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中国"势至学″与大势至信仰"中[1618]

  • 不可思议的“十九”!你知道观[123]

  • 女子美若天仙,男子见之忘食,[134]

  • 如何正确的向观音菩萨求姻缘?[114]

  • 你能够调伏自己,你就战胜了所[105]

  • 《妙法莲华经》:佛法的核心[122]

  • 注意了!千万不要轻易说别人的[131]

  • 佛陀的忏悔![102]

  • 佛教故事:女罗汉――婆须蜜多[113]

  • 一辈子,什么最重要?一个人,[120]

  • 想要有智慧?这个方法是最妙、[103]

  • 吴言生向龙泉寺捐赠释迦牟尼像[129]



  • 本站推荐

    中国"势至学″与大势

    做再多的功德,不如

    中国"观音学″与"中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泛论信仰的本质和一般基础 [肖国飞 任春晓]
     
    [ 作者: 肖国飞 任春晓   来自:中国网   已阅:1740   时间:2016-8-11   录入:yangsihan

     

                                   2016年8月11日 佛学研究网

        一、信仰的本质和种类

      何谓信仰。信仰与心理、认识、理想、道德等一样是人类特有的精神活动和社会现象,在现代汉语中,信仰的意思是“对某人或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极度相信和尊敬,拿来作为自己行动的榜样或指南。”[1]有人认为,信仰是超科学、超自然和超社会的,信仰包含着自身合理性,它与科学知识处于互不相涉的领域,如果一种观念被证实是对的,则它转而成为知识而与信仰不相干,如果它被证明是错的,则它转而成为谬误,也与信仰不相干。只有当这个命题尚未被检验或虽被检验但既没有被证实又没有被证伪,对这个悬而未决的命题的相信才是信仰。德国哲学家拉纳尔认为,信仰从词语的真实意义上看是个人决定、灵魂转向的力量的信仰,而不是对市民阶层的习俗和社会条件的信仰。因此,对信仰具有什么样的未来前景的问题,只有通过人们询问他今天在自己的存在中具有什么可能性回答。而西班牙哲学家乌纳穆诺把信仰看成是本身包含有认识、逻辑的、理性的成分,以及情感的、生命的、感伤的,非理性的成分的一种复合的心态。可见,信仰是人类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情感,一种涌动而炽烈的心理状态,一种固执而一贯的精神追求,被冠以“信仰”称号的东西,便会在人们心目中平添一种神圣的光环。

      人的信仰活动由一个动态的、复杂的系统构成,它包括信仰主体、信仰客体和信仰中介。信仰主体毫无疑问也是认识主体、实践主体和社会主体,是人,信仰在其信仰主体那里表现为一种心理——精神状态、认识——意志状态,在社会历史中生活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对现实生活的观念、对未来理想的追求,这就决定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信仰,不过有些人的信仰确定后终身不变,而有些人则多变;有些人的信仰是显在的,有些人则是隐在的。信仰客体就是信仰的特定对象,它区别于认识客体,主要的不是不依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对象、社会存在及其规律,它是科学认识、人生信条、政治抱负、社会理想、道德理念的抽象物,是一种情感和理性的综合体。信仰对象有命题和物象两种形态:前者表现为一个认识结论,是对一个句子或命题的绝对相信,后者则表现为某个物象或偶像,是对一个与形象性图景相联系的存在物的信赖、向往和追求。每一个信仰都既是对一个命题结论或命题体系的相信如正义、公平、道德等,又是对一个形象存在物的信赖和追求如上帝、共产主义社会等;信仰中介是连接信仰主客体的特定过程和关系,即信仰的确立和信仰主体对信仰客体的由衷的、自觉的追求。有些信仰为大多数人接受,有些则为一小部分人所坚持,不同的历史阶段还具有不同的信仰形态。在考察一种信仰时,主要是看它的信仰信奉的是怎样的命题和理论,这些命题和理论是神话幻想还是科学理论。

