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真正的修行,不离红尘[117]

  • 心无外物才是超然的境界[109]

  • 如孝法师:修行是神圣事业,也[154]

  • 佛陀教化众生的四种方法[117]

  • 你所相信的,就是你的命运[143]

  • 古来闻一句法都很难,为什么开[135]

  • 止语的利益和功德![145]

  • 世外淡然看红尘[159]

  • 正念的力量——《坛经》与现代[149]

  • 念佛与参禅[129]

  • 佛教思想和先秦儒家思想之比较[130]

  • 一个人是否厚道,看这四点就知[162]



  • 本站推荐

    庐山:一座因"奇秀山

    大别山:一座得“山

    普陀洛迦山:一座享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E1藏传佛教 >> [专题]e1藏传佛教 >> 正文


    传承 藏传佛教的岁月变迁
     
    [ 作者: 佚名   来自:中国西藏网   已阅:4213   时间:2013-3-10   录入:yangsihan

     

                                     2013年3月10日 佛学研究网

        佛教从公元7世纪传入西藏后,经历了一系列曲折的传播过程,之后终于在西藏生根发芽,而且随着势力的与日俱增,开始与西藏本土文化相结合,形成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藏传佛教。在藏传佛教形成和发展过程中,传承世系不同、修持方法各异,藏传佛教内部又派生出诸多门派,各派兴建寺院和其他宗教场所。

      藏传佛教宁玛派、萨迦派、噶当派和格鲁派等诸多教派的传承方式既有相同之处,也有相异。总体而言,藏传佛教的传承制度可以大致分为:师徒传承、法嗣传承、嗣代(家族)传承、活佛转世传承等。对于一个教派、一个寺院、一个经院来说,其传承系统是错综复杂的。比如在师徒传承中会有法嗣传承和嗣代传承,法嗣传承和嗣代传承中又有师徒传承。因此以上几种传承只是大体上分类相互间不能截然分开。

      一、师徒传承

      (本小节部分内容参阅了刘立千:《藏传佛教各派教义及密宗漫谈》【M】,北京:民族出版社,1997年。)

      师徒传承制度不仅是藏传佛教各教派都采取的最普遍、最常见、历史最长的一种传承方式,而且也是佛教传播、发展的最基础的方式。佛祖释迦牟尼创立佛教后,正是采取了师徒相传的方式,经过饮光(围宋)、庆喜(衮噶沃)、麻衣(夏纳果坚)、小护(尼白)、有愧(迪帝巴)、黑色(那布)和大善见(勒通其)等“七代付法藏师”。(参见《藏汉大词典》【Z】,民族出版社,1985年,第1034页。)将释迦牟尼的佛学理论发扬光大。在此之后,又有了龙树(鲁珠)、世亲(依年)、无著(托美)等一系列师徒传承。藏传佛教从传播初期到后弘期各教派的形成和发展,师徒传承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从宁玛派的传承看,传统上分为经典传承、伏藏传承和诸佛心传等三种,其中前二者大都以师徒传承为主。

      经典传承最早可追溯到公元8、9世纪吐蕃赞普赤松德赞至赤热巴巾时期,他们先后迎请了莲花生、寂护、法称、无垢友等多位印度大师来藏,收授众多弟子,传出了《幻·经·心》等典籍。

      宁玛派的伏藏传承也是在前弘时期由莲花生大师、无垢友、赤松德赞、益希措杰、鲁·南喀宁布、白若咱那、鲁·桑杰益希等人先后将密乘经典法门埋藏于山岩土石之间,到后弘期时逐渐有人将这些经典发掘出来,师徒依次相传,称为伏藏法。伏藏中所发掘出来的经书与经典传承所传之经典大多相同,不过有的经书也有伪造改篡之事。后来也出现了许多掘藏大师,掘出了宁玛派众多典籍,还掘出了一些重要的历史文献,如公元14世纪邬坚林巴掘出的《五部遗教》等。由于后期所有掘藏大师都各建寺庙,弘传自己所掘出的教法,遂以寺庙为单位,形成各自的传承系统。

