写本及粟特文、于阗文译本残简, 而藏文写本的残本
        ,有些是比法性戒译本更早的译本 ( 注 8)。  
        ──────────────
        ( 注 7) 大鹿实秋的罗马译,见於Tibetan Text of Vimala-
            kirtinirdewa, 日本成田山新胜寺,《インド古典
            研究》,第一卷,昭和 45 年。
        ( 注 8) 各种译本的详情,可参考 Utienne Lamotte 教授的
            译著 "The Teaching of Vimalakirti",1962 年出
            版, Sara Boin 女士的英译,系於 1976 年由伦敦
            巴利圣典协会出版。 该书的引论部分,由郭忠生先
            生译成中文,经谛观杂志社於 1990
                    94 页
          本文所根据的译本, 除了三种汉译本外,藏译部分则参
        酌大鹿实秋的罗马译、Boin 女士的英译。(注9)  
          有关四种心及相关概念的异译, 现在根据不同的译文来
        探讨。 对於有关的经文,先分析三种汉译,再参酌藏译(以
        罗马译为主)。(注10)
       (一)经文一:
        1.K.1 直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不谄众生来生其国。
        1.K.2 深心是菩萨净土, 菩萨成佛时,具足功德众生来生其
           国。
        1.K.3 菩提心是菩萨净土, 菩萨成佛时,大乘众生来生其国
           。....
        1.K.4 回向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得一切具足功德国
           土。(大正14-538b-1~20)
        1.C.1 菩萨以无求於国故, 於佛国得道,以不言我教照人民
           生于佛土。
        1.C.2 菩萨以善性於国故, 於佛国得道,能成众善为人重任
           生于佛土。
        1.C.3 菩萨弘其道意故, 於佛国得道,恒以大乘正立人民得
           有佛土。....
        1.C.4 菩萨分流法化故,於佛国得道,一切示现贤善之行得见佛
           土。(大正 14-520a-17~520b-9 )
        1.H.1 发起无上菩提心土, 是为菩萨严净佛土,菩萨证得大
           菩提时,一切发起大乘有情来生其国。
        1.H.2 纯意乐土, 是为菩萨严净佛土,菩萨证得大菩提时,
           所有不谄不诳有
        ──────────────
            年 9 月初版。
        ( 注 9) 藏译之罗马译,及西藏大藏经部分,因笔者不谙藏
            文,系请教友人曹志成及林昭益先生,谨此致谢。
        ( 注 10) 三汉译因非译自同一传本,所以在比对异译本的译
            语时,只能就其相似内容及句型,找出对应处之词
            语作比对,无法确定不同之译语是否都译自同一梵
            文。汉、藏译语之比对时,也是如此。
                    95 页
           情来生其国。
        1.H.3 善加行土, 是为菩萨严净佛土,菩萨证得大菩提时,
           发起住持妙善加行一切有情来生其国。
        1.H.4 上意乐土, 是为菩萨严净佛土,菩萨证得大菩提时,
           具足成就善法有情来生其国。....
        1.H.5 修回向土, 是为菩萨严净佛土,菩萨证得大菩提时,
           其国具足众德庄严。(大正 14-559a-29~559c-2 )
      
