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背后[125]

  • 苏东坡:没有如意的人生,只有[108]

  • 佛教到底是什么?是哲学?是科[199]

  • 面对疫情,如何安顿身心?[163]

  • 佛教的真理[133]

  • 皈依不是偶像崇拜 而是影响自己[147]

  • 吃素念佛就一定是修行吗?[110]

  • 《心经》里非常经典的一句话,[129]

  • 浅谈佛教文化的现代意义[156]

  • 疫情在前 一定要安住当下[113]

  • 今天情人节,佛教怎么看?[154]

  • 禅言:永远不和层次不同的人争[146]



  • 本站推荐

    不留平常心

    于阗佛教图像的发现

    疾病教我清楚看到众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1综合资讯 >> [专题]a1综合资讯 >> 正文


    南京栖霞寺“出家记”:4天佛门生活真实录
     
    [ 作者: 晨曦   来自:凤凰佛教网   已阅:2148   时间:2014-11-2   录入:wangwencui


    2014年11月2日  佛学研究网

    栖霞寺始建于南齐永明七年(489年),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图片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摄影:晨曦居士)

    2014年10月10日在报纸上看到栖霞寺推出为期四天的“禅修之旅”,我立刻上网报了名。在焦急等待的五天之后,15日下班路上,我终于收到了活动入选通知。

    “阿弥陀佛!你好,我是栖霞古寺义工,恭喜您通过我们筛选,获得本次禅修之旅活动名额,现向您确认能否与20-23日全程参加我们的活动,如果可以,请回复确认,并携带个人身份证、洗漱用品以及换洗衣物,于20日下午2点至6点间,来本寺院客堂报到。如不能参加,请回复告知。感恩合十!阿弥陀佛!”

    看到短信,我不禁有些激动,下午在网上看到报道称,这次禅修活动全国各地有3500多人报名,而名额只有50人。

    一些已经抵达的禅修学员正四处走动打量,熟悉寺院环境。(图片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摄影:晨曦居士)

    特意选择教育水平高的年轻人

    10月20日,周一,天气晴朗。收拾好日常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我自行乘车前往栖霞寺报到。

    栖霞寺始建于南齐永明七年(489年),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四大名刹之一。赶到寺院时下午已过两点,此时寺里游客并不多,毗卢大殿下两颗高大的银杏树,一棵已渐成金色,另一棵仍是郁郁葱葱,繁枝茂叶间垂下许多红色祈福带。

    一些已经抵达的禅修学员正四处走动打量,熟悉寺院环境。身穿印有“栖霞古寺义工团”红色马甲的工作人员忙碌其间,帮助陆续抵达的学员们签到入住。

    在一位义工的引导下,我来到位于客堂的一间小办公室签到,几个背着包的年轻人正围在桌边登记个人信息。所填信息很简单,只要身份证号码、姓名和联系方式即可。相比之下,报名时要求的信息则详细得多,还包括民族、籍贯、是否皈依、出生年月、学历、所在学校、所在单位、对佛教的认识等等。

    事后我得知,负责此次禅修活动入选人员删选工作的,也是栖霞寺的这些义工。至于筛选标准,一位姓熊的主任说,由于这是首次向社会公开招募禅修学员,考虑到禅修的内容和寺院的各方条件,所以他们特意选择了教育水平相对较高的年轻人。

    据了解,入选的这50人年龄大部分在25至35岁之间,其中男性27人,女性23人。本科和研究生人数几乎占据一半,甚至还包括2位博士;职业方面则以都市白领居多,包括老师、医生、学生、自由职业者等;地域上,南京本地27人,外地23人,涵盖了广东、河南、安徽、江西、辽宁、青海、山东、甘肃、湖北、上海、云南等省市区。

    邹南,28岁,是两位入选博士之一,为了配合他中国人佛教思想的研究课题报名了此次活动。

    报到之前,他接到某媒体的电话采访。对方问他,你是博士,这么高的学历为什么要来禅修,是不是有什么想不开?邹南无奈地笑着说:“来这里参加禅修体验的人,大部分都带着一颗体验的心,希望把在这获得的感悟带回自己今后的生活和工作中去。”

    可惜的是,由于媒体的报道让邹南的家人对他此行的目的产生了误解,压力之下邹南只参加了第一天的活动便退出了。当然,这是后话。

    四张床铺,其中两张是床垫直接铺在地上的,有学员安静地坐在床沿看手机。(图片来源:扬子晚报)

