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中国"文殊学"与文殊信仰"中国化[1072]

  • 宇宙和生命是从哪里来的?[103]

  • “中国弥陀学”与弥陀信仰“中[1327]

  • 人最大的教养,是原谅父母的不[126]

  • 大安法师:十种逆境为道场[136]

  • 真正厉害的人,你永远觉察不到[106]

  • 夫妻是最深的修行,家庭是最好[115]

  • 佛教所追求的“解脱”境界,是[104]

  • 永远不要去责怪,你生命里的任[154]

  • 可以用“梨”供养佛菩萨吗?师[113]

  • 一个佛弟子最大的事情是什么?[119]

  • 沉得住气,是一个人最了不起的[111]



  • 本站推荐

    中国 "观音学"与观音

    中国"文殊学"与文殊

    “中国弥陀学”与弥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D3思想哲学 >> [专题]d3思想哲学 >> 正文


    指月禅刊龙象赞,印心佛典士林珍(见证柏林禅寺之三、之四)
     
    [ 作者: 吴言生   来自:本站原创   已阅:13417   时间:2006-1-11   录入:foxueyanjiu

                           拈花一笑悟前因

                            ——见证柏林禅寺

      吴言生

    20051118日至20日,在柏林禅寺参加禅茶文化交流大会期间,《禅》杂志主编明尧居士告知,将编印《见证柏林禅寺》一书,请各位与柏林禅寺有缘的法师、学者谈谈自己眼中的柏林禅寺。我答应为此撰文一篇。近日开始动笔,往事历历,尽现眼前,宛如昨日。得七律一首,以志其事。诗云:

    拈花一笑悟前因,柏子初参雨露新。

    指月禅刊龙象赞,印心佛典士林珍。

    雄楼涌现三冬暖,慧海灯明百世春。

    扫地拈香为弟子,赵州风范永相亲。

    本文以本诗的各句为线索,叙述我与柏林禅寺的因缘。我近年来所见证的柏林禅寺的弘法利生诸事,既是柏林禅寺的大事,也是中国禅学、中国佛教界的大事,对我所经历的每一件事,我都怀着感恩恭敬之心,欢喜赞叹,因此,文章拉拉杂杂,不知不觉间就写得长了一些。行文也不加修饰,意在保存一段历史的资料。


                      [ 点击以下各章节以查看全文 ]

    05-01-09上传  一、拈花一笑悟前因——初谒净慧法师                        
    05-01-09上传  二、柏子初参雨露新——初访柏林禅寺                         
    05-01-11上传  三、指月禅刊龙象赞——净慧法师创办《中国禅学》             
    05-01-待上传  四、印心佛典士林珍——净慧法师振兴佛教典籍                 
    05-01-待上传  五、
    雄楼涌现三冬暖——柏林禅寺万佛楼落成                   
    05-01-待上传  六、慧海灯明百世春——明海法师接任柏林禅寺方丈              
    05-01-待上传  七、扫地焚香为弟子——皈依在净公座下                       
    05-01-待上传  八、赵州风范永相亲——一部《赵州录》,尽显古佛心





                 
    三、指月禅刊龙象赞:净慧法师创办《中国禅学》
      

                     “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于不立文字处,传达宗旨,是中国禅宗的一贯本色。

    于话月指月处,直契禅心,是中国禅学的固有宗旨。

    中国佛教的特质在禅。禅宗在当今是最具活力和影响力的宗派。《中国禅学》的问世,开启了禅宗具有大型专业学术刊物的历史。

    净慧法师创办的《禅》杂志,是家谕户晓的禅文化普及类杂志,而他所创办的《中国禅学》杂志,则是在国内外、教内外享有盛誉的大型禅宗学术刊物。

    《中国禅学》是一部弘传正法眼藏的佛教学术杂志,其成功的举办,有赖于净慧法师、明海法师等佛门龙象的倡导,也有赖于中外知名佛教学者的参予支持。

    《中国禅学》孕育于2001年第九届生活禅夏令营期。

    2001年7月23日,白天,我和参加夏令营的营员们一起行脚苍岩山,山路萦回,层峦耸秀。在苍岩山寺里,明海法师为大家开示了行脚的意义,我为营员们即兴唱诵了“观音灵感歌”,与营员们度过了闲云流水般的一天。

