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恭迎观音菩萨出家日|慈悲与智慧[102]

  • 虚云老和尚:说法利人,要以身[125]

  • 没有欲望的快乐,超过百千万亿[113]

  • 这样工作生活一天,所做的功&#[126]

  • 观世音菩萨的名号与功德,你知[112]

  • 现代社会中禅的独特魅力和价值[115]

  • 关公文化与佛学[103]

  • 静下来的力量[139]

  • 一日三善,气质必变!你身上的[115]

  • 人活一辈子 到底是为什么?[152]

  • 学佛的四个阶段:适合所有的人[144]

  • 故事|老虎求受菩萨戒,见他,乖[112]



  • 本站推荐

    佛法不是你想听就能

    故事|不忘初心——他

    国泰民安乐,念报国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C3菩萨信仰 >> [专题]c3菩萨信仰 >> 正文


    观音菩萨的形像研究
     
    [ 作者: 佚名   来自:网络   已阅:1075   时间:2018-4-29   录入:wangwencui


    2018年4月29日  佛学研究网

        一、引言

        佛教传入中国后,佛教美术在中国也随着掀起波澜壮阔的浪涛,形成中国美术史上璀璨辉煌的一页。佛教美术所包括的范围甚广,就雕塑与绘画之作品中,佛菩萨像为其中最重要题材之一,虽然历代创作之风格,均随着时代而演变,然而所有的佛菩萨像,皆有一共同点,便是外形力求庄严静美,以表达那内在慈悲和智慧,才能令信徒产生景仰,令观者引起共鸣。是故历代创作伟大佛菩萨像的艺术家们,不但技艺手法高妙,而对佛家内涵的深义,尤贵能领会,故其作品能光芒万丈,独步古今。

        在佛像与菩萨像的创作中,其外貌容颜之端庄肃穆,大致相差较少,但其衣冠及装饰却大异其趣,菩萨像之衣饰、发型、姿态、手式、璎珞等均较佛像更富于变化。而所有菩萨像中,更以观音菩萨形像变化最繁,式样最富,名称最多,主要的原因,是他最受民间的信仰,流行最广阔。

        二、含义及经典依据

        观音菩萨,为佛经中经常描述的一位菩萨,菩萨本为菩提萨埵的省称,意为觉有情,有勇猛求菩提之义,又译为开士、高士、大士等,为未成佛而求佛果的大乘众,其果位仅次于佛乘,而且有助佛渡众生的本愿。

        观音菩萨,为观世音菩萨之省称,旧称光世音、观世音,新译曰观世自在、观自在。称「观世音」者,其含义为「观世人称彼菩萨名之音而垂救。」所谓

        「苦恼众生,一心称名,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以是名观世音。」[1]至于称「观世自在」者,其含义为「观世界形相能自在无碍,对苦恼众生能自在拔苦与乐。」所谓

        「于事理无碍之境,观达自在,故立此名,又应机往救,自在无关,故以为名,前释就智,后释就悲。」[2]观音本作观世音,唐人避太宗李世民之名讳,故只称观音,后世遂沿用至今。

        观世音菩萨,有不可思议威神之力,于过去无量劫中,已经成等正觉,而为「正法明佛」,为了发大慈愿力,济度众生,故仍现菩萨之身[3]。又将于未来现成佛之相,当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灭度之后,观音菩萨将成佛,号

        「普光功德山王如来」[4]。可知观音在过去未来皆是佛,现菩萨相,只是为了方便渡众。

        观音菩萨是中国佛教徒所崇敬的菩萨中,流行最广的一位,所谓「家家弥陀佛,户户观世音」,可见其受信仰之普遍,但是演成这种盛况,是唐以后的事。在隋以前,佛教徒景仰观音菩萨,并不太普遍,在绘画或雕塑的作品中之观音题材,亦不多见。一方面是魏晋南北朝时代的佛教思想,只是在吸收蕴酿的时期,还未到完全融和而发扬光大的时期,另一方面与当时流行的经典有关,有关观音菩萨之形像仪轨之经典,还未大量传来。虽如此,在蕴酿期中的观音形像,亦有数种重要之经典依据,兹追溯其来源有三:

        一为依妙法莲华经(简称法华经)系统者:法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记载,观音菩萨发大慈悲愿力,为救渡众生远离苦难,故方便显化,现三十二应化身[5],受苦难的众生,只要虔诚称念观音菩萨的名号,菩萨便立即施救。此种思想,在印度笈多(Gupta)时代即已盛行,后秦时代鸠摩罗什将法华经译成中文后,便开始流行中国,魏晋南北朝时代,法华经较受信仰、较常取材的部份是「见宝塔品」,故云冈、龙门等的北魏石窟,多见雕有「多宝、释迦二佛并坐图」,而观音像较少见。隋唐以后「普门品」的信仰,才大见普遍,诸寺壁上所见的「法华变相」、「观音变相」,均是普门品内容的描述。

        二为依无量寿经、阿弥陀经、观无量寿佛经(合称净土三经)等西方净土思想之系统者,谓观音菩萨居于西方极乐世界,

        与阿弥陀佛、大势至菩萨合称西方三圣,观音菩萨为阿弥陀佛的补处菩萨[6],与大势至菩萨一同襄赞阿弥陀佛的教化,信仰净土宗的教徒,欲往生极乐世界,于临命终时,修持念佛至一心不乱,观音菩萨便偕同阿弥陀佛、大势至菩萨等来迎接、往生净土。此净土思想系统之观音形像,有一定之仪轨,依观无量寿佛经中之十六观述之甚详。净土思想在中国发展甚早,东晋慧远大法师提倡净土教以后,南北各地便开始出现了西方净土变相的创作,南北朝时代的观音像,大致是属于西方净土思想一系者为多,常做为阿弥陀佛的胁侍菩萨。隋唐以后,随着净土三经的流行,观音像的创作更见普遍了。

