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心地不常扫不净, 心镜不常擦不[118]

  • 《景德传灯录》与佛教中国化研[122]

  • 人生应当戒满戒盈[155]

  • 第二届中国道教文化艺术周在西[138]

  • 把心静下来[171]

  • 陕西法门寺举行佛指舍利重光三[170]

  • 佛教传说中的转轮圣王阿育王对[120]

  • 灵山大佛开光20周年 三大语系高[157]

  • 勿忘赵朴初:新中国复兴佛教第[120]

  • 禅的起源、发展及其当代意义[210]

  • 普陀山将办南海观音开光二十周[273]

  • 第二届中国宗教学高峰论坛在四[190]



  • 本站推荐

    心地不常扫不净, 心

    中日韩宗亲共庆佛教

    佛法里 那些直指人心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汉文《大藏经》中大乘经分类法的商榷 [周叔迦]
     
    [ 作者: 周叔迦   来自:《法音》   已阅:2476   时间:2013-12-12   录入:yangsihan

     

                                 2013年12月12日 佛学研究网

        佛教在中国流传近两千年,重要的佛教经论和资料都保存在中国的汉文、藏文、傣文佛教经籍之中。为了适应当前的大好形势,对于我国的佛教《大藏经》,实有重加整理、编纂、刊行之必要。一九六二年春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应各方面的要求,召集了会议,决定重新编定《中华大藏经》。首先的工作是编定目录,然后再选定古刻本,加以校勘,影印出版。事隔一年之久,初步拟出《大藏经》译本部分的目录。但是,其中经典的分类方法,实不足以饜众望,不仅不能在世界上显示我国文化界对佛学的造诣,相反的适足以暴露我国在这方面研究的贫乏。本人根据爱国的精神不能不提出异议,尚希望文化界和佛教界对此予以详细的讨论。

      任何书籍的分类,主要是标明这些书的性质和内容,给研究这一门学术的人指出门径,因此分类必须明确精细,决不可以颟顸笼统。过去历代的《大藏经》,只分大乘经与小乘经;大乘经典只是首列五大部然后附以五大部以外群经,并不是分类编次的。明智旭撰《阅藏知津》,将大小乘经分为“华严”、“方等”、“般若”、“法华”、“涅槃”、“阿含”凡六部;近代日本的《大正大藏经》分为“阿含”、“本缘”、“般若”、“法华、“华严”、“宝积”、“涅槃”、“大集”、“经集”、“密教”凡十部。这也就是适应研究的需要,分类逐步明细了。现在所撰的藏经目录,对于大乘经只分为“华严”、“宝积”、“般若”、“涅槃”四部。这样颟顸笼统的分类法,对于研究佛学来说,只会引人入于五里雾中,实不能给人指出明确的途径。