    夕阳如金,柏子凝翠。在净慧法师的问禅寮里,参加本届夏令营的明海法师、济群法师、宗性法师、明影法师、明杰法师、冯学成先生等,共献振兴禅宗学术、创办佛教学术刊物大计。与会诸君对创办佛教学术刊物发表了各自的意见。

    十年浩劫,中国佛教事业也遭到了重创。改革开来以来,随着党的宗教自由政策的落实,佛教事业蓬勃发展。改革开放之后的前二十余年间,各大道场主要致力于佛教建筑的恢复工作。而先知先见者,则在恢复佛教建筑的基础上,倡导佛教文化的普及工作。

    净慧法师和柏林寺的经历,也折射出中国佛教的这一段历史。

    净慧法师1963年被错划为右派,先后在北京、广东、湖北参加劳动。1979年摘去右派帽子,重返北京,参与中国佛教协会的各项恢复工作。1981年《法音》创刊,任责任编辑,1983年至2002年任主编;1988年受命筹建河北省佛教协会,并被选为会长;1992年主持柏林寺重建工作。

    净慧法师于1992年主持柏林禅寺的重建工作,8月28日(农历八月初一日),隆重举行普光明殿落成典礼。中外来宾近千人参加盛会,共庆净域重光,慧灯再耀。

    1994年9月16日,柏林禅寺山门、钟鼓楼落成。

    1995年5月,由香港旭日集团杨勋居士捐资修建的观音殿落成典礼。

    1997年6月,指月楼、会贤楼落成。

    1999年9月19日(农历八月初十日),万佛楼工程奠基。

    2001年4月20日,河北省佛学院教学楼奠基。

    与道场恢复工作相同步的,是佛教文化事业的推展。早在1993年7月,柏林禅寺协助河北佛协成功地举办了第一届生活禅夏令营,并成立了河北禅学研究所;1998年9月,河北省佛学院在柏林禅寺成立,标志着柏林禅寺所举办的佛教教育事业有了一个新的起点……

    在这样的背景下,繁荣佛教学术研究,可谓因缘殊胜。

    问禅寮里,茶烟袅袅。我首先向与会诸君表明了自己的看法。

    其一,如今佛教界在经过恢复道场的时期之后,开始注意文化建设,纷纷举办各种佛学研究杂志,可谓群雄竞起。在这种的形势下,要创办一个新的刊物,既有不利条件,也有殊胜因素。说有不利条件,是因为可资利用的佛教学者的资源有限。中国大陆的佛教学者,能有时间从容撰写研究论文的实际上并不多,而目前佛教界已经有《觉群》(上海玉佛寺主办)、《曹溪水》(广州南华寺主办)、《华林》(上海龙华寺主办)等大型杂志,每位学者每年能够写得出来的好文章也就只有几篇,因此,新创办的刊物如何吸引稿源,就成了一大难题。

    加之,大陆高校的学者往往受到量化考评的制约。高校或科研机构以量化的形式,规定每位学者每者必须在“权威”、“核心”类刊物上发表若干篇论文。学者们要想顺利晋升职称,或是在晋升职称中顺利通过年度考核,文章写成后,一般要首先考虑投寄到“权威”、“核心”类刊物上。这些刊物的认定,各学校有各学校的标准,但一般情况下,这些刊物往往是办了几十年的学术杂志,新创办的佛学研究刊物,往往不预其列。因此,如何请学者们将优质稿件投给佛学杂志,也是一大难题。

    解决这两大难题的方法,就是要将不利因素转变为有利因素。

    首先,从佛教界举办的学术刊物来看,其名称都烙上了鲜明的地方性印记。现在如果要创办新的刊物,就要有吞吐六合的雄心,要使办出来的刊物代表大陆学术界的最高水准。河北禅学研究所虽然地处河北,虽然要立足河北,但要在此基础上,放眼中国,胸怀世界,要有开放的前瞻性的眼光。因此,刊物的名称,只能有一个名字,它就是“中国禅学”!与此相配合,在出版社的选择上,要选择在业界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出版社,因此,要出版“中国禅学”,中华书局乃是首选。