      信仰有不同种类。根据信仰是否具有现实的可能性,可分为现实的信仰的虚幻的信仰,前者是正确反映人类实践活动的、具有改造客观世界实践意义的信仰。在这种信仰中,人们所追求的理想是人类实践活动的可以实现的目标,后者是没有现实基础、脱离实际、丧失了人类实践活动积极性质的信仰,它追求的是一种神秘存在;根据信仰对人类生活的作用和在社会发展中影响的性质,可分为合理的信仰和消极的信仰,合理的信仰反映了大多数人的内心要求,符合大多数人的心理愿望,能营造一种健康向上的心态,能催人奋进,并对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起推动作用,而消极的信仰则充斥着反社会、反科学、反人性、反政府的内容,会引导人堕落、避世,对社会发展起阻碍作用;根据信仰所指的对象,可分为科学信仰、政治信仰、宗教信仰(另著专文考察,这里从略)等。对信仰的考察仅停留在认识领域是远远不够的,要揭示信仰的本质特征和运行规律,就必须把信仰当作人类活动的一种形式,并把它放入人类社会的大范围中去,放入信仰与其他人类活动的相互联系中去。

      二、信仰形成的一般基础

      信仰的形成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就其本质来说,离不开以下三个基础:

      1、信仰的认识论基础

      信仰是人对世界、对人生、对生活、对社会的一种评价方式,并且意味着坚信这种评价方式的正确性和热烈地奉行他认为是真的观念。信仰中包含着自我意识,只有当个人切实地回到自己内心,人才会树立起信仰。信仰不是先天地存在于人们头脑中与生俱来的观念,它与人的认识、知识、智慧等一样有其认识论基础,福多(Fodor) 在《心灵的模块性》[2] , 一书中指出心灵的认知系统按其功能可划分为转换器(transducer) 、输入系统(input system)和中心系统(central system)三个层次。转换器的功能在于将感官所受的刺激转换为与之相协变的神经信号。输入系统将转换关于感官所刺激的信息变换为关于外部对象的表征(representation),而中心系统则是在此基础上进行信念的确立和思维等高级认知活动。福多认为输入系统的操作是独立于任何背景信息的,它们不受认知主体的期望、信念及功利的影响,经过一系列中介环节的帮助,在大量事实认知的基础上,才能产生稳定的信仰、信念。

      信仰中内含着认知、情感、意志三种因素,认知因素即信仰主体通过对信仰客体的考察、了解形成了对客体的初步印象,经过综合各种知识加深对客体的理解,从中总结出某种观念或理论,而这种认识无论是正确的抑或错误的、实证的抑或猜测的、合理的抑或悖理的,都将造成一种信仰心态,决定性地影响着信仰主体对信仰客体所持的态度。情感是信仰主体对外界刺激的多样化心理反映,它一方面成为信仰的动力因素发挥着驱动作用,另一方面作为信仰的样式因素建构着信仰的框架、模型。意志因素从两个方面影响信仰:第一,作为保持因素能使信仰心态保持稳定,不仅规范人的认知活动,使之沿着一种有益于巩固和强化信仰的认知定向来进行,而且通过信仰主体的内在自制力和来自共同信仰群体及强大权威的他制力规范人的感情。第二,作为外化性因素,是促使信仰心态由主观领域或向行动和实践领域转化的因素,正是由于它的作用,信仰才不只是一种精神——心理的状态,而且是一种信仰的行动。信仰中的知、情、意三个因素有机地结合为一个整体时,信仰主体进入一个确认为真而不加怀疑的心理和精神状态,信任带来了美好的感觉,而一旦知、情、意各自为政、互相排斥,信仰的危机就会产生。