    不允许男女混住

    签到登记好之后,义工将我们带到位于客堂后面的宿舍区,提醒所有学院四点五十在客堂门口集合,说要给大家讲解吃饭时应遵循的规矩,然后便离开了。

    宿舍位于客堂后面的一栋三层小楼,每层大概有七个房间。学员们四人一间,随缘安排,自由组合,但不允许男女混住。

    走进宿舍楼,山里的阴凉和湿气立刻透过地板和墙壁弥漫出来,驱走一天匆匆赶路的燥热。我入住的时候,大部分学员已经在各自房间安顿下来。一扇扇门走过去,可以看到有人叽叽喳喳地和舍友聊天,有人则安静地坐在床沿低头盯着手机,尽管按照此次禅修活动的要求,学员们是不允许使用手机的。

    我的房间在走廊最里面,条件和快捷酒店差不多——进门处是衣柜,右边是卫生间,洗手台上已经摆放了一些简单的个人用品。四张床铺,其中两张是床垫直接铺在地上的,看样子应该是临时增加的。床铺对面是一张桌子,电水壶、电视机、空调也都有。

    两位约莫三十多岁的女子躺在靠窗的两张床上聊天,见到我进来都起身打招呼。其中一位是来自安徽师范大学的英语教师李霞,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对于此次禅修活动提供的住宿,李霞表示满意。她说,生活中真没有那么多必不可少的东西,有时候东西太多了往往会成为负担,简单朴素的生活中反而能发现更多值得满足和感恩的东西。

    晚上房间并不统一强制熄灯,但由于第二天一早5:20要参加早课,所以晚上10点不到,大部分房间的灯基本就不亮了。

    法师领唱,学员们都听着木鱼的节奏,跟师父整齐地念诵经文。(图片来源:扬子晚报)

    “唱经实在太难了”

    凌晨4点47分,刺耳的手机闹铃一遍遍响起。李霞每天总是第一个起。黑暗中她打开灯,开始穿衣、洗漱。十分钟后,她坐在床沿,手里的念珠随着她口中模糊不清的经文缓缓转动。这时,其他人也陆续起床洗漱。

    走出宿舍楼,发现外面下雨了。山里的早晨本来就很清冷,这下更觉寒冷无比。五点一刻,大家在客堂门口集合完毕,并根据性别排成两队。很多人没穿厚衣服,在黑暗中吸着鼻涕缩着手,默默跟在师父身后向禅堂进发去做早课。晨钟“当、当、当”响起,声音悠远浑厚。

    两队人也不知跟师父穿过了几道门廊,爬了几级石阶,在暮色中走到禅堂。大家脱下鞋子整齐摆放在堂外台阶上,依次进入,顿觉温暖许多。堂内地上铺着红毯,四周一方方蒲团垫绕墙放置。禅堂正中有一方桌,供奉着木雕观音菩萨相。

    寺庙安排的早课经是《金刚经》。待大家在蒲垫上坐定后,师父先理了理身上的袈裟,走到佛像前,跟着引磬声,恭敬地焚香、行礼,接着学员们集体行跪拜礼。礼毕,唱经法师敲响引磬,开腔领唱。

    很多学员并不会唱经,只能按木鱼和引磬的节奏跟着师父的腔调哼哼。早课后,大家聚在一起交流想法。学员陈宇无奈地说:“唱经实在太难了,偶尔遇到了顺口的,我还能跟上师父的腔调哼上两句,但大部分时间都只有干看着的份儿。”很多人都表示有相同的感受。

    师父听了笑着说,会唱不会唱都没关系。佛家讲究的是一个“和”,就是你要与周围的人、周围的环境达成和谐的状态,所以只要跟着师父木鱼的敲打声,与大家的节奏相契合,索性一个字一个字地念诵也是可以的。

    接下来三天,大家早课诵经要比第一天改善很多。学员们都遵照指点,注意去听木鱼的节奏,跟着师父整齐地念诵经文。

    所有人都要双手合十,跟着师父唱诵《供养经》。(图片来源:扬子晚报)

    “你怎么能杀生呢!”