        分析:
        1. 秦译「直心」,在对应处吴译为「无求」,唐译为「纯意
         乐」( 1.H.2 )。
        2. 秦译「深心」, 吴译为「善性」, 唐译为「上意乐」
         ( 1.H.4 )。
        3. 秦译「菩提心」,吴译为「弘其道意」,唐译为「发起无
         上菩提心」( 1.H.1 )。
        4. 秦译「回向心」,吴译为「分流法化」,唐译为「修回向」
         ( 1.H.5 )。
        5. 唐译比秦译、吴译多了「善加行」一句( 1.H.3 )。 且
         秦译、吴译的第三句,唐译移为首句。
        汉、藏译之比较:
        1. 秦译「直心」, 藏译为 bsam pa (罗马译 15 页 15 列)
         ,义为「心」或「意乐」。唐译为「纯意乐」,藏译无
         「纯」字。
        2. 秦译「深心」,藏译为 lhag pa'i bsam pa (罗马译 15
         页 18 列),义为「增上意乐」。
        3. 秦译「菩提心」, 藏译为 byav chub sems dpa'i sems
         bskyed pa (罗马译 15 页 24 列),义为「发菩提心」
         。
        4. 秦译「回向心」, 藏译为 bsvo ba'i sems (罗马译 16
         页 22 列),义为
                    96 页
          「应回向心」。
        5. 唐译比秦译、吴译所多的「善加行」一句,藏译也有。藏
         译用 sbyor ba (罗马译 15 页 21 列),义为 「加行」
         ,无「善」字。藏译此句的位置也与唐译不同,改在「增
         上意乐」句下。
        6. 由上可知,唐译与藏译之译语相近。唐译比藏译,多「纯
         意乐」之「纯」字,「善加行」之「善」字, 「修回向」
         之「修」字,或系为译语之整齐所加,以便与 「上意乐」
         字数一致。
        7. 唐译首句「发起无上菩提心」句,藏译移为第四句,即在
         「加行」句下。藏译此句的位置,反与秦译、吴译一致。
       (二)经文二:
        2.K.1 菩萨随其直心,则能发行;
        2.K.2 随其发行,则得深心;
        2.K.3 随其深心,则意调伏;
           随意调伏,则如说行;
           随如说行,则能回向;....。 (大正 14-538b-26~29 )
        2.C.1 菩萨以应此行,便有名誉;
        2.C.2 已有名誉,便生善处;
        2.C.3 已生善处,便受其福;
           已受其福,便能分德;....。 (大正 14-520b-16~18 )
        2.H.1 菩萨随发菩提心,则有纯净意乐;
        2.H.2 随其纯净意乐,则有妙善加行;
        2.H.3 随其妙善加行,则有增上意乐;
        2.H.4 随其增上意乐,则有止息;
           随其止息,则有发起;
                    97 页
           随其发起,则有回向; ....。 (大正 14-559-11~15 )
        分析:
        1. 秦译「直心」,吴译为「应此行」,唐译为「纯净意乐」
         ( 2.H.2 )。
        2. 秦译「深心」,吴译为「善处」,唐译为「增上意乐」
         ( 2.H.3 )。
        3. 秦译、唐译之「回向」, 吴译为「分德」( 2.C.3 )。
        4. 唐译有「发菩提心」( 2.H.1 )在首句, 秦译、吴译则
         无。
        5. 秦译在本段多了「发行」,夹在「直心」「深心」之间。
         这和唐译「妙善加行」夹在「纯净意乐」「增上意乐」之
         间相当。吴译没「发行」,却多了「名誉」,语义较突兀
         ,因「名誉」不似与修行直接相关之用语。
        6. 秦译有「意调伏」,唐译为「止息」( 2.H.4 )。
        汉、藏译之比较:
        1. 此段经文中有关直心、深心、发菩提心、回向之藏译语,
         与上段之藏译语相同。(可参罗马译 16 页末列至 17 页
         4 列)
        2. 唐译与藏译之译语也相近。唐译「纯净意乐」,藏译为
         「意乐」,无「纯净」字。 唐译「妙善加行」,藏译为
         「加行」,无「妙善」字。 唐译多「纯净」「妙善」二修
         饰语,可能也是为了与「增上意乐」之「增上」相配。
