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九色鹿经:鹿以信待人,人以怨[105]

  • 佛塔的殊胜功德[142]

  • 佛源老和尚:如野马一样的妄想[119]

  • 净慧长老:修行第一关 就是看你[120]

  • 念佛越多越好吗?念佛时如何该[124]

  • 为什么彼此不能互相包容?佛说[132]

  • 临事:让人一步;临财,放宽一[119]

  • 虚云老和尚:欲望的过患[138]

  • 牢记!去寺院拜佛做到这两点,[128]

  • 虚云老和尚:心田不长无明草,[146]

  • 什么样的人加持力特别大?[119]

  • 如何让自己成为一个有福气的人[136]



  • 本站推荐

    镰仓大佛,大悲之美

    九色鹿经:鹿以信待

    佛塔的殊胜功德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2菩提文库 >> [专题]a2菩提文库 >> 正文


    享受唐卡的寂寞与美
     
    [ 作者: 佚名   来自:芒果日报   已阅:2505   时间:2013-1-4   录入:wangwencui


                                                 2013年1月4日  佛学研究网

      曹子丹的画室并不大,却别有味道。除了几幅显眼的、正在创作中的唐卡作品外,满满一书架的碟片,和整架子的书,常令来访者惊叹。这里构筑起曹子丹几乎全部的生活和他的精神空间。曹子丹自创作唐卡开始,心沉到更深的静处去,生活也变得越发简单。看似单调的生活背后,有一个外人无法轻易走入的内心世界,真诚独立,沉静安宁,而唐卡、音乐、文字、啤酒,是通向这个世界的入口。

      “磨心”的唐卡

      西方的西藏研究者曾经有一种争议,认为唐卡并不属于艺术范畴,其核心就在于“度量经”的使用,因为在西方的艺术观念中,如果一幅画要靠尺子做精确地测量,就是非艺术了。

      在曹子丹的家里,我第一次看到了“度量经”。这种全世界画种中只有唐卡才拥有的古老测画标准,被称为经典,世代传承,这也是唐卡的精髓之一。曹子丹很喜欢打度量经的感觉,这是一个磨心的过程,要能“坐得下来”。现在他的老师也已不强调他的绘画技巧,而只一心教他度量经的画法。

      一旦开始动笔,心就要沉得很静。用曹子丹自己的话说,即使在旁边放鞭炮也惊动不了他,这是常年画唐卡磨出的定力。因为唐卡的线条多,身体或意识一动,线条就会不流畅了,甚至呼吸吐纳都至关重要,所以在勾长线条时,曹子丹会习惯性地先深呼吸,然后让气一点点呼出,才能保证线条的自然流畅。尤其画“寂静相”时,虽然从线条上比“忿怒相”简单得多,但是在心境上却要更难,“心如果不静,画就少了灵气”。

      沉入这个画中的世界,常常使他想起自己14岁,第一次进藏区时的震撼和兴奋。寥廓天地间,和奔放的藏民闹在一起;第一次看到“忿怒相”时,那种震慑心灵的力量,让他有一种想留在西藏的冲动。想起2006年,自己从伦敦大学学习西藏艺术史归来,进藏拜西藏大学艺术系教授丹巴饶旦为师,学画唐卡,两人常并排而坐一整天,边画边聊,无话不谈,偶尔还能喝到老师泡的咖啡。也是丹巴老师,鼓励他将西方的绘画技巧融入唐卡创作,使他毫无顾忌地迈开步子进行自己的创作。这些单纯美好的日子常令他怀想。

      现在,曹子丹在保留古老唐卡画法的同时,将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技法融入其中。他指给我看一幅提香的作品,现在他作画时,在颜色运用上,会大量参照这一类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作品。传统唐卡基本都是单色,大红大绿的视觉冲击力过强会带来一种副作用。曹子丹将西方油画中大量使用的“灰色”,运到到唐卡的色彩中,不仅使画面颜色、层次更丰富,也增添了一份雅致。他还将传统唐卡中过于繁复的背景弱化,以单一的颜色,突出主神的形象,这其中也有西方的绘画理念。当然,两者融合中,也需要克服一些问题,比如油画布相比水粉纸和西藏的棉布,显得过于粗糙,勾画唐卡线条时很费力,曹子丹花了很长时间才突破了这个障碍。

      “独立”的代价

      和曹子丹的聊天,始终有音乐相伴。他会根据创作的不同阶段,选择不同类型的音乐。大面积地铺颜色时,选择激烈的重金属摇滚或者交响乐,可以激发他的灵感;越往后面走,创作越精细,选择的音乐也越来越缓。作画,也成了他重构音乐的过程。六年来,他的两千多张光盘,大概都参与过这种重构的过程。“绘画和音乐就像我的血和肉,二者相互补充、相互调剂。”