    寺院内,每天早斋时间是6点30分,午斋11点20分开始。僧人过午不食,称晩食为“药石”,下午5点供应。

    早斋通常供应白粥、豆浆、小菜、油条和馒头,午斋和“药石”则是炒小青菜、芹菜豆腐皮、炖白菜、溜包菜,外加青菜蘑菇汤和米饭。

    根据报到当天义工的讲解,在寺内吃饭有诸多规矩,比如吃饭时不可以讲话、手要端着碗、碗筷的声音不可太响等。

    早课后,大家排队进入斋堂,男女分开两边相对而坐。干净整齐的一排排长桌,每个座位上都摆放着三个碗一双筷,并各贴有一张《供养经》。义工们戴着口罩手套,抬着菜桶汤桶,向每人的碗里加菜、盛汤。

    除了“药石”,早斋、午斋前,听得引磬声响,所有人都要双手合十,跟着师父唱诵《供养经》,感谢供养的人,感谢布施的人,之后才能动筷吃饭。如此仪式,加上斋堂正上方悬挂“当思来处”的匾额,平日里稀疏平常的吃饭,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每个人都认真端着饭碗,没人说话,更没人刷手机。安静的斋堂内,除了偶尔碗筷的声音,几乎没有别的声响。

    有天吃完早斋,还发生了一件趣事。当时我两只脚踝又疼又痒,肿得老高,正不知怎么回事,只见一只硕大的蚊子缓缓从饭桌下飞了上来,“啪”被我一巴掌拍个正着。

    “你怎么能杀生呢!”邻座一位年过四十的女人见状大怒。我看着她愤怒的脸,又低头看了看那只倒在血泊中的蚊子尸体,一时不知所措。那女人立刻转过脸去,把头埋在合十的双手上,嘴里念起我听不懂的咒语。一边的义工见此情景,微笑着递来一张纸巾给我擦手。

    午斋和“药石”一般供应是炒小青菜、芹菜豆腐皮、炖白菜、溜包菜,外加青菜蘑菇汤和米饭。(图片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摄影:晨曦居士)

    每次用斋过后,学员们就按照既定分好的小组来清洗当餐碗筷。剩下的学员则跟着法师们在寺庙里绕塔、绕湖、爬栖霞山做行修。

    坐禅,是这次禅修班四天里最重要的内容。(图片来源:扬子晚报)

    睡梦罗汉

    在10月20日的开营仪式上,栖霞寺方丈隆相大和尚说:“放下思想包袱,到这里来体验坐禅的感受。旅,是在心。”

    坐禅,也就成了禅修班四天最重要的内容。每天除用斋和午休的两个多小时,学员们基本都在禅堂里静坐冥想,上午、下午各坐三炷香,每炷香为一个时辰。

    教授打坐的禅师向我们简单示意要领,比如腰背不要挺太直也不可弓太弯,双手自然放于膝盖上。待大家在蒲团垫上盘腿坐定,一位师父便拿了香板,在禅房外的墙上敲击打板,反复三次,接着紧闭禅房门。师父将房内灯光调案,点燃用来计时的香。

    红红的香头儿慢慢燃烧,我和大家一起闭上眼睛,尝试均匀吐纳放松自己。眼前一片漆黑,耳边传来后山的鸟叫、虫鸣,还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禅房里安静极了。

    可还没过几分钟,大家就意识到,坐禅绝不是件容易的事。禅房里四处响起衣服的摩挲声,蒲团与地毯的摩擦声,换腿、揉腿的声音。有些人开始坐不住了。我也感觉到自己盘起来的两条腿渐渐疼了起来。但我尽量忍着,试图不去换腿。

    正当大家咬牙坚持的时候,一阵均匀的呼噜声在禅房里响起,有人轻轻笑了出来。我偷偷睁眼瞄了一下师父们,他们还是静静坐着,纹丝不动。而那个红红的香头好像一直都烧不完。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师父们好像动了,引磬那一声“汀”终于是响了。大家纷纷揉着酸痛的双腿站起身,在师父的带领下绕着香桌“跑香”。跑半小时后还得接着坐禅。

    跑香的时候,刚才打呼噜的那位师兄十分苦恼地问师父,为何自己一坐到蒲垫上就睡着了。大家本以为师父要责骂他,不料师父却赞赏地看着他说:“你这样有什么不好。你能睡着,就因为你将万事都放下了,你的心无挂碍,睡梦罗汉才会来找你。”大家听了都笑了起来。师父说:“反而是那些在坐禅时笑的人状态不好,没有定下心来。”

    师父嘱咐大家,刚开始打坐,腿肯定会疼、会麻木,尽量忍耐,待到感到实在不行的时候,也不要逞强,适当换腿放松一下。

    从这开始,这位“睡梦罗汉”兄果然没让师父们失望,每到坐禅,必能听到他均匀的呼噜声,然而再也没有一个人因此发笑了。

    三天下来,坐禅时动来动去的人越来越少,能坚持一炷香丝毫不动的人,越来越多。禅修结束的最后一个上午,整整一柱香,禅房里除了“睡梦罗汉”的呼噜声,几乎没有任何声响。师父有些激动,说没想到大家会进步这么快。

    法师带领学员们到禅堂去,准备开始一天的禅修。(图片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摄影:晨曦居士)

    到底什么是禅?

