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找到了命运的规律,就不难推算[108]

  • 真正的修行,都藏在细节里[128]

  • 佛教中最著名的爱情故事:我放[181]

  • 兹事体大:你一生所积资粮够去[126]

  • 印光大师的神通有多厉害?国学[187]

  • 去寺院拜佛是好事,但千万别忘[120]

  • 人的内心所表现出的种种情绪,[181]

  • 调伏自己内心,是最为重要的修[194]

  • 男女相爱的前世因缘[160]

  • 佛教故事|可以爱,但要舍弃对家[157]

  • 长见识了!原来这些名茶都是僧[191]

  • 人生三境界:简单成大美,应时[177]



  • 本站推荐

    学佛的重点是什么?

    点亮自己,照亮前方

    修行,就是在生活中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ZZ期刊原文 >> [专题]zz期刊原文 >> 正文


    明成祖对佛教的政治利用
     
    [ 作者: 曹仕邦   来自:期刊原文   已阅:5210   时间:2007-1-8   录入:ningguannan


    ·期刊原文

    明成祖对佛教的政治利用

    曹仕邦
    国际佛学研究创刊号(1991.12出版)
    页281-290



     
     
    页281
     
     
        明成祖(1403-1424在位)自发动「靖难之变」;以武力夺取侄儿建文帝(1399-1403在位)的宝座而后,大抵自知得位不正,故除了残酷地镇压异己之外,更想尽办法宣传自己是名正言顺,天意所归的大明帝国缵统者。成祖所使用的宣传手法之中,有一项是利用华人普遍信仰佛教,而借助于这一宗教来暗示自己是获得佛陀灵佑的真命天子。
     
        据释幻轮于明思宗崇祯十一年( 1638 )撰成的《释氏稽古略续集》(大正藏编号 2038 )卷三略云:
     
    永乐元年(1403)正月初八夜,仁孝皇后(成祖的徐后[1362-1407])梦感佛说,缘起具自序中(页941上)。
     
        这里所说:「仁孝皇后梦感佛说」,而其经过则见「自序中」云云,是指收在卍字续藏经〈A HREF="#n1"〉(注1)第一册的《大明仁孝皇后梦感佛说第一希有大功德经》卷二开卷处的〈仁孝皇后自序>,略云:
     
    洪武三十一年(1389)春正月朔日,吾焚香坐阁中,阅古经典,心神凝定。忽有紫金光弥满四周,恍惚若睡梦,见观世音于光中现大悲像,在吾前行。吾不觉乘翠云□,少马,行至一门曰耆阇崛境,入门更行数里许,
     
     
    页282
     
     
    复见一门,其上题金字曰耆阇崛第一道场。徘徊上至山顶,观世音导吾升七宝莲台,台上宫殿巍峨。吾自念德本菲薄,何因而得至此? 观世音言:此佛说法菩提道场,惟契如来道者方得登此。后妃德禀至善,然今将遇大难,特为接引。如来常说第一希有大功德经,为诸经之冠,可以消弥众灾,诵持六年,得成佛果。后妃将为天下母,堪付嘱以拔济生灵。遂出经一卷,令吾随口诵之,即第一希有大功德经也。吾诵三遍,记忆无遗。忽闻宫中人声,遽然警寤,亟取笔扎书所授经咒,不遗一字,由是日夜持诵是经不辍。 (洪武)三十二年〈A HREF="#n2"〉(注2)秋,难果作、〈A HREF="#n3"〉(注3)皇上(即成祖)提兵御侮于外, 城中数受危困,吾持诵是经益力。皇上承天地眷佑,神明协相,荷皇考太祖高皇帝,皇妣孝慈皇后所垂荫,(洪武)三十五年,〈A HREF="#n4"〉(注4)平定祸难,奠安宗社,抚临大统。吾正位中宫,深惟昔日梦感佛说第一希有大功德经,一字一句,皆具实理,奥义微妙,不可思议,人未得闻。今不敢自秘,用锓梓广施,为济苦之津梁,利益世间。姑述为存,翼赞流通。永乐元年正月初八日(页 0682- 0683 )
     
        据序文所言,成祖的皇后在太祖驾崩而本身尚属燕王妃之日便梦中为观世音菩萨接引到鹫峰〈A HREF="#n5"〉(注5)圣地,并预言她将遇削藩之难〈A HREF="#n6"〉(注6);教导她念诵一部中国所未有的《佛说第一希有大功德经》以助消弭众灾,预言这位燕王妃将成为「天下母」故传授这部佛经供她用来「拔济生灵」。于是燕王妃醒后实时凭记忆写下梦中所诵的经文,并且日夜持诵不辍。而后来,观音所言逐一应验,她果然正位梓官,于是她便将经文版行,使流通于世云云。如此看来,燕王朱隶岂非本属上天暗许的真命天子!不然,佛陀又怎会命观音传燕王妃以佛经,并预言她将来是「天下母」呢?
     