      首先这种部名的标称与实际各部所编定的经典并不相适应。分类的标称应当对于通名和别名有明确的界限。决不能把专用的别名借作通名来用。譬如《史记》是一部史书,决不能把任何历史书总分为“史记部”。《华严》、《宝积》、《涅槃》都是专经的名称。既是专用的别名,肯定不适宜于作为经书分类的通名用。《大宝积经》虽然包括四十九部经,或者在印度古代这部经的原本尚不止此数;“宝积”二字的含义虽也有“赅摄大乘法宝中各种异门经典”的意思,但原来编纂这一部丛编是有一定的选择原则和目的,而不是杂乱无章的任意拼凑一些大乘经典而已。假如拘执于“宝积”二字的名称是赅摄大乘各种经典而言,那就不必分类,把一切大乘经总名为“宝积部”,又何尝不可以赅摄呢?因此标名“宝积部”,便只可能编入《大宝积经》及其同本异译各经,而不能编入此外任何其他经。《大集经》也是一部大乘经的丛编。但是《大集经》的编纂,在选择上、目的上显然与《大宝积经》不同。绝不能因为《大集经》是另一类的“宝积”丛编,便附入宝积部。况且既承认《大集经》是另一类的“宝积”丛编,就更应当把两部分为两类,方为明确,而不能混为一类。在历代大藏经中不分类,而是把《宝积》、《大集》并列五大部之中,显示其重要和区别。《大集》一经在我国魏、齐时流通甚广。昙鸾曾因为此经撰注解而感病。当时讲说此经的不乏其人。魏、齐的石刻中多有选刻《大集经》文的。天台宗所说的通明禅便出于《大集经》。可见此经在我国佛教的发展上是独树一帜的,如何可以附入宝积部呢?智旭把《宝积》、《大集》编入一部,统名“方等”,已嫌粗疏,但别题“方等”二字,尚可以标明二经的内容宗旨。现在把二经混为一类,通名“宝积”。这“宝积”二字除了赞美的意义外,又对于经的义趣有何说明呢?假如以为《大集经》所选定的经典与《大宝积经》的内容有交叉,便以为可以混为一类,《大宝积经》与《大般若经》也有交叉之处,是不是二者也可以编入一部呢?《大宝积经》和《大集经》在选定内容上是各有其宗旨、原则和目的的,而不是仅就经的体裁来选定的。以为“问经”、“说经”等以人物为主的经典,在体裁上与《宝积经》所收各经相似,便可以编为一类,这更是笑谈。一切经的名称不外乎人、法、喻三种,经中又多是互相问答的记录。这三类经名的经典在《大宝积经》中都有。如此岂不是一切经都可以编入宝积部了吗?况且佛教导人要依义不依语,依法不依人。同是问经、说经,而所问所说的内容,可以大相径庭,岂可以笼统归于一类。

      至于《摄大乘论》扼要阐明大乘佛学的特点为“彼入因果”和“彼行差别”,这是指大乘佛学的内容而言,决不是指大乘经典的分类而言。一切大乘经典都是阐明大乘佛学的,因此在每一部重要大乘经中都包括了“彼入因果”和“彼行差别”两方面。例如《华严经》主要是说明修行的位次,其中何尝不包括因行果行。用《摄大乘论》对大乘佛学的分析,来作为对大乘经典的分类,显然是不适当的。这就如同因为在诗学上有古诗、律诗、绝句的不同,便用古诗、律诗、绝句作为对诗文集的分类方法一样,这是行不通的。

      《华严经》传来不全,只有七处九会。华严部也同样只能收《华严经》各种同本异译的经典,而不能混入其他经典,因为“华严”二字已成为专用的别名了。以为“大方广佛华严”是指诸佛众会,便以为一切谈佛名、佛土的经都可以编入此类,那《大宝积经》中也有《无量寿经》、《阿閦佛国经》、《文殊师利佛土经》等,岂不是《宝积经》可以不另立部而编入华严部吗?《华严经》是说报身佛土的,其他谈佛名、佛土的经典,是谈报身佛土呢,还是谈应化身上呢?佛具三身,是大乘佛教的总纲。在三身上不加区分而混为一谈,何足以谈大乘佛学?

      般若是佛法的导首,万行皆从般若出生。所以有般若为佛母之说。毕竟在经典分类上只能把专谈般若的经典分为般若部,而把谈说从般若而生的诸三昧门、诸陀罗尼门的经典别自成类。如若以为凡是从般若出生的功德都可以摄入般若部,十地行位、佛果三身又何尝不从般若生,岂不是《华严》、《宝积》、《涅槃》都可以编入般若部,又何必分类呢?诸陀罗尼门既可以摄入般若部,一切密教的陀罗尼经又何尝不可以摄入般若部呢?

      《法华》、《涅槃》的宗旨义趣,显然不同。在中国古代此二经各有专家,研习《法华》的称为“法华师”,研习《涅槃》的称为“涅槃师”。因此二经在分类上不应混同。《法华》的宗旨主要是会三乘归入一乘,《涅槃》的宗旨主要是阐明佛性。而且《涅槃》是佛临涅槃时的教导,因此凡是涅槃会上所说的各经可以附摄于此部。将《法华》《涅槃》混为一部,只可能造成研究佛学上的一大混乱。总之,主要分大乘经为“宝积”、“华严”、“般若”、“涅槃”四部,原来是为纠正古来人凌乱之失。殊不知如此分部的方法,不但不能纠正,反而使之更加凌乱了。

