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虚云老和尚:心田不长无明草,[128]

  • 什么样的人加持力特别大?[107]

  • 如何让自己成为一个有福气的人[121]

  • 如果不犯这个错,你的财富永远[118]

  • 深刻:当你有福报时,钱会来追[129]

  • 不要总拿佛法的镜子照别人[184]

  • 佛家“布施”讲究“三轮体空”[108]

  • 佛教里的如意[104]

  • 不读华严经 不知佛家富贵[119]

  • 佛门中的顺口溜,你能说得出几[180]

  • 佛言:抱怨!很损自己的福报。[140]

  • 圣严法师与龙应台对谈:生命与[128]



  • 本站推荐

    九色鹿经:鹿以信待

    佛塔的殊胜功德

    不要总拿佛法的镜子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佛教譬喻的现代诠释与运用 [永东]
     
    [ 作者: 永东   来自:佛教在线   已阅:2925   时间:2013-8-16   录入:yangsihan

     

                                 2013年8月16日 佛学研究网

        提要:

      在佛教,“譬喻”是释迦牟尼佛说法的九个(南传佛教)或十二个方式(北传佛教)之一。释迦牟尼佛善用譬喻说法,所以在佛教大藏经中出现了相当多数量的譬喻,有些佛经甚至专以譬喻立名,如《佛说碱水喻经》就是两千多年前,佛于印度以水为喻,为比丘说解脱之道的七个过程。东汉时期,印度佛教藉由经典的汉译传入中土,逐渐本土化为中国佛教,并发扬光大。本经最早于西晋(265-316)年间译出,做了一次时空和语言的大转变。前秦建元二十年(384) 昙摩难提再译,东晋安帝隆安元年(397)元月和十一月瞿昙僧伽提婆又重译两次。此经的一译再译应有其时代的需求和必要,然而自瞿昙僧伽提婆重译之后,迄今已经历漫长的十六个世纪,譬喻的教化功能是否能确保不失?抑或有时间、空间和对象的局限性?随著时间的更迭,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佛教的譬喻是否会因为面临高科技时代的不同时、空、人、事等因缘背景,而失去其时代的教化意义和存在价值?迄今,虽然已有不少学者从事譬喻佛经的研究,却未有对佛教譬喻的现代诠释和价值做探讨。本论文欲透过《佛说碱水喻经》中水喻七事,来了解“譬喻”的现代诠释学与其运用价值。全文共分为四章:第一章为前言;第二章《佛说碱水喻经》的譬喻探讨;第三章本经“七水喻”的现代诠释和运用;第四章结论。

      一、绪论:

      “譬喻”(metaphor/simile) 略称“譬”或“喻”,我国修辞学宗师黄庆萱,将譬喻法分为“明喻、暗喻、借喻、略喻”四大类,以“喻体、喻词、喻依”1 间的关系和呈现方式为分类标准。自古以来即被人类广泛使用,无论是散文、小说或是诗,“譬喻”的修辞技巧在文学创作上运用得多且广。中国先秦时期,孟子擅于以譬喻说理,将抽象的道理,或是将难以言说之事物,借由熟悉或是浅近之物,以此喻彼,让听者明白,以阐明所表达之事物。从先秦以来,譬喻法即广用于文学创作,且日益推陈出新,曲尽联想之奇崛和文藻之变化。

      一般使用譬喻,是为使人易于理解教说之意义内容,而使用实例或寓言等加以说明之。因此,为有效达到教化的目的,被采用做譬喻的实例或寓言,在使用的当时,使用者应该有考量到当时的人、事、时、地等因缘的相应。如今事过境迁,各种人、事、时、地等因缘条件都不同了,“譬喻”的功能还存在吗?即使存在,还能够达到和譬喻产生当时一样的功效吗?

