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中国宗教将会对国际社会有更大[160]

  • 心不变 万物亦不变[186]

  • 禅茶:轻安滋味妙无穷[162]

  • 梅花与禅悟[170]

  • 腊月二十三丨恭迎监斋菩萨圣诞[185]

  • 一静,九和[210]

  • 念佛的四个阶段[201]

  • 佛教造像:是信仰,也是艺术[187]

  • 尝尽人生百味,方知人间冷暖[214]

  • 茶壶里的文字禅[169]

  • 湛然一片光明海 万古不磨自在心[251]

  • 《中国历代僧诗总集》在京首发[204]



  • 本站推荐

    中国人对佛教文化的

    中国宗教将会对国际

    心不变 万物亦不变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五台山学构建之翻译研究视角
     
    [ 作者: 姚腾   来自:《五台山研究》2017年第4期   已阅:85   时间:2018-2-12   录入:wangwencui


    2018年2月12日  佛学研究网

        摘 要:翻译研究作为五台山学构建的一种跨学科视角有很大的延展空间。五台山文化翻译研究包括以翻译史研究方法研究五台山相关经典的翻译历程,以译者研究视角关注五台山历代译经大师,从翻译批评视角研究五台山经论体系中的翻译批评策略,以历史文化为背景研究五台山对民族译经的影响,以文化交流与外宣为目的研究五台山文化海外传播策略等。

        关键字:五台山学、国际交流、翻译研究

        自《五台山研究》1985年创办以来,五台山学开始进入了学术视野,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五台山学建设取得了丰硕的成果。2000年,崔正森先生所著的《五台山佛教史》被誉为五台山学的奠基之作。2015年,首部“五台山学”理论著作《五台山学探究》诞生,在学术建设方面具有开拓性意义。目前,五台山研究已覆盖全球,2015年第一届五台山信仰国际研讨会召开,2016年五台山佛教国际研究院正式成立,五台山学进入全球学术视野。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国际交往着推动学术进步,五台山文化的译介和海外传播备受关注。

        五台山是世界五大佛教圣地之一,是国际佛教文化交流的中心,五台山研究将对世界宗教文化研究产生积极的影响。在五台山学构建中,学者们提出了很多研究方向,2007年9月通过的《五台山学术规划大纲》明确了五台山研究的八个方面的课题,包括地理、历史、自然、佛教文化等多个方面,这些课题与五台山文化翻译和国际交流息息相关:五台山历史多涉中国佛典翻译史,五台佛教涵盖了汉藏语系佛教交流与翻译,五台山自然地理和旅游产业亟待应用翻译研究的助推,新时代下五台山文化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发展,需要加强文化翻译方面的研究。

        翻译研究是新兴跨学科研究,“过去四十多年,翻译研究的跨学科的特征不断刷新纪录”。翻译研究视角以外国语言和文化交流为背景的研究方法,包括翻译史研究、翻译批评、翻译文化研究、应用翻译研究等研究方向。五台山学为翻译研究提供了很大的空间,同时翻译研究也能为五台山学建设提供新的视野,促进五台山学的建设。

        一、梳理台山译典 厘清信仰脉络

        译本的产生及传播历程是翻译研究中“文本变迁”研究的一大方向,佛典翻译历时近两千年,文本变迁受到文化因素影响颇多。五台山影响下的佛典文本变迁即是很好的研究素材,梳理研究五台山相关译典,从中找到佛典发展的脉络及五台山对文本的影响是五台山学研究的一个方面。例如,一直被认为是中国翻译史上第一部翻译经典的《四十二章经》在近代受到学界的质疑,译者摄摩腾和竺法兰也备受争议,但是这并不影响该经的地位。佛教初传五台山的神话每每与摄摩腾天眼观见阿育王塔关联到一起。到了清代,续法所撰《四十二章经疏钞》直云:

        “(腾兰)译出《四十二章经》一卷,约有二千余言,缄在兰台石室中。明帝勅画工图写佛像,置清凉台山大孚灵鹫寺内及显节陵上。”