      至于对于伪经、伪论的抉择,更应当慎重从事。因为编纂藏经的工作,主要须照顾佛教的传统和集体的意见。编纂藏经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来进一步整理的。凡是争而未决的问题不可以根据一人的好恶而轻易去取。编定大藏经与个人学术研究不同。个人可根据自己的意见撰述论文批评任何一经一论是真是伪,但是在编定大藏经上是不应逞一己的成见的。现在列入伪经的有二十二部经论之多。如下所列:《菩萨璎路本等经》、《金刚三昧经》、《圆觉经》、《大般涅槃经后分》、《占察善恶业报经》、《长者女庵提遮师子吼经》、《地藏菩萨本愿经》、《四天王经》、《弟子死复生经》、《罪业应报教化地狱经》、《大佛顶首楞严经》、《千臂千钵曼殊室利经》、《仁王护国般若经》、《仁王护国般若念诵仪轨》、《仁王般若陀罗尼释》、《梵网经》、《遗教经》、《大乘起信论》、《释摩诃衍论》、《大宗地玄文本论》、《付法藏因缘传》。这完全是不妥当的。如若一定要把这些经列入伪经,我建议向全国佛教界普遍征询意见之后再作决定。

      在佛经的分类法上,应当是后后胜于前前,这也是学术进化的必然趋势。日本的《大正大藏经》是最后编定的,因此其分类的方法基本上是可取的。《大正大藏经》对于经藏的分类法中,《阿含》《般若》《法华》《华严》《宝积》《大集》《涅槃》七部是无可非议的。可以改进之处只有《本缘》《经集》《密教》三部。经与论有别,大乘经与小乘经有别,这是不容混淆的。但是《大正大藏经》的《本缘部》却把经与论、大乘经与小乘经混淆起来了。此部只须加以分清整理。《经集部》中也是大小乘经相混。此部除应分清大小乘经外,还须就各经的宗旨义趣,别立若干专部,以为研究者指出清晰的门径。密教部中经典的次序是以本尊为编次而不依密法浅深为次第。此部应当根据《陀罗尼门诸部要目》的五部分类法,按照密法的理论来分类次第,加以整理。如此便可条理井然了。

      周叔迦居士 遗著

      *这是周叔迦居士的一篇遗稿,写于1964年。1980年5月因清理书籍,在故纸堆中翻出。现征得周绍良先生的同意,全文发表于此,供关心此事的专家、学者参考。——编者(信息来源:《法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陕西发现未见著录清初刊刻佛教《大藏经》[343]

  • 内蒙古专家拟五年抢救蒙古文《大藏经》[1201]

  • 汉文佛教大藏经的整理[1444]

  • 方广锠:杭州佛学院作大藏经专题讲座[1688]

  • "现代东亚视野下的佛教大藏经:第三届汉文大藏经国际会议"召开[1617]

  • 藏传佛教“法宝”大藏经即将完成刊刻[1943]

  • 汉文大藏经概述 [何梅][2733]

  • 周叔迦居士谈“大藏经”[3100]

  • 《清敕修大藏经》重刊开光法会在北京广化寺举行[4002]

  • 专家称《大藏经》中记载2900年前开颅术治病[3786]

  • 佛教大藏经的结集、流传和汉译[3788]

  • 玉树千年东仓《大藏经》震后搬入珍藏馆 曾被埋地下[4827]

  • 《中华大藏经》藏文对勘本获珠峰奖特别奖[4223]

  • 玉树报道:冰点特稿——抢救《大藏经》[4555]

  • 法宝之光——大藏经的整理、保护与研究 [释慈云][4759]

  • 中国第五届因明研讨会召开 《大藏经》首译蒙语[4641]

  • 首部华人完成的句读本大藏经《御制龙藏》正式流通[4905]

  • 漫谈大藏经[5332]

  • 文化明珠《大藏经》吸引世界目光[4278]

  • 《密宗甘露精要·传世大藏经秘密部》面世[6014]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