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庚子农历九月初九,恭迎摩利支[153]

  • 这四种情况,会导致行善后,无[138]

  • 怎样才能活在每个当下?[131]

  • 因缘的波光中藏着解脱的秘密[124]

  • 法师教你日常生活中如何禅修[129]

  • 何为佛教说的真俗二谛[154]

  • 脾气越好的人,福气越深[134]

  • 太虚大师:佛法建在果证上[130]

  • 如果心中有“苦”,说明内在有[141]

  • 修行,就是打磨心性[149]

  • 茶香中止息  闲来一杯茶[118]

  • 放掉妄想,才有办法对治它[126]



  • 本站推荐

    庐山:一座因"奇秀山

    大别山:一座得“山

    普陀洛迦山:一座享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纪念鉴真法师诗词赏析
     
    [ 作者: 佚名   来自:中国民族报   已阅:1802   时间:2016-6-13   录入:yangsihan

     

                                    2016年6月13日 佛学研究网

      鉴真是在我国唐代从扬州去日本传戒授律的高僧,是日本佛教律宗的创始人。鉴真东渡,是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扬州历史上对日交往的一次盛举。

      鉴真所处的时代,正是我国盛唐时期,中外文化交流频繁;特别是一衣带水的日本,不断派遣使节和留学生到当时的京城长安学习,吸取唐代的文化。其中日本赴唐留学僧人荣睿、普照等,根据日本政府的意愿和日本佛教界的委托,在唐留学期间,注意物色与聘请高僧去日本传戒授律。他们闻得鉴真是当时的律学大师,遂于唐玄宗天宝元年(公元742年)由中国僧人陪同南下扬州,聘请鉴真赴日传法。

      鉴真(688—763),广陵江阳县(今江苏扬州市)人,本姓淳于。14岁随父到扬州大云寺出家,从智满禅师为沙弥,18岁从道岸律师受菩萨戒,21岁在长安实际寺随弘景律师受具足戒。此后在长安、洛阳等地游学,从许多名师受教,钻研佛教戒律,兼及建筑、雕塑、医学、书画、音乐等方面的知识。27岁回扬州大明寺,主持大明寺法会。此后,在扬州兴戒坛,缮道场,建寺舍,造佛像,修塔宇,讲法阐律,写经刻石,广施医药,普济众生,为四万余人授戒。至46岁时,已成为名满江淮、“僧俗归心”的宗教首领。

      55岁时,鉴真住持扬州大明寺。在这里,鉴真接受了荣睿、普照东渡赴日的邀请。当时有人认为“沧海淼漫,百无一至”,不同意去。鉴真却毅然说:“是为法事也,何惜生命?诸人不去,我即去耳!”在鉴真精神感召下,当时就有22位僧人愿意随同赴日。

      天宝二年,第一次东渡,因个别僧人挟怒诬告,未能成行;所备船只和物资全被官府没收。鉴真安慰日本僧人说:“不须愁,宜求方便,必遂本愿。”当年冬天又进行第二次东渡,因遭风浪,船毁物沉,被明州(浙江宁波)官府救至阿育王寺。天宝三年秋,谋划从福州进行第三次东渡,因遭官府阻拦,被送回扬州。天宝七年夏,进行第四次东渡,船一入海,就遇到特大风浪,在海上飘流了几个月,艰苦备尝,最后飘到海南岛南端的振州(三亚一带),辗转渡过雷州海峡,而后北上广西。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天宝十年,决定取道广州,再作第五次东渡;但船只问题一直未能解决。在颠沛流离中,弟子祥彦、日僧荣睿先后病故,普照又离他而去。鉴真此时患了目疾,加之长途跋涉,暑热染病,以致双目失明,辗转回到扬州。