        当然,这不过师事齐梁之际圆江泌女子(约499-505时人)的故智〈A HREF="#n7"〉(注7)而已。然而成祖在建文四年(1402)七月才占据南京,明年正月初便马上锓梓这部《佛说第一希有大功德经》,无疑是急于宣传自已是蒙佛灵佑的真命天子。
     
        仕邦所以认为这部「梦感」的「佛经」是替政治服务的宣传底原因,第一,成祖本人并不佞佛。《明太宗实录》〈A HREF="#n8"〉(注8)卷三略云:
     
     
    页283
     
     
    永乐二年(1404)五月戊午,上(成祖)御右顺门,永春侯王宁侍从。(王)宁曰:世人竭诚诵经,饭僧,奉佛,可以福利先亲。上不答,既而谕之曰:为庶人,能继承家业不失坠,或又能扩充增益于前,可以为孝子(中略)天子以四海为家,能思天位者亲之所传,大业者亲之所建。勤以守业,仁以临民,四夷咸宾,光昭祖宗,传之子孙,可以为孝。何必能事佛乃为孝乎?(王)宁惭而退(页 0561-0562 )。
     
        《实录》所载成祖对奉佛的观点如此,而且这件事表现于刊布那部「梦感佛经」的次年,足见宣弘那部皇后梦中获观音所授的「佛经」以鼓吹自己「蒙受佛佑」;是出于政治上的急切需要。其次,《太宗实录》卷六九有述及皇后事迹,略云:
     
    永乐五年(1407)秋七月,皇后徐氏崩,后,中山武宁王(徐)达( 1331-1385 )之长女也。 王与夫人言此女天禀非常,宜以经史充其知识。后于书一览辄成诵不忘,由是博通载籍(页 0966 )。(及其正位中宫而后)尝问曰:陛下日与共图政理者谁何?上曰:六卿治政务,翰林职思典词命;朝夕左右者。尝请于上悉赐其命妇冠服,钞币、且谕之曰:妻之事夫,其道岂止于衣服馈食? 必有德性之助焉! 古之公侯夫人及大夫、士之妻助成其夫之德化,有形于诗歌,有载诸史传者矣,古今岂相远哉? 常情,朋友之言,有从有违,夫妇之言,婉顺易入。吾在宫中旦夕侍皇上,未尝不以生民为念,每承顾问,多见听纳。今皇上所与共图理道者,六卿、翰林之臣数辈,诸命妇可不有以翼赞于内乎? 百姓安则国家安,国家安则君臣同享富贵,泽被子孙矣(页 0970-0971 )。
     
        据实录所言,成祖的徐后是一位博览诗书,有点头脑又关心丈夫帝业的贤后。观乎她懂得笼络六卿和翰林们的妻子,谕示她们「翼赞于内」以「助成其夫之德化」,俾能成为贤臣以佐治,使「国家安则君臣同享富贵,泽被子孙」,则仕邦认为「梦感观音授经」这一宣传行动,或出皇后的主意。
     
        何以言之?首先,上引皇后〈自序>称梦中授她佛经的人是「观音菩萨」而
     
     
    页284
     
    非「佛陀」,这是一项非常细心的安排。因为自宋代理学流行而后,中国妇女受到道德伦理方面的管制愈来愈严,即使身为后妃者亦不免。倘若燕王妃所梦见的是佛陀本人,则她是跟男性的出家人单独会面,这或会引起讥嫌〈A HREF="#n9"〉(注9);反过来说,燕王妃所梦见者却是观音,观音在唐代以来渐被此土妇女认定是一位女性的菩萨〈A HREF="#n10"〉(注10),那么她跟女性出家人交接,又岂会产生任何流言?要是设计这一宣传的人并非女子,不可能会构思得这么细微而作出上述安排,使自已获得心理上的自卫。
     
        其次,梦中菩萨传经一事本来就不易教人入信,前述江泌的女儿口中诵出的「佛经」,历代佛家经录都编它们入「伪经」一类〈A HREF="#n11"〉(注11)而降至明代仍搞这一套把戏,岂不为僧伽与士大夫所窃笑?古时女子才智的发展受到种种压抑和限制〈A HREF="#n12"〉(注12),普遍而言其智力较之男子为减,倘使读过点书而又信佛的皇后想出这么一个主意,甘愿采此方式挺身为夫皇的「天命所归」作证言,事有何能。尤其她如此关心丈夫的帝业。大抵成祖既因梓童好意难却,而且皇后言观音传经,其事或能反信于文盲或教育水平不高的老百姓,故也就让这一部「第一希有」的佛经刊布了。至于这部伪作的佛经内容抄摭于那些释典,则非本文所欲论。
     