    其次,虽然学者们要受量化考评之烦扰,但只要我们以滴水穿石锲而不舍的精神去与他们沟通,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学者们仍然会超乎功利,会将有份量的文章投给“中国禅学”。创刊之后,就会产生好的连锁效应:刊物名号正,作者阵容强,学术水准高,出版规格高,这样的刊物,是会越来越吸引更多的作者,获得越来越多的稿源,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力的。

    与会诸君对我的看法表示赞同,并纷纷表示了自己的意见。

    冯学成先生指出,禅门祖师的心法是中国禅学的精髓,《中国禅学》要担当起阐发禅学大师修证境界的使命。

    明海法师指出,从信仰佛教到皈依佛门,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队伍,自己的成长,深受禅宗思想的哺育。《中国禅学》的主心骨、定盘星,就是禅宗的思想精髓,要以创办《中国禅学》为契机,走一条崭新的禅学之路。我们应当尊重学者们的具有个性的治学方法、学术规范,但学者们对佛教思想也应当持一种尊敬的、客观的态度,不可因为受外在因素的干扰而瓦解信仰体系。《中国禅学》的内容可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禅宗典籍的研究与整理。二是从研究信仰的角度对传统的禅法进行清理。三是从西方文化视野来阐释传统禅法。四是中外禅修法门的信息交流。

    济群法师指出,佛教学术杂志往往显示了现代学术的“套路”,学者们写的文章对出家人的修证不会起太大的作用,而佛教界的法师们或潜心默证于修行,或劳碌奔波于弘法,无暇撰写学术论文。《中国禅学》如果在选择文章时把握不好尺度,就会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济群法师说,现代人片面强调学术规范,往往是因为没有思想深度的缘故。实际上,思想的深度比学术规范更为重要。有些学者在撰写论文时,往往是蝇钻故纸,其文章只是一堆堆资料的罗列,而少有思想与灵魂贯注其中。因此,新创办的《中国禅学》要尽量避免蹈此故辙。

    宗性法师指出,《中国禅学》在选择作者时,可以借鉴台湾中华佛教研究所的做法,约请那些既对佛教持有尊重的态度,又受过较为严格的学术训练的学者来写稿。这样,刊物既有明海法师所说的主心骨、定盘星,又符合现代学术规范,比较容易为僧俗两界所接受。

    净慧法师始终面带微笑,聚精会神地听了取了大家的发言,作出了重要指示:

    其一,要藉教悟宗。藉教悟宗是达磨大师以来就业已经奠定了的传统。对经典的研究、对佛教的研究,有助于佛学的修证。《中国禅学》上刊发的文章,既要讲禅修功夫,又要有理论见解。既要在理论上理出一条线,又要在悟性上点出要害。

    其二,要沟通教内外、国内外。《中国禅学》要承担起教内教外的沟通与磨合的使命,还要实现国内外的佛学研究界的信息沟通。要把它办成具有高规格的学术性刊物,成为佛教界的高水准刊物。教内教外的法师、学者们,要本着相互沟通、相互理解、相互学习的态度,充分汲取对方的长处。

    净慧法师充满感情地说,对繁荣佛教学术研究,我们有深切的期盼,但也要清醒地看到现实情境。我们不奢望《中国禅学》一开始就能实现这样的期望,但只要走出一步,哪怕是走出半步,也是好的。《中国禅学》第一期应有几篇稿件与众不同的重头文章,要有一定深度,要花大力气组织好稿源……

    净慧法师的指示,掷地有声,使《中国禅学》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遵从净慧法师和明海法师、济群法师、宗性法师等人的指导,我作了一份创办《中国禅学》第一期的实施草案。草案包括刊名的确定、学术委员会组成、编委会组成、刊物的栏目设计、文章的格式等方面的内容。

