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晚明佛教的禅戒一致论:从摄心[134]

  • 禅诗赏析:机关用尽不如君[146]

  • 金刚经赋予我生命智慧[178]

  • 正业与正命:从佛教的职业观看[140]

  • 厉害了!汉语中的这些词汇居然[216]

  • 巨赞法师:关于空与有[174]

  • 一讲到皈依,总有人落入这四个[167]

  • 释迦牟尼佛是如何劝其父净饭王[147]

  • “离苦得乐”的新发型[162]

  • 生活中处处可以参禅[155]

  • 菩提心:成佛配方的底料[162]

  • 人生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苦?[136]



  • 本站推荐

    修行,就是在生活中

    石蕴玉 水含珠 茶有

    这样的古诗词,每读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1综合资讯 >> [专题]a1综合资讯 >> 正文


    回家的路
     
    [ 作者: 佚名   来自:中国民族报   已阅:444   时间:2018-2-13   录入:yangsihan

     

                            2018年2月13日 佛学研究网

        佛学研究网讯 凯歌辞旧岁,金狗迎新春。再远的距离、再艰难的跋涉,回家团聚都是春节不变的信仰。一句“回家过年”,牵动着亿万中国人最温馨的情愫。
     
      回家过年,寄托着乡情。它是鲁迅笔下的迅哥儿与闰土,是阿长摆成大字的睡姿,是过年前的热闹与忙碌;它是朱自清笔下父亲蹒跚的背影,是去买橘子时跨越栏杆的不易,是父爱无言;它是沈从文笔下的边城,是翠翠如水一般的纯净,是天上飘着的雪和诗人的眼泪。那里是我们的家乡,有永世难忘的乡音。
     
      回家过年的人,走上了回家过年的路。春运,被外媒评价为“人类在地球上进行的规模最大的集体活动”,每年都有数十亿人次投身于这场长跑比赛。据测算,今年各地的旅客发送量累计将达29.8亿人次。
     
      南来北往的旅途中,从“走得了”到“走得好”,我们回家的路越来越畅通:高铁如龙在渊,高速公路纵横交错,新的航线不断开通……便利的交通,让游子回家的脚步更加轻松。更温暖的,还有人心。保洁大姐善意的提醒,陌生人礼让的微笑,还有站台上有序排队的人流……一条路,折射出时代的变迁。细微处,彰显着社会的进步。
     
      今天,请跟随小编,一起踏上回家的路。

      1600多公里之外,有盏灯为我而亮

      □ 记者 周芳
     
      北京——湖南衡山,1600多公里,开车穿越大半个中国,这条回家的路,我已经走了整整10年。
     
      10年来,我已数不清路上出过多少状况,有过害怕、有过感动,也有几次动了放弃开车回家的念头。但家的召唤,最终还是让我今年又踏上了这条悲喜交集的回家路。
     
      2月1日,收拾好行装,发动车子,启程。与往年不同,今年春节回家多了一口人——去年夏天诞生的小女儿。女儿7个多月了,到了会爬好动、天真好奇的年纪,进了车子便不消停,一会儿爬到10岁的哥哥身上,一会儿探头探脑地向窗外瞧瞧。带两个孩子上路,什么都得考虑周全,奶粉、尿不湿、玩具、零食,一样都不能落。
     
      每次开车回家,都是先生掌方向盘。我们俩是同乡,因此在春节回家的问题上无比一致,不像周围很多朋友会为回男方家还是女方家而发愁。为了免去抢票的苦恼,更重要的是每次节后返京两家人都会塞上大包小包很多东西,我们便选择了开车。
     
      汽车驶上京港澳高速,一马平川。冬阳下的华北平原萧肃辽远,窗外风声凌厉。我突然想起2016年春节返京途中,半夜12点多,就在离京几十公里的地方,车子熄火了。那天也是寒风凛冽,我们一边看着一辆辆汽车呼啸而过,一边焦急地打救援电话。暗夜中停留在高速路上,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电话打了一大圈,才终于找到一个愿意过来救援的师傅,我们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熬了两个多小时,才把修车师傅等来,一检查原来是水箱破了,防冻液漏光了。折腾到大半夜,有惊无险,我们平安地回到北京。令人感动的是,那位雪中送炭修车师傅开出了让我意外的“良心价”。
     
      伴随着孩子们的时醒时睡和大呼小叫,车子进入了河南境内。在这里,京港澳高速有很长一段路与京广铁路遥相呼应。我们看着远处和谐号不断闪过,超越我们,很快飞奔不见。黄河是不容错过的风景,冬天虽然失去了奔腾的狂野,但有一种凝重的沧桑感,审视着我们这些脚步匆匆的炎黄子孙。
     