      在佛教,“譬喻”是佛陀使用的九种或十二种说法方式之一。在大藏经中,就有不计其数的譬喻。少数几部经结集了相当数量的譬喻,故总的以譬喻为名,如《五阴譬喻经》、《杂譬喻经》、《法句譬喻经》和《佛说譬喻经》等;2 有些经题就直接以譬喻立名,如本论文所探讨的《佛说碱水喻经》;有些经的譬喻,只出现在经文中,例如《大方广佛华严经》中,就有一百二十八则菩提心的譬喻。3 佛陀入灭后,在印度小乘十八部中之经量部,其本师鸠摩逻多尝造喻鬘论广说譬喻,世称譬喻师,其传承之部派则称譬喻部。

      探讨佛教譬喻的书籍,如郭良的《佛教譬喻经文学》一文,对佛藏(特别是巴利文三藏)中的譬喻经一类作品,作了总体的文学价值描述。4 丁敏的《佛教譬喻文学研究》,是第一部以譬喻文学这一种佛教文学体裁为研究对象的专著。5 不过,该书仅研究现存的汉译佛经中的譬喻文学作品,而没有涉及梵文、巴利文的相关作品,更没有注意到在西域出土的梵语文书中也有数量不等的“譬喻”类文献资料。朱庆之《佛典与中古汉语词汇研究》探讨佛教词语的构造,为现代汉语、外来语的吸收树立了样板;因翻译佛经、著述佛典而产生的佛教词语,充实了汉语词汇的家族。6

      有关譬喻的论文则有数位学者做过系列的研究,如梁丽玲的《〈杂宝藏经〉及其故事研究》,针对该经一百二十一则故事,做一全面性的整理研究,以显现佛教文学的璀灿,是从事佛教文学研究很有价值的参考。7《〈贤愚经〉研究》,则以《贤愚经》六十九则故事为依据,从叙述主题、思想内涵、修辞技巧等方面,进行全面的整理与剖析。“8《贤愚经》及其相关问题研究”,就该经的故事做分析与经文内容比对。9〈《撰集百缘经·饿鬼品》研究〉探讨该经〈饿鬼品〉的内容。10 和“《出曜经》的动物譬喻”以研究经中有关动物的譬喻。11 另有梁晓虹的〈佛典的譬喻〉、12《佛教词语的构造与汉语词汇的发展》从十二分教的佛经分类方式,将本经的故事内容依本生、因缘、譬喻等不同的类型加以区分,并探讨其不同的故事结构形式、13〈佛经譬喻造词之特色〉,旨在探讨佛经譬喻的语文造词的特色、14 其出现在《佛教与汉语词汇》中的〈从语言上判定《旧杂譬喻经》非康僧会所译〉亦然。15 颜洽茂的《佛教语言阐释:中古佛经词汇研究》,对譬喻等词义的研究。16 丁敏的〈譬喻佛典之研究──撰集百缘经、贤愚经、杂宝藏经、大庄严论经〉,旨在探讨这四部经中譬喻的形式和内容。17 林韵婷的〈杂阿含经譬喻故事研究〉,以譬喻故事的角度,将《杂阿含经》的法义如何与现实生活融合作一整理、呈现。18

      虽然上列诸多著作和论文均围绕著譬喻做研究,却未涉及譬喻的现代诠释。本论文以质性研究方法为主,针对《佛说碱水喻经》汉译原典做观察,来探讨佛教譬喻的现代意义和运用。

      二、《佛说碱水喻经》的譬喻探讨

      《佛说碱水喻经》旨在以水为喻,为比丘说解脱之道的七个过程。共有三个汉译本,第一版《佛说碱水喻经》19 的译者已不可考,共有682字;第二译本出现在《增壹阿含经》,20 共有603字。是兜佉勒国沙门昙摩难提(Dharma-nandi)译于前秦建元二十年(384)。21 之后瞿昙僧伽提婆(Gautama Sanghadeva)于东晋安帝隆安元年(397)重译出,与难提本小异。第三译本《中阿含经》七法品(A.VII.15 Udakupama)《水喻经》第四 (卷1),22 共有1388字,原为昙摩难提于符秦建元二十年(384)译出,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重译于东晋孝武及安帝隆安元年(397),与昙摩难提译者大不同。目前本经无梵文本,仍有巴利文本《A.7.15》。

      本譬喻随著译出先后,由“七人喻水”、“七人水喻”到“七水人”,显然由事显理,直入事即理的结合。较晚译本受到当时社会环境的影响,使用了较多语体文,也愈形现代化和人间化。再说,从第三译本的七个水喻人的结尾都加了“世间谛如有也。”来看,此七水喻人的“人”不应该只是针对出家比丘而已,而是包含所有的世间人,不只是对出家比丘的修行证果而言,而是含盖了所有的世间事。