        3. 秦译「意调伏」、唐译「止息」, 藏译为 ves par sems
         pa (罗马译 17 页 3 列),前二字义为「真实」或「决
         定」;後二字义为「思惟」,可合译为「真实思惟」,英
         译作 deep meditation (英译 21 页 13 列)。
        4. 藏译「加行」字置於「增上意乐」前,与唐译一致。
        5. 唐译首句「发菩提心」,藏译也列为首句,与唐译一致。
        6. 根据以上二点,再比较经文一与经文二之文句、内容的安
         排上,可以看出唐译较藏译有内在的一致性。因此,似乎
         可以推想唐译所据之传
                    98 页
         本,比藏译所据者为完善。
       (三)经文三:
        3.K.1 直心是道场,无虚假故;
        3.K.2 发行是道场,能办事故;
        3.K.3 深心是道场,增益功德故;
        3.K.4 菩提心是道场,无错谬故。(大正14-542c-15~17)
        3.C.1 道场者无生之心是,检一恶意故:
        3.C.2 淳淑之心是,习增上故;
        3.C.3 圣贤之心是,往殊胜故;
        3.C.4 道意之心是,不忘舍故。(大正14-524a-25~27)
        3.H.1 淳直意乐是妙菩提,由此意乐不虚假故;
        3.H.2 发起加行是妙菩提,诸所施为能成办故;
        3.H.3 增上意乐是妙菩提,究意证会殊胜法故;
        3.H.4 大菩提心是妙菩提,於一切法无忘失故。(大正
           14-565b-12~16 )
        分析:
        1. 秦译「直心」,吴译为「无生之心」,唐译为「淳直意乐」
         ( 3.H.1 )。
        2. 秦译「深心」,吴译为「淳淑之心」,唐译为「增上意乐」
         ( 3.H.3 )。
        3. 秦译「菩提心」,吴译为「道意之心」,唐译为「大菩提
         心」( 3.H.4 )。
        4. 秦译在本段也有「发行」,夹在「直心」「深心」之间。
         这和唐译
                    99 页
         「发起加行」夹在「淳直意乐」「增上意乐」之间相当。
         吴译没有「发行」,却多了「圣贤之心」,语义较含混。
        5. 唐译「大菩提心」列在第四句, 和秦译、吴译一致。
        6. 唐译「妙菩提」,秦译、吴译都译为「道场」,这是唐译
         特别之处。
        汉、藏译之比较:
        1. 此段经文中有关直心、深心、菩提心、加行之藏译语,与
         上二段之藏译语相同。 (可参罗马译 36 页 11 列至 14
         列)
        2. 唐译与藏译之译语也相近。唐译「淳直意乐」,藏译为
         「意乐」,无「淳直」字。 唐译「发起加行」,藏译为
         「加行」,无「发起」字。 唐译「大菩提心」,藏译为
         「菩提心」,无「大」字。 唐译多「淳直」「发起」「大」
         等修饰语,可能也是为了与「增上意乐」之「增上」相配
         。
        3. 唐译之「妙菩提」, 藏译为 byav chub kyi sbiv po
         (罗马译 36 页 11 列), byan chub 为「菩提」, kyi
         为「之」,sbiv po为「中心」或「本质」。藏译无「妙」
         字。唐译「妙菩提」,秦译、吴译都译为「道场」,英译
         则译为 seat (场所)(英译 95 页 2 列), 合於秦译
         、吴译,而异於唐译。
       (四)其他经文 11
        4.K 於六和敬,起质直心。.... 以出家法,起於深心。(大
          正 14-543c- 20~22 )
        4.C 行六坚法,不断学意。.... 为沙门,不断正性。(大正
          14-525a-22~24 )
        4.H 以修净妙诸法行相,引发意乐。.... 以善清净出家行相
          ,引发清净增上意乐。(大正 14-567a-7~11 )
        ──────────────
        ( 注 11) 其他经文部分,因较为琐碎,未作汉、藏之比较。
                    100 页
        分析:
          1.秦译「质直心」,吴译「学意」,唐译「意乐」。
          2.秦译「深心」,吴译「正性」,唐译「清净增上意乐」。
        5.K 行无隐慈,直心清净故;行深心慈,无杂行故。 (大正