      宁玛派第三种传承诸佛心传,因属秘传未见详细的记载。

      藏传佛教噶举派分为两个派系,分别由琼布南觉巴和玛尔巴译师创立。他们两人曾多次到过尼婆罗和印度等地,学习了不少的密法,主要是得到《四大语旨教授》。后来琼布南觉巴的传承在后藏发展形成为一个系统,称为香巴噶举。玛尔巴在前藏的传承系统,称为塔布噶举。虽然门户不同,但由于他们两人的大法均出自一个来源,又都亲领语旨传授,所以都称噶举巴。

      香巴噶举的传承主要也是师徒传承。琼布南觉巴把香巴派的法要传给摩觉巴·仁钦尊追,他是获得金刚持秘密语句单传的第四代。摩觉巴圆寂后由大弟子吉冈巴·曲吉僧格继承法座。从吉冈依次传给宁敦·曲吉喜饶、桑杰敦巴。以上传承称为香巴派的七宝法统。桑杰敦巴以前均属单传,以后打开法禁成为普传。

      塔布噶举在第三代塔布拉吉时,才在塔布地区建立冈布寺,广聚门徒,宏传玛米师徒二人所传噶举教授,一时法缘兴盛,此时才传出塔布噶举之名。后来他的法嗣发展的支系亦多。形成了噶玛、蔡巴、拔绒、帕竹等四个支系,其中帕竹一系又分出止贡、达隆、竹巴、雅桑、绰普、雄色、耶巴、玛仓等八个小系,总称为噶举四系八支。

      噶举一派虽然分出若干支系,但他们的主要宗旨仍以奉行语旨传承的《那若六法》和《大手印》为正修根本,其差别处是为了随顺机宜的领悟程度和接受能力,先用许多善巧的导引方法,引导初业行人逐渐趋入大印,由于根基不同,引导方式亦有不同,各树独特的风规,遂产生派别。

      藏传佛教噶当派的奠基人,是古格王朝时期从印度迎请的著名佛教大师阿底峡。仲敦巴·杰瓦迥乃拜阿底峡为师,修习佛学,尽得其传。公元1055年,阿底峡去世后,仲敦巴应邀前往热振,建立热振寺,噶当派由此逐渐成长并发展起来。

      仲敦巴去世后,先后由阿底峡的弟子南觉钦布和增·衮巴瓦分别继承,其后由仲敦巴之弟子博多瓦(1015—1078)及其弟子们继承其传承。噶当派桑普寺的传承也都属于师徒传承。

      公元15世纪格鲁派兴起后,由于其是在噶当派教义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此原来属于噶当派的寺院,都逐渐成了格鲁派的寺院。

      格鲁派由宗喀巴创立,然而使其成为完整之派风,实由师徒传承共同努力而完成的。宗喀巴大师在临逝前,以法衣付弟子贾曹杰,殷殷嘱咐发扬善规。贾曹杰继承法座。宗喀巴圆寂后,弟子们本着大师遗愿,发扬其宗风,又分头建寺,先后建立的哲蚌寺、色拉寺与扎什伦布寺。继贾曹杰后住持法座的为克珠杰。此后法位继承人又采用了甘丹赤巴制,推选精通显密教理并经严格考试之人担任之。与此同时,哲蚌寺、扎什伦布寺等格鲁派寺院采取了活佛转世制度。

      随着格鲁派师徒们的不断努力,该派得到很大的发展,格鲁派的寺庙也扩展到广大边远地区,以后发展到阿里、康区、青海、甘肃等地。此外,宗喀巴大师的法嗣传到蒙古等地,大大小小的寺院甚多,传承也很多。

      二、法嗣传承

      法嗣传承包括各寺院、各经院的住持的传承系统,以赤巴或堪布传承为主。

      以格鲁派母寺甘丹寺为例,该寺住持或法台,藏语称“甘丹赤巴”,“是宗喀巴大师的法位的继承者,因此和别的寺院的法台职位不同,担任此职务需要具备特别条件,不论是不是转世活佛,也不论出生地区和出身的寺院以及年龄大小、贵贱高低、声望大小等,担任甘丹赤巴的首要条件是要精通显密经论及讲经听法的学识。群众中的谚语说:‘男子汉应(如果)自己努力,甘丹寺的金座是没有主的。’这生动形象地说明了能不能担任甘丹赤巴的职位,关键在于学识的大小”。(见《西藏通史》【M】,汉译本,第493页。) 