      第五次东渡失败,对已64岁的鉴真是沉重的打击;但鉴真的意志毫不动摇,天宝十二年(753)又作第六次东渡,终于实现了他多年的愿望。这一次,适逢日本遣唐使团回国,在路过扬州时悄悄会见鉴真,请他同船东渡,鉴真立即答应。这次随行的有弟子法进、思托等24人,携带大批文物、书籍、法器。他们于10月29日夜从扬州出发,往苏州黄泗浦(今张家港市附近);在明州的普照听到消息后,也于11月13日赶到黄泗浦,与鉴真同行。

      鉴真一行于12月20日顺利到达日本萨摩国阿多郡秋妻屋浦(今日本九州南部),26日至太宰府(今日本九州北部福冈东南);次年,即日本天平胜宝6年(唐天宝13年·754)2月4日抵日本平城京(今日本奈良),被迎至东大寺内。其时鉴真已是66岁的高龄了。

      鉴真自应荣睿、普照的邀请计划出国以来,前后达12个年头,六次东渡,五次失败,出生入死,历尽艰辛,最后终于到达日本,表现了惊人的毅力和崇高的精神。

      鉴真一行抵日后,受到日本朝野的盛大欢迎。圣武太上天皇赐以“传灯大法师”的称号,委以授戒传律的重任。4月,于卢舍那佛殿前立戒坛,圣武太上天皇、光明太上皇后、孝谦天皇、皇后、太子及公卿以下受戒者达430余人,又有名僧80余人弃旧戒从鉴真重受新戒,这是日本佛教史上第一次正规的登坛受戒。天平宝字元年(757)鉴真被加封“大和尚”尊号。

      鉴真这位66岁的失明老人,留居日本十年,辛勤不懈地弘扬佛法,为日本建立了律宗,并对日本的《大藏经》进行校正。他还将中国的建筑雕塑艺术介绍给日本。在他亲自设计和主持下,在日本奈良建造了“唐招提寺”。此外,他还治愈日本光明皇太后的眼疾,又亲自以嗅觉鉴定药物,向日本人民介绍了医药知识,传播了语言、文学、书法、印刷术等科学技术,为中日文化交流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被日本人民誉为“文化之父”、“律宗之祖”。

      唐代宗广德元年(763·日本天平宝字7年),弟子思托等为鉴真模影造像。是年5月6日,鉴真于唐招提寺住处结跏趺坐,面西而卒。日本朝廷次年8月特派遣使臣到扬州诸寺报丧,扬州僧众同穿丧服,朝东举哀三日,并于龙兴寺设大斋会纪念。

      据历史记载:在鉴真六次东渡的过程中,罹难者共36人,下落不明者二百余人。为了开辟中日友好交流的航道,多少先驱者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以自己的血肉身躯铺就了友谊的坦途。

      一千多年来,中国、日本两国人民都在怀念鉴真,赞颂鉴真。20世纪80年代初,在中日两国领导的关心下,日本唐招提寺供奉的鉴真坐像回国“探亲”。邓小平撰文赞颂,邓颖超题辞祝贺,《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日本天皇赠三足香炉,首相大平正芳发表讲话。鉴真坐像在扬州和北京巡展23天,瞻仰者达50多万人,成为中日友好史上的一大盛事。