          14-547b- 29~547c-1 )
        5.C 行不谄慈,意净无求; 行不饰慈, 心无所著。 (大正
          14-528b-6~7 )
        5.H 修无诈慈,意乐净故;修无谄慈,加行净故;.... 修深
          心慈,离瑕秽故。(大正 14-573a-22~24 )
        分析:
          1.秦译「直心」,吴译「意(净)无求」,唐译「意乐」。
          2.秦译「深心」,吴译「不饰」,唐译「深心」。
        6.K 菩萨於一切众生, 悉皆平等, 深心清净。 (大正
          14-538c-18~19 )
        6.C 当如菩萨,等意清净。(大正 14-520c-6 )
        6.H 若诸菩萨於诸有情, 其心平等, 功德严净。 (大正
          14-560a-13~14 )
        分析:
          秦译「深心」,吴译「意」,唐译「心」。
        7.K 深心为华 ....回向为大利。 (大正 14-549c-17 ~
          19 )
        7.C 华 谓不疑....随布分斯道。(大正 14-530a-16~18 )
        7.H 胜意乐为 ....回向大菩提。 (大正14-576a-29~576b
          -2)
                   101 页
        分析:
          1.秦译「深心」,吴译「不疑」,唐译「胜意乐」。
          2.秦译、唐译「回向」,吴译「布分」。
        8.K 亦当如我,以深心供养於佛。(大正 14-556b-10
          ~11 )
        8.C 当共奉事,施以所安。(大正14-535c-17~18)
        8.H 亦当如我,奉施供养。(大正 14-586b-11 )
        分析:
          秦译「深心」,吴译、唐译无对应字。
        9.K 佛知其深心所念, .... 深发声闻、辟支佛心。 (大正
          14-556c-19~28 )
        9.C 彼佛知其内性,....解弟子乘。(大正14-536a-24~536b-
          1 )
        9.H 药王如来既知月盖增上意乐,.... 令於声闻、独一觉乘
          心善调顺。(大正 14-587a-12~24 )
        分析:
          秦译「深心」,吴译「内性」,唐译「增上意乐」。
        10.K 深发一切智心而不忽忘, .... 志常安住方便、回向。
          (大正 14-554b- 7 ~ 10 )
        10.C 性以和乐而不荒,... 分德不住。 (大正 14-533c-
          24 ~ 25 )
        10.H 曾所生起增上意乐,一切智心系念宝重而不暂忘,....
          常乐安立回向、善巧。(大正 14-582c-21~25 )
                    102 页
        分析:
          1. 秦译「深发.... 心」,吴译「性以.... 」,唐译「
           生起增上意乐」。
          2. 秦译、唐译「回向」,吴译「分德」。
          归纳以上的异译,可以得到以下初步的了解:
        1. 秦译「直心」;吴译「无求」( 1.C.1 )( 5.C )「应
         此行」( 2.C.1 )「无生之心」( 3.C.1 )「学意」
         ( 4.C ); 唐译「意乐」( 4.H )( 5.H )「纯意乐」
         ( 1.H.2 )「纯净意乐」( 2.H.2 )「淳直意乐」
         ( 3.H.1 )。
        2. 秦译「深心」; 吴译「性」( 10.C )「内性」( 9.C )
         「正性」( 4.C )「善性」( 1.C.2 )「善处」
         ( 2.C.2 )「淳淑之心」( 3.C.3 )「不饰」( 5.C )
         「意」( 6.C );唐译「深心」( 5.H )「上意乐」
         ( 1.H.4 )「胜意乐」( 7.H )「增上意乐」( 2.H.4 )
         ( 3.H.3 )( 9.H )「生起增上意乐」( 10.H )「清
          净增上意乐」( 4.H )「心」( 6.H )。
        3. 秦译「菩提心」; 吴译「弘其道意」( 1.C.3 )「道意
         之心」( 3.C.4 );唐译「大菩提心」( 3.H.4 )「发
         菩提心」( 2.H.1 )「发起无上菩提心」( 1.H.1 )
        4. 秦译「回向心」「回向」; 吴译「分德」( 2.C.3 )
         ( 10.C )「布分」( 7.C )「分流法化」( 1.C.4 )