        三为依大方广华严经(简称华严经)系统者,华严经「入法界品」中,记载观音菩萨住在南方光明山之西方,阿流泉浴地,林木郁茂之处,善财童子曾到此光明山,进谒观音菩萨,向菩萨问法。依经文云:

        「西面岩谷之中,泉流萦映,树木蓊郁,香草柔软,右旋布地,观自在菩萨于金刚宝石上结加趺坐,无量菩萨皆坐宝石恭敬围绕,而为宣说大慈悲法,令其摄受一切众生。」

        此系统之观音像发展较迟,唐以后方渐流行,如盛唐以后的「竹林观音」,中唐以后的「水月观音」,观音像常以竹林、树木、花草、泉石等为背景,此可能是初受华严经思想之影响。至于宋元以后,此思想已普遍流传了,在绘画题材中,每每可见到「善财童子参见观音菩萨」之形像,一如经文所描述者。 

        三、魏晋南北朝时代的观音像

        早期魏晋南北朝时代的观音像,虽有上述的三大思想源流,但真正创作出来的观音像,却是少见,三大思想源流中,也仅西方净土系统之观音像,稍曾与阿弥陀佛同时被雕造或绘画,盖当时所创作者以佛像为主,佛像又以释迦牟尼佛为多,

        菩萨像则以弥勒菩萨较盛行,观音像之题材尚未为多数人所信仰。

        在魏晋南北朝的石窟寺院中,已有部份开始雕作观音了,比方如甘肃炳灵寺西秦时代的雕像,麦积山的北魏塑像,山西大同云冈的北魏造像等,南方则如南京栖霞山千佛岩的南朝齐梁时代的作品,四川成都万佛寺的梁武帝时代之创作等,均有少数或雕或塑的观音像。

        一般说,佛与菩萨最明显的不同,在于佛现「出家人」形像,菩萨现「在家人」形像,上述的早期观音像中,大半作为阿弥陀佛的胁侍菩萨,此属于西方净土系之思想,自有一定之仪轨,「依观无量寿佛经」十六观中第十观所述的观音形像为:

        「此菩萨身长八十万亿那由他由旬,身紫金色。顶有肉髻,项有圆光,面各百千由旬,其圆光中,有五百化佛,如释迦牟尼,一一化佛,有五百化菩萨,无量诸天,以为侍者,举身光中,五道众生,一切色相,皆于中现。顶上毗楞伽摩尼宝以为天冠。其天冠中有一立化佛,高二十五由旬,观世音菩萨,面如阎浮檀金色,眉间毫相,备七宝色,流出八万四千种光明,一一光明,有无量无数百千化佛,一一化佛,无数化菩萨以为侍者,变相自在,满十方世界。臂如红莲华色,有八十亿微妙光明,以为璎珞。其璎珞中,普现一切诸庄严事,手掌作五百亿杂莲华色,手十指端,一一指端,有八万四千画,犹如印文,一一画有八万四千色,一一色,有八万四千光,其光柔软,普照一切,以此宝手,接引众生,举足时,足下有千幅轮相,自然化成五百亿光明台,下足时,有金刚摩尼华,布散一切,莫不弥满。其余身相,众好具足,如佛无异,唯顶上肉髻,及无见顶相,不及世尊。」

        以上所述,简言之,谓观音菩萨顶有肉髻,项有圆光,圆光中有化佛及化菩萨,头上有天冠,冠上有化佛,臂间有璎珞为饰,手掌上有印文,足下有千幅轮相等。

        早期的观音形像,大致均不出上述之仪轨,不过圆光上的化佛及化菩萨是省略了,掌上的印文及足下的轮相也很少表现出来,

        以北朝的石窟寺院为例,均线条朴拙,装饰简素,有北方的粗犷作风,容貌造形则尚未脱离域外之作风,呈犍陀罗之式样。

        至于观音菩萨的服饰,早期多着紧密贴身、圆领齐颈的长袍,一如曹衣出水式,如麦积山一○○窟(图一)及一一五窟之观音立像,以及炳灵寺一六九窟六龛三尊佛之胁侍观音菩萨,均袍服裹身,赤足立于莲座上,身上璎珞花饰均甚少,简朴而静美,若麦积山六九窟之观音立像(如图二),头戴天冠,有冠带垂至肩上,身上着中国式宽袖对开多褶之衣裙,身前衣带重重交插,手中执有净瓶,此立像虽无璎珞饰物,然雕刻手法甚精巧,菩萨之神蕴与精华,已表露无遗。

        总而言之,早期的观音像,均衣着朴实,装饰单纯,线条厚重,身躯比例匀称,菩萨手式表现自由,或持花或持瓶,均无刻板之造作。

        四、隋至盛唐时期的观音像

        经过了四五百年的译经和传播,佛教思想到了隋唐时代,已由吸收、融化,而进入开创新派的时代了,于是十宗并宏,文教灿然,人们对观音菩萨的信仰,也随着佛教的弘扬而趋于大盛,观音像之创作也因之日渐普遍流行。

        上述的三大思想源流,到了隋唐后,更经过了几位高僧加以阐发幽微,创新教义,开宗立派。如隋时智顗大师开创天台宗,其主要弘传的经典,便是法华经﹔又如初唐的杜顺和尚设立了华严教,其主要依据的经典便是华严经。至于净土教,自东晋慧远组念佛社以来,历代名德辈出,唐代的善导大师为了宏扬净土思想,一生创作净土变相三百余壁,其盛况可知。法华经与华严经思想的流传,再加上净土教的盛行,均大大的助长了观音菩萨的信仰,以及艺术品的创作,故无论寺壁绢丝上的绘画,或石窟寺院内的雕塑,均可见到菩萨的庄严妙相,慈悲仪容。

        在隋初至盛唐之间所造的观音像,因密宗仪轨尚未大量传来,故均属于显教系统,且未超过上述三大源流。

        隋代的造型,是南北朝到唐的过渡阶段,衣饰由朴拙趋于华美,线条由厚重演向细致,以莫高窟隋代塑像为例(见图三),其顶上饰物很短,面含微笑,上身不着衣服仅以衣带披上,下着裙裳,有带系结于腰间,腕间有环钏,胸前隐约有花饰,赤足立于莲座上,线条圆熟,惟双足上仍可看出北魏的遗风。

        初唐以后,线条技法更进一步,头上发髻已高高耸立,胸前臂间璎珞已明显现出,容貌趋向秀丽,姿态表现已趋向自由,莫高窟一三一窟之初唐观音像,呈屈一膝半跪式,便是一例。(图四)

        到了盛唐后,观音像的创作,已达到黄金时代,无论绘画或雕塑,均仪态端庄,容貌圆满;天冠璎珞及衣饰则图案精美,式样繁多,而敷彩秾艳,金碧辉煌,这是因为盛唐国势兴隆,社会安定,民生富庶,故观音像表现的是丰硕圆满,豪华富丽,恢宏博大,多彩多姿!