        关于《四十二章经》译出后的保存地点,藏经中有多种说法,常常有“清凉台”、“兰台石室”等,而《疏抄》中提到的“清凉台山”虽然没有直接说是“清凉山”或者“台山”,但其后紧接着有“大孚灵鹫寺”,就很难不使读者联想到五台山了。从经典译文的历史变迁和传播上来讲,在译文的序言和“疏抄”类附属文献中把译典与圣地联系在一起无疑能对经典的传播起到助推的作用。无论学界如何争论,《四十二章经》一直被奉为常诵经典。以此类比,《维摩》、《法华》诸经也多与五台山相关,这些佛典的译文变迁也颇具研究价值。

        当然,五台山相关的大部佛教经典应当以“文殊经典”为主。从佛典传入中土以来,文殊经典翻译一直没有断绝,严佛调是翻译文殊经典的第一位中国僧人,竺法护是翻译文殊经典的主要干将,而文殊菩萨相关的显密经典至少有一百多种,文殊经典的翻译在佛教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近代以来文殊经典也被译成西方文字,文殊经典的翻译历程研究成为值得关注的热点。五台山之所以成为佛教圣地,和《华严经》的翻译是分不开的,华严经翻译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佛典初传时,华严系的部分经典如《兜沙经》即开始翻译。东晋“六十华严”在东南一隅译出,而唐代 “八十华严”和“四十华严”的译出均得到了国家力量的赞助。可见华严经典的翻译反映了佛典译史上从译者个人孜孜以求到贵族赞助直到国家力量介入的过程。研究译经的历史背景、赞助系统和译典中文字的变化,探寻五台山和华严经典的关系,也是翻译研究能够细致深入的问题。五台山相关佛典涉及佛教各宗,研究经典翻译可以为五台山学研究增添新的亮点。

        二、关注译经高僧 析出译史特色

        佛典翻译事业是佛教传播初期首当其冲的任务,历代高僧是译经的主体,所以,从梁代慧皎《高僧传》开始,“译经”就放在僧传首位,佛典翻译家因此备受关注。五台山历代高僧中不乏参与译经或主持译经并作出特殊贡献者。唐代五台山高僧窥基首创 “糅译”法,关注翻译目的,在对比之下取舍唯识思想,对文本进行了筛选聚合,在翻译的具体过程中应用省略、删除和添加、插入等翻译技巧,以译后编辑的方式最终对原文进行聚合,在翻译史上是绝无仅有。以糅译法译就的《成唯识论》最终成为经典,窥基大师也因此成为中国唯识宗的实际开创者。唐代五台山译经高僧辈出,就其国别来看,即呈现出其他地区没有的国际化倾向,佛陀波利、慧超、灵仙等著名的佛典翻译家都来自不同的国家。五台山灵境寺高僧灵仙三藏是中国佛教译经史上唯一留下姓名的日本僧人,对中日佛教交流的影响意义重大;五台山金刚窟高僧佛陀波利因文殊感召远来中土,译出《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在佛典翻译史上留下少有的了“感通翻译”的传说;五台山乾元菩提寺高僧新罗慧超不但追随金刚智大师翻译密典,还西行求法,完成了著名的《往五天竺国传》,成就后世不可多得游记作品,记录了当时世界各国风土人情。明代五台山高僧俱生吉祥大师萨哈拶释哩创立的“西天僧团”,其弟子“西天佛子”智光大师完成了中国梵汉译经史上最后的译典。

        三、细读华严注疏 探寻佛典译理

        佛典翻译是中国古典翻译的第一个高潮,这个高潮持续千年之久。有关佛典翻译的很多问题大多记录在“经序”及“注”、“疏”、“钞”、“解”等类典籍文献中。此类文献总结了大量的翻译理论和指导实践的翻译方法、归纳了翻译中出现的各种错误、总结了译者应当具备的素养、形成了关于“翻译项目”的管理办法。五台山虽然并不是古代佛典翻译的中心,但历代高僧辈出,尤其是产生了许多注疏类作品。例如唐代五台山“清凉国师”澄观号称“华严疏主”,仅其所著《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中,对前代最知名的翻译家做出了这样的评论:“会意译经,秦朝罗什为最;若敌对翻译,大唐三藏称能。”直到近代,学术界常常有人把这种观点和“直译”、“意译”的主张进行类比。钱锺书在论及翻译,分析严复所提出的“信达雅”翻译观时就明确指出:“近世判别所谓主‘达’之‘意译’与主‘信’之‘直译’,此殆首拈者欤”,认为澄观大师首开直译意译评论的先河。事实上,观澄观大师所著“经疏”典籍中的翻译评论远远不止于“取义”、“敌对”的范畴。检视澄观大师的经疏钞等类文本,我们发现他还总结了译者在翻译文本中所犯的错误,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类,分别是(1)脱漏、(2)译者之误、(3)译人不审、(4)译者嫌繁,乃成太略、(5)译人文繁理隐、(6)译者回文不尽、(7)、译文随异。当然这也只是冰山一角,澄观大师对翻译史的贡献仍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澄观大师只是五台山诸多高僧之一,其他经注家如宗密、续法等人在著作中探究的翻译问题同样值得我们探讨,从这一角度来看,这方面的研究才刚刚开始。