    在我原先的预想中,以净慧法师的德望和在教内外的影响,担任《中国禅学》的主编再也合适不过。但当我在柏林禅寺三次向法师提出此事时,法师都含笑辞谢,一定要让我来担任。恭敬不如从命,我也就担任了这个任务。

    我深知这个任务的责任之重大。回到北京后,开始约请中国最具盛名的佛教学者,组成了学术委员会。这些学术委员是:

    方立天(中国人民大学)     杨曾文(中国社会科学院)
        方广锠(中国社会科学院)    洪修平(南京大学)
        王雷泉(复旦大学)       荣新江(北京大学)
        王邦维(北京大学)       胡伟希(清华大学)
        业露华(上海社会科学院)    黄心川(中国社会科学院)
        孙昌武(南开大学)       葛兆光(清华大学)
        吴立民(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  楼宇烈(北京大学)
        陈 兵(四川大学)       赖永海(南京大学)

    学术委员会的组成,一直没有变化。由于有些学术委员的工作单位的变化,《中国禅学》从第四期开始,作了个别调整。这已经是后话了。

    学术委员会组成后,我开始一篇一篇地落实稿件。由于净慧法师多年来对佛学研究事业的关心与支持,创办《中国禅学》的消息一经宣布,就得到了大陆学术界、佛教界的积极支持,在半年的时间里就编成了第一卷。中国大陆绝大多数的著名佛教学者都寄来了稿件,佛教界的法师,以及台湾的学者,也同样给予了支持。按照发表的顺序,他们是:

    吴立民 方立天 魏道儒 楼宇烈 刘泽亮 董 群 陈 兵 姚卫群 彭自强
        释惟贤 李富华 方广锠 杨维中 徐文明 刘元春 张子开 吉广舆 杨曾文
        释宗性 释智海 阚正宗 何劲松 杨惠南 释宗舜 潘桂明 李四龙 释达照
        释圣凯 袁 宾 朱庆之 张美兰 孙昌武 张 晶 梁归智 黎 荔 邓子美
        王雷泉 吴言生 明 尧 王丽心 麻天祥 洪修平 邢东风 黄夏年 陈星桥
        释明海 绥 圆 王兴国 韩焕忠 李学勤 黄德昌 唐积柏 向世陵 王荣国
        吕建福 李利安 聂士全 邱 环 严耀中 顾伟康

    这已经是中国当代佛教学者在2002年所能组合成的最为强劲的阵容,是超一流的“梦幻组合”。直到现在,我仍然为这些学者的积极参予而深表庆幸,对这些学者充满了敬意与感激。当然,还有些学者,由于我们没有及时联系上,没有赶上在第一卷发表论,但很快,他们就寄来了稿件,成为第二卷、第三卷的重头文章。

    在编辑加工稿件的同时,我组成了中国禅学编委会。明海法师、宗性法师、明奘法师、明杰法师、明影法师、明尧法师等,都积极地积参加了编务工作。如明杰法师在向佛教界学问僧约稿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明影法师则承担了诸多繁杂琐细的编务工作。

    在组成学术委员会、编委会,并将稿件基本编辑完成后,我开始与中华书局联系出版事宜。我因出版《禅学三书》的缘故,与中华书局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由中华书局出版《中国禅学》的想法,得到了中华书局汉学编辑室主任的柴剑虹先生的大力支持。2002年3月19日,我应约来到中华书局,签订了出版合同。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很快,净慧法师为《中国禅学》撰写了发刊辞:

    中国佛教的特质在禅,东方文化的底蕴在禅。

    禅宗一花开五叶,枝枝挺奇,叶叶竞秀,硕果累累。禅宗思想、精神、文化,已成为中华民族的慧灯智炬,成为芸芸众生的精神家园。

    历史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中国禅宗、中国禅学,具有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弘法利生,禅机闪烁。净心启智,慧炬长明。传承祖师心法,光大禅宗文化,促进禅学研究,通过文字般若的导引,将信仰落实于生活,将修行落实于当下,将佛法融化于世间,将个人融化于大众,在生活中实现禅的超越,体现禅的意境、禅的精神、禅的风采,觉悟人生,奉献人生,是《中国禅学》的宗旨。