        如以竹林大士为例(见图五),项上的轮光已有黑白二层,外层上彩绘图案花纹甚为精美,天冠镌上三颗璎珞,另有红色冠带下垂,面目轮廓隽秀,耳长有环,颈间之璎珞与臂间之饰物,遥相呼应,菩萨上身披有彩带数条,腰间的裙裤裳带,颜色鲜艳,变化犹多。菩萨赤足立于五彩莲花上,双手合十持花,头顶之上,尚有五彩垂缨华盖,后又有翠竹数株。全幅线条细致流利,图饰华美,布局有致,虽为张大千氏摹绘,而盛唐的华丽风格,可见一斑。

        又如现存于奈良的「西方三圣图」中的观音像(如图六),头上天冠,冠上安坐化佛,菩萨的面容端秀,柳眉凤目,五官匀称,长耳镶环,胸前璎珞精巧,为典型的唐代仕女盛妆之式样,其线条之流利及华丽之作风,又是一例。

        若立体的雕像,炳灵寺十一窟的菩萨立像,作风与绘画是一致的。(见图七)至于四川成都万佛寺的观音坐像 (见图八) 其风格便与北方略有不同,除了其容貌现男子形像之外,身上的璎珞繁多而华美,式样排列又呈另一风格,

        不仅上身布满璎珞,下身之轮环饰物尤多,若图八之裙裳,更是排满雕花翠玉,值得注意的便是有的观音像上身已加上了衣服,若不是时代稍晚,便是南方的风格不同于北方。

        总之,隋至盛唐之间,密教经像未大量传来之前的观音像,大致有几项特点:

        (1)均呈一首二臂若常人形像,没有多首多臂多眼的式样。

        (2)线条风格以及璎珞的演变,是由厚重到细致,由朴拙到精巧,时代愈后愈华丽、多彩。

        (3)菩萨的圆光,有花纹图案为饰,画像上之天冠甚美,发型不显,塑像上辄发髻高耸,多至三层,上加饰物,雕像则或冠或发不一。

        (4)菩萨上身均不着衣服,以巾带披之,下着裙裤,其耳垂,颈项胸前、臂间、腕上均有璎珞或环钏为饰。

        (5)姿势有坐姿、立姿跪姿等,坐姿多呈半跏,或一腿横盘一腿下垂,或双腿均下垂于莲花上,结跏趺坐者反而少见。至于跪姿有正跪,有屈一膝半跪者,其表现异常自由。

        五、中唐以后的密教观音像

        唐玄宗开元四年,天竺三藏(通达经、律、论三藏之高僧)善无畏,携带了大日经等秘密经像首到长安。开元八年,金刚智三藏及其弟子不空三藏又相偕来华,时人称之为开元三大士。三大士先后赍持了不少密教经典及图像,并且大事翻译与宏扬,密教由是流行中国,蔚兴一时。

        密教是由中国大乘佛教中,形像最多,仪轨最富的一宗,佛像变化多,菩萨像更多,加上了天王、明王、护法神等相貌姿态已甚奇诡,躯体及衣服又着上了深重的颜色,使密宗更添增一层神秘的气氛。

        (1)圣观音

        密宗菩萨经轨多,观音菩萨自不例外,早在隋唐之间已流行了六观音[7]、七观音、三十三观音[8]等,一般所称的观音,是指六观音中的圣观音,上述法华经普门品中的观音,观无量寿佛经中的观音均属之。密教传来后,不但六观音又增加了另一种说法,三十三观音也都出现了仪轨,兹先介绍密教圣观音的仪轨如下,依圣观音轨云:

        「圣观自在菩萨,结跏趺坐,身如金色,圆光炽盛,身被轻谷绉彩衣,着赤色裙,左手当脐执未敷莲花,右手当胸作开花叶势,具头冠璎珞,首戴无量寿佛住于定相。」依威仪形色经曰:

        「观音菩萨,宝冠严顶上,中现无量寿,绀发垂两肩,十度开敷莲,环钏为臂玉,细绫为腰巾,服裳染赤色,庄严慈悲体,圆光遍世间,宝花承两足,安住月轮殿。」

        其他经轨所述甚多,然均大同小异,不外乎顶上之宝冠、璎珞之严饰,手持之莲花,安住之月轮等,如图九即是一例。

        至于观音之手势,有

        「左手持莲华,右手仰掌[月*坒]上」[9]者,有

        「左手把杨枝,右手持澡瓶」[10]者,有

        「左手屈臂当心,屈中指向上直竖,右手臂向左手上,屈头指与大指相捻,而柱左手中指之上」[11]者,更有全掌持白莲花[12]者,或执白拂者[13]。

        (2)多臂观音

        以上所述之观音像,均为一首二臂之形像,至于现多首多臂者,其思想来源除法华经所述,为方便渡众,而随机显现之外,唐中宗年间所译的楞严经[14],更为其确切之思想根源,经云:

        「观世音菩萨,以修证圆通无上道故,能现众多妙容,由一首乃至一百八首、千首、万首、八万四千灿迦罗首。 由二臂、四臂,乃至一百八臂、千臂、万臂、八万四千毋陀罗臂,由二目、三目乃至一百八目、千目、万目、八万四千清净宝目。」