      从一个学僧到甘丹赤巴是一个艰难的求学过程。担任甘丹赤巴者必须是先在西藏三大寺的任何一寺院内经过系统的佛学教育和艰苦的修习,通过各种考试和答辩,还要在拉萨正月传昭法会上取得有名次的“拉让巴格西”学位,然后进上密院或下密院修习密法,做一名“拓然巴”。然后要依次升任格贵、翁则、堪布,堪布任职期满后,任卸任堪布:堪苏。若为上密院堪苏,则按卸任先后顺序被排列在甘丹寺“夏孜扎仓”已排定的甘丹赤巴候补人名单的末尾;若为下密院堪苏,则按卸任先后顺序被排列在甘丹寺“强孜扎仓”已排定的甘丹赤巴候补人名单的末尾。然后依次由夏孜和强孜的候补人轮流担任。甘丹赤巴任期为七年。

      甘丹赤巴传承制度的完善经历了一个较长的过程。宗喀巴大师圆寂之前,曾把自己的僧帽和法衣赐给了其大弟子之一贾曹杰,暗示让其继任法位。贾曹杰接任宗喀巴的法位,成为继宗喀巴大师的首任甘丹赤巴。从第一任到第九任甘丹赤巴间,并没有强调要经过甘丹寺两个扎仓的轮流升补的程序,而大都选自宗喀巴的亲传弟子和再传弟子中的佼佼者。从第十任甘丹赤巴开始渐渐走向两扎仓人选依次递补的轨道,但仍未形成定制。“第三十五任前,夏孜法王和强孜法王谁升补并无定制,谁的威信高,经协商后谁就可以升补,至第三十五任嘉木样·贡觉曲达之后两扎仓为此发生了纠纷,当时掌握西藏政权的第巴藏巴下令做出了轮流递升和每任任期为七年的规定(参见周润年、刘洪纪:《中国藏族寺院教育》【M】,兰州:甘肃教育出版社,1998年,第252页。)”

       此后这一规定成为一种定制,除了一些特殊情况外据《中国藏族寺院教育》第252页载,在第三十五任之前十四任任期超过7年;第六十二任卸职后,六十三任任6个月去世,第六十四任外出未能及时上任,由第六十二任兼任了将近1年;第九十六任土丹贡噶1954年出任甘丹赤巴。1959年西藏叛乱直接影响了甘丹赤巴的正常替换程序,第九十六任之任期到1964年去世,在位11年。绝大部分赤巴均按此规定执行。至1959年甘丹赤巴已传至九十六任有关第一任到四十七任甘丹赤巴的历史见第司·桑杰嘉措:《格鲁派教派史——黄琉璃宝鉴》【M】(藏文),中国藏学出版社,1989年,第73—96页。

      在甘丹寺除了甘丹赤巴外,夏孜和强孜两个扎仓也有各自的法嗣传承系统。夏孜扎仓由宗喀巴大师之弟子乃丹仁杰瓦创立,其法位依次由弟子相传。强孜扎仓为宗喀巴大师之弟子霍顿·南卡白桑布创立,其法位依次由弟子相传。到第司·桑杰嘉措时期夏孜和强孜的法嗣分别传到第三十六任和第二十九任。此二扎仓法嗣传承之详情参见第司·桑杰嘉措:格鲁派教派史——黄琉璃宝鉴》,中国藏学出版社,1989年,第97—98页。其他的寺院、经院也有类似这样的法嗣传承。

      三、嗣代传承

      嗣代相传,也可称为家族传承,其中包括父子相传、叔侄相传、兄弟相传等形式。该制度是藏传佛教早期的一种传承方式,在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中都有这种传承。

      吐蕃王朝崩溃和分裂割据时期,藏地很长时间无寺庙、无僧团,只有一批宁玛派在家俗人咒师维护法统,采取极为隐蔽的方式来保持其传承,而这种传承大都采取在家庭中父子相传的方式进行,法脉始终未断《青史》【M】,第84页。

      宁玛派旧派弘扬前弘时期的经典法要而逐渐形成的宁玛派中的一个独立的宗派,历史学家称这派为前译密咒派,简称“旧派”,见《中国藏族寺院教育》,第252页。两大传承系统中,“经典传承”和“伏藏传承”都有嗣代传承的历史。宁玛派正式形成时,该派开创人素·释迦迥乃得到许多从公元8、9世纪时传下的密经传承,而这些都是从被誉为前弘密法三大传人前弘密法三大传人为:初期的莲花生、中期的白若杂那和后期的鲁·桑杰益希。之一的鲁·桑杰益希传给其子库龙巴以后才得以传下来的。素·释迦迥乃收素琼·喜饶扎为养子,传法给他使其继承法位。素琼意为小素,别名德协甲沃巴。小素的儿子名卓浦巴·释迦僧格弟子很多。当时除素氏外,尚有绒宋的传承系统、若氏家传系统以及后来隆钦宁提的传承系统。