    作为展示汉语世界禅学研究学术水准的一扇窗口,《中国禅学》将成为海内外禅学研究者交流切磋的园地,成为有志于从事这方面研究而欲一窥堂奥者的门径。我们将以《中国禅学》为契机,促进学术界与宗教界的交流对话,联袂并进;努力推动、提升我国禅宗研究的学 术水准,使之成为跨越此岸与彼岸的桥梁,成为联结学术界与东、西方文化的纽带;我们将为富有潜力的青年学人提供机会;为确立学术研究、学术批评的规范而尽心尽力。

    发刊词指出了创办中国禅学的现实意义和担负的使命,画龙点晴,字字珠玑。

    经过一年的筹备,在各方胜缘的推动下,《中国禅学》于2002年6月由中华书局出版。创刊号75万字,发表了中国禅宗学者(包括港台地区)的45篇研究论文,13篇书评。论文涉及到禅宗理论探讨、禅宗思想与历史、禅宗与其他宗派的综合研究、禅宗语言文学、现当代禅学研究、禅学研究的回顾与展望等,在禅学研究的各个领域作出了有益的探索。

    2002年6月26日,《中国禅学》创刊号出版座谈会,在北京“荷塘月色”素餐馆举行。《中国禅学》部分在京学术委员、编委、作者约四十余人参加了座谈。



    [ 《中国禅学》创刊号座谈会上净慧法师在签到 ]


        《中国禅学》创办人净慧法师对中国佛教学者的支持表示感谢。他说《中国禅学》得以顺利创刊,是众缘和合的结果,大众认同、大众参与、大众成就、大众分享。净慧法师指出,历史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中国禅宗、中国禅学,具有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弘扬禅学精髓,光大禅宗文化,促进禅学研究,是《中国禅学》的宗旨。作为展示汉语世界禅学研究学术水准的一扇窗口,《中国禅学》将成为海内外禅学研究者交流切磋的园地,努力推动、提升我国禅宗研究的学术水准,并努力使之成为联结东方与西方的纽带。净慧法师还指出,佛教两千年的发展,体现了与时俱进的特质。禅宗在佛教的流传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佛教的前途和命运。如今,要抓住历史机遇,将禅宗精神真正发扬光大起来。

    座谈会上,我向大家介绍了杂志创办的经过和办刊方向。为了进一步加强与国际学术界的对话交流,《中国禅学》今后在加强基础理论研究的同时,将注重以下三个方面的研究:一是发表日本等地学者在早期禅宗史研究方面的先进成果。日本学者对早期禅宗史研究有独特的贡献,值得大陆学术界借鉴;像日本的石井修道先生、冲本克己先生、石井公成先生、伊吹敦先生等,都在这方面作出了相当大的成就。二是增加禅宗与其他宗教的比较研究,以与国际学术界关注的宗教对话相接轨,为建立具有学理性、规范性、普世性的全球伦理而努力。三是体现禅学研究的现实关怀,增强对现当代禅学研究。生活禅代表着大陆现代禅法主流,是中国祖师禅在现代的回应,有必要进一步加强研究。目前它已经引起了学术界的重视,如东南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董群教授在承担的国家课题《佛教伦理》中,将“生活禅”作为一个重要的内容加以介绍;复旦大学王雷泉教授指导的一位博士生,也将“生活禅”作为博士学位论文来写作。

    座谈会在融洽、热烈的氛围中举行。吴立民先生、方立天先生、黄心川先生、楼宇烈先生、张新鹰先生,分别代表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中国玄奘研究会、北京大学宗教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向《中国禅学》创刊号的出版表示祝贺。