        因是之故,观音像便现众多之面貌,众多之手臂,众多之眼睛,变化万千,其多臂观音之形像,最常见者为四臂、六臂、八臂、十二臂等以及千手观音,除千手观音下节详述外,其他诸种亦均有仪轨,如作六臂之观音,有如意轮观音,不空羂索观音,般若菩萨等,其仪轨繁琐,举「如意轮菩萨瑜伽法要」中所述的如意轮观音如下:

        「六臂身金色,皆想于自身,顶髻宝庄严,冠坐自在王,住于说法相,第一手思惟,愍念有情故,第二持意宝,能满一切愿,第三持念珠,为度众生苦,左按光明山,成就无倾动,第二持莲手,能净诸非法,第三手持轮,能转无上法,六臂广博体,能游于六道,以大悲方便,断诸有情苦,行者如是观,坐于月轮中,身流十光明,顶背皆圆光。」

        其他对于多臂观音之仪轨甚多,约言之,不外乎头上之宝冠,身上之璎珞,臂上之环钏,腰上之绶带等,或详或简,均无多大差别。然手臂之式样及手中之持物,颇记载不一,要言之,持物有莲花,如意珠、天磬,跋折罗,念珠,日月轮,金宝等不同,手势有仰掌式,降魔印,折面颊,按地,思惟相等式样。

        雕像方面,如大足龙冈一三六龛之六臂观音(图十),为唐以来最精美的雕像观音,头戴宝冠,容貌丰腴,鼻梁高起,两眼半垂廉,嘴角绫线美,额正中一朱记,神情安恬。手臂共三对,最上一对,各持日月轮,依千手大悲心陀罗尼仪轨,持日轮表示:

        「为眼暗无光明者」,持月轮表示:

        「为患热毒病求清凉者」,另一说,持轮亦表示

        「能转无上法者」。身前之一对,一手举于胸前作说法式,一手持钵置于膝上。第三对手,一手持宝剑,表示

        「为降伏一切魉魍鬼神者」,一手持钺斧,以表示

        「为一切时处离官者」,六臂腕上均有环钏为饰。

        六臂观音身披褶衣,左上身刻一活结,衣带垂于身前臂上,更折回而再披手上,衬出手臂之灵活生动,其腰间有绶带,系结于膝前,而垂至座下,有掀然飘动感,其胸前之璎珞图案,或圆形珠串,或绫形佩玉,或作莲瓣含蕊,或作小花新开,复繁华丽,左右对衬,玲珑变化,手法高妙,为大足中最富艺术价值之璎珞图案之一,此胸前之璎珞与冠上之花纹,身上之披衫,构成所谓

        「被发妙璎珞,袈裟天衣裳」,华贵精致,无以附加。

        此菩萨背后头光无任何纹饰,全身则另衬以一月轮圆光,符合经中所载「头光并在白月光内」。 

        (3)千手观音

        千手观音,具名「千手千眼观音菩萨」,亦称「千眼千臂观音菩萨」。唐高祖武德年间,即有印度僧人携带梵本及形像来华,然未受皇帝的重视,只得原物又携回。太宗贞观时又有梵僧东来,唐智通法师也与其共译梵本,仍未见流行。不过西来之梵僧梵本,仍然络绎不绝,一直到中唐以后,才普传天下。

        一般所见的千手观音,均出自密教经典,如千手经、千手千眼仪轨经、千光眼观自在菩萨秘密法经等等,且种类变化不一,有十一面四十臂、一面千臂、二十七面千臂、五百面千臂……等等,均各有一定之仪轨,其仪轨繁琐,略言之,均为头戴宝冠,身垂璎珞,面有三目,肩出千臂,每掌中各有一眼。

        敦煌莫高窟所发现的一幅盛唐千手观音壁画(图十一),呈曼荼罗式,菩萨头上戴有宝冠,冠上有化佛,身上披有璎珞,其顶上的轮光比较特殊,呈星芒放射状,犹今之国民党党旗,此种形式,在四川大足佛像之雕像,亦有类似者,他处似不多见,至于手中之持物,则一如菩提流志所译的千手经中所述:

        「首戴宝冠,冠有化佛,其正大手有十八臂,先以二手当心合掌,一手把金刚杵,一手把三戟叉,一手把梵甲,一手把宝印,一手掌宝珠,一手把宝轮,一手把开敷莲花,一手把羂索,一手把杨枝,一手把数珠,一手把澡罐,一手施出甘露,一手施出种种宝雨,一手施之无畏,又以二手当脐,右押左仰掌,其余九百八十二手,皆于手中各执种种器杖等印,成单结手印,皆各不同,如心经说,手腕一一各环钏,身服天妙宝衣,咽垂璎珞。」

        唐末在大足龙冈石窟亦有一尊石雕之千手观音像,其形制与此幅很相类,显然是同一摹本所出,只此石雕面上只具双眼,额上仅以朱记为饰,而未再画一眼,身前的十八臂亦如经文所载,各持法物,布满四周,未持法物之手掌,掌中亦各有一眼,呈环状排列,周围轮光以火状为饰,顶上呈桃尖形,菩萨头上的轮光,则用莲花为饰,不用星茫状。(图十二)

        以上数种之千手观音,均只四十臂持有法器,依千光眼观自在菩萨秘密法经所载,四十臂的持物是:

        「左定持日轮,右惠净月轮,右理持官殿,右智五色云,左定执戟鞘,右惠持锡杖,左理羂索形,右智宝剑手,左定宝弓形,右惠宝箭形,左理红莲华,右智紫莲华,左定白莲华,右惠青莲华,左理军持瓶,右理执胡瓶,左定执玉环,右惠持金轮,左典宝箧形,右智宝经典,左定铁钩形,右惠钺斧形,左理金刚杵,右智持三剑,左定宝螺形,右惠蒲桃形,左理白拂形,右智杨柳枝,左定宝铃铎,右惠宝智印,左理如意珠,右智施无畏,左定化佛尊,右惠顶上佛,左理宝镜珠,右智髑髅杖,左定榜排形,右惠持念珠,理智持宝钵,定惠莲华合,各各妙宝臂,犹如尼瞿枝,环钏为臂上,天衣又璎珞,庄严大悲体,圆光微妙色,跏趺右押左,妙相眼不及。」