      一千多年来,无论是在鉴真圆寂的当时还是现代,无论是在中国还是日本,都有不少人士赋诗填词纪念这位大师。现分三大部分进行赏析。

      (一)心香一瓣奠恩师

      ——唐代纪念鉴真的诗词

      鉴真的弟子中,随从鉴真讲经授戒、传播中国文化,贡献最大的是思托。思托是台州开元寺僧,从天宝元年首次东渡,直至第六次东渡成功,到达日本后的20年间,自始至终紧跟鉴真的中国僧人只有他一人。他对鉴真六次东渡的艰辛过程了如指掌,加之他又有较高的文学素养,因此写了《大唐传戒师僧大和上鉴真传》,详细生动地记述了一次次东渡的曲折经历,以及沿途的风土人情。鉴真逝世后,思托写作《五言伤大和尚传灯逝》(五律)一首:“上德乘杯渡,金人道已东。戒香馀散馥,慧炬复流风。月隐归灵鹫,珠逃入梵宫。神飞生死表,遗教法门中。”这里的“上德”指至德、盛德,“金人”指佛像。“乘杯渡”原为南朝一高僧乘坐木杯渡水的传说,后泛指乘船。李白《赠僧崖公》诗:“何日更携手,乘杯向蓬瀛。”首联二句,赞扬鉴真乘船东渡,弘扬佛法。颔联描绘了鉴真讲经授戒的情景:点戒香,燃慧炬。而今斯人虽逝,遗范犹存,仿佛馀香缭绕。“流风”指前人流传下来的风度、情操。“灵鹫山”是佛教圣地;“梵宫”原指梵天的宫殿,后多指佛寺。颈联嗟叹美好的宝物隐匿,悼念高僧的圆寂。尾联赞颂鉴真虽死犹生,精神超脱于死生之外。“法门”指佛教修行者入道的门径。末句讴歌鉴真传授的佛法将永远铭记在人们的心中。

      同为鉴真弟子的僧法进,也写了悼念鉴真的诗一首,题为《七言伤大和上》,看来这是一首七律,可惜五、六句已经佚失了。诗云:“大师慈育契圆空,远迈传灯照海东。度物草筹盈石空,散流佛戒绍遗踪。化毕分身归净国,娑婆谁复为验龙!”

      “传灯”指佛家传法。佛法犹如明灯,能破除迷暗,故称。“慈育”谓仁慈抚育,“契”谓体会、领悟;“圆空”对“偏空”而言,谓一无所著,犹言“圆通”,即“不偏倚、无障碍”。开头两句赞扬鉴真大师慈悲为怀,学养丰厚,跨海东渡,宣扬佛法。三、四句描绘鉴真继承前辈高僧、讲经说法的情景。“散流”与前面思托诗中“散馥”、“流风”含义相同。“草筹石室”佛家指“说法证果”之室。《翻译名义》云:“优波毱多国城东五、六里岩间,有石室高二十余尺,广三十余尺,四寸细筹填积其内,尊者近护说法,化道夫妻俱证罗汉果者,乃下一筹。”最后两句赞颂鉴真完成使命,终成正果,乘龙升天,回归佛国。“娑婆”系佛教语,指“娑婆世界”,又名“忍土”,系释迦牟尼所教化的三千大千世界的总称。

      与鉴真同时稍后的高鹤林,在唐朝为官都虞候、冠军大将军、试太常卿、上柱国,因出使日本国,欲顺访东渡高僧鉴真,至则鉴真已先逝世,乃作五言诗一首以悼念他,题为《因使日本,愿谒鉴真和尚,既灭度,不觐尊颜,嗟而述怀》。全诗如下:“上方”传佛灯,名僧号鉴真。怀藏通邻国,真如转付民。早嫌居五浊,寂灭离嚣尘。禅院从今古,青松绕塔新。斯法留千载,名记万年春。”“上方即上邦、大国。“藏”(zàng)是佛教经典的总称。“真如”为佛教语,谓永恒存在的实体、实性,亦即宇宙万有的本体。佛教谓尘世中烦恼痛苦炽盛,充满五种浑浊不净,即动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和命浊,合称“五浊”。这首诗高度评价了鉴真东渡日本、传授佛法的历史意义,赞颂了鉴真离开尘世的从容自若、永垂不朽。

      鉴真圆寂之后,日本人民采用多种形式赞颂鉴真的光辉一生;官员、文人、僧尼写下了大量诗文,讴歌鉴真的不朽业绩。兹选录其中代表作四首:

      元开《初谒大和上二首》

      (一)

      摩腾游汉阙,僧会入吴宫。

      岂若真和尚,含章渡海东。

      禅林戒网密,慧苑觉华丰。

      欲织玄津路,缁门得妙工。

      (二)