    吴立民先生结合在《中国禅学》第一卷上发表的论文,兴致勃勃地谈起治学心得,将唯识与禅相结合进行了精当的分析,指出祖师禅羚羊挂角无迹可求,还以禅师指茶杯勘验学人“这是什么”、并将学人种种的不同回答都予否决为例,生动形象地说明了禅宗离四句,绝百非的特点。吴立民先生还谈到了禅宗三大法系、如何转识成智、什么是开悟的标准、什么是祖师禅的特点等一系列对禅修实践有重要指导意义的问题。并指出,中国禅学的精髓在于祖师禅,希望《中国禅学》继续在这方面有所贡献。

    方立天先生说,自己与净慧法师和吴言生教授都有特殊的因缘,很高兴来参加这个会议。自宋代以后,禅宗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中国佛教的主流。净慧法师紧紧抓住禅学来做文章,这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净慧法师既在中国佛教协会任职,又在地方领导佛教事业。而通观大陆各地,最具有学术关怀和品位、最能发扬禅宗文化精神的,是河北禅学研究所。《中国禅学》创刊号内容丰富,栏目完整,令人欣喜。希望继续努力,把它办成能够指导中国禅学发展的一个园地。要进一步从理论上、学术上、思想上带动禅学研究。例如胡适与铃木大拙之争就折射了很多问题,值得学界进一步总结;又如将中国禅宗的真正创始人到底归结于谁,学术界近年也有四祖说、五祖说、六祖说等争论;还有禅宗与教门的关系,从慧能到马祖,主张不立文字,对禅宗发展的功过究竟如何?到底应该怎样评价禅宗的十六字心要?禅宗的本质是什么?方先生认为禅宗最根本的东西是心性论。抓住了这个核心,许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他说,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中国禅学》就会指导中国禅学研究的“中心”,起码是"中心"之一。

    黄心川先生说,佛教如何走向世界,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所必须担负起的使命。禅学研究要及时反映出国际禅学界这方面的动态。比如对佛教与心理学的研究,西方学者就做得很好,其成果值得我们学习、汲取。《中国禅学》创刊号内容丰富,涉及面广,既有对大陆禅学发展现状的评述,又有对日本等地禅学研究的总结,这标志着禅学研究从河北、从中国,走向了国际、走向了世界。这是非常令人高兴的事情。

    楼宇烈先生说,《中国禅学》的作为教界支持、学界参予的学术刊物,意义很大。就禅宗来说,他认为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修证的问题。很多人学习禅宗之后又学密宗,没有固定的信仰,在对禅宗体验上缺乏深度。因此,从理论上研究修证,从实践上体验修证,是禅学研究的当务之急。建议做出一本像《百丈清规》之类的可以具体指导东西。《中国禅学》创刊号办得非常成功,但关键在于能否坚持这种品位。继续走下去,会越来越艰难。要对困难有充分的估计。楼先生还就刊物的版式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张新鹰先生说,看到《中国禅学》创刊号上精彩的文章,可谓美不胜收,感到非常的欢喜赞叹。目前大型的佛教连续出版物已经不少,在众多的出版物中,《中国禅学》坚持学术规范,具有此鲜明的特色,是非常不容易的。《中国禅学》的创办,是学术界和佛教界结合的结果。在当前社会主义建设蓬勃兴起的条件下,佛教也面临着较多的发展机遇。通过《中国禅学》可以促进禅学理论的发展,而禅学理论的发展,又必定能够对禅宗的兴盛发展起到非常良好的推动作用。

    明海法师感谢中国禅佛教学者对《中国禅学》的支持、关心和呵护,希望通过大家的不懈努力,使《中国禅学》成为禅定修行的指导性刊物。并希望通过《中国禅学》,促进学术界和宗教界的良性互动。明海法师说,今天举办《中国禅学》创刊号出版座谈会的这个地方,叫“荷塘月色”,这也很有意义,因为荷塘月色是为禅者所喜爱、在禅宗语录诗偈中经常出现的意象。在这里,我们从心灵上可以感受到莲花的出污泥而不染,沐浴到美丽的月色。希望大家永远感受这一份清雅与美丽。