      三、七水喻的现代诠释

      比较《佛说盐水喻经》三异译本的内容,可见较晚译本的遣词用字愈趋现代化和人间化,而且这七水人喻含盖了所有世间人事物。然而,时至今日,两千多年前佛陀传授的“七人水喻”是否还能发挥其现代的教化意义和功能?下面将依据较近代的第三译本,以现代化的诠释方法来分析探讨。

      (一)若人没于水。

      云何有人常卧?谓或有人为不善法之所覆盖,染污所染,受恶法报,造生死本,是谓有人常卧。犹人没溺,卧于水中。我说彼人亦复如是,是谓初水喻人。世间谛如有也。23

      在佛教修行道上,第一水人虽指沉溺在生死大海的无明烦恼众生,但综观现代社会,沉迷在毒海、酒海、烟海、淫海、偷窃、赌博、诈欺等恶习大海而无法自拔、不知省悟的众生,不是比比皆是吗? 也是目前世界各国所面临最棘手难对治的社会问题。

      (二)从水出头复还没水。

      云何有人出已还没?谓人既出,得信善法──持戒、布施、多闻、智慧、修习善法。彼于后时失信不固,失持戒、布施、多闻、智慧而不坚固。是谓有人出已还没。犹人溺水,既出还没。我说彼人亦复如是,是谓第二水喻人,世间谛如有也。24

      第二水人指长期沉溺在生死大海的无明烦恼众生,终于有些惭愧心,就像有人沉溺大海,头偶尔探出水面,却马上再度沉溺。不正像沉溺于毒品烟酒等恶习中的人,偶尔起了丝毫的惭愧心,却不长久、不牢固,当毒淫、酒淫等恶习一来,忍不住又再沉迷下去。

      (三)或出头遍观四方。

      云何有人出已而住?谓人既出,得信善法──持戒、布施、多闻、智慧、修习 善法。彼于后时信固不失,持戒、布施、多闻、智慧坚固不失,是谓有人出已而住。犹人溺水,出已而住。我说彼人亦复如是,是谓第三水喻人。世间谛如有也。25

      第三水人指长期沉溺在生死大海的无明烦恼众生,有信心从善,起惭愧心,且意志坚定,就像有人沉溺大海,头探出水面,就不再沉溺。好比染上毒品烟酒等恶习的惯犯,有信心要戒除烟酒毒品,起了惭愧心,意志也很坚定,虽然当毒淫、酒淫来时,身心的煎熬痛苦难堪,但由于其决心和意志力坚固而战胜毒淫,从此不再吸食。

      (四)或出头不复没水。

      云何有人出已而住?住已而观?谓人既出,得信善法──持戒、布施、多闻、智慧,修习善法,彼于后时信固不失。持戒、布施、多闻、智慧,坚固不失。(住善法中,知苦如真,知苦习(集),知苦灭,知苦灭道如真。彼如是知、如是见、三结便尽。谓身见、戒取、疑。三结已尽,得须陀洹,不堕恶法,定趣正觉,极受七有。天上、人间七往来已,便得苦际。)是谓有人出已而住,住已而观,犹人溺水。出已而住,住已而观,我说彼人亦复如是,是谓第四水喻人。世间谛如有也。26

      第四水人指长期沉溺在生死大海的无明烦恼众生,有信心从善,起惭愧心,且意志坚定,就像有人沉溺大海,头探出水面,就不再沉溺。之后多守戒律、修持布施、薰习善法、长养智慧,渐对这些善法信心不退、坚固不失,身见结、戒取结、疑结等三结烦恼断尽,便证得初果须陀洹,天上人间再来回七次,所有的苦就完全断除了。犹如染上毒品烟酒等恶习的惯犯,有信心要戒除烟酒毒品,起了惭愧心,意志也很坚定,虽然毒淫、酒淫等上来时,身心的煎熬痛苦难堪,但由于其决心和意志力坚固而能战胜毒淫,不再吸食。但是此时毒淫还在,为对治毒淫,该人多持守法规、多与人为善,多薰习听闻善法,智慧渐生,就更有更生向上的力量了。

      (五)或有人欲行出水。第三译本定义为:

      云何有人出已而住,住已而观,观已而渡,谓人既出,得信善法──持戒、布施、多闻、智慧。修习善法,彼于后时信固不失,持戒、布施、多闻、智慧,坚固不失。住善法中,知苦如真,知苦习、知苦灭、知苦灭道如真。如是知,如是见,三结便尽,谓身见、戒取、疑。三结已尽。淫、怒、痴薄。得一往来天上、人间。一往来已。便得苦际。是谓有人出已而住。住已而观。观已而渡。犹人溺水。出已而住。住已而观。观已而渡。我说彼人亦复如是。是谓第五水喻人。世间谛如有也。27

      第五水人指长期沉溺在生死大海的无明烦恼众生,有信心从善,起惭愧心,且意志坚定,就像有人沉溺大海,头探出水面,就不再沉溺。之后多守戒律、修持布施、薰习善法、长养智慧,渐对这些善法信心不退、坚固不失,身见结、戒取结、疑结等三结烦恼断尽,便证得初果须陀洹,且想要永远离开此生死大海。正像沉溺于毒品烟酒等的惯犯,有信心要戒除烟酒毒品,起了惭愧心,意志也很坚定,虽然毒淫、酒淫等来时,身心的煎熬痛苦难堪,但由于其决心和意志力坚固终能战胜毒淫,不再吸食。但是此时毒淫还在,为对治毒淫,该人多持守法规,多与人为善,多亲近善友,多薰习听闻善法,智慧渐生,充满更生向上的力量,就想要永远脱离过去一直沉溺其中的毒品大海。

      (六)或有人欲至彼岸。第三译本定义为:

      云何有人出已而住?住已而观,观已而渡,渡已至彼岸。谓人既出,得信善法达持戒、布施、多闻、智慧、修习善法。彼于后时信固不失,持戒、布施、多闻、智慧,坚固不失,住善法中。知苦如真、知苦习、知苦灭、知苦灭道如真,如是知、如是见,五下分结尽,谓贪欲、嗔恚、身见、戒取、疑。五下分结尽已,生于彼间,便般涅槃,得不退法,不还此世,是谓有人出已而住。住已而观,观已而渡,渡已至彼岸,犹人溺水,出已而住,住已而观,观已而渡,渡已至彼岸。我说彼人亦复如是,是谓第六水喻人。世间谛如有也。28

      第六水人指长期沉溺在生死大海的无明烦恼众生,有信心从善,起惭愧心,且意志坚定,就像有人沉溺大海,头探出水面,就不再沉溺。之后多守戒律、修持布施、薰习善法、长养智慧,渐对这些善法信心不退、坚固不失,身见结、戒取结、疑结等三结烦恼断尽,便证得初果须陀洹,想要永远离开此生死大海,就必须登上岸去。正像沉溺于毒品烟酒等的惯犯,有信心要戒除烟酒毒品,起了惭愧心,意志也很坚定,虽然毒淫、酒淫等来时,身心的煎熬痛苦难勘,但由于其决心和意志力战胜毒淫,不再吸食。但是此时毒淫还在,为对治毒淫,该人多持守法规,多与人为善,多亲近善友,多薰习听闻善法,智慧渐生,充满更生向上的力量,想要永远脱离过去一直沉溺其中的毒品大海,就必需登上岸去,永远脱离这个毒海圈子,才能尽除这些染污的恶习。

       (七)或有人已至彼岸。第三译本定义为:

      云何有人出已而住,住已而观,观已而渡,渡已至彼岸,至彼岸已,谓住岸梵志?谓人既出,得信善法,持戒、布施、多闻、智慧。修习善法,彼于后时信固不失,持戒、布施、多闻、智慧,坚固不失。住善法中,知苦如真、知苦习、知苦灭、知苦灭道如真,如是知、如是见,欲漏心解脱,有漏、无明漏心解脱。解脱已,便知解脱,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是谓有人出已而住,住已而观,观已而渡,渡已至彼岸,至彼岸已,谓住岸梵志。犹人溺水,出已而住,住已而观,观已而渡,渡已至彼岸,至彼岸已,谓住岸人。我说彼人亦复如是,是谓第七水喻人。世间谛如有也。29