         ;唐译「回向」( 2.H.4 )( 7.H )( 10.H )「修回
         向」( 1.H.5 )。
        5. 秦译「发行」; 吴译无此词; 唐译「善加行」( 1.H.3 )
         「妙善加行」( 2.H.2 )「发起加行」( 3.H.2 )。
          由此可知,秦译之译语较为统一; 吴译之译语变化较多
        ;唐译之译语大体一致,但常有不同的附加修饰语。 吴译译
        语变化多,可能是因为所据之传本用字原不一致; 也可能原
        字一致,而支谦翻译时采用较不统一的译语。 唐译译语有不
        同的修饰语,可能是因为所据之传本原有这些
                    103 页
        修饰语; 也可能原来没有这些修饰语,玄奘翻译时为修辞的
        需要而加入,因为藏译便较少出现这些修饰语。
          对照汉译与藏译, 可以看出汉译中,唐译与藏译最为接
        近, 它们所据的传本可能也较相近,唐译也可能比较扣紧传
        本的原文来翻译。 而秦译之译语简洁、明畅,翻译之风格颇
        为自由、活泼, 或许鸠摩罗什较能掌握经文内在的义理,表
        现出颇为自信的翻译, 所以他的译语简明而统一,能贯通前
        後经文的义理脉络。 吴译较古拙,因为是最早的译本,在译
        语上似仍在揣摸、尝试之阶段, 文字表达不够纯熟、精链,
        每见辞不达意之处。
        四、五种概念在《维摩诘经》修行上的意义
          在经文中不论那种译本, 有些地方仍可看出,直心、深
        心、菩提心、回向心四种心, 显示某种次第性。 而「发行」
        插入四种心之间,其相关的位置,也有规律可寻。 再者,它
        们与发菩提心的关系,也值得探讨。 本节即从这些角度,思
        索五种概念在修行上的意义。
          在此,必须再次引用上文所引之有关经文来分析。 先引
        「经文三」之汉译来看:
        3.K 直心是道场,无虚假故;发行是道场,能办事故; 深心
          是道场,增益功德故;菩提心是道场,无错谬故。
        3.C 道场者无生之心是, 检一恶意故:淳淑之心是,习增上
          故;圣贤之心是,往殊胜故; 道意之心是,不忘舍故。
        3.H 淳直意乐是妙菩提,由此意乐不虚假故; 发起加行是妙
          菩提,诸所施为能成办故; 增上意乐是妙菩提,究意证
          会殊胜法故;大菩提心是妙菩提,於一切法无忘失故。
          本段经文吴译比较特别, 它多了一个「圣贤之心」,却
        又少了「发行」或「加行」。 其实,吴译《维摩诘经》全经
        都未见「发行」「加
                    104 页
        行」 或相当的译语,这是吴译和秦译、唐译,绝然不同之处
        ,它也许反映了早期传本的一个特殊现象,值得注意。 至於
        其他三心之次第,和秦译、唐译是一致的。  
          秦译和唐译, 除一用「道场」、一用「妙菩提」之外,
        大体上很类似。 二译都是并列四句。因是并列的关系,不能
        说直心、发行、深心、菩提心四者, 在修行上必有次第性。
        但四者在二译中的并列次序相同, 而藏译的次序也与此相同
        ,值得注意。  
          也许这种次序之相同, 系因为译自相近之传本所致,不
        值得重视; 但是如果经文的其他处也表现相同的次第性,则
        当非偶然的现象。 这种次第性同样出现在「经文一」之秦译
        与吴译,而唐译次第有异:
        1.K 直心是菩萨净土,....
          深心是菩萨净土,....
          菩提心是菩萨净土,....
          回向心是菩萨净土,....
        1.C 菩萨以无求於国故,....
          菩萨以善性於国故,....
          菩萨弘其道意故,....
          菩萨分流法化故,....
        1.H 发起无上菩提心土,是为菩萨严净佛土,....
          纯意乐土,是为菩萨严净佛土,....
          善加行土,是为菩萨严净佛土,....
          上意乐土,是为菩萨严净佛土,....
          修回向土,是为菩萨严净佛土,....
          秦译与吴译次第相同,但都未提及「发行」。 唐译提及
        「加行」,
                    105 页
        置於「纯意乐」与「上意乐」之间, 和「经文三」之唐译相
        同。 唐译移「发菩提心」於首位,和「经文三」唐译不同,