    与会的《中国禅学》学术委员、编委、作者表示,将不遗余力地地支持《中国禅学》,努力使之成为这一领域水准高、规范严的品牌刊物。

    座谈会在热烈、融洽的氛围中举行。出席坐谈会的代表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北京广播学院、中国佛教协会、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中华书局,以及《哲学研究》、《光明日报》、《人民政协报》、《世界宗教研究》、《世界宗教文化》、《中国宗教》、《法音》、《禅》等学术单位。知名学者黄心川、吴立民、方立天、楼宇烈、李富华、张新鹰、姚卫群、王生平、张晶、柴剑虹、魏道儒、温金玉、张美兰、徐文明、程恭让、宣方等出席了座谈会,来自日本、台湾的学者也参加了座谈。

    有了中国著名佛教学者广泛而积极的参予,《中国禅学》问世之后,引起了较好的学术反响。中国人民大学报刊资料复印中心的《宗教》分册,全文转载了《中国禅学》创刊号上的三篇论文;在海内外的一些学术论文中,《中国禅学》也经常被学者所引用;日本学者斋滕智宽先生,以研究《中国禅学》第一卷为内容,申请到了“日本学术振兴会特别研究员奖励金”,并受到了该奖励金的资助,完成了《〈中国禅学〉第一卷管窥——为了更有成效的学术交流》一文,刊载于2003年12月出版的《驹泽大学禅研究所年报》第15号,后来该文的汉译在《中国禅学》第3卷上发表,该文较为全面地评介了《中国禅学》第一卷,为日本学术界了解《中国禅学》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禅学》第一卷高水准、高规格,以其无与伦比的作者阵容,在佛教学术刊物中崭露头角,问世之后,立即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到了第二卷,《中国禅学》就实现了国际化的转型,日本学者纷纷赐来佳作;第三卷,除了日本学者外,英国、美国的知名学者也纷纷赐来佳作;而在《中国禅学》第四卷中,则收录了由日本、美国学者共同完成的“道元与中国禅”专辑。

    在国际上,学术刊物有“三期杂志”的说法,意思是一个刊物连续举办三期,其办刊风格、学术品位,就会给大家形成一个基本的定型性的印象。《中国禅学》在已经出版和正在出版的各卷中,始终坚持高层次的学术品位,这是令担任具体工作的我深感欣慰的地方。

    回顾所来径,赵州翠色新。

    大众认同、大众参与、大众成就、大众分享。有净慧法师的指导支持,有国内外佛教学者的积极参予,作为禅佛教研究的大型专业刊物,《中国禅学》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力。

    [1] [2]  下一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河北赵县发现疑似古寺庙遗址 或与柏林禅寺有关[2633]

  • 交流:北京大学国学社参访团一行到柏林禅寺参学[2767]

  • 夏令营:从东林寺到柏林禅寺[3259]

  • 柏林禅寺夏令营:净慧长老忆20年生活禅之路[3479]

  • 河北赵县柏林禅寺第十七届生活禅夏令营开营[4693]

  • 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第十七届生活禅夏令营活动[5153]

  • 韩国太古宗灵山斋演出团在河北柏林禅寺万佛楼演出[4948]

  • 中国禅茶文化发源地——赵州柏林禅寺[4904]

  • 世俗化抑或大众化:宗教如何应对现代性——关于河北柏林禅寺的个案分析 [包胜勇][6336]

  • 柏林禅寺无茶吃[3946]

  • 佛教的社会责任与社会价值──为柏林禅寺第五届生活禅夏令营而作[7421]

  • 禅七开示──1993年11月3日至9日讲于河北柏林禅守禅七法会[4194]

  • 禅七开示1993年11月3日至9日讲于河北柏林禅寺禅七法会[4176]

  • 禅七开示1993年11月3日至9日讲于河北柏林禅寺禅七法会(2)[4147]

  • 庭前柏子郁青苍──柏林禅寺契机契理佛教观述论[4757]

  • 柏林禅寺与生活禅[5686]

  • 美国禅宗参访团到河北赵县柏林禅寺进行禅修[4313]

  • 深圳清华国学班学生一行到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参学[5867]

  • 十一世班禅父母到河北赵县柏林禅寺参观(图)[6452]

  • 消业五法[8918]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