      第七水人指长期沉溺在生死大海的无明烦恼众生,有信心从善,起惭愧心,且意志坚定,就像有人沉溺大海,头探出水面,就不再沉溺。之后多守戒律、修持布施、薰习善法、长养智慧,渐对这些善法信心不退、坚固不失,身见结、戒取结、疑结等三结烦恼断尽,便证得初果须陀洹,想要永远离开此生死大海,且已登上岸去,永远不会在掉落此无明生死大海,永断生死轮回,得自在解脱。正像沉溺于毒品烟酒等的惯犯,有信心要戒除烟酒毒品,起了惭愧心,意志也很坚定,虽然毒淫、酒淫等来时,身心的煎熬痛苦难堪,但由于其决心和意志力战胜毒淫,不再吸食。但是此时毒淫还在,为对治毒淫,该人多持守法规,多与人为善,多亲近善友,多薰习听闻善法,智慧渐生,充满更生向上的力量,欲永远脱离过去一直沉溺其中的毒品大海上岸去,如今终于上到安全的岸上,永远不会再犯,且能现身说法,有力量协助其他更生人永远断除毒淫,做个利益社会有用的人。

      上述佛说的“七水人喻”,在修道上所以能由凡成圣、灭除我法二执的烦恼、得究竟解脱,关键在于有惭愧心的生起,就是自觉心的启动,才能“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对于时下懈怠散漫的修道人,也有教化提醒的作用,这些暂时迷失的修道人,同样需要靠自觉生起惭愧,才能精进向上、远离恶法。对于一般沉迷五欲六尘,尤其染上药物滥用、贪赃枉法、偷窃嫖赌等恶习者,更需由衷发起自觉,生惭愧心、坚定意志、更生做人,这就是所谓的“自觉教育”。

      而“自觉”就是一种自我教育,佛经讲:“自依止、法依止、莫异依止”,就是自我教育。所谓“自我教育”,就是要自我要求、自我学习、自我充实、自我反省,而不是只想依顿别人。平时自问、自觉、自发、自悟,透过自我的观照而能找到自己,这就是自我教育成功。人要靠自己自知、自觉、自悟,才能成功,别人的帮助终究有限。30 不管是善法的成就如教育、修行等,或是恶法的断除如毒瘾、盗窃等,都非靠自觉不可,犹如本经所谈的“七水人喻”。

      四、结论

      “譬喻”是释迦牟尼佛常用的说法方式之一,故常出现在大部分经典中。有些佛经是以譬喻为主并以之立名,如《撰集百缘经》、《贤愚经》、《杂宝藏经》和《大庄严论经》等,故较多学者针对这几部经从事学术研究。而《佛说碱水喻经》只是《中阿含经》和《增一阿含经》中的一部小经,也只提到单一的七水人喻,就是佛以水为喻,为比丘说解脱之道的七个过程。这部小经第一译本“水喻七事”,第二译本则为“七事水喻,人亦如是”,多加了“人亦如是”,到了第三译本就由八字简化为“七水人”,显然由事显理,直入事即理的结合。本经的译经笔法和遣词用字也随著文明的进步愈趋现代化和人间性,每个译本都反应出当时的社会时势──魏晋南北朝时代,佛经汉译采用“口语∕语体文”,少用“书面语”。到了唐宋就有使用白话文了。31

      综上所述,《佛说七水人喻》原是佛为有情生命活动的情况分有七种类。因无惭、无愧而起惑造作恶业而长期没溺苦海中,如三恶趣者。若惭愧时有、时无,行善行恶不定,或时在人天善趣,或时处于三恶趣中,在海中时浮、时沉者。有惭、有愧,有正见寻觅、有正志、有勇猛意、谋求出离苦海,相当于七贤四善根位者。第四~第七譬喻已见道,修习三无漏学,乃至作证四沙门果位者的历程。如今却能说明时下各种药物滥用、恶习杂染的身心烦恼困境,进一步还能用来协助社会上染有烟酒、毒品、偷窃、嫖赌、贪渎、诈欺等恶习者的更生问题的辅导。可见时空虽历千古,人性却不变。释尊怎会料到其两千多年前指导比丘修道用的善巧譬喻,历千古而不衰,不但能用来阐释解决各种社会人性污染恶习的问题,其中蕴含的“自觉教育”还是当前教育