      过了黄河大桥,就是郑州。记得2013年在回家途中,顺道去少林寺做了个采访。那次采访让我印象深刻,少林寺开办的慈幼院收养了不少孤儿,宗教界的慈善之光照亮了这些孩子们的童年。趁我采访时,从未到过少林寺的先生和儿子也借机玩得了个痛快。
     
      到河南驻马店时,天快黑了,我们下高速,就近找了一家旅馆。1600多公里的路,一般要走两天,我们通常在河南或湖北境内休息一晚。但也有意外。2014年,我们返京时在湖北境内遇上大风雪,高速封闭,只能走国道。路面湿滑,一路上我们不知看见多少辆车侧翻、剐蹭,真是心惊胆战、如履薄冰地蹭着前进。路上休息了两晚,总算平安抵京。
     
      2月2日早起出发,很快到了湖北境内。走在这里的高速路上,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和温暖。就在去年,我们不慎将手提包遗失在赤壁服务区,里面不仅装着所有证卡,还有1万多元现金。荒唐的是,车子开出两百多公里我们才发现这个天大的错误。想不到,电话打到赤壁服务区,得到的答复是:一位保洁阿姨把包收起来了,它正原封不动地等待失主呢!失而复得的喜悦真是难以言喻。我们折返回去,想给这位保洁阿姨一点儿报酬,可朴实的她却执意不收。我只能默默记住,这人性中的美好。
     
      经过两天跨越南北的奔波,傍晚时分,我们的车子驶进了衡山城区。“衡阳雁去无留意”,雁栖之地,正是家之所在。华灯初上,那璀璨的灯海中,我知道,有一盏灯是为我而亮的。
     
      云横武陵家何在
     
      □ 记者 张世辉
     
      1月24日晚上10点,手机传出微信新消息提醒。我打开手机,是一条来自永兴坪党员微信群的消息:“因道路结冰严重,为了保证安全,全县全部封路,望司机朋友遵守。”“各驻片书记必须到片区督办交通安全工作,各村劝导员明天清早上路巡查劝导,公安派出所必须加大路检路查的力度……希望各位认真履职。宁愿听到骂声,不想听到哭声。拜托各位!”
     
      “全县全部封路。”来自千里之外村党支部书记张凡堂的提醒,让人格外暖心,毕竟,这里有过血的教训。2012年“3·4”特大交通事故中,一辆面包车翻下百米岩坎,致6死9伤;2013年“2·19”特大交通事故中,一辆中巴车翻下山坡,当场10死8伤……这些血的教训就像一块铅,深深地压在永兴坪村人的心头,也让我们这些在外的游子一提到回家的路,总会心有余悸。
     
      我的家乡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始县官店镇永兴坪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偏远小山村。这里,一脚踏三县:建始、恩施、鹤峰三县在此交汇;这里,远离行政中心、经济中心,在景阳河大桥未建成以前,离建始县城近200公里,距镇政府也有30公里。
     
      在这里,距离产生的不只有美,还有一种被遗忘的差别:村里唯一连通外界的公路,曾因“被遗忘”而年久失修,深坑遍地。记得10年前,我从官店镇回家,因为没有公交车,只好找了一辆吉普车。那次回家的经历,现在想来仍觉得惊悚:到处都是半米深的坑,吉普车犹如行驶在惊涛骇浪里,东摇西晃,有时甚至觉得只差一点点就要翻车了;而路的一边,便是万丈悬崖,稍有不慎,便可能葬身于此。30公里路,我们开车走了两个半小时。
     
      官店人对路的期盼,已然成为一个心病。当年我去北京求学前夕,有位村干部对我说:“希望你书读好了,把这条路修一修。”20多年过去了,这一希望终于要变为现实。据报道,连接官店镇20多个村、惠及3万多人的339省道景阳至官店段已新建、改建完成,官店至板板沟段即将启动建设。建始县2016年实施的50公里通畅工程已全面完成,2017年实施的80公里路基改造工程和100公里水毁工程全面开工建设,未来3年将完成600公里通村到组水泥路建设。
     
      与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配套的,是基层政府管理意识的提高。“宁愿听到骂声,不想听到哭声。”这不只是一句口号,更是当地政府以人民为中心的服务意识、管理意识提升的具体体现。
     
      无论从自然环境还是从旅游资源的角度来审视,官店都可以说是恩施州的一个缩影:这里是贺龙等老一辈革命家战斗过的地方,贺龙亲手栽植的两棵红军树至今仍然在永兴坪蓬勃生长,照京坪红二方面军万人誓师大会遗址、被誉为“红军街”的镇老街,讲述着红色政权诞生的故事;这里有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的美景,完整地保留着土家族人的风尚习俗,吊脚楼在白云间若隐若现,撒叶尔嗬吟唱着土家人豁达的生死观……这一切都是无比珍贵的资源,正等待着一条暖心的路,让它们与世人见面。
     