        案,所谓「左定」、「右惠」、「左理」、「右智」等,无非指其左右手,手中之执持物虽多,含义总不离「定惠」、「理智」等。

        多数的千手观音像,虽真画(雕)上了千手,亦仅四十手持有法物,其他仅作手掌及眼睛,所持法物是省略了。但是在大足宝顶区中之一尊千手观音雕像(图十三)为宋代石雕作品,高广达五丈之巨,此像不但手臂直达千余之数,且每掌各具一眼,每手各持一物,每物各不相同,其仪轨完全符合上面引述之菩提流志所译千手经,而技法是「恍如自然天生」,「金碧辉煌」、「鬼斧神工,真令人有观止之叹!」

        敦煌另有一元代的千手观音,为十一面千臂,千手排列呈一圆形,非常整齐,然而此千手,除了冠顶之一双手持有化佛,腹前之一双捧有一物之外,其他众手只是手式,而未持任何物品,此可看出千手观音演变至元代的作风。(图十四)

        千手观音,除了表示修证圆通,现众多妙容之外,其千手之持物,均各有深切的含义,或表示其利益三界众生,或表示医治一切患苦萦身,或表示满足一切愿望,而令众生保安乐圆满无碍等等,依伽梵达摩所译的千手经曰:

        「佛告阿难,若为富饶种种珍宝资具者,当于如意手,若为种种不安求安稳者,当于羂索手,若为腹中诸病者,当于宝钵手、若为降伏一切魍魉鬼神者,当于宝剑手,若为降伏一切天魔神者,当于跋折罗手,若为催伏一切怨敌者,当于金刚杵手,若为一切处布畏不安者,当于施无畏手,若为眼阇无光明者,当于日精摩尼手,若为热毒求清凉者,当于月精摩尼手,若为荣官益职者,当于宝弓手,若为诸善朋友早相逢者,当于宝箭手,若为身上种种病者,当于杨枝手,若为除身上恶障难看者,当于白拂手,若为一切善和眷属者,当于胡瓶手,若为辟除一切虎狼豺豹诸恶兽者,当于旁牌手,若为一切时处好离官难者,当于斧钺手,若为男女仆使者,当于玉环手,若为种种功德者,当于白莲华手,若为欲得往生十方凈土者,当于青莲华手,若为大智慧者,当于宝镜手,若为面见十方一切诸佛者,当于紫莲华手,若为地中伏藏者,当于宝箧手,若为仙道者,当于五色云手,若为生梵天者,当于军迟手,若为往生诸天宫者,当于红莲华手,若为辟除地方逆赋者,当于宝戟手,若为召呼一切诸天善神者,当于宝螺手,若为使令一切鬼神者,当于髑髅杖手,若为十方诸佛速来授手者,当于数珠手,若为成就一切上妙梵音声者,当于宝铎手,若为口业辞辩巧妙者,当于宝印手,若为善神龙王常来拥护者,当于俱尸铁钩手,若为慈悲覆护一切众生者,当于锡杖手,若为一切众生常相恭敬爱念者,当于合掌手,若为生生世世常在佛宫殿中,不处胎藏受身者,当于化宫殿手,若为多闻广学者,当于宝经手,若为从今身至佛身菩提心常不退转者,当于不退金轮手,若为十方诸佛速来摩顶授记者,当于顶上化佛手,若为果蓏诸谷稼者,当于蒲萄手,如是可求之法有其千条,今粗略说少耳。」

        以上所述诸手所持法器,均有图样(见图十五),不过随着时代的不同,法器亦略有改变,故自其形制上,亦可考证当代常使用的器皿物品。

        4)水月观音

        在密教观音像中,表现最自由,仪轨最少的,便是水月观音,其形像来源可能是受华严经系统的影响,故水月观音也可算是介于密教与显教之间的一种题材。

        水月观音最早见于画录中,为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谓唐人周昉曾于长安胜光寺塔东南院画水月观自在菩萨,并且形容所画的形像为:「掩障菩萨圆光及竹,并是刘整成色。」

        案,周昉为唐德宗时有名的佛像人物画家,可知水月观音大约是中唐以后才流行的,当时正是密教流行最盛时期,所有的佛菩萨像,均是装饰豪华,敷彩秾艳,金碧辉煌,水月观音之作风自不例外,不过有了圆光竹林为陪衬,这是不同于其他菩萨的。

        今存的水月观音,大约匀属于敦煌千佛洞的壁画,一般形像及观音宴坐于水边,有岩石、花草、树枝为伴,除其顶上有圆光之外,整个身子亦圈于一大月轮之内,以示其现于水月之中,因以得名。

        兹举千佛洞所发现最佳的水月观音图为例(图十六),此观音像为五代时之作品,呈侧坐半跏形式,一脚置于莲花上,一脚上盘,双手相握,伸在膝上,半仰头,一付宴安适意之神情。身上装饰很是华美,头上宝冠,有化佛及无数花纹,双鬓各有一突出花朵,耳环大而精巧,项间胸前臂上均有璎珞饰物,式样力求协调,上身仅以丝巾斜披,下着裙裳,上印满图案。菩萨下额及唇上均有胡须,此为唐代的遗风,菩萨四周有无数的奇花异木,绿草丰茂,

        流泉潺潺,此种背景极可能是华严经系统的观音像的早期形像。

        水月观音流行于唐末、五代、及宋之间,随着时代的演进,花饰由繁而简,着色由浓而淡,其四周之背景亦渐次改变,观音姿势亦由侧坐而正坐而斜倚半卧状,华美的装饰逐渐转化成朴实的白衣观音,或有善财童子参见的岩居观音。

