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庐山:一座"奇秀甲天下"之美誉[1307]

  • 梁启超:信仰佛教的六大理由[110]

  • ​生死面前,请低下我们高[111]

  • 缘起性空看人生[121]

  • 境无好丑,你怎么想就变成什么[154]

  • 闲能养心,闲能入道[117]

  • 现代人的生活问题,看看你是否[131]

  • 人生处世五法:若能熟记于心,[134]

  • 一则能让你保持道心坚固的寓言[109]

  • 常怀欢喜心,一笑解千愁[110]

  • 不可不知的六个禅修小窍门[116]

  • 减少压力的办法[113]



  • 本站推荐

    庐山:一座"奇秀甲天

    大别山:一座得“山

    普陀洛迦山:一座享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1综合资讯 >> [专题]a1综合资讯 >> 正文


    叶小文忆南怀瑾:佛为心 道为骨 儒为表
     
    [ 作者: 佚名   来自:凤凰佛教   已阅:923   时间:2018-3-18   录入:yangsihan

     

                            2018年3月18日 佛学研究网

        编者按:南怀瑾先生(1918—2012),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者和弘扬者,是于国家民族前所未有之历史大变局中,投身历史文化的救亡、清理与重建,续接文化命脉,融通古今中外,为苍生立心的继往开来者。2018年,是南怀瑾先生诞辰100周年。为纪念先生百年诞辰,并缅怀南怀瑾先生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接续中华民族文脉所做的贡献,特发布国家宗教局原局长叶小文的纪念文章《向南怀瑾先生请益安身立命之说》,文章由南怀瑾学术研究会、南怀瑾文教基金会提供,全文如下:

        南怀瑾先生是一位著名的文化大家、国学大师。他的著述涵盖儒、佛、道及诸子百家。尤其可贵的是,言之高下在于理,道无古今惟其时,南老做学问,总能与时俱进,顺应时代召唤,立足科学精神,将古老的中国传统文化推进到一个新的文化层面,开拓新的学术视野。

        记得2005年底,我去太湖大学堂向南老请益。初次见面,却也似曾相识,并无老幼尊卑的分隔,直言不讳,相谈甚欢。

        南老开门见山就问,你当了十多年的国家宗教局长,对宗教有何心得?

        我说,宗教其实也是一种生命观,基督教讲“永生天堂”,伊斯兰教讲“再生天园”,佛教讲“无生涅槃”,道教讲“长生自然”,在在离不开一个“生”字。

        他一笑,未置可否。我便心里打鼓,是否班门弄斧,失之浅薄啊?

        次年,我收到他的来信。信中说,他立志“以传统书院之传习为基础,配合现代前沿科技研究方法,希望综合同志者之力,发掘固有传统文化之精华,在认知科学、生命科学主流方向上有所贡献,以冀为人类文化之前行,探寻一条正途。”原来他的思虑与抱负,并不限于宗教的生命观,而是“在认知科学、生命科学主流方向上有所贡献”,“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以后我再去看他,就更亲热了。他带我去看他的药房,讲解他亲自配置的大概可以医多种病症的奇妙的药丸;摆一桌家常菜,看着我大吃大嚼;甚至和我嬉笑,开心得像一个孩子。

        后来才知道,先生也不是对我偏爱,而是“友天下士,读世间书”,颇具古侠义之风。常是“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凡来访宾客,无论男女老幼,地位高低,均留下就餐。凡好酒好菜统统用来招待客人,常常席开四五桌,先生自己则几十年如一日,午、晚两餐各吃一碗红薯稀饭,各色菜肴仅浅尝而已,酒几乎是点滴不沾。

        我知他儒释道皆通,“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技在手,能在身,思在脑,从容过生活”,便以“儒释道相通之要义何在”为题,向他请教。

        他却反问,你考我啊?你怎么看呢?

        在这个平易近人、不端架子的大学问家面前,我也就“童言无忌”,“抛砖引玉”了。我说:现代化使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可精神世界却缺少了关照。现代的人们拥挤在高节奏、充满诱惑的现代生活中,人心浮动,没有片刻安宁。欲望在吞噬理想,多变在动摇信念,心灵、精神、信仰在被物化、被抛弃。大家好像得了一种“迷心逐物”的现代病。如果失落了对自身存在意义的终极关切,人,靠什么安身立命?