      美国实用主义创始者和主要代理查理·山德尔斯·皮尔士(Charles Sanders Peirce 1839-1914),于1877—1878年在《通俗科学月刊》上发表了《信念的确立》和《怎样使我们的观点清楚明白》两篇文章,把人的思维活动区分为:怀疑和信念确立两种状态,他认为寻求稳定的信念是思想的“唯一职能”,思维的任务就是确立信念,认识的过程是从怀疑到确信。皮尔士说,信念有三个特性,“第一,它是我们意识到的道理;第二,它平息怀疑的刺激;第三,它必然要在我们的本性中建立一种行动的规则,或者简言之,一种习惯。”所以“信念的本质在于一种习惯的建立,而不同的信念则是由他们所产生的不同行动方式来区别的。”[3], 他认为信仰是一种思想、道理,在思维过程中,当人们在各种可供选择的立场、观点和方案面前犹豫不决时,就处于怀疑状态,一旦经过“探究”,排除了心中的疑虑,达到一种坚定的信念,随之才能产生平静、愉快和满足的心境,所以认识是怀疑——探究——确立信仰的过程,思想的本质无非是一种探究的手段。

      皮尔士还认为,信仰的确立不能靠强制,也不能依据主观的偏好,过去盛行的只按个体的意愿行事的“固执的方法”,或由国家及其暴力机关规定个人信念和由某个思想家、政治家、先知人物倡导的“权威的方法”,或按每个人理性中固有的先验原则来确立信仰的“先验的方法”都属独断主义,往往会导致行动的失败,唯一可靠的是“科学方法”,即仿效自然科学中的实验方法,由不同的人通过各自的途径和手段参与社会,进行实验,在众人经验的基础上以最后所得的一致结论作为信仰和行动的规则,唯有这样才能做到不凭主观偏见行事,以确立正确的信仰。皮尔士把信仰作为认识论的重要内容,突出信仰与行动的关系,这种面向实际的精神,对美国当时盛行的脱离生活、脱离实际的绝对主义、先验主义和神秘主义的气氛是一个有力的冲击。但他把众人一致的经验当作确立信仰的依据,表面上看起来有些合理性,事实上他是把“普遍同意”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陷入了唯心主义。2、信仰的实践论基础

      信仰不单纯是认识领域的概念,信仰与行动和实践有密切的联系。信仰的实践基础有两方面内容:首先是信仰的形成,离不开个体实践和人类交往实践。我们不相信世界上有无缘无故的信仰,事出有因、信成有故,对因、故的探求就是认清信仰的形成过程。人类的信仰往往要通过现实实践来证明其科学性、合理性和必然性、现实性。有时通过个体实践即以个人自身的经验和实践结果来对信仰提供证明。这种个体实践证明的方式在宗教中最广泛地存在和使用着,如信徒传教过程往往采用这种以自身为见证的证明方式。这种证明虽然有狭隘的个体经验性质,缺少理论和社会实践深度,处于信仰证明的浅层次上,但亲身经历有一种神秘的直观性,远比书本知识和间接经验直接,这种传播大多在亲朋好友之间进行,在对传播者了解和信任的前提下,会增加对信仰客体的可信度。与个体实践相比,群体实践有更大的规模和更大的力量,也具有更为根本的性质。个体实践是多方面的,不仅有日常生活经验和感受的方面,还有参加一些重大社会实践活动的个人体验。个人信仰会受到社会大环境交往人群的影响,产生变化。