        这种不一致的现象,容後再讨论。  
          在此,必须注意「回向心」的位置。 秦译虽然把「回向
        心」远置於「菩提心」之後,吴译、唐译与此一致。 但上文
        曾提及, 佛说净土之行之十七项,只是修行项目的列举,并
        非有意组织一套精致的修行纲目次第。 如十七项中先举「方
        便」, 再及「回向心」,而经文下文又接著说:「随其回向
        ,则有方便。 」〈菩萨行品〉又说:「志常安住方便、回向
        。 」( 10.K )可见十七项中所呈现的,未必都是固定的次
        第。 
          接著再来看「经文二」:
        2.K 菩萨随其直心,则能发行;随其发行,则得深心; 随其
          深心,则意调伏; 随意调伏,则如说行;随如说行,则
          能回向;....。
        2.C 菩萨以应此行,便有名誉;已有名誉,便生善处; 已生
          善处,便受其福;已受其福,便能分德;....。
        2.H 菩萨随发菩提心,则有纯净意乐; 随其纯净意乐,则有
          妙善加行; 随其妙善加行,则有增上意乐;随其增上意
          乐,则有止息; 随其止息,则有发起;随其发起,则有
          回向;....。
           「经文二」的语句, 明显表现出修行的因果次第性:
           秦译的次第:直心、发行、深心、意调伏、如说行、
                 回向....。
           唐译的次第:发菩提心、纯净意乐、妙善加行、增上
                 意乐、止息、发起、回向....。
           吴译的次第:应此行、 名誉、善处、受其福、分德
                 ....。
          吴译译语特异而含混, 它和秦、唐译类似之处是将「分
        德」置後,与秦、唐译之「回向」同。 在秦译方面,「经文
        二」比「经文一」, 多了「发行」「意调伏」「如说行」,
        少了「菩提心」。 直心、深心、回向的次第,二段经文相同
        。 而「发行」的位置在直心、深心之间,和
                    106 页
        「经文三」相同。 因此,直心、发行、深心、回向心四者的
        次第,大致可以确定。
         唐译方面,「经文二」比「经文一」,多了「止息」「发
        起」。 而发菩提心、纯净意乐、妙善加行、增上意乐、回向
        的次第,二段经文相同。 藏译与唐译相同。 
          在此, 又再一次看到唐译把「发菩提心」置於首位,与
        「经文一」相同。 其实,唐译和藏译把「发菩提心」置於修
        行的首位,是合乎大乘教法的。 《维摩诘经》全经一再提到
        菩萨行,须先发菩提心。 唐译和藏译所据的传本如此安排,
        似乎是为了纠正秦译与吴译所据之传本将「菩提心」列在直
        心、发行及深心之後,所造成的问题。  
          将「发菩提心」列首, 是因为已先发菩提心,才能算菩
        萨,所以在论菩萨修行之次第时,不必再提。 因此,「经文
        二」正式谈修行的因果次第性时, 唐译、藏译把「发菩提心
        」列首之後, 不再另提「菩提心」,而秦译、吴译谈修行次
        第本身时,也乾脆不提「菩提心」。  
          至於「经文一」和「经文三」的各译, 多在直心、深心
        之後再提「菩提心」, 恐怕只是为列举菩萨心行的要项,并
        非有意表示菩提心在直心、深心之後。  
          也许有人怀疑「发菩提心」和「菩提心」是否含义相同
        , 经比对各种异译的相关句子,实在看不出二者含义有何差
        别。  
          现在可以进入讨论, 菩提心、直心、发行、深心、回向
        心之因果次第性,在修行上的意义。  
          综会上节的各种译语, 「菩提心」,唐译为大菩提心,
        吴译为道意之心、弘其道意。 依「经文一」之秦译与吴译,
        「菩提心」都含有「大乘」之义; 而「经文一」之唐译作「
        发起无上菩提心」,也与其下文「发起大乘」有关。 依「经
        文三」,秦译云:「菩提心是道场,无错谬故。 」唐译云:
        「大菩提心是妙菩提,於一切法无忘失故。 」吴译云:「道
        意之心是,不忘舍故。 」因此,「菩提心」指於一切法不忘
        失、无错谬, 这是指菩萨行者於初发心时,具有大乘的正见
        正知。  
         「直心」,在唐译有意乐、纯意乐、纯净意乐、淳直意乐
        四种译语, 如将各种修饰语抽离,则其基本含义即「意乐」