        安身立命即“生命的安立”,作为中国文化的传统话题,不仅是儒家的追求,也是儒释道的通义。这一话题可演绎为关于生命的三条约定:热爱生命,追求幸福——这是安身立命的基本约定,也是今天现代化的动力;尊重生命,道德约束——这是追求幸福的集体约定;敬畏生命,终极关切——这是追求幸福的未来约定。现代化和市场经济不断放大、满足着安身立命的基本约定,但也难免刺激、放任个体对物质享受的过度追求,不断洗刷甚至消解追求幸福的集体约定和未来约定。于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近利远亲、见利忘义、唯利是图、损人利己,甚至“要钱不要命”的道德失范现象,反而在促进生活提高、人类进步的现代化浪潮中沉渣泛起。人,如果在在皆是为钱,就会搞得心烦意乱不知所从,心浮气躁不思进取,心为物役只知道钱,心高气盛欲壑难填。哀,莫大于心已死;死,莫悲于钻钱眼。所以,今天,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告诫全党:“发展仍然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经济发展了,但精神失落了,那国家能够称为强大吗?”我们中华民族在快速发展的同时,需要全民族精神的安定、充实、高尚与振奋,需要“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

        亚当·斯密写过《国富论》,也写过《道德情操论》,意在市场经济必须有道德约束。但如何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克服迷心逐物的现代病、唤回人们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始终是一道未解的难题。今天,我们努力树立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不妨打开视野,有容乃大,包括回首孝文化,肃清其附着的污泥浊水,找出其相通之普遍价值,发掘其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和和谐社会建设需要的可用功能。爱乡方爱国,尽孝常尽忠,“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我讲了这许多,先生都耐心地听着,还不时点头称许。等我说完,他画龙点睛了: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说好,西方文化的贡献,促进了物质文明的发达,这在表面上来看,可以说是幸福;说坏,是指人们为了生存的竞争而忙碌,为了战争的毁灭而惶恐,为了欲海的难填而烦恼。在精神上,是最痛苦的。在这物质文明发达和精神生活贫乏的尖锐对比下,人类正面临着一个新的危机。今天的世界惟科技马首是瞻,人格养成没有了,都是乱得不成器的。如果教育只是贩卖知识,这就是根本乱源,是苦恼之源。只有科学、科技、哲学、宗教、文艺、人格养成与教育回归一体,回归本位,均衡发展,才有希望。

        我常回想先生这些透彻精辟之语。我们讨论的“生命的安立”、“回归本位,均衡发展”的问题,其实也就是一个民族现代化过程中“精神的安顿”问题。

        在一个信仰、信念的荒漠上,立不起一个伟大的民族。文化是民族的根。一个民族的崛起或复兴,常常以民族文化的复兴和民族精神的崛起为先导。一个民族的衰落或覆灭,则往往以民族文化的颓废和民族精神的萎靡为先兆。精神是民族的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要在现代化的艰难进程中实现,现代化则要靠民族精神的坚实支撑和强力推动。文化的力量,深深熔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传统是民族的本。时代精神强调时代的理性认同,民族精神却立足于民族的情感认同。民族认同不是逻辑推理或理性构造的结果,而是民族传统中长期的历史和文化积淀的产物。现代化呼唤时代精神,民族复兴呼唤民族精神。时代精神要在全民族中张扬,民族精神就要从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中重铸。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有着深厚历史渊源和广泛现实基础。中华民族创造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在现代化浪潮中,从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中重铸,生命安立、回归本位,均衡发展,一定能够创造出中华文化新的辉煌,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强大的精神支撑。

        哲人其萎,其言尤存。谨以南怀瑾先生的安身立命之说,纪念先生诞辰百年。(信息来源:凤凰佛教)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真正的修行不在山上,不在庙里![193]

  • 南怀瑾:一脸佛相、满口佛话、一身佛气的人往往学佛不通[155]

  • 佛是什么?星云、南怀瑾、圣严三位大师如是说[1030]

  • 南怀瑾先生谈“中元节”“鬼节”和“盂兰盆节”[1029]

  • 南怀瑾:修心养性“六字诀”[3359]

  • 开悟前必须要走的路[1733]

  • 南怀瑾:不要把福报用完了[2169]

  • 南怀瑾传奇一生:大度看世界 从容过生活[5500]

  • 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千古[吴言生][5938]

  • 叶小文先生与台湾法鼓山方丈果东法师参访福州开元寺[3815]

  • 南怀瑾先生说礼佛功德[5834]

  • 南怀瑾:身心修养是做人的根本 [柴爱新][7401]

  • 国家宗教局局长叶小文走访慰问乌鲁木齐宗教场所[3783]

  • 季老走了 心灯依旧 [叶小文][4142]

  • “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南怀瑾先生文化史观述略[6058]

  • 叶小文在中佛协第七届理事会第四次会议上的讲话[3400]

  • 叶小文局长就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接受CCTV专访[4943]

  • 叶小文:两岸合办论坛共享一个伟大国家的荣耀[4008]

  • 叶小文就宗教与社会主义的难题如何破解答记者问[4540]

  • 南怀瑾:宠辱谁能不动心[7051]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