        六、两宋以后的一般观音像

        (1)一般风格的改变

        在唐武宗会昌五年(西元八四五年)的法难之后,佛教经典、文物、艺术品遭到空前的破坏,在中国极盛一时的密宗,受此严重的打击后,也就一蹶不振,倒是传入日本的东密,却大行其道,延续密教的慧命。

        多首多臂的观音像,虽随密教之衰微而不再盛行,然而在宋元之间,民间仍有继续创作者,如在敦煌莫高窟等保存了不少的绢画或壁画,其中多有宋元时代的密教观音像,雕像方面,四川大足石窟所造的宋代千手观音,其雕刻之精美,已如前述。

        两宋时代因理学思想兴起,士大夫等较淡于宗教形式的膜拜,而好尚哲学义理的推求,因此盛唐时代大规模营建石窟,雕造佛像之风气,已然不盛,艺人们遂相率从事于绘画之创作,融胸中之丘壑于绢丝布帛中,借笔墨以发个人的思想、人生观,于是造成中国绘画史上最辉煌的时代!

        观音像的创作,受到时代的影响,伟大的作品多表现于绘画中,立体造像仅于小型之金铜铸像,或象牙雕刻,巨大的石雕塑造作品,已较少见。(宋代崖雕之创造,在四川大足仍可看到,他处则少见,元明以后之雕像,只见重修而少有新建。)

        此期的观音像形制,亦大大改变,除少数尚流行的多首多臂形像外,大多数仍是一首二臂常人之形像,不过形式风格却大异其趣,观音像之姿态,屏除了密教繁琐固定的刻板仪轨,而趋向自由表现,由立姿而坐姿,由结跏趺坐而屈腿半跏,而斜倚宴坐,甚至作躺卧状等,所有姿态均予人以柔和、舒畅、安恬、适然之感。而以前正襟危坐、呆板对称的形式已较少见了。

        在容貌风格方面,此期除了在外形上,由端正庄严的男子形像,演变成逸丽婉约的女子面貌之外,其服饰等各方面之作风,已完全脱离印度域外之形像,而完全现出中国人之面目,着中国人之衣冠。可知佛教流传至此时,早已和中国文化呈水乳交融之态,中国人对观音的崇拜,是为中国式的宗教信仰,与早期之印度式、已大相径庭。

        在装饰彩绘方面,大唐时代豪华艳丽的观音像,演变至此时,已然返朴归真,呈现简雅素净的风貌。在绘画方面,受到禅宗思想的影响,文人水墨画大兴,崇尚自然山林,洗尽秾艳之色彩,独存天真的形像,除了以双钩细笔所作的白描观音像之外,亦有以快速淋漓的写意画法,屏花饰,去色泽,淡雅中仍不失庄严,凈素中仍有一份慈悲。在雕塑方面,线条技法已登圆润成熟之境了,例如四川大足石窟的宋代观音像,虽仍继唐之余韵,雕刻精美秀丽,细致繁华,不过和唐代的作品比较起来,已趋向大刀阔斧的作风了,其花冠及璎珞,已较唐代显得疏秀,装饰彩绘也较为减少。除了大足之外,其他地区的立体观音像,到了宋代以后,也一如绘画,反朴存真,崇尚淡雅,雕镂精致的花冠,代之而起的是,简朴高雅的头巾,图案繁多的璎珞,也渐形消失,甚至完全不现。

        以宋牧溪所画观音像(图十七)为例,观音端身坐于岩石上,有柔软的香草铺地为座,岩石之下有「泉流萦映」,菩萨顶上化佛冠,饰物已少,耳之双环及胸前璎珞,均只是象征性的点缀,冠上的头巾与身上的白衣连成一体,作者以白描笔法,钩勒出菩萨眉目之端庄,慈祥,以及衣纹线条的流利,又以披麻皱法,画出岩石纹理之结构,层层有致,通幅以水墨为之,不着丝毫色泽,益觉意境超然,笔法高妙,不染纤尘,是牧溪上乘之佳作。

        塑像方面,其作风也一如绘画,兹举麦积山一六五窟,宋塑观音像(图十八)为例,观音头顶直覆头巾,花冠已略而不现,头巾自然垂肩,菩萨面容丰满,眉间有白毫,双目垂廉,口角含笑,双耳不露,所着衣裳为覆盖双肩的中国形式,外衣袒露前胸,胸前已无璎珞,长袖及腰,长裙及踵,衣褶分明,为典型的中国女子装扮。菩萨双手正重叠于身前,赤足而立,古朴肃穆洁净,一尘不染,庄严和协,令人望而生敬!

        以上所举二例观音像,均是宋代的代表作,风格已大异前期,其中有一点值得一述,观音像头顶上覆以头巾,是宋代作品的特色,可能当时的仕女正流行披头巾,或命妇们以披头巾为贵,故观音像天冠不显,易以头巾,此风沿袭甚久,元明清三代之观音像亦时时可见。

        宋代以后的观音像,大致只有因袭,创意较少,题材方面,归纳之,除了早期的三大思想源流之外,再加上唐代的密教形仪,四者相互影响,各有取舍,也常溶会各家之说法。

        (2)有善财童子的观音

        宋元之间,因山水画大兴,常寓诗文、哲理于绘画中,且好写超然物外的烟水自然之景色,观音像的创作也受此风影响,在绘画中,无论属那一思想之观音像,每好以山林泉石为背景或陪衬,使之另有出尘之感,其中以取自华严经思想者为最。

        依华严经所述的观音住处是在「岩谷之中,泉流萦映,树木蓊郁,香草柔软,右旋布地。」,因之观音像的四周便是岩石、树林、泉流,观音的座处便是以香草铺地的岩石。依经中所载,善财童子曾到此间进谒菩萨,故画中便在观音菩萨座下的泉水中,画一童子或双手合十,或昂首屈膝,以表示正向菩萨求法。

        例如元代赵雍所画的「善财童子参见观音菩萨图」 (图十九) 观音半跏坐于大块岩石之前,旁有疏林掩映,祥云缭绕,岩座之下,莲花盛开,莲叶为伴,鲜洁欲滴,善财童子赤足立于莲叶之上,头挽童髻,腰负包笈,双手合十向菩萨求法,