      日本音乐家演奏的《二泉映月》缓缓流出,一洗阿炳的悲凉风格,娓娓道来,悠扬婉转。曹子丹每次听阿炳的“二泉”,都会流泪。他说,阿炳在生命的最后一个月,穷病交加,却在大雪天里拉着这首曲子,他被这种境界深深震撼。“阿炳也激励我,不管生活遇到多么大的逆境,要把美留给世界,这是我的追求,其实世界上真正伟大的艺术家都是这样的。”

      对曹子丹来说,独立,就是有自己的行为准则,而不随波逐流。他很少上网,不浏览新闻网站,电话中只存有30个号码。他放弃在学校里当老师的保障,宁愿选择更适合自己的独立创作。从他的文字中,偶尔还是能读出他的无奈与孤独,一种物质上的不安全感,他说,最可怕的,其实是一种“沉默”。在孤独中熬过来,曹子丹已经适应了这些独立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更多时候,他享受独处的快乐,一个人画画,听音乐,看电影,写文章,在最深的夜里喝啤酒,约一两好友喝茶聊天。这种生活更为实在,这种情感更加真诚。

      “最坏的结果就是,画一辈子唐卡,出不了名,画也卖不上价,无人欣赏,穷苦潦倒一生。我觉得我可以接受,那我就做下去。不管怎么样你总要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性情的圈子

      曹子丹家附近有个烧烤摊,他偶尔和几个朋友在这里喝酒聊天。他的朋友圈很小,几个好朋友性情大抵和他一样,他们常常互相鼓励,互相扶持。

      周晓明,曾经漂流222公里考察浏阳河生态环境,今年夏天漂流湘江长株潭段考察湘江。刘东,从1999年开始,投入环保,主要进行环保的摄影摄像工作。两人偶尔叫上曹子丹一起,划着皮划艇,到湘江上调查环境污染状况。他们虽都在大学任教,却对职称没什么要求,只希望自己有更多自由,从事喜欢的环保事业。

      朋友陈鑫的唱片店没关的时候,曹子丹每个星期去一次。陈鑫热爱音乐,所以“音乐天堂”里常有很多经典的正版碟片。虽然生意惨淡,但是一直苦苦支撑。唱片店关门那天,陈鑫夫妇收拾剩下的唱片,打算卖废品。曹子丹觉得丢掉可惜,陈鑫说,他们夫妻俩当天的饭钱没着落,卖了废品还可以换些生活费。曹子丹当时眼睛一热,他从兜里翻出唯一一张“红票子”,塞给了陈鑫。“鑫哥生活这么难,但是从没听他抱怨过。”以前陈鑫的店里常来一些被生活所迫的人,曹子丹很喜欢和他们聊天,听他们生活上的烦恼和豁达,鼓励自己。

      大学开始,曹子丹就喜欢深入社会不被关注的人群,比如拉小曲的,和卖花儿童等,体会观察他们的生活,和他们聊聊家里种田、养猪的家常,只想给他们一些温暖。有一次,他在定王台的天桥下面看到一对河南的老夫妇,在拉曲胡,曲剧是河南快消失的小剧种。一曲《霸王投江》拉完,曹子丹当场流下泪来,掏出身上仅有的钱给了老爷子,还想听他再拉一遍,后来他每个星期都送点被子、衣服过去。还有一次,在火车站写生时,和一个流浪全国找女儿的流浪汉一起喝酒,喝到站不稳,在楼道里睡了一夜。

      “我交的都是这样的朋友。”曹子丹笑说。他不喜欢人情上的敷衍和繁琐往来,从画唐卡开始,他果断拒绝一切大型聚会,追求更为实在的真情感,并保有自己独立的空间。(信息来源:芒果日报)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水墨聚焦·唐卡艺术展”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开幕[875]

  • 西藏唐卡:在传承中更新[1357]

  • 西藏唐卡 灼灼其华[1295]

  • 唐卡上的爱 [胡小卫][1306]

  • 唐卡艺术中的瑰宝——匝勒[1218]

  • “西藏大昭寺佛像唐卡数据库”初步建成[1845]

  • 昌都唐卡画师:文化记忆的复制者 [德嘎旺姆][1177]

  • 西藏传统唐卡艺术走向标准化[1455]

  • 7000万元建造供免费参观 走近藏族画师兄弟的唐卡私人博物馆[1835]

  • 《唐卡分类》地方标准预计2016年4月实施[1428]

  • 中国唐卡文化研究中心携顶级唐卡亮相世界佛教论坛[2108]

  • 画一幅唐卡,修一颗佛心[2622]

  • 唐卡艺术:“佛祖的卷轴画” [黎华玲][2333]

  • 从一幅新唐卡追溯毛泽东与班禅的往事 [郎宁][1916]

  • 佛教艺术的奇葩:走出国门的唐卡珍宝[2419]

  • 唐卡:神圣性原则的精神绘画[2314]

  • 唐卡流水线:莫让唐卡失去了信仰的环节[2290]

  • 唐卡的“视觉疗法”[2692]

  • 西藏逾万平米唐卡首次展出,主佛像耳垂两米长[2314]

  • 百幅唐卡工程:突破宗教局限,以传统绘画技艺展现时代变迁[2423]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