      这条路,不只需要改善路况本身,还需要干部的暖心呵护,需要全村人、全镇人的真心爱护。这不,永兴坪党员微信群又传来了消息:官店镇正在全力实施“推动移风易俗、树立文明乡风”行动,永兴坪村也正在全力整治村容村貌,要以干净整洁文明的崭新面貌欢迎游子回家,欢迎游客驻足。
     
      这,或许才是游子心中真正的回家路。
     
      我们脚下的路,终将变成坦途
     
      □ 记者 李寅
     
      春节临近,和朋友聊天。
     
      他问道:“今年什么时候回家过年?”
     
      我回答:“2月14日。”
     
      朋友大惊:“你回家不是需要3天吗?这么晚才出发,到家里春节都快过完了。”
     
      回家一趟,单程3天。朋友记忆中的苦旅,其实是3年前的事了。2015年前,每次回家,我都得提前请上几天假。
     
      我的老家在贵州一座大山深处。过去,我回家的路是这样的:从北京坐28个小时的火车到贵州省会贵阳,从贵阳坐4个小时的火车到六盘水,从六盘水坐汽车到纳雍的小镇,再从小镇坐摩托车之类的山区交通工具回家。如果一切顺利,从北京出发,最快3天到家。
     
      尽快路途遥远,旅途奔波,但在北京工作后的每一个春节,我都会克服一切困难,回家过年。
     
      2006年春节,是我到北京工作后第一次回家。火车票难买,我和一个同学只买到了开往贵阳的火车站票,我们心存侥幸:“到火车上与其他旅客挤挤就坐到家了。”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成为“春运”浪潮的一滴水。上车后才发现,车厢里拥挤不堪,别说和其他旅客挤座位了,就连找个能落脚的地方都是幸运的。
     
      就这样,我们站了28个小时,终于抵达贵阳。不过,能回家,仍然是幸福的。
     
      此后每一次回家,几乎都是一段苦旅。不是从北京到贵阳的火车票难买,就是从贵阳回家的路坑坑洼洼。
     
      那些年,从六盘水到家没有高速路,甚至没有水泥硬化路,汽车行驶在山里崎岖的道路上,颠簸不说,还经常遭遇堵车,一堵就是四五个小时。
     
      回家的路不再折腾,始于距离家乡不远的两个机场陆续通航:2013年6月,毕节飞雄机场通航;2014年11月,六盘水月照机场通航。这两个地方都开通了到北京的航班。尽管当时从这两个地方回家,还是需要一天,但已经让我节省了一天的时间。
     
      2015年,杭瑞高速公路穿越我的家乡纳雍,纳雍境内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宣告结束,当地的交通瓶颈终于被打破。杭瑞高速公路是我国高速公路网中的一条东西连线,国家高速网编号为G56,起点位于浙江杭州,途经安徽、江西、湖北、湖南、贵州,最后到达云南瑞丽。这条高速公路贵州段开通后,从毕节到纳雍县城,只需要不到2个小时。
     
      六盘水到纳雍的铁路也建成通车。从纳雍到家乡小镇,也修起了柏油路。即便是通往村里的路,也成为水泥路。
     
      回家的路,虽然一样遥远,但已不再颠簸。从北京出发,如果一切顺利,一天就可以到家。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这是600多年前,明太祖朱元璋的军师刘伯温的慨叹。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分平,人无三分银。”这是近现代人们对贵州的描述。
     
      不过,今天的贵州,正在悄然改写历史。纳雍,只是贵州飞速发展、后发赶超的一个缩影。就在2015年,“地无三分平”的贵州实现县县通高速。如今,贵州又放出大招,计划2020年实现80%以上的乡镇通高速公路。届时,贵州的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将达1万公里。
     
      前不久贵州召开了两会,代省长谌贻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一句话在朋友圈里引发热议,她说:“今天的贵州不再垫底,不再是落后的代名词。”
     
      的确,每一个贵州人,都可以用自己的经历去诠释这句话。
     
      刘德华在歌曲《回家的路》里唱道:
     
