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人类,放过野味吧![216]

  • 送你十大智慧,解烦恼笑开颜[132]

  • 这5种人不用拜佛,却离佛最近,[108]

  • 福到了,那你能接住吗?一个公[156]

  • 禅语:世上所有的福气,都是你[100]

  • 民间信仰是迷信吗?佛教对“迷[159]

  • 这两件事佛做不到,别去求了[132]

  • 诵持“大悲咒”,有何功德利益[150]

  • 中国古代没有哲学阐释学吗?[119]

  • 寺为何叫寺,庙为何叫庙?寺的[131]

  • 扫尘除垢,积清净福,他靠扫地[158]

  • 明心:真正爱你的人,一定会带[125]



  • 本站推荐

    恭迎文殊菩萨成道日

    佛识慧集(二十五):

    佛源老和尚:这就是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1综合资讯 >> [专题]a1综合资讯 >> 正文


    西藏贝叶经修复师的梵文“研学路”
     
    [ 作者: 佚名   来自:中国新闻网   已阅:551   时间:2018-4-26   录入:yangsihan

     

    2018年4月26日 佛学研究网

        佛学研究网讯 在久美次成位于西藏拉萨罗布林卡管理处的办公室内,靠墙的桌子上经常竖起一块黑板。工作休息间歇,他总会抽时间在这块黑板上练习梵文。

        久美次成学习梵文已有30多年,其间,他曾是敏珠林寺僧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学员、西藏自治区贝叶经保护领导小组成员。近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他说这些角色的转变都与研修梵文密切相关。

        1985年,16岁的久美次成出家,成为敏珠林寺的一名僧人。几年后,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藏珠·贡桑丹贝卓美来到敏珠林寺,从事宗教历史调研工作。因敏珠林寺大经堂外墙上的史料需全部抄录,久美次成便成为他的助手,并跟随他学习梵文。

        “寺院大殿的门、柱子、横梁上有很多梵文,当时学习梵文的初衷就是想读懂这些文字。”久美次成说,因为要写书,藏珠·贡桑丹贝卓美在寺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担任其助手期间,自己学会了50个梵文字母。之后,久美次成又拜西藏一位学者学习梵文语法,掌握了基本的梵文读写能力,这也为他之后参与西藏贝叶经普查工作奠定了基础。

        贝叶经是指书写在贝多罗树叶上的经文,被认为是最接近释迦牟尼原始教义的“佛教元典”。其内容绝大多数以梵文书写,除佛教经典外,还有许多文学、艺术、哲学、历史等方面的记载。

        西藏自治区是当今世界保存贝叶经最多、最丰富的地方之一。2006年,中国政府启动了迄今最大规模的西藏梵文贝叶经普查,当时在罗布林卡管理处工作的久美次成应邀参与该项工程。

        “普查中,拼接贝叶经碎片是最难的一个环节。”久美次成说,识认梵文难度大,很多字体需要一一辨认,并用大量资料旁证。另外,因为历史太久,残片太多,拼接时,还要根据上下文的内容判断残片是否为同一片。

        “古代的梵文译师太不容易了。”久美次成说,在阅读贝叶经上的梵文时,翻译一两句都觉得吃力,更何况是整部梵文经书。

        当年,西藏自治区贝叶经保护领导小组中有多位海归学者,他们精通梵文。受益于这些学者的传授,久美次成的梵文阅读能力快速提高。“一个字有很多意义,不同语境对应不同的含义。”他说,修复贝叶经期间,他掌握了很多翻译梵文的方法。

        有一年,久美次成在西藏的一座古寺影印该寺保存的贝叶经,当时寺院僧人说,这是他们寺院十三世纪的一位高僧撰写的。而当他与同事将所有单页影印完进行编排目录时,他在题记中发现,这本经书是印度学者于十三世纪访问该寺院时所写。

        结束8年的贝叶经修复工作后,久美次成一直研修梵文,“以前梵文的工具资料书相对少一些,而这些年,这类出版物明显增多,学习、翻译梵文便捷了很多。”借助这些工具资料书,近五年里,他教授了约百人学习梵文。

        如今,久美次成的梵文水平已被越来越多人认可。大昭寺、布达拉宫等文物保护单位的管理者常常找上门,请他翻译壁画、佛像、坛城上的梵文。对于当前梵文人才紧缺的现状,他希望更多的人学习梵文,以便更好地保护和传承藏文化。(信息来源:中国新闻网)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80后”壁画修复师的“匠心”:对文物要怀有尊重之心[1029]

  • 贝叶经:一叶饱含千年史 [米广弘][1042]

  • 神圣与世俗的交融:贝叶经与贝叶文化 [周娅][1262]

  • 次旺俊美:守望"佛教元典"贝叶经的千年传承[2146]

  • 基于梵汉对勘的佛教汉语研究方兴未艾[1801]

  • 西藏贝叶经研究所探秘“佛教熊猫”[2184]

  • 西藏贝叶经:6万叶“佛教元典”为何千年不朽[2712]

  • 西藏贝叶经保护:不放过每一片贝叶甚至残片[3003]

  • 西藏发掘6万叶千年贝叶经 堪称打开第二个敦煌经洞[2983]

  • 贝叶经:人类文化宝库中的圣典[3550]

  • 西藏现存5万多叶(页)贝叶经,已完成编目工作[3054]

  • 中国梵文经典保护与研究成果显著,文化论坛拉萨召开[2848]

  • 我国梵文经典保护与研究工作成果显著[3014]

  • 西藏贝叶经研究保护取得重要进展[3246]

  • 学者谈梵文:是连接东西方的文化桥梁[5135]

  • 寻访北京元明清三代梵文物质遗存[3704]

  • 梵文是理解人类文化整体的语言工具[3548]

  • 《中国贝叶经全集》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3532]

  • 树叶上的傣族文化 走近神秘贝叶经[4477]

  • 《中国贝叶经全集》100卷编译整理完成[4589]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