      的根本所在呢?可见本经“七水人喻”虽只是佛教九类譬喻的一种,内容也简短微不足道的小譬喻,不但能做为修道上的引导,对现代生命教育和当前各种社会问题也具有时代教化功能。足见佛教譬喻是超越时空,不但可以现代诠释学说明之,且深具时代意义和价值的。

      参考书目:

      一、藏经

      ﹝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中阿含经》《水喻经》,《大正藏》册1,no.26。

      ﹝西晋﹞录,《佛说碱水喻经》,《大正藏》册1,no.29。

      ﹝东晋﹞竺昙无兰译,《泥犁经》,《大正藏》册1,no.86。

      ﹝刘宋﹞求那跋陀罗译,《杂阿含经》卷十五(406经) ,《大正藏》册2,no.99。

      ﹝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五阴譬喻经》,《大正藏》册2,no.105。

      ﹝前秦﹞兜佉勒国沙门昙摩难提译,《增壹阿含经》,《大正藏》册2 ,no. 125(39.3)。

      ﹝吴﹞康僧会译,《六度集经》,《大正藏》册3,no.152。

      ﹝吴﹞支谦译,《菩萨本缘经》,《大正藏》册3,no.153。

      作者不详,或谓圣勇,《菩萨本生鬘论》,《大正藏》册3,no.160。

      ﹝吴﹞支谦译,《撰集百缘经》,《大正藏》册4,no.200。

      ﹝后秦﹞鸠摩罗什译,《大庄严论经》,《大正藏》册4,no.201。

      ﹝元魏﹞慧觉等译,《贤愚经》,《大正藏》册4,no.202。

      ﹝元魏﹞吉迦夜共昙曜译,《杂宝藏经》,《大正藏》册4,no.203。

      ﹝后汉﹞月支沙门支娄迦谶译,《杂譬喻经》,《大正藏》册4,no.204。

      ﹝萧齐﹞求那毗地译,《百喻经》,《大正藏》册4,no.209。

      ﹝晋﹞沙门法炬共法立译,《法句譬喻经》,《大正藏》册4,no. 211。

      ﹝唐﹞三藏法师义净译,《佛说譬喻经》,《大正藏》册4,no. 217。

      ﹝唐﹞玄奘译,《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大正藏》册5,no.220a。

      ﹝姚秦﹞鸠摩罗什译,《金刚般若经》,《大正藏》册8,no.235。

      ﹝元魏﹞菩提流支译,《金刚般若经》,《大正藏》册8,no.236。

      ﹝姚秦﹞鸠摩罗什译,《佛说仁王般若波罗蜜经》,《大正藏》册8,no.245。

      ﹝姚秦﹞鸠摩罗什译,《妙法莲华经》,《大正藏》册9,no.262。

      ﹝东晋﹞佛陀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正藏》册9,no.278。

      ﹝北凉﹞昙无谶译,《大般涅槃经》,《大正藏》册12,no.374。

      ﹝姚秦﹞鸠摩罗什译,《维摩诘所说经》,《大正藏》册14,no.475。

      ﹝东晋﹞佛陀跋陀罗译,《观佛三昧海经》,《大正藏》册15,no.643。

      ﹝东晋﹞佛陀跋陀罗译,《大方等如来藏经》,《大正藏》册16,no.666。

      ﹝刘宋﹞求那跋陀罗译,《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大正藏》册16,no.670。

      ﹝唐﹞善无畏、一行译,《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大正藏》册18,no.848。

      ﹝北凉﹞昙无谶译,《优婆塞戒经》,《大正藏》册24,no.1488。

      ﹝后秦﹞鸠摩罗什译,《大智度论》,《大正藏》册25,no.1509。

      ﹝唐﹞玄奘译,《摄大乘论本》,《大正藏》册31,no.1594。

      ﹝后魏﹞勒那摩提译,《究竟一乘宝性论》,《大正藏》册31,no.1611。

      ﹝隋﹞智颐译,《妙法莲华玄义》序王,《大正藏》册33,no.1716。

      ﹝唐﹞湛然述,《法华玄义释签》,《大正藏》册34,no.1717。

      ﹝后秦﹞僧肇撰,《注维摩诘经》,《大正藏》册38,no.1775。

      ﹝隋﹞,费长房撰,《历代三宝纪》,《大正藏》册49,no.2034。

      ﹝梁﹞慧皎撰,《高僧传》,《大正藏》册50,no.2059。

      二、中日文专书、论文、网路资源:

      丁敏,《佛教譬喻文学研究》,中华佛学研究所论丛8,台北:东初出版社,1996年。

      水野弘元著,许洋主译《佛教文献研究》,〈中华佛学研究所论丛系列〉,台北:法鼓文化,2003年。

      朱庆之,《佛典与中古汉语词汇研究》,台北:文津出版社,1992年。

      星云,《当代人心思潮》,台北:香海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6年。

      郭良,《佛教譬喻经文学》,《南亚研究》第2期,1989年。

      梁丽玲,《〈杂宝藏经〉及其故事研究》,台北:法鼓文化,1998年。

      梁丽玲,《〈贤愚经〉研究》,台北:法鼓文化,2002年。

      梁晓虹,《佛教词语的构造与汉语词汇的发展》,北京:北京大学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

      颜洽茂 ,《佛教语言阐释:中古佛经词汇研究》,杭州:杭州大学出版社,(繁体字版:佛光山文教基金会“中国佛教学术论典64”),1997年。

      丁敏,〈譬喻佛典之研究──撰集百缘经、贤愚经、杂宝藏经、大庄严论经〉,《中华佛学学报》4,1991年,页75-120 。

      出本充代,〈‘撰集百缘经’の译出年代について〉,《パーリ学佛教文化学》8,(1995年5月),页99-108。

      东元庆喜,〈佛典に见える譬喻の种类〉,《印度学佛教学研究》7卷1号,(1968年12月),页374~377。

      林韵婷:〈杂阿含经譬喻故事研究〉,台北:玄奘大学宗教学系硕士论文,2005年。

      陈明书,《世界宗教研究》2001年增刊,其修改稿载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编《东方文学研究通迅》,第1期,2002年。

      梁丽玲,〈《撰集百缘经·饿鬼品》研究〉,收于《冉云华先生八秩华诞寿庆论文集》,冉云华先生八秩华诞寿庆论文集编辑委员会,台北:法光出版社,2003年

      梁丽玲,“《出曜经》的动物譬喻”,潘重规教授百年诞辰纪念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潘重规教授百年诞辰纪念学术研讨会筹备会、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国文学系,2006年。

      梁晓虹,〈佛经譬喻造词之特色〉,《语文建设通讯》33,1991年。

      梁晓虹,〈佛典的譬喻〉,《文化知识》(1993年1月)号。

      梁晓虹,〈从语言上判定《旧杂譬喻经》非康僧会所译〉,《佛教与汉语词汇》,高雄:佛光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1年。

      慈怡主编 ,《佛光大辞典》,高雄:佛光出版社,1988年。

      罗竹风主编,《汉语大辞典》,台北:商务印书馆,1993年。

      三、西文之专书、论文、网路资源:

      雷可夫(George Lakoff)与詹生(Mark Johnson)合著。《我们赖以生存的譬喻》(Metaphors We Live By).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0.                        

      Lin, Mei-feng (Yung Dong),2005. The Origin of Bodhicitta and Its Development in Chinese Buddhism, LA: Hsi Lai University Press.

      注释:

      1、黄庆萱《修辞学》将譬喻的成分分作三部分:喻体—所要说明的事物主体。喻依—用来比方说明此一主体的另一事物。喻词—联接喻体和喻依语词。像、好像、就像、竟像、真像、如、有如、就如、恍如、真如、似、一似、好似、恰似、若、有若、有类、有同、仿佛、好比……等。

      2、《五阴譬喻经》,《大正藏》册2,页501上;《杂譬喻经》,《大正藏》册4,页 499中;《法句譬喻经》,《大正藏》册4,页575中;《佛说譬喻经》,《大正藏》册4,页801中。

      3、《大正藏》册9, No. 278。Yung Dong, The Origin of Bodhicitta and Its Development in Chinese Buddhism, p. 202 UWest Dissertation 2005.