        。 吴译有学意、应
                    107 页
        此行、无求、无生之心四译,「学意」指修学之意; 「应此
        行」 指菩萨应行此「 佛国清净之行」(大正 -520a-6 );
       「无求」可对应於秦译「经文一」「不谄众生」之「不谄」义
        。 「经文三」之吴译,在「无生之心」後接著说「检一恶意
        故」, 疑应作「检一切恶意故」,即一切恶意不生,而生下
        文的淳淑之心、圣贤之心、道意之心。 依「经文三」秦译云
        :「直心是道场,无虚假故。 」唐译云:「淳直意乐是妙菩
        提,由此意乐不虚假故。 」因此,「直心」含「无虚假」之
        义。  
         由上可知,「直心」指菩萨发菩提心後,有修学菩萨「清
        净之行 」之意乐 , 无求、无谄、无虚假,不生一切恶意,
        顺此纯净的发心一往直前。   
         「发行」,吴译无此词。唐译有善加行、妙善加行、发起
        加行三译,抽去修饰语,其基本含义即「加行」。 依「经文
        三」秦译云:「发行是道场,能办事故。 」唐译云:「发起
        加行是妙菩提,诸所施为能成办故。 」「发行」即发起加行
        , 系依此纯净的发心,落实於修种种菩萨之增上行,能成办
        具足菩萨功德之事。   
         「深心」,唐译有深心、心、上意乐、胜意乐、增上意乐
        、生起增上意乐、清净增上意乐七译,抽去修饰语, 其基本
        含义即「深心」「增上意乐」。 吴译有性、内性、正性、善
        性、善处、淳淑之心、意、不饰等译, 基本上是指善淑之心
        性。 依秦译「经文一」,「深心」也含有「具足功德」之义
        。 因此综合各译,「深心」指修种种菩萨增上行之後,行者
        具足功德, 趋向无上菩提之心性、意乐,更加增上、深化。
         「回向心」或「回向」,唐译有修回向、回向二译。 吴译
        有分德、布分、分流法化三译。 依「经文一」秦译云:「回
        向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得一切具足功德国土。 」吴
        译云:「菩萨分流法化故, 於佛国得道,一切示现贤善之行
        得见佛土。 」唐译云:「修回向土,是为菩萨严净佛土,菩
        萨证得大菩提时,其国具足众德庄严。 」则「回向」含有「
        得具足功德国土」之义。  
          此外,秦译云:「深心为华  .... 回向为大利。 」
       (7.K )吴译云:「华 谓不疑.... 随布分斯道。」( 7.C )
        唐译云:「胜意乐为 .... 回向大菩提。 」( 7.H )又再
        次证明「回向」系在「深心」之後。 秦译「回向为
                    108 页
        大利」, 此「大利」依上文,即「得具足功德国土」之利。
        吴译「随布分斯道」, 唐译「回向大菩提」,都指回向於菩
        提(道)。  
          秦译〈弟子品〉有「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之语
       (大正 14- 541a-7~8);〈入不二法门品〉也有「回向一切
        智」之语(大正 14- 551c-2 ), 都说明了《维摩诘经》的
        「回向」有回向菩提之义。  
          综合上述, 「回向心」或「回向」系指菩萨行者有了深
        心, 具足功德之後,进一步将一切功德回向於无上菩提,或
        回向於「得具足功德之国土」。 这和净土宗「三心」之第三
        心「回向发愿心」稍有不同。 净土宗之「回向」,是指修净
        土之行者发愿往生佛国净土; 而《维摩诘经》之「回向」,
        是指菩萨行者将功德回向无上菩提,或成就佛国净土。
        五、结论
          本文之研讨, 经由《维摩诘经》不同译本之相关经文及
        译语之比较分析, 一方面可以看出各译本翻译风格的殊异;
        一方面对本经中菩提心、 直心、发行、深心、回向心等概念
        有了较明确的了解。 尤其藉由这五个概念之因果次第的确定
        ,可看出它们在修行上的意义。 本文也指出本经之「回向」
        ,与净土「三心」之「回向」意义不同之处。 而有关本经诸
        「心」含义的确切掌握, 对研究净土「三心」也当有所助益
        。 【志谢:本文之研究过程中,承高师明道指导,特此致谢
        !】
                    109 页
        摘要
      