      我是无明客,长迷有漏津。

      今朝蒙善诱,怀抱绝埃尘。

      道种将萌夏,空华更落春。

      自归三宝德,谁畏六魔瞋。

      元开是日本国高僧,于光仁天皇宝龟十年(唐代宗大历14年)撰《唐大和上东征传》。这两首诗的第一首,指出汉代高僧摩腾、僧会等,都远远比不上唐代高僧鉴真。鉴真品德高尚,成就卓越,弘扬佛法,指点迷津。第二首写自己承蒙鉴真的循循善诱,深受教益,从而了解到佛法的一些真谛。

      按:“摩腾”即“迦叶摩腾”,又称“竺摄摩腾”或“摄摩腾”,汉代印度高僧,汉明帝遣蔡愔等到天竺求法,遇之,永平10年(67)与竺法兰同至洛阳,特建白马寺以居之。《汉明帝内传》曰:“摩腾、竺法兰,汉地僧之始也。”《高僧传》曰:“僧会,吴地僧之始也。”“含章”指鉴真内在包含美质。“禅林”指寺院,僧徒聚居之处。“戒网”指佛教内部条规森严,密如罗网。“慧苑觉华”:佛教语。王维《为舜阇黎谢御题大通大照和尚塔额表》:“佛者,觉也,得觉满者入佛慧。”“觉苑”本谓佛所居的净土,借指僧院,亦比喻修行者的心境。“玄津”指佛法;“缁门”指佛门。

      “无明”是佛教语,谓痴愚无智慧。王维《能禅师碑》赵殿成笺注:“释氏谓道心如完器,妙理犹净水。一切烦恼,破坏道心,迷失妙理,犹如破器,不能停净水。讥其过失,名之曰漏,即欲漏、有漏、无明漏也。四果永尽,名曰无漏。”“漏津”即疏漏之处。“三宝”指佛教中的佛、法、僧。《安般守意经序》:“佛教三宝,众冥皆明。”《南史·梁昭明太子传》:“素信三宝,遍览众经。”“六魔”指众生轮回的六道中的恶魔。

      石上宅嗣《五言伤大和上》

      上德从迁化,馀灯欲断风。

      招提禅草剗,戒院觉华空。

      生死悲含恨,真如欢岂穷!

      惟视常修者,无处不遗踪。

      藤原刷雄《五言伤大和上》

      万里传灯照,风云远国香。

      禅光耀百亿,戒月皎千乡。

      哀哉归净土,悲矣赴泉场。

      寄语腾兰迹,洪慈万代光。

      这两首诗的作者都是日本国的朝臣。石上宅嗣(729—781)任金紫光禄大夫、中纳言行式部卿;藤原刷雄任图书寮兼但马守。“剗”(chǎn)指铲除杂草;“百亿”是佛教语,指世界及众生。这两首诗不仅赞颂了鉴真大师为日本建立律宗、传经授戒、建造招提寺,以及促进中日文化交流作出的卓越贡献;而且对鉴真的逝世表示深切的悼念;最后两句希望僧俗人等发扬优良的传统,让洪大恩惠千秋万代永放光辉。