      其次是信仰对人们今后的实践起着指导作用且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信仰深藏于人的心灵深处,它通过人的行为来显露,并且信仰可以调节人的行为,锁定人努力的方向,明确成就事业的目标,增加行动的信心和勇气,所以信仰是人类生活不可或缺的内容,而把信仰运用于实践,也随之成为人的重要的历史任务之一。信仰形成对人们今后的实践起着指导作用,在讲到对共产主义的信仰时,恩格斯曾提到,这个“社会主义”,即萌芽形式的共产主义信仰是与宗教相联系的,存在于宗教中某种人类平等和能够实现美好生活的信仰中,存在于对彼岸世界的希望中,存在于天国和死后的永生里,存在于据说不久将到来的“千年王国”理想社会中,最初包含着对现实中不存在的完美理念的向往,而正是这种向往、这种信仰,导致了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大联合,导致了世界范围内“打碎旧世界,创造新世纪”的社会主义革命浪潮,导致了彻底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大改造。哥本哈根学派的重要代表W·海森伯说:“我们的主要动力是而且也一直是信仰。……如果说我有信仰,就是说我业已决定去做某事,并甘愿为此而献出自己的一生。……近代世界之半——西方——通过运用科学手段去控制和开发自然资源的西方思想,已经获得不可估量的力量。世界的另一半——东方,则由于信仰一位欧洲哲学家和政治经济学家的科学理论而联合在一起。……我们迈出的第一步永远是信仰某一事物的行动和追求某一事物的愿望。”[4]魏特林在他的第一部著作《现实的人类和理想的人类》中说:“如果你们对你们的正义事业怀有信仰和信心,那么你就已获得了一半的胜利;因为你的信仰能使你们搬动大山”。[5]

      3、信仰的价值论基础

      信仰对人类具有有用性。在社会历史领域,尼采强调以“肉体”即躯体作为出发点,认为肯定对肉体的信仰,胜于肯定对精神的信仰,必须从躯体的本能、冲动和需要出发,才能揭示人类在包括道德、哲学在内的一切认识领域的秘密。信仰产生于人类对现实过程的期望和需要,具有教育、个体生活经历和社会实践的背景,信仰体系无意识地存在于人的心中,平衡着人类的生理和心理活动,控制着人的判别力和选择力,即人的行为倾向。信仰是人类对真善美的追求,以获得精神的安宁。一个人要让自己的生活有意义、充实,而不是像动物似地得过且过或把自己交给浮去飘忽的东西,就必须有某种更高的、更稳定的东西存在,人与世界、当下与未来、自我与他者的关系不是一种以纯粹的知识的方式显现的,人需要关怀。关怀是指世界对于人必须有意义,人对于世界也必须有意义,这种关怀绝不能靠某种精细的或包罗万象的知识来满足,在信仰世界里,每个人通过信仰使自己具有了意义,他的地位可以不高、他可以没有金钱、他可以曾经堕落,只要他重新获得善良意志、美好理想,并转化为行动,他其实就有了一切。这就是信仰的神奇之处。

      信仰满足的是人类的精神需求。人的精神需求是同个人的位格塑造联系在一起的围绕着个人安全、爱与归属感、个体价值的确认,对人格的尊重、对美的感悟及发展的需求等展开的明确的目标性,一旦这种精神需求获得满足,就足以改变个体的精神和身体面貌。信仰的树立受人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和条件影响,人们在获得基本的物质资料满足后就向精神方面扩展,表现了信仰主体对社会生活、社会体制、社会未来等与人类切身利益相关的重大问题的密切关注。信仰具有原生性,植根于对某一对象的认识和相信,信仰一旦产生后又具有示范性、再生性和传承性,满足人们对生命、生活、人生价值认同的精神需求,在这种情况下,信仰就成为理想、信念、人生观、世界观和人类终极关怀的核心因素而被赋予不可替代的意义。

      信仰建立在对历史的回忆、对现实的考证、对未来的向往的基础上。信仰既是一定时代政治经济文化活动的产物,又是一种不系统的不规则的精神现象,它直接同人们的日常生活发生联系,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形成和积累起来的对物质经济关系、人们生存的社会条件的经验式反映,其中交织着理性因素和感性的、情感的因素,并以感性的因素为主,属于社会心理的范围;信仰是社会意识的表现,是对社会存在不系统、不确定、自发的反映形式,是一种低水平的社会意识。一般信仰有两种走向:一是向主导的社会意识形态转化,通过逻辑和理论为正统的社会意识形态所加工和吸收,成为支配人的思想和行为的精神力量。二是向非主导的社会意识形态转化,被它所融合和歪曲,成为对抗主导地位的社会意识形态及物质存在的精神力量。积极信仰和消极信仰以此为分界线。当我说我有“信仰”时,是在表达这两种意思:一是我相信确实有某种美好的东西是存在的,二是我希望这种美好的东西能通过我自身或人类世代的不懈努力去得到。人类需要信仰,人类具有信仰,但它必须以促进社会进步和人自身的完美为最后标准。