        四、兼顾民族译经 明确台山影响

        中国翻译史不仅仅是汉语和外来语言的互译,也包括中华民族范围内其他民族语言的翻译,汉传佛典大规模翻译在唐末即告尾声,而藏文佛典翻译其时方兴未艾。同时,以汉传佛典作为底本的民族译经也开始有所发展,以藏文、回鹘文、西夏文、蒙文、满文等翻译佛典维系了佛典翻译和传播事业繁荣,直至近代。五台山作为各族佛教徒朝圣的圣地,对民族译经事业产生了巨大影响。现存回鹘文译经中不但有大部译自汉语的《华严经》译本,而且在功德碑记上每每出现五台山的名号,民间《五台山赞》也被译成回鹘文在西域流传。西夏王朝是第一个以国家力量介入译经的王朝,西夏译经事业同样受到了五台山的极大影响。西夏五台山信仰的集中表现是,在西夏也建立了与中土匹敌的“五台山”,在西夏圣山贺兰山中一度建立了“北五台山寺”,为西夏译经培育了僧才;西夏译经中不但有大量文殊经典与华严经典,甚至还有澄观大师所著《华严经抄疏》。元代以降,五台山成为汉藏佛教共荣的佛教道场,藏文经典在蒙古语言中的翻译与五台山产生了密切关系,从萨迦五祖八思巴开始,藏蒙译经高僧多瞻礼五台山,直到北元时期,翻译《大般若经》的蒙古译师甚至以“文殊师利”作为其尊号。

        五台山对民族译经事业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清代高僧三世章嘉必若多吉。他在翻译事业方面取得成就有:一、主持翻译了被誉为“世界上最长的译文”的满文大藏经、主持翻译翻译蒙文《丹珠尔》、编译《御制满汉蒙古西番合璧大藏全咒》;二、编撰《钦定同文韵统》、《五体清文鉴》等翻译工具书;三、在五台山期间由汉文将《维摩诘经》译入满文、用藏文翻译《大佛顶如来密因修正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并将该经刊为汉满蒙藏四体合璧本;四、与弟子一道编译完成了藏文版《圣地清凉山志》;五、做了大量的译审工作如校正了蒙译《甘珠尔》,厘订工布查布翻译的《造像度量经》等;六、指导乾隆帝翻译《文殊是利菩萨赞佛法身礼》,指导西藏佛像画家丹巴把梵文《金刚经》译为藏文。七、为乾隆帝担任口译,处理民族翻译事务。

        在近代汉藏佛教交融过程中,五台山还产生了两位译经大师,他们分别是能海上师和法尊法师。能海上师秉持传统,译讲同施,坚持学习和译经并行,在藏传佛教的戒律、禅观、经论、仪轨等方面翻译著述多达九十多种,他还创建译经院,培养汉藏翻译人才,为汉藏译经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法尊法师被誉为是近代翻译藏文佛经的人中“最有成就者”(吕铁钢、胡和平1990),他不但翻译了《菩提道次第广论》等佛典,还翻译《藏文辞典》等工具书,同时把部分汉文佛典译为藏文,把马克思主义和国家政策介绍到西藏,为民族融合做出了重要贡献。

        五、加强国际交流 译出文殊智慧

        随着当代国际交往的日趋频繁,翻译研究逐渐转向语言服务行业层面,翻译研究与国际化和本地化进程结合起来,凸显了其实用价值。在“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背景下,五台山文化外宣方面的译介工作也将成为五台山文化国际化的有力推手。五台山文化外译有什么样的基础?需要译什么?需要怎么译?等诸多问题都是实用翻译研究的对象。