        一付纯真童稚之相。岩座之左下方,尚有一女子亦立于莲叶上,与善财童子呈左右对称之势,此女名称「莲女」,为观音菩萨之侍者。

        菩萨身上之披戴及座旁之饰物,仍有些沿袭前代的经轨,如头戴化佛天冠,胸前饰璎珞,腕间串环钏,手中持念珠等,其座位之右旁有经卷、杨枝水,甘露净瓶,左边则有供物及香炉,菩萨相貌庄严,衣饰雅洁,置身于岩石流泉之间,更加有超尘宁寂之感。

        有善财童子的观音像,在宋以后,一直异常普遍,明清之际,仍不少衰,因此种以岩石、山林、流水,背景的观音像,是随着山水画的盛行,而大行其道,甚受士人们的欢迎。在画题之中,常见的盘石观音,岩居观音,倚树观音,紫竹观音等等,均是此系统的延续,这些画题中,甚至只画山水岩石及观音像,而将善财童子略而不画,如前述的牧溪画观音像,便是一例。

        (3)送子观音

        至于取材自法华经一系之观音像,形像变化较多,取材也较广,事实上,民间所以信仰观音,主要还是法华经普门品教义的宣扬,观音能于急难怖畏之中,普为施渡,满人所愿。此期最常见于画题的便是「送子观音」,此思想源于普门品中所述:

        「若有女人,设欲求男,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设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

        因此之故,一般无子嗣而思有后的庶民,便造像图画观音菩萨,礼拜供养以求能生育儿女,传宗接代。

        送子观音之艺术创作,流行甚早,在国立历史博物馆陈列有一尊北齐石刻送子观音,此观音作躺卧状,怀中有诸小儿。两宋以后,送子观音于绘画中日见流行,又因受到山水画及华严经思想的影响,观音像常以流水,树木为陪衬之景物。

        以明人所画送子观音像(图二十)为例,观音坐于香草柔软之地上,怀中抱一小儿,观音顶上有化佛冠,发丝垂至肩前,上覆以头巾,衣纹线条流利,小儿手扬树枝,一付活泼顽皮样,菩萨则犹如慈母一般,此幅观音像,前有溪流,杂以竹枝小石。

        总之,送子观音的题材,大致均画一大士,或坐或立怀中抱一小儿,画面如此,金铜或石刻小雕像,亦常见,因民间信仰甚深之故。也有的送子观音画像,其旁再加画善财童子求法像,此已将二种思想混而为一了。

        法华经一系的题材,除了送子观音之外,尚有较特殊者,观音不现女子像,而现一身着冠服,长发及胸,持杖、携经典的文人雅士,题词上曰:「现居士身而说法者。」[15] 亦有画披甲戴盔,腰佩长剑,手举金塔,一派威武的将军相,画上题词曰:「……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16] 此均属于法华经所述为方便说法,示现三十二相。

        (4)鱼篮观音

        由于对法华经普门品之信仰异常普遍,故民间流传甚多观音菩萨显化的事迹,其中流行较广,且见于画题者为「鱼篮观音」,又称「马郎妇观音」,为三十三观音[17]之一,观音现妇女身,手持鱼篮。其显化的故事见于观音感应传所载:

        「唐马郎妇,生陕石,此地俗习骑射,不知有三宝名。元和十二年 (西元八一七年,元和为唐宪宗年号。) 忽有美女挈篮鬻鱼,人竞欲娶之,女曰:『有一夕能诵普门品者,则吾归之。』黎明,能诵者二十余辈,复授以金刚般若,能诵犹十人,乃更授法华经,期以三日通彻,独马氏子能之,乃具礼迎归。入门,女称疾求止别房,须臾便死,体即烂坏,遂瘗焉。数日,有紫衣老僧至葬所,命启视,惟黄金锁子骨而已,谓众曰:『此观音大士悯汝辈障重,故垂方便示现以化汝等。』言讫,飞空而去。」

        此故事流传甚久,由唐宋而明清,画家们也经常以此题材画观音,作马郎妇像,手提竹篮,篮中有鱼,由这些形像,也可看出各朝一般民妇的打扮,也是下阶层社会生活的一面。

        举清代施王仁孝所画的鱼篮观音为例(图廿一),观音呈妇人形像,着长袖上衣及长裙,顶上发际之间有肉髻隆起 (或可能是饰物),右手携一竹篮,内盛鲜鱼一尾,左手一掀裙角,裙下璎珞一串,及足上环钏,均宛然可见,这是作者作画的技巧,既要符合马郎妇的身份装饰,又不忘表现这一化身菩萨的庄严,匠心独运,实堪称佳作。

        鱼篮观音也一如其他观音像,画者常好以山林流水为陪衬,有的也再其旁加画善财童子。

        又有观音像,现身于万顷波涛之中,有大鱼浮于水面,观音即立于鱼头之上,此称「鳌头观音」,画题、雕塑上均常见,此亦宋明以后方流行的题材。

        (5)极乐世界中的观音

        以上所述的各种观音像,无论属于华严系或法华系,其风格均趋于淡雅,表现也较放逸。唯有属净士三经系的观音像较为特殊,由于净土三经对净土及观音形像的描述,均极豪华壮观,故作画者常沿袭前期金碧辉煌的风格,尤其是皇宫御制的图像,更是宝相庄严,衣裙鲜艳,天冠璎珞,交相辉映,此犹如贵族化之风格,和上述几种素净纯朴,如平民化之作风,迥然不同。

        兹举清缂丝御制西方极乐世界图中的观音像 (图廿二)为例,观音坐在阿弥陀佛的左方,华盖堂皇,流穗饰满边缘,华盖之下,观音菩萨结跏趺坐于莲花宝座之上,面相庄严,天冠精美,璎珞细致,手执宝钵,天衣缦妙,头上及身上各有圆光一轮,莲花之下,水波清录,宝座四周,装饰豪华,无数天人,飞翔云端,菩萨罗汉,亦围绕在旁。此幅为清庭御制缂丝所绣,故花纹图案,装饰色彩,均呈清室皇家的作风。