      (二)同天风月颂先贤

      ——现代纪念鉴真的诗词

      公元1963年为鉴真逝世1200周年,中日两国佛教、文学、艺术、医药各界共同倡议,在鉴真故乡扬州举行纪念活动。鉴真生活和讲学的扬州大明寺,建有鉴真纪念堂。堂中供奉了鉴真塑像,堂前雕刻了郭沫若亲笔题写的“唐鉴真大和尚纪念碑”。纪念委员会主任委员赵朴初撰写的碑文中,有一段四言诗“鉴真颂”,兹节录如下:“惟我大师,法门之雄。三学五明,乘桴而东。志绍南岳,愿酬长屋。坚心誓舍,头目手足。五行五止,缘集辄散。既遇黑风,复遭王难。睿竟不返,师亦伤明。百折百赴,终胜波旬。十年跋涉,十年教化。恩斯勤斯,根深树大。巍巍鲁殿,灿灿奈良。庄严庙像,俨然盛唐。台赖以昌,律赖以立。枝叶广敷,光采四溢。右军书法,道子经变。青囊之传,金堂之建。惟师之泽,等施两邦。怡怡兄弟,历劫争光。千二百年,道久弥信。分同唇齿,义无障衅。师之志行,如兰益馨。师之功业,与世更新。东徂西行,俱会一处。震大雷音,击大法鼓。以昭光德,以策来兹。同天风月,万世壎篪。勒石追远,发愿陈辞。慧灯无尽,法云永垂。”这首长诗全面记述了鉴真大师东渡传法的过程,赞颂了大师为中日文化作出的卓越贡献。其中“三学五明”:佛教称戒、定、慧为“三学”,戒学属律,定学属经,慧学属论。“五明”指五种基本科目:内明、因明、工巧明、医方明、声明。内明为哲理,因明为逻辑,工巧明为工艺技术、天文技术,医方明为医药卫生,声明为文法、训诂。“南岳”指唐南岳观音院怀让法师。“长屋”指日本国长屋王子。“五行”为佛家语,指布施行、持戒行、忍辱行、精进行、止观行。“睿”指日本留学僧荣睿。“波旬”为梵语,其义为恶者、杀者,释迦出世时的魔王名。“鲁殿”原指鲁灵光殿,这里指代唐招提寺。“右军”以下四句,指鉴真赴日带去的书画、医药等。“金堂”指招提寺的主要建筑——大雄宝殿。“慧灯”谓佛法如灯,照亮一切;“法云”谓佛法如云,覆盖一切。

      1963年3月,郭沫若作一七绝《鉴真和尚圆寂一千二百周年纪念》,亲笔书赠扬州大明寺:“鉴真盲目航东海,一片精诚照太清。舍己为人传道艺,唐风洋溢奈良城。”

      1980年1月,茅盾作一七古长诗《欢迎鉴真和尚探亲》,为中日联合出版《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纪念册》题词:“一代高僧幼便奇,鉴真十四即从师。家学渊源四分律,生涯勤护水田衣。两京寺院擅宏丽,楼台巧构有成规。建筑神奇细端祥,利人又复学岐黄。广陵自古繁华地,师择此邦建道场。善男信女万千辈,来自东西南北方。顶礼焚香莲座下,悲田喜舍见慈祥。遣唐使者频来往,云是扶桑日出乡。佛教自西而跨海,中华自古是桥梁。鉴真投袂欣然起,携带门徒赴海市。茫茫烟水罡风高,心向之邦何处是。诚开金石动天神,海若前驱报大喜。此时和尚已丧明,赖有广长舌代睹。奈良京洛隔重洋,风送梵音与法鼓。今日鉴真来探亲,扬州面貌已全新。欢迎现代遣唐使,友谊花开四月春。”

      1980年,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苏仲翔作一七律《闻鉴真和尚塑像将回国巡展,赋此壮之》:“鲸波浴日飞帆远,蟾月流光鼓棹前。六犯畏途终过海,全凭宏愿证同天。盛唐文物随身赴,东土招提历劫传。成就胜缘增友好,鉴师功德信无边。”这首诗生动形象地写出了鉴真为东渡弘法,昼夜兼程,冲破惊涛骇浪的勇气和一往无前的精神。

      1980年4月,赵朴初作词《鹧鸪天·迎鉴真大师像回国》,表示欢欣伫望之诚:“奋入狂涛不顾身,终携明月耀天平。千秋德范存遗像,万里香花结胜因。 今古事,去来心,海潮往复两邦情。故乡无数新新叶,待与离人拭泪痕。”