      三、当代人信仰的突出特征

      当代人类信仰的突出特征,是自身存在着不可克服的“二律背反”,表现在几个方面:

      1、一元性和多元性统一。

      当今世界纷繁复杂,变化万千,各种政治势力交替上台、各种思想意识竞相争鸣、各种风云人物粉墨登场,在世间大舞台上演着一出出生动的活报剧。因为信仰便等于人对实在的看法,是人的一种存在的态度,个体的差异必然导致对“信”的概念解释上的不同和信仰对象的不同,有些事情在某些人看来是一种损失,在另一些人却觉得是信仰对教条主义的摆脱,信仰直接关涉的是个人的兴趣爱好、个人的价值评判,而不是客观的理由,所以总显得在各说各话。在目前的信仰危机中,想建立一个共同的基础特别困难,可是“人的生命基础还是在可靠的信仰上。若是没有相互的信赖,人的共同生活是不可能的。但是,严格地说,没有一个人能向别人证明自己的可以信赖。”[6]因此信仰不是一个“是什么”的问题,而是应当“如何”建立的问题。

      2、批判性和服从性并举。

      德国学者卡斯培在“解说今日信仰”中认为,作为现代世界观的核心,理性的特征在于其普遍性的批判性。在启蒙后的今天,指述任何绝对真理都会被人视为破坏对话及独霸思想的作风,尤其在批判理性主义的代表人物如波普(K.Popper)、阿尔伯特(H.Albert) 及巴特莱(W.Baetley) 更是支持下列观点:意识形态的垄断代表着对自己永远无误的宣称、对他者无条件服从的要求和对不同信仰者的迫害及歧视。无误原则(the principle of infallibility)在这些理性主义的学者看来,应该用“人都会错”的原则来取代。现代人对教条式的、绝对原则失去了往日的热情,他们想建立的只是假设性、暂时性、有限性的原则,这些原则永远在实验与批判的监视下,用基本上开放的多元思想来取代封闭的独断思考。信仰的批判性是指一种信仰的确立实质上是对另一种信仰的否定;信仰作为以知识和理性为前提的精神——心理形态,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的系统。“信仰必须一面和其他的世界观、人生观讨论,一面努力证明信仰所拥有的或所能够开创的未来。”[7]然而,即便在反权威的现代,人们也还是不得不服从自己的权威——自然的、社会的、人伦的。

      3、共时性和历时性交叉。

      信仰有作为信仰的一般特征,也有与时代有关的特殊性,野蛮时代到处充斥着对盲目起作用的、压迫人类的自然力量和社会力量的崇拜,人们因害怕受到惩罚而不敢过多作为以免触犯天理。启蒙时代以后,人确立了自己的主体地位,高扬理性的权威,信仰科技的力量,不断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过渡;信仰的形态在改变着,不同时代有自己信仰的独特内容,过去的教会不仅是人们思想道德上的统治者,也是人类文化和世俗政治的统治者,为维护信仰的“纯洁”,它不惜以残酷的手段铲除异己,布鲁诺被烧死在鲜花广场,伽利略被带上了宗教法庭。现在在科学的猛烈攻势面前,宗教不得不承认事实,放弃对象世界的地盘,越来越向人类内心世界逃遁;但信仰不等于迷信,科学远不能取代宗教,于是各种信仰形态、各种信仰理念并存,处于无限的时空交错域中。