    用过“药石”后大家会有一段休息时间。一次大家在寺里散步,看到一位年轻的师父坐在昏暗的灯光下看手机,走进才发现原来是教我们早课唱经的法师。

    师父问我们,坐了这么久的禅有何感受?学员们都哭丧着说腿疼。一位学员问:“法师,到底什么是禅?”师父想了想,讲了一段儿他当年悟禅的故事。

    “那时候刚到庙里,我也整天缠着师父问,什么是禅?师父就脸一撇说‘你自个一边儿悟去’。我就跑一边儿把手揣兜儿里,捂了一会,等两只手都热了,又跑到师父跟前把手一摊说,‘师父,师父,你看我这手都捂热了,到底什么是禅啊?’师父乐了,说‘你这就是禅’。”

    师父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笑过之后又若有所思的样子。

    四天的朝夕相处,让学员之间、学员和师父之间都拉近了距离,加深了了解。

    二十六岁的小文是一名医生。虽不爱讲话,但脸上总是挂着微笑。“我怀疑自己得了回避型人格障碍,我不愿意与别人交流。”提及参加禅修的原因,小文如此说道。

    他解释说,作为一名中医,从病人的出诊、到治疗、恢复,都是他一个人完成,压力特别大。工作中时常遇到各种困难,慢慢心里积攒了很多心结,越来越不爱跟人讲话。同院有位信佛的师兄,主动把他的很多工作揽了下来,小文这才有时间来参加禅修。

    这几天,寺里的师父和其他学员都有和小文聊过,帮他解开了不少心结。小文说:“再加上打坐禅修,心情也平静了许多。生活嘛,难免遇到困难,以后我会更淡定的。”

    南京某大学建筑系学生李啸说:“人没有信仰很可怕。在需要帮助、需要精神支撑的时候,感觉没有依靠。”

    总结为期四天的禅修之旅时李啸谈起了“睡梦罗汉”兄。他说:“一开始我觉得坐禅时打呼噜很好笑,后来经过法师的开示,发现我是不对的。在禅修之路上有人打呼噜、有外界的干扰,这是对我的考验。现在我特别佩服这位兄弟,只有他一个能做到每次禅修都如此安心。我们一直追求那种修行的心境,反而不如他随遇而安来得好。”

    参加秋季“禅修之旅”的学员们和义工们在栖霞寺门口合影。(图片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摄影:晨曦居士)

    离开法师和学员互加微信

    10月23日,大家在禅房坐完上午最后一炷香的禅,排好队来到栖霞禅寺门口,隆相大和尚、曙光大和尚,以及其他几位朝夕相处了几天的法师们已经在那等候大家一起拍照留念。

    曙光法师拿出手机交给摄影师,要求他把照片也留在自己的手机里,并和大家“扫一扫”加起了微信。学员纷纷与法师们合影。

    中午,法师们最后一次带着学员一起吃斋。大家虔诚依旧地诵起《供养经》,将各自碗里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

    离别前,学员们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相约枫叶最红时,一起再来栖霞山相聚。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信息来源:凤凰佛教网)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国家公祭日:佛教界在南京举行“世界和平法会”[688]

  • 气势恢弘:南京首部佛文化大型交响曲首次公演[1444]

  • 首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心经》文化论坛在南京举行[1365]

  • 佛教非物质文化遗产研讨会在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召开[1408]

  • 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开园暨感应舍利供奉盛典举行[1772]

  • 南京栖霞山首现比丘尼寿塔,刻有铭文保存完好[2293]

  • 南京栖霞山深处发现明代高僧塔林遗迹(图)[2184]

  • 关于南京宗教的调查与思考[2772]

  • 寺院轴线上最大“观自在”石佛在南京毗卢寺落成[3167]

  • 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拟将2012年9月中旬开建[2673]

  • 栖霞寺诗意图:寓禅于丹青[2268]

  • 200年前的“奇书”揭开南京大报恩寺塔的秘密[3434]

  • 南京与佛教文化[3618]

  • 南京与佛教的殊胜因缘 [叶皓][7338]

  • 首届中国南京栖霞山文化节将在宁盛大开幕[3191]

  • 南京幕燕景区将建68米高达摩塑像[5011]

  • 南京拟建中国第一座佛教艺术博物馆[5906]

  • 南京定林寺塔斜度超比萨斜塔 堪称世界第一斜塔[4206]

  • 南京七宝鎏金阿育王塔出函[3948]

  • “达摩文化”研讨会在南京举行[3140]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