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善知识,你在哪里?这十种善知[101]

  • 念佛人,至少要明白这三个道理[136]

  • 即使你不信佛,也要读这部救命[129]

  • “六根清净”是指哪“六根”?[110]

  • 寻禅:人生十五最,越早知道越[134]

  • 念念阿弥陀佛,祝福十法界众生[114]

  • 善产生正智慧[219]

  • 《大悲咒》84句说的是什么?供[155]

  • 南朝佛教[131]

  • 念佛人要明白,哪里才能够让我[119]

  • 百年三万六千日,不放身心静片[188]

  • 人生:做人,永远不要透支信用[107]



  • 本站推荐

    人生不一定信佛,但

    感恩,什么是感?什

    命运的平衡法则!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D4言生说禅 >> [专题]d4言生说禅 >> 正文


    “佛教文化导论”闲谈琐忆
     
    [ 作者: 陕师大学子   来自:本网原创   已阅:8092   时间:2005-12-5   录入:foxueyanjiu

        
        第一次有缘得以见到吴言生教授,是在
    2005421日,香港理工大学潘宗光校长的学术报告会上。那天吴老师担任了报告会的讲评人。潘先生讲的我不大听得懂,一来慧根尚浅, 二来潘先生不太灵光的普通话,使我难以与之进行思想上的沟通。就在我几欲昏昏欲睡之时,吴老师开始发表他精彩的点评。三言两语就把我从周公那里拽了回来。我坐在数百名学生之中,但见得吴教授博通古今,海阔天空,洋洋洒洒,词锋犀利,顿时心生敬佩之情。尤其是吴老师的结语,堪称 点睛之笔:“刚才潘校长讲到了六道轮回,如果有来世的话,我还愿意做一个中国人,作一个长安人,作一个师大人,师大有这么好的老师,有这么好的领导,这么好的同学。如果有来世,如果有来世的来世,我还将站在这里,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一语说得人心振奋,群情激昂,会场气氛空前高涨。经此一事,我被吴老师的学问和才情所折服。在上个学期的期末,我毫不犹豫地选了吴老师的“佛教文化导论”。于是,我便跟随吴老师,开始在佛教文化里开始了一段新的心灵之旅。

        吴老师佛学研究的重心是禅学。他曾出版在学术界很有影响力的“禅学三书”,因此在给我们普及了佛教的基础知识以后,他的第三讲就讲了“从古典诗歌、中外名曲到禅佛教”。后来我才明白,吴老师的这一讲虽然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讲的却是“禅学三书”之一的《禅宗哲学象征》里的精髓——本心论、迷失论、开悟论、境界论。真可谓浓缩的都是精华,上完这节课,我很自然的想把费翔的《故乡的云》和约翰·丹弗的《乡村路带我回家》这两首歌作一比较。我觉得,这两首歌和吴老师讲的“禅心四论”颇有暗合之处。《乡村路带我回家》吴老师已经讲过了,所以这里着重分析一下《故乡的云》。歌中唱到“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是空空的行囊”,这句就很有禅意,宛如是说一个人超越了分别、超越了执着之后对本心的回归。而“归来吧,归来吧,浪迹天涯的游子”则是内心深处对人性,对本心的呼唤。你曾经背离了你原来的精神家园,这个时候该迷途知返了。《故乡的云》和《乡村路带我回家》这两首歌在回归本心、回归精神家园上有共同之处,但细一琢磨,还能比较出它们之中很有意思的区别。中国艺术作品有写意的传统,同样写故乡,前者选取了“云”这个虚无飘渺、漂移不定的意象,后者唱的那一条乡村小路,相比而言则实在得多。

        吴老师得另一本专著叫《禅宗诗歌境界》。选修课上他将“禅宗诗歌”作为他的第六讲。吴老师讲了几十首诗,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两首诗,第一首是《空门不肯出》:“空门不肯出 ,投窗也大痴。百年钻故纸,何日出头时。”讲的是作者看到一只苍蝇在撞窗户纸,旁边的门开得大大的,它不从门过,非要从窗户出去,你小小的苍蝇就是撞上一百次,就能把纸撞破吗 ?我们人作为万物之灵,看见这只苍蝇一定会觉得这小家伙太愚蠢了。殊不知,在我们人类的身后,佛陀看着我们的一些所作所为,难道不觉得人们很愚蠢吗?为了争一个处长的位子,和竞争对手明争暗斗,尔虞我诈,闹得不可收拾;为了追求一个女孩子,寻死觅活,跳河上吊割手腕。在佛陀看来,这些人和那只撞窗纸的苍蝇有什么分别呢?洞开的大门不肯出,非得从窗户出去,这不是自寻烦恼,又是什么?第二首是苏轼的《观潮》:“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及至到来无别事,庐山烟雨浙江潮。“这首诗太绝了,中国的诗歌有千百万首,但恐怕很难找到像这样首句与末句一字不差的作品了。庐山的烟雨和浙江的潮都是决好的风景,没去过的时候很遗憾啊,惆怅啊,千般恨不消,真正到那个地方一看,没有什么啊,只不过是庐山烟雨浙江潮罢了。