        七、结论

        中国的民族性,一向是兼容并蓄的,任何一个外来的文化传来之后,首先是吸收,继之融化,再下去是更创新义,而形成自己的面目来。观音菩萨的信仰随着佛教文化的传播,初期的形式是印度形像,无论衣着、相貌、装饰、技法均属域外风格,这种风格受到中华民族的陶镕,渐渐转化成中国式的形像,故观音像在两宋以后,完全呈东方人的面目。

        历代观音像的演变,也代表着几个意义,除了上述的由印度式演成中国式之外,观音头上、身上的饰物,均与当代社会生活息息相关,尤其是千手观音手上的执物,更可代表当时民间使用的器具,观音作女子形像后,与当代妇女穿着更是关系密切,故观音像的流传,一方面代表佛教的传播,另一方面也是历代社会生活的影子。

        另外观音像的外形无论如何改变,其主旨总不离二个原则,一是庄严,一是慈悲,庄严代表其威德仪表,使人一望而生敬仰之心,慈悲代表其救世渡人的愿行,令信者产生依怙之心。观音像之所以不同于一般凡人的造型,便在于把握住此二个精神主宰。

        有了这二个精神主宰,无论姿势如何演变,其表情总是面含喜悦,唇角微笑,很少有怒目张牙或哀戚哭泣的容颜 (密教中现愤怒相的观音,为数并不多) 。这也是中国艺术品不同于西洋的地方,西洋作品偏重于情感的放任与发泄,好将喜怒哀乐很夸张的表现出来,它是一种奔放的美、激动的美,而中国作品偏于情感的收敛与升华,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沉静的美,超然的美。固然看到西洋作品,比较容易了解其内心悲喜,而受到感动,与作者产生一致的悲喜。而中国作品,虽有部份不很容易领会,然而只要细加品尝,仍有一分感人的力量,尤其抑贪除瞋,止恶向善的宗教功能,却在潜移默化之中,千余年来,一直是安定社会的基石,观音像的庄严与慈悲,所予人适意、安恬的感受是无限的。

        东方文化不同于西方文化,其历史背景,社会环境均相互有别,故所表现的艺术品,也各有千秋,观音像外现的形式与内在的含义,均代表东方精神文化的遗产,它是东方民众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1] 见妙法莲华经。

        [2] 见法藏之心经略疏。

        [3] 见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罗尼经。

        [4] 见观音授记经。

        [5] 三十二应化身,依法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所载为佛身,辟支佛身,声闻身,梵王身,帝释身,自在天身,大自在天身,天大将军身,毗沙门身,小王身,长者身,居士身,宰官身,婆罗门身,比丘身,比丘尼身,优婆塞身,优婆夷身,妇女身,童男身,童女身,天身,龙身,夜叉身,干闼婆身,阿修罗身,迦楼罗身,紧那罗身,摩睺罗伽身,人身,非人身,执金刚神身等。

        [6] 补处菩萨,前佛既灭后,成佛而补其处,是名补处,而嗣前佛而成佛之菩萨,名为补处菩萨。

        [7] 六观音之说有二家,依天台宗之立义,指大悲观音,大慈观音,师子无畏观音,大光普照观音,天人丈夫观音,大梵深远观音等,见摩诃止观及陀罗尼杂经。依密教之说,指千手观音,圣观音,马头观音,十一面观音,准胝观音,如意轮观音等。

        [8] 三十三观音,国画普门品所说三十三身 (与注五所说三十二应化身大同小异) 为三十三观音,另一说三十三观音为杨柳观音,龙头观音,持经观音,圆光观音,游戏观音,白衣观音,莲卧观音,泷见观音,施药观音,鱼篮观音,德王观音,水月观音,一叶观音,青颈观音,威德观音,延命观音,众宝观音,岩户观音,能静观音,阿耨观音,阿么提观音,叶衣观音,琉璃观音,多罗尊观音,哈蜊观音,六时观音,普慈观音,马郎妇观音,合掌观音,一如观音,不二观音,持莲观音,洒水观音是也。此多属密教说法,典据不明。

        [9] 见不空羂索经卷九。

        [10] 见觉禅钞卷二十九引弘决二。

        [11] 见陀罗尼集经卷五。

        [12] 见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13] 见啊唎多罗陀罗尼经阿噜力品第十四。

        [14] 楞严经,具名「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唐般刺密帝译,十卷。属大乘密教部。

        [15] 法华经普门品曰:「应以居士身得度者,即现居士身而为说法。」题词上句即依此。

        [16] 法华经普门品曰:「应以天大将军身得度者,即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题词亦依此。

        [17] 见注八。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观音菩萨是男性还是女性?[594]

  • 中国观音菩萨的造像因缘 [米广弘][1261]

  • 每个人心里头都有一位观音菩萨[599]

  • 中国人为何最爱观音菩萨?[589]

  • 男女观音菩萨之谜[813]

  • 关于观音菩萨男转女相初探[947]

  • 农历六月十九 恭迎观音菩萨成道日[2111]

  • 观音菩萨在哪里[1885]

  • 观音菩萨所体现出的慈悲精神——悲智双运[4295]

  • 借微言以津道 托形像以传真 [唐敏锐][2959]

  • 观音菩萨形象演变:最早为小马驹[4269]

  • 观音菩萨圣诞纪念日 南山景区迎客1.59万人次[3633]

  • 佛陀和观音菩萨关于大乘精进行的教言[4788]

  • 观音菩萨与人间佛教[4329]

  • 普陀山与观音菩萨[4124]

  • 观音菩萨与女性[4204]

  • 观音菩萨传入中国及由男“变”女[4017]

  • 娼妓·渔妇·观音菩萨——试论鱼篮观音形象的形成与衍变[3474]

  • 论《西游记》中的观音菩萨[3674]

  • 观音菩萨在中国[7604]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