        事实上,从19世纪开始,五台山文化就已经开始向海外传播:1872年英国传教士景雅阁考察五台山后将五台山的佛教信仰情况介绍给西方读者,1880年,英国传教士、后来的山西大学创办人李提摩太参访了五台山,1907年,法国著名汉学家沙畹考察五台山,在其《北中国考古图录》中留下了五台山当时的珍贵影像,1908年,德国建筑师鲍希曼考察了五台山的建筑,1937年梁思成先生发现了五台山佛光寺唐代建筑,在国际上引起轰动。可以见,向世界推介五台山并非没有基础,但主动将五台山文化译出却任重道远。

        五台山文化翻译中需要英译的对象首先是直观的景点介绍和标识语言系统,这些简单的文化信息在五台山一直没有很好地完善。2017年8月,笔者在调研五台山景区语言景观现状时发现,景区内带有英语翻译的景点介绍最早的大约制作完成于2000年前后,而最新一批是在2016年完成,这些不同质地不同形制的标识牌长期共存,而其英语翻译也存在很多问题。将翻译任务交给认真研究五台山文化,形成翻译团队也许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景区标识语翻译是面向国际游客的被动翻译,而五台山文化宣更需要“主动出击”。近年来,中华文化典籍翻译受到学界关注,五台山文化典籍无疑是典籍翻译应当关注的对象。“清凉山传志”就有十多种,这些著作不但记录了五台山历史文化,而且收录了佛教史中的诸多传说故事、诗文、游记文学等等题材的精华,尤其突出了五台山文殊道场的地位。结合学者们对志传的研究成果,筛选五台山传志中的精华,将其逐步译为英语,是在国际上推介五台山的途径之一。从通俗易懂的《五台山故事连环画》到文化底蕴深厚的五台山诗文、楹联、碑记,再到学术结晶“五台山学文库”,可谓成果丰硕,译介这些成果,把翻译实践和翻译研究结合起来探索出一条适合五台山文化译介的新路子。

        结 语
        五台山学建设所取得的丰硕成果,为翻译视角下的五台山研究奠定了基础。以翻译视角为切入点,对五台山翻译史上的译经高僧、翻译理论、译场规制等进行研究;以中华各民族翻译为研究对象,追寻五台山在民族融合进程中的作用;以文化交流和国际传播为目的,探求五台山文化译介的途径是翻译研究可以为五台山学贡献力量的开端。

        作者简介:姚腾,男,山西大学翻译硕士,忻州师范学院外语系讲师,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访问学者。研究方向为佛教典籍英译及五台山信仰。(信息来源:《五台山研究》2017年第4期,转载时未编辑注释,如需,请参阅原刊)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竺法护的佛经翻译与汉地女性佛教信仰的发展[353]

  • 佛经翻译与传抄为汉字发展增添新元素[427]

  • 佛经的翻译与传抄对汉字发展的影响[547]

  • 佛典翻译人才:弘扬佛教文化的重要力量 [光泉][1115]

  • 民间藏家收藏上千片"贝叶经" 悬赏万元翻译[1307]

  • 浅谈佛经翻译对中国文化的影响[2457]

  • 终南山地带的佛经翻译活动 [史飞翔][5165]

  • 首届“汉传佛经翻译会议”在美国洛杉矶西来寺举行[3479]

  • 五台山佛教文化翻译规范化研究[3369]

  • 《法华经》的翻译与释迦多宝佛造像[4809]

  • 综述我国佛教经典翻译[3621]

  • 关于英汉典故翻译中的宗教文化问题[3800]

  • 中国古代佛经翻译与近代文学翻译比较述略[3258]

  • 中国古代佛经的来源及其翻译[5128]

  • 中国佛经翻译和西方《圣经》翻译的启示[5154]

  • 浅谈佛经翻译对汉语语言的影响[4255]

  • 漫说中国佛经的翻译[3265]

  • 论佛经在我国的翻译与影响[3560]

  • 论佛经翻译的译场[3302]

  • 佛经翻译与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从文化交流看翻译的价值[4086]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