        由此我想到了崔永元写他自己的一本书,名叫《不过如此》,这个书名有大智慧。我们可以作多个角度的理解:我看完了这本书,这本书不过如此;我了解了崔永元这个人,这个人不过如此。我推断,崔永元起这个书名更多的是自嘲的意味:就算你主持一个观众数以亿计的栏目,就算你成了一个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人,就算你一个月能拿多少钱,又能怎么样,不过如此嘛。很多事情都是想着好,真把你放到崔永元那个位置上,烦恼只会多不会少。

        吴老师是陕西师大佛教研究所的所长,由他牵头组织,佛教所举办了一系列的佛学讲座。最近的一次是现居美国的学者顾伟康教授讲的《禅宗哲学思想的嬗变及哲学启示》。顾教授讲了一句“鱼儿饮水,冷暖自知”,吴老师纠正过来,说这应该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句禅语也给了我很大的启示,它强调了行为主体的参与性、自主性、实践性。就拿谈恋爱这件事说吧,纵然有再高明的作家给你描述恋爱时的诸般感受,纵然有再渊博的学者从心理学、人际关系学等角度给你分析谈恋爱这件事,你自己没谈过,个中滋味,又如何晓得?再说我们学生学习,老师可以交给你知识,但像感受、领悟、参透、灵感这些东西是教不了的,只能自己独立完成,任何人无法参与,无法代替。毛主席说过一句话,“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就得亲口尝一尝”,讲的也是这个道理。

        在上完吴老师讲的“禅茶一味”时,突然想到,我应该把吴老师推荐到陕西电视台的《开坛》栏目组去。为什么会产生这个想法呢?一来吴老师学识渊博,学养深厚;二来吴老师思维活跃,风趣幽默,适合电视节目的表现形态。我本想以佛教作为切入点展开吴老师的谈话,但栏目组的人员告诉我,由于政治原因,宗教这块是雷区,谁也不敢做。最后《开坛》栏目组还是请吴老师作了一期节目,主要是从“幸福”、“成功”这些方面谈生命体验。可是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就请吴老师做过禅宗专题的节目。我这么说并不是想说凤凰卫视又多好,内地电视台有多差,我只是想从这件事,对不同媒体的属性有个更为清醒和深刻的认识。作为一名电视编导专业的学生,如何利用电视这种表达形式向大众传递一些深刻的东西,一直是困扰我的一个问题。中央电视台十套的节目,以及《世纪大讲堂》、《开坛》等节目兼具“深刻”和“好看”,将是一代又一代电视人不懈的追求。而这,也正是维系我的动力所在。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新疆的佛教文化[407]

  • 分分秒秒、一念一行,就是我们所经历的人生[562]

  • 有心与无心:一字之差,两种境界[559]

  • 苏东坡与四位高僧不得不说的趣事[647]

  • 作为生命哲学的佛教文化[658]

  • 论华严宗对唐人诗歌创作的影响[880]

  • 你能克服这三件事,才是真正的高境界![487]

  • 历史上的《峨眉山志》与佛教文化[817]

  • 苏轼佛禅思想 [刘书乔][856]

  • 江南佛教文化的特征[798]

  • 苏轼与罗汉的因缘[王鹤琴][1520]

  • 从禅宗诗歌看终极关怀[871]

  • 白居易诗歌中的修行世界 [李洪卫][989]

  • 相融相即:春节传统习俗里的佛教文化[1448]

  • 海上丝绸之路上的佛教文化交流 ——基于中古海路密教传播的考察[1467]

  • 第二届佛教文化昆明论坛举行[781]

  • “赵朴初与当代中国佛教文化”学术研讨会开幕[1042]

  • 峨眉山举行佛教文化论坛[1151]

  • 探寻佛教文化脉络[886]

  • 禅者王维:用清净无染的禅心 凝练诗歌永恒的静谧 [李桂红][1196]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