      4、郭良,《佛教譬喻经文学》,《南亚研究》第2期(1989年),页62-66、73。

      5、丁敏,《佛教譬喻文学研究》,中华佛学研究所论丛8。陈明书评,载《世界宗教研究》2001年增刊,页154-156。其修改稿载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编《东方文学研究通讯》,第1期(2002年),页57-59。

      6、朱庆之,《佛典与中古汉语词汇研究》。

      7、梁丽玲,《〈杂宝藏经〉及其故事研究》。

      8、梁丽玲,《〈贤愚经〉研究》,页610。

      9、梁丽玲,《〈贤愚经〉及其相关问题研究》,国立中正大学博士论文,民国90年5月,587页。

      10、梁丽玲,〈《撰集百缘经.饿鬼品》研究〉,页307-327。

      11、梁丽玲,〈《出曜经》的动物譬喻〉,潘重规教授百年诞辰纪念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潘重规教授百年诞辰纪念学术研讨会筹备会、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国文学系,民国95年3月,页427-456。

      12、梁晓虹,〈佛典的譬喻〉,《文化知识》1993, 1月号。

      13、梁晓虹,《佛教词语的构造与汉语词汇的发展》》。

      14、梁晓虹,〈佛经譬喻造词之特色〉,语文建设通讯,第33期 (1991年7月),页11-16。

      15、梁晓虹,〈从语言上判定《旧杂譬喻经》非康僧会所译〉,《佛教与汉语词汇》,页133-147。

      16、颜洽茂:《佛教语言阐释:中古佛经词汇研究》,《中国佛教学术论典64》,页1-326。

      17、丁敏,〈譬喻佛典之研究──撰集百缘经、贤愚经、杂宝藏经、大庄严论经〉。《中华佛学学报》,第4期(1991年),页75-120。

      18、林韵婷,〈杂阿含经譬喻故事研究〉,玄奘大学宗教学系硕士论文,94年。

      19、《佛说碱水喻经》,《大正藏》册1,no.29,页811中下。

      20、《增壹阿含经》卷33(39.3),《大正藏》册2,no.125,页729下-730中。

      21、同上注,页549上。

      22、《中阿含经》,《大正藏》册1,no.26,页424上-425上。

      23、《中阿含经》七法品水喻经第四 (卷1) ,《大正藏》册1,no.26,页424中。

      24、《中阿含经》七法品水喻经第四 (卷1) ,《大正藏》册1,no.26,页424中。

      25、《中阿含经》七法品水喻经第四 (卷1) ,《大正藏》册1,no.26,页424中。

      26、《中阿含经》七法品水喻经第四 (卷1) ,《大正藏》册1,no.26,页424中下。

      27、《中阿含经》七法品水喻经第四 (卷1) ,《大正藏》册1,no.26,页424下。

      28、《中阿含经》七法品水喻经第四 (卷1) ,《大正藏》册1,no.26,页424下。

      29、《中阿含经》七法品水喻经第四 (卷1) 《大正藏》册1,no.26,页425上。

      30、参阅星云,《当代人心思潮》,页174-175。

      31、《汉语大辞典》:“白话,它是唐、宋以来在口语的基础上形成的,起初只用于通俗文学作品,如“唐”代的变文,宋、元、明、清的话本、小说等,及宋、元以后的部分学术著作和官方文书。”(信息来源:佛教在线)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佛教里的如意[104]

  • 花与佛教有哪些联系,佛前为何需要供花?[266]

  • 佛教里面“爱”的特殊定义[179]

  • 佛教在美国的弘传[121]

  • 佛教对于命相、风水的看法如何?[142]

  • 想认识佛教的朋友,请仔细看一看![158]

  • 忏悔、慈悲、平等,如何诠释这三个佛学概念[154]

  • 佛教的护国思想:爱国爱教 同心同行[269]

  • 佛教基本教义(十九):显教、密教及它们的区別[244]

  • 树与佛教有何不解之缘?[321]

  • 佛教的“庄严国土”思想[184]

  • 佛教基本教义(十八):大乘佛教与小乘佛教的区別[289]

  • 佛教基本教义(十七):五浊恶世[238]

  • 佛教基本教义(十六):四禅八定[293]

  • 佛教基本教义(十五):念佛三昧[279]

  • 佛教基本教义(十四):无色界诸天[332]

  • 佛教基本教义(十三):色界诸天[292]

  • 人不可不读书!8本书带你走进佛教[355]

  • 佛教基本教义(十二):欲界诸天[357]

  • 佛教基本教义(十一):涅槃[331]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