      这首词的上阕,作者自注:“天下三分明月,二分在扬州,是言当时扬州之文明繁盛。此则比喻盛唐文化与中日人民的友谊。”下阕写的是:在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的宴会上,作者心情激动,思绪万千。他想起了日本古代诗人松尾芭蕉的名句:“愿将一片新叶,擦干您的眼泪。”鉴真大师的思乡之泪,今天可以擦干了。但看到了一千二百年之后祖国的山河新貌,日月新天,他一定又会落下喜悦之泪;特别是看到了他当年不惜身命所播下的友谊种子,今天在中日两国土地上到处开着繁盛而灿烂的花朵时,他一定会更加感动欣慰而落下喜悦之泪。

      同一时期,赵朴初还作词《金缕曲·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欢迎礼赞》:“像在如人在。喜豪情,归来万里,浮天过海。千载一时之盛举,更是一时千载。添不尽恩情代代。还复大明明月旧,共招提两岸腾光彩。兄与弟,倍相爱。 番番往事回思再。历艰难,舍身为法,初心不改。“民族脊梁”非夸语,鲁迅由衷感慨。试瞻望,是何意态!坚定安详仁且勇,信千回百折能无碍。仰遗德,迎风拜。”

      当时,《人民日报》曾以“千载一时,一时千载”之名句为题发表社论,热烈欢迎鉴真像首次回国探亲。同时,鉴真扬州故居大明寺,自清代乾隆以来曾改名法净寺,此次鉴真像回国,恢复“大明”原名。作者又想到鲁迅在一篇杂文中,称我国历史上舍身为法的人(玄奘、鉴真之类的人物)为“民族脊梁”。不禁激情澎湃,汇成了这首热情洋溢的绝妙好词。

      与此同时,我国著名词学研究家、“一代词宗”夏承焘,还填了一首好词,题为《减字木兰花·鉴真法师塑像回国纪念》:“轻舟浮渡,六次成功临彼土。愿力无边,招手冯夷看海天。 高坛讲律,盏盏禅灯明暗室。杖锡千家,环海都开友谊花。”

      上阕的“愿力”,是佛家语,指志愿的力量。“冯夷”,水神名,这里指鉴真六次渡海,虽因风浪阻挠,而终于成功。下阕中的“高坛讲律”,指鉴真到日本后,随即开展宗教活动,讲经授戒。“禅灯明暗室”:日本兴元寺隆尊长老,针对当时日本传戒方面的混乱情况,感叹说:“于黑夜中,叹无庭燎;于暗室内,叹无明灯。”他建议邀请中国高僧到日本当传戒师,将日本佛教加以彻底整顿。“杖锡”,指僧人手持锡杖。最后两句,谓鉴真法师及其随行弟子在日本传播中国文化艺术,为中日人民间建立友谊作出重大贡献。

      (三)一衣带水友邦连

      ——日本友人纪念鉴真的诗词

      由于鉴真法师对中日文化交流作出了卓越贡献,日本人民写下了大量诗文,歌颂了鉴真的不朽功绩。本文除了在第一部分介绍几首诗外,现再举几首为例:

      当年,鉴真在扬州应日本僧人之邀请时,曾讲述日本长屋王子赠送我国僧衣的故事,衣上绣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之语。

      日本江户时代著名诗人松尾芭蕉(1644—1694),著有《冬日》、《旷野》等七部俳句集,被尊为“俳圣”。他在一次到奈良唐招提寺拜谒盲圣鉴真像时,为坐像的神态所感动,作《谒鉴真像》诗云:“翠叶放清芬,滴露色更新。我欲多采撷,为师拭泪痕。”