      萨迦派的嗣代相传情况,比起宁玛派的传承更为突出。萨迦派是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之一,一般誉称卓弥·释迦意希为该派的创始人。

      昆官却杰波出身于信奉宁玛派的家庭,自幼随其父兄学习宁玛派教法,此后前往莫古隆依止卓弥释迦盖西学习继承了“道果法”,后建萨迦寺。

      萨迦寺建立后,萨迦寺寺主皆由昆氏家族男性相承,遂形成集政教两权于昆族一家之局面。萨迦派传承之初著名的“萨迦五祖”,均为父子相传、兄弟相传或叔侄相传。
    官却杰波之子贡噶宁波并未出家,穿白衣,故认他为白衣初祖。索朗孜摩,为贡噶宁波之次子,接替父位主持寺庙,是萨迦五祖中之白衣第二祖。扎巴坚赞,为贡噶宁波之三子,继任其兄的法座主持寺庙,是萨迦五祖中之白衣第三祖。萨班贡噶坚赞是萨迦五祖中之第四祖、红衣第一祖,为扎巴坚赞之弟贝钦沃布之长子,八思巴是萨迦第五祖,为萨班贡噶坚赞之弟桑擦·索朗坚赞之长子。

      到了公元14世纪初,元朝开始衰落,卫藏地区新的教派和封建集团崛起,萨迦派失去了中央政权的强力支持,教派内部互相争权,内讧叠起,许多贵族割据地方,不受约束,昆氏家族遂分裂成细脱拉章、仁钦岗拉章、拉康拉章、都却拉章等四个拉章。从此,达钦兄弟轮流执掌政教大权。后来除都却拉章外,其余三个拉章断嗣,萨迦政权由都却拉章继承。萨迦政权虽几经更迭,但其政教机构基本上实行以达钦为首的政教制度。达钦,即萨迦达钦,亦称萨迦赤钦或萨迦法王,均为萨迦“昆”氏人。在甘丹颇章政权时期,达钦的地位在全藏所有呼图克图之首。他来拉萨时,按惯例坐红黄色轿子。19世纪,都却拉章贡噶仁钦、白玛顿堆旺久兄弟二人为争夺法王王位互不相让,都却拉章又分为两家,萨迦政权分别由平措颇章和卓玛颇章两家轮流出任达钦一职。到1959年萨迦达钦已传82代一种说法是传到118代,待查。从过去的历史看,无论风雨如何突变,不管分成多少拉章或颇章,萨迦派系始终没有改变昆氏家族后嗣传承的历史。

      止贡噶举派也有嗣代相传之传承,是以止贡“久热”之骨系为主的家族式传承体系,其中既有叔侄传承,也有父子传承。以止贡派前十五任法嗣传承为例,止贡派创始人觉巴·吉丹贡布出自“久热”家族,在其之后由其弟子堪钦·古那瓦继任法台。古那瓦任满3年后,根据觉巴·吉丹贡布之指示,将其位传给了觉巴·吉丹贡布之孙温·仁布其,是为第二任法台。此后由觉巴·吉丹贡布之侍寝坚俄巴任第三任法台后,传位给了觉巴·吉丹贡布之孙子、第二任法台之弟迥仁布其,为第四任法台。第五任法台托卡瓦为觉巴·吉丹贡布之第五代;第六任为第五任托卡瓦之弟;第七任上台之际因家族内部继承人年幼,故由努·多吉益希担任;第八任多吉仁青为觉巴·吉丹贡布之第七代;第九任尼杰巴为第八任多吉仁青之弟;第十任曲吉杰布为第八代;以上传承中所有法台都为出家僧人。另外除个别法台来自外族外,均以家族内部叔侄或叔孙传承为主。