          本文之研讨, 对《维摩诘经》中菩提心、直心、发行、
        深心、回向心等概念有了较明确的了解; 尤其藉由这五个概
        念之因果次第的确定,可看出它们在修行上的意义。 本文也
        指出本经之「回向」, 与净土「三心」之「回向」意义不同
        之处 。 而有关本经诸 「心」含义的确切掌握,对研究净土
       「三心」也当有所助益。  
          此外, 经由不同译本之相关经文及译语之比较分析,也
        可以看出各译本翻译风格的殊异。 鸠摩罗什之译语较为统一
        、简洁、明畅,翻译之风格颇为自由、活泼而显示自信; 支
        谦之译语变化较多、较古拙, 因为是最早的译本,在译语上
        似仍在揣摸、尝试之阶段, 文字表达不够纯熟、精链,每见
        辞不达意之处; 玄奘之译语大体一致,但常有不同的附加修
        饰语。 在名种译本中,玄奘译与藏译最为接近,它们所据的
        传本可能也较相近,玄奘也可能比较扣紧传的原文来翻译。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何为直心是道场[489]

  • 无诤与圆融——《维摩诘经》的核心义理对宗教对话的贡献 [刘朝霞][2160]

  • 维摩诘经中的不二法门[4275]

  • 天龙山石窟与《维摩诘经》[4064]

  • 三部《维摩诘经》疑问词比较研究[3829]

  • 论《维摩诘经》之不二法门[3955]

  • 论《维摩诘经》之哲学思想[3734]

  • 略论《维摩诘经》净土思想[4274]

  • 从《维摩诘经》管窥同经异译在词汇发展中的重要地位[3981]

  • 《维摩诘经》与王维的佛教美学思想[4533]

  • 《维摩诘经》与维摩诘经变──麦积山127窟维摩诘经变壁画试探[3773]

  • 《维摩诘经》以不二法门对小乘佛教基本概念的会通[4442]

  • 《维摩诘经》的文学意义[3681]

  • 《〈维摩诘经〉释论》序[3422]

  • 《维摩诘经》之维摩诘形象的现代解读[3523]

  • “维摩人生”刍说──略谈《维摩诘经》对中土士人人生态度的影响[3862]

  • 离恶缘与不离恶缘不二——对《维摩诘经<方便品>》与《法华经<安乐行品>》的解读[4390]

  • 敦煌遗书S“2838”维摩诘经_的题记研究[4198]

  • 论《维摩诘经》思想对刘勰的影响[3032]

  • 《敦煌变文校注·维摩诘经讲经文》商补[3622]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