      回家吧 幸福
     
      幸福 能抱一抱父母
     
      说一说 羞涩开口的倾诉
     
      灯火就在 不远阑珊处
     
      回家吧 孤独
     
      孤独 还等待着安抚
     
      脱下那 一层一层的戏服
     
      吹开心中的雾
     
      回家的路 拍一拍肩上沾染的尘土
     
      再累也一样坚持的脚步 回家真的幸福
     
      朋友们,回家吧!我们脚下的路,终将变成坦途……
     
      此心安处是吾乡
     
      □ 记者 王珍
     
      同事已经加价抢到了车票,晚上就要坐车返乡了,而我还在留守。细算起来,我已经有10年不曾回过湖南老家了。家乡成为了一个越来越遥远的记忆。
     
      这些年,不是没想过要回去,只是父母常年在我和弟弟家带孩子,老家已经成了一个没有实质意义的地方。父母在哪里,家就在哪里,他们去武汉给我弟弟带孩子的这些年,我几乎年年去武汉,这座原本与我无甚关联的城市,似乎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但在梦里,我还是时常会见到儿时的场景。那熟悉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会在不经意间闯进我的梦里来。仿佛一闭上眼睛,就可以看见老屋旁春天漫山遍野的山花、长满绒毛的新竹,闻到早春泥土的芬芳,混合着各种浇灌到田地里的粪便味,形成了属于农耕生活的独特气息。夏天,赶上下大雨,田地间的沟渠、屋外不远的河道涨满了水。我们脱了鞋子在水里撒欢,用水桶捞鱼,像过节一样快乐。
     
      由于工作的关系,这十多年,我去过很多地方。每次去之前,我都会了解这些地方的历史、交通路况、风俗习惯,脑子里勾画出这个地方的地图。但说起家乡,这些用文字、数字确立的坐标统统派不上用场。我只知道,从老屋的左手边出去,可以到达哪个地方;从老屋的右手边出去,又会有哪些场景。我甚至可以说得出来,在哪里有一块石头,哪里有一棵树,哪里是一条河沟。它们依然保持着我离开时的样子,好像只要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
     
      几个月前,父亲说,弟弟家的孩子大了,不需要他们管了,他想和母亲回老家住几年。我听了以后很兴奋,终于有机会回老家了。女儿也欢呼雀跃,每天吵着要练习吃辣椒,她听说我的老家无辣不欢,连锅都是辣的。
     
      回不去的时候想家,如今真要回去的时候,却又踌躇起来。听说老家县城变化很大,马路拓宽了,盖了很多新楼,连我曾待过6年的中学母校,面积也扩大了不止一倍;老屋旁边春天繁花似锦的山坡,被邻居盖上了房子;儿时常在一起捞鱼的小伙伴家卖米的老宅,也早已拆迁;当年的同学好友都已成家立业,拥有了各自的生活……想到此情此景,耳边不禁响起了一首耳熟能详的唐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1925年,离别故乡3年的闻一多从美国回到了故乡湖北浠水,写下了经典诗作《故乡》。诗人用问答的形式,表达了自己对家乡的思念之情:
     
      先生,先生,你到底要上哪里去?
     
      你这样的匆忙,你可有什么事?
     
      我要看还有没有我的家乡在;
     
      我要走了,我要回到望天湖边去。
     
      我要访问如今那里还有没有,
     
      白波翻在湖中心,绿波翻在秧田里,
     
      有没有麻雀在水竹枝头耍武艺?
     
      每个游子心中,都有一个难以忘怀的故乡。但岁月的变迁,可能会让故乡成为永远回不去的地方。
     
      从19岁离家来京读书,又19年过去,一晃间,在北京这座城市生活的时间,居然和在家乡生活的时间一样长了。刚来京时孑然一身,现在儿女成双,问起孩子是哪里人,他们总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北京人。”对我的孩子来说,我的家乡是一个遥远的异乡;而我所认为的异乡,却是他们的家乡,他们生长的地方。
     
      既然如此,那就学学苏轼诗中的柔奴好了:“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信息来源:中国民族报)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走自己的路,不必比较[313]

  • 守端禅师:什么是开悟的路 [白木][505]

  • 《冈仁波齐》的朝圣之路 [智明][741]

  • 佛法就是告诉你:走,回家![夏一文][1072]

  • 每一段路 都是一种领悟[1429]

  • 通往幸福的路[1934]

  • “肉身坐佛”身世破解 “回家”提上日程[1349]

  • 路留一步 味让三分[1724]

  • 走自己的路 看自己的景[2372]

  • 心灵有家 生命才有路[2592]

  • 路留一步,味让三分[2066]

  • 路 倔强延伸 [本性法师][2267]

  • 人心宽处皆是路[2360]

  • 禅修智慧:禅的精髓  4. 回家[吴言生][1929]

  • 路,该转弯了[3017]

  • 路曲心直[3393]

  • 只要找到路,就不怕路远[3428]

  • 李娜:我不是出家 是回家[3587]

  • 走错的路也是路[3345]

  • 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3284]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