      4、个人性和社会性结合。

      我们有理由认为精神不是一个单独、持续的“东西”,而是借助于某些内在联系结合在一起的系列事素。两个人决不可能正好看见同一个事物,因为他们的位置是不同的,也决不可能有完全相同的听、嗅、触、味等经验,因为每个人的经验是私人独有的,这是认识中呈现的个人性,从此,在理论上我们无法推论信仰会统一,更无法强求信仰的一致。但在一个社会共同体中生活,人们总会面临共同的问题,作为人类总会采取相似的措施,总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时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总需要有一个核心的理念,一种统一各民族人民的民族精神,一种集中的、能为大多数人共同认同的政治观点,一种为大多数人追求的政治理想,这就是信仰的社会性。信仰从表面上看是主体意志的体现,是个人的自由选择,但是,一种信仰一旦建立起来,就成为人们判断是非曲直的内在标准,成为衡量自身或他人行为道德性的伦理尺度,成为未来社会走向的政治原则。故此,社会成员的信仰指向,无论对个人的一生还是对社会的稳定和发展,都会产生重大的影响,不能不引起个人、国家、社会的高度重视。

      信仰中存在的矛盾,说明对信仰理论探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也说明我们解决现实问题的迫切性和艰巨性。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的若干意见》中强调,我国正处在改革的攻坚阶段和发展的关键时期,社会情况发生了复杂而深刻的变化:从积极方面看,一方面,经济成分和经济利益多样化、社会生活方式多样化、社会组织形式多样化、分工和就业方式多样化,这显示了我国社会的生机和活力;另一方面,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得到很大发展,社会更加开放,环境更为宽松,人们在精神上、行为上从被动走向主动,从务虚走向务实,从守成走向创新。同时承认“利益”在社会生活中的合理性,在提倡艰苦奋斗、无私奉献时,也保护人们各种合法利益,表现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但从消极方面看,环境宽松容易滋生有害社会的自由放任、利己主义,诱发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生活多元化、观念多元化容易产生分散无序现象,导致信仰危机或信仰叛离,如政治上的“全盘西化”、宗教上的“法轮功”等。所以,我们时刻不能放松对广大党员和普通群众进行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和无神论的教育,增强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使国民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坚定共产主义信念。(信息来源:中国网)

      【参考文献】

      [1]《现代汉语词典》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年,第1045页。

      [2]J. Fodor: The Modularity of Mind , The MIT Press,1983.

      [3]转引自赵修义等编著《现代西方哲学纲要》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6年,第168 页。

      [4]《物理学家的自然观》北京:商务印书馆1990年第35—36 页。

      [5](德) 魏特林《现实的人类和思想的人类:一个贫苦罪人的福音》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年第18页。

      [6][7]刘小枫主编《20世纪西方宗教哲学文选》上海三联书店1991年,第512、508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中国"势至学″与大势至信仰"中国化"意涵[1618]

  • 不可思议的“十九”!你知道观音菩萨的三个重要节日,为何都在十九?[123]

  • 中国"观音学″与"中国化″观音文化信仰蕴涵[1476]

  • 中国"文殊学"与文殊信仰"中国化"诠释意涵[1290]

  • “中国弥陀学”与弥陀信仰“中国化”佛学意蕴[1480]

  • 从佛学"五眼"看"五台山″的信仰意蕴[1287]

  • 许倬云:信仰对中国人究竟意味着什么?[195]

  • 中国佛教禅观的本质与特色[138]

  • 知识分子眼中的佛教:原来佛教只佩戴一把剑[219]

  • 对生命和灾难的哲学思考:我们都是幸存者[581]

  • 民间信仰是迷信吗?佛教对“迷信”的看法如何?[652]

  • 圣严法师与龙应台对谈:生命与信仰[526]

  • 学佛修行必知的三大基础[319]

  • 佛教的信仰是纯理性的,也是纯伦理的[673]

  • 一般信众皈依的心态有十二种[546]

  • 佛门“扫地僧”,绝世本领哪里来?[753]

  • 初发心难得 应该怎么保持?[882]

  • 佛教如何适应民间信仰的要求?[847]

  • 我们信仰的是三宝,不是信仰的哪个人![810]

  • 佛教故事|不闻雷声的赞叹[866]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