      他还留下了不少赞誉鉴真的诗句,如:“目既瞑,人无悔。”“新绿滴翠,何当拭去尊师泪!”……可见他对鉴真大师敬爱之深。

      森本孝顺,是日本唐招提寺第八十一代长老。1980年4月25日,鉴真像扬州展胜利结束时,在大明寺举行“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纪念碑”奠基揭幕式。碑右镌刻着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的题词:“遗像千年归故里,友情万代发新花。”碑左镌刻着森本孝顺长老的题词:“樱花映托古里寺,明灯传来友谊心。”上句指大明寺鉴真纪念堂前森本长老手植的樱花树苗,现已枝叶繁茂,茁壮生长。下句指奈良唐招提寺和扬州大明寺的石灯笼(长明灯)光光相照,象征着中日友谊万古长青。

      日本友人石川忠久,东京人,他是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家,日本“圣社诗会”和“校园诗会”主席,樱美林大学文学部教授。1981年秋访问扬州后,写了一首七绝,题为《访鉴真和上故乡》:“欲寻名刹到芜城,和上遗风自有情。友谊一千三百载,长明灯下忆天平。”这里的“长明灯”,指扬州大明寺鉴真纪念堂前的石灯笼。“天平”是日本圣武天皇年号(729—749),相当于唐代开元17年至天宝8年。“天平时代”也称“奈良时代”,是日本文学、美术等发展成熟的一个时期,也正是中日文化交流最兴旺的时期。这个时期的日本文化称之为“天平文化”。

      俳句,日本诗体之一,一般以三句十七音组成一首短诗,首句五音,次句七音,末句五音,又称十七音诗。汉俳,是最近二十多年来中日文化交流中萌生的新诗体,其句式为五七五(17字)三句,句句押韵。

      鉴真大师像回国展胜利结束后,1980年5月28日赵朴初在首都机场送别,即兴作三首俳句,赠森本长老,诗云:

      (一)

      “看尽杜鹃花,不因隔海怨天涯,东西都是家。”

      (二)

      “去住夏云闲,招提灯共大明龛,双照泪痕干。”

      (三)

      “万绿正参天,好凭风月结来缘,像教住人间。”

      为了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25周年,日本现代俳句协会1997年出版了《现代俳句·汉俳作品选集》(中日文对译)。1996年冬向全国征稿,1997年第一期《中华诗词》公布了我国入选的106名汉俳诗人名单,笔者也忝列其中。

      最后,请让我用三首汉俳作为本文的结语:

      (一)

      华夏接蓬莱,鉴真东渡晁衡来,友谊花常开。

      (二)

      遣唐使节通,奈良文化矗高峰,璀璨盛唐风。

      (三)

      风月庆同天,一衣带水紧相连,梅樱永并妍。(信息来源:中国民族报)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十首禅意诗词,你“参悟”了吗?[873]

  • 李商隐的佛缘与诗词欣赏[1279]

  • 纪念雪峰义存禅师圆寂1110年行脚圆满启建传灯法会[1413]

  • 方外之宾:纪念慧远大师圆寂1600年学术研讨会在五台山举行[1782]

  • 这七座寺庙,在诗词中流传千古[2245]

  • 纪念隐元禅师 两岸与日本团体在台湾办画展[1756]

  • 悲欣交集:纪念弘一大师诞辰135周年[1900]

  • 海峡两岸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普利十方超荐水陆空大法会启建大典[3018]

  • 带着历史记忆走向伟大复兴——纪念“九一八”事变84周年[2238]

  • 黄梅五祖寺举行活动纪念弘忍大师诞辰[1734]

  • 纪念5.12地震:不废之墟[2167]

  • 释迦牟尼佛值得世人纪念的四大理由 [太虚大师][2083]

  • 唐寅诗词中的佛教思想[2200]

  • 纪念六祖惠能圆寂1300周年大会南华禅寺召开[2672]

  • 《超越千载的追思——纪念慧远大师诞辰1670周年》出版[5127]

  • 《红楼梦》诗词的佛禅意趣[4565]

  • 赵朴初诗词中的人间佛教思想[2523]

  • 《赵朴初书毛泽东诗词》推出[2464]

  • 纪念文集《灵山之光》出版[3576]

  • 卢福庙 纪念古代医学家扁鹊[3070]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