      自觉巴·吉丹贡布之第九代、第十一任法台顿珠杰布开始,止贡派法台开始娶妻生子,形成了父子传承体系。从第十二至十五任分别为达布万、仁青白桑、仁青曲杰、贡噶仁青。其中第十一任、第十四任、第十五任分别相传为印度大成就者威瓦巴、手持金刚和该派创立者觉巴·吉丹贡布之转世。有关止贡派传承详史参见止贡·丹增白玛坚赞:《止贡法嗣》【M】(藏文),拉萨:西藏藏文古籍出版社,1989年。

      四、活佛转世传承

      活佛,藏语称为“追古”,意为化身。活佛转世是藏传佛教一大特色,是特定政治环境下的产物。把佛与人结合起来,形成为一体,在宗教史上是创举,它与佛教在藏区的传入、融合和发展的历史有密切的关系,是佛教理论在藏族社会中的具体实践的结果。转世理论并不是藏传佛教的创举,而是从佛教的轮回转世、三身学说三身说:即法身、报身和化身三种。的理论中衍生出来的,在浩如烟海的佛教经典中都可以寻觅到它的依据。相传为佛祖释迦牟尼生前曾多次讲述的他的几代前生故事,详载于《释迦百行经》及《三十四行经》等众多佛经之中。因此活佛转世理论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佛本生传”的影响,同时也是轮回转世理论成功运用的结果。

      藏传佛教的转世理论经历了形成和发展的过程。最初是把一些对社会有影响的人物尊崇为佛的化身,如拉托托日念赞、松赞干布、赤松德赞、赤热巴巾、赤尊公主、文成公主、拉龙白吉多吉等都认为是佛或菩萨的化身《王统世系明鉴》等传统史书大都有这方面的记载。随着西藏社会的发展,佛教开始复兴,各教派及新的寺院纷纷建立,并且不断发展壮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和发展各派及各寺已取得的政治、经济地位的发展,解决首领的继承问题成为至关重要的任务。在这样的背景下,就赋予了首领高僧以佛的化身,高僧的转世就应运而生。

      公元13世纪中叶,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成为当时影响很大、实力雄厚的教派。为了避免师徒传承容易造成自立门户、分散力量的弊端,所以噶玛拔希在圆寂前决定采用化身转世的方式,开创了活佛转世的先河。此后,藏传佛教各教派纷起仿效,相继建立起大大小小数以千计的活佛转世系统。在几百年的转世实践中,形成了较为完备的寻访认定转世灵童的宗教仪轨。

      历史上,由于活佛一般属于寺院的中上层,有些还是教派领袖,他们对西藏地方的政治和宗教生活起着重要作用,是中央政府对西藏行使有效管理的重要力量,所以历代中央政府高度重视对活佛转世的管理,进而形成了大活佛最终由中央政府认可的历史定制。

      到了清代,中央政府为了大活佛转世灵童的寻访、认定程序,在《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中制定了金瓶掣签制度。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的有关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成为各教派活佛,尤其是各大活佛转世系统必须遵循的共同规则,成为确立转世活佛权威性的必要条件。(信息来源:中国西藏网)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不立文字,禅宗是咋传承和交流的?[126]

  • 宗派、宗风与北宋中后期曹洞宗的传承[349]

  • 临济禅机千古风流[274]

  • 云门宗在舒州地区传承与发展研究[772]

  • 论宗教中国化——以藏传佛教为例[621]

  • 青藏高原崇马习俗:藏传佛教信仰“马头观音”[785]

  • 试论藏传佛教的王朝化与国家认同[1216]

  • 藏传佛教中的四臂观音[944]

  • 藏传佛教佛像主要种类及代表佛像[951]

  • 佛门中的“传灯”只是手递手传莲花灯?看完才知它的意义这么深远[727]

  • 新时代藏传佛教中国化的路径和实践[1693]

  • 藏传佛教菩提心思想及其现实意义[1052]

  • 喜饶嘉措大师:藏传佛教中国化的光辉典范[2454]

  • 浅析佛教题材缂丝织品的传承和发展[947]

  • 禅的起源传承及其当代意义[976]

  • 佛法在中国的流变:藏传佛教点滴 [刘立丰][1578]

  • 藏传佛教文化的意蕴与价值[1514]

  • 藏传佛教思想史现代学科引领者——班班多杰[1908]

  • 藏传佛教在河西走廊的传播与发展[2691]

  • 佛教教育的传承与发展学术研讨会在京成功举办[1308]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