        然而由于这部「佛经」伪托得并不高明,故文虽然被收入明神宗(1573-1619在位)于万历十二年(1584)所刻的《大明圣教北藏目录(昭和法宝总目录编号二七)》的〈大明续入岁诸集>之中(见页299上),而《大明圣教南藏目录(昭和法宝总目录编号二九)》则不收录,而且《明太宗实录》里面亦无皇后感梦的记载。不过,这部伪经确曾流布,据《释氏稽古略续集》卷三略云:
     
    (永乐元年)九月二十九日,本司左善世道衍(即姚广孝[1335-1418] ), 一同工部侍郎金忠(卒于 1415 ),锦衣卫指挥赵义于武英殿题奏:天禧寺藏(《佛说第一希有大功德经》)经板有人来印的,合无要他出此施利? 奉圣旨:问他取些个,钦此(页 941 上)。
     
        足见当日求经者众,政府为了负担不了免费印赠而向请经的人收取多少印刷费(求经之人属懂得讨好皇室之辈,又岂在乎花一点钱)。因此,这部伪经在那时代是流布于民间的。
     
     
    页285
     
     
        除了伪造一部「佛经」来自我宣传成祖是「真命天子」而外,更有一些佛家异迹出现于永乐一朝,《释氏稽古略续集》卷三略云:
     
    永乐五年(1407)二月,命西僧尚师哈立麻于灵谷寺启建法坛,荐祀皇考皇妣,尚师率天下僧伽举扬普变大斋科十有四日。卿云天花,甘雨甘灵,舍利祥光,青鸾白鹤连日毕集。一夕桧柏生金色花,遍于都城。金仙罗汉变现云表,白象青狮,庄严妙相。天灯导引,旛盖旋远,亦既来下。又闻梵呗天乐自天而降,群臣上表称贺。 学士胡广( 1370-1418 )等献圣孝瑞应歌颂。 自是之后, 上潜心释典,作为佛曲,位宫中歌舞(页4- 下)。
     
        上述异迹也许出于释幻轮的夸饰,但也可能是当日真个在南京出现过如许「祥瑞」而轮公据僧家史料忠实纪述。何以言之?因为桧柏生花,鸾鹤毕集以至罗汉变现下凡,天灯引导等等,都是玩魔的人和饲鸟师能够辨得到的把戏。异迹的出现,自然是为了暗示成祖能获佛佑。同书同卷略云:
     
    永乐十七年(1419)秋,御制佛曲成。九月十二日钦颁佛曲至大报恩寺,当夜本寺塔见舍利光如宝珠。十三日现五色毫光,卿云捧日,千佛、观音、菩萨、罗汉妙相毕集。续颁佛典佛经至淮安散给,又现五色圆光,彩云满天,云中现菩萨、罗汉、天花、宝塔、龙凤狮象。又有红鸟白鹤,盘旋飞绕。续又命尚书吕震(卒于1426),都御史王彰(卒于1427),斋捧诸佛、世尊、如来、菩萨名称歌曲,往陕西、河南颁给。神明协应,展现卿云、圆光、宝塔之祥,文武群臣上表称贺,上甚喜悦。中官因是益重佛僧,建立梵剎以祈福者,遍于两京(南京、北京)城内外云(页 942 下)。
     
        这节记事跟前引一样,尽量宣传佛教性的征祥来暗示成祖是诸佛菩萨所冥佑的真命天子。依前引《太宗实录》记永乐二年成祖跟永春侯王宁的对话,知道这位皇帝并非真个信佛,所谓御佛曲而颁赐天下,无疑是一种政治手段而已。
     
        成祖不特编制佛曲,更编集了一部九卷的《神僧传》,《明太宗
    实录》略云:
     
     
    页286
     
     
    永乐十五年(1417)正月,神僧传成。上尝阅释氏书,采往昔名僧功行之超卓都辑为一编,名神僧传,至是成。亲制序冠之,曰:神僧者,神化万变,而超乎其类者也。然皆有传,散见经典,观者猝欲考求,三藏之文宏博浩汗,未能遍周,是以世多不能尽知,而亦莫穷其所以为神也。故问翻阅采辑其传,总为九卷,使观者不必用力于搜求,一览而尽得之,如入宝藏而众美毕举。遂用刻梓以传,昭著其迹于天地间,使人皆知神僧之所以为神者,有可征也。书于编首,概见其意云尔。命锓梓以传(页 1968-1987 )。
     
        现在这篇〈御制序>亦见于《神僧传》(大正藏编号2064)的卷首(页946中)。仕邦检读《神僧传》,这九卷之中,共收自东汉时摄摩腾至元时的瞻巴国师二百另九位有神异表现的中外沙门底事迹。由于这些神僧传记的绝大部份是从历代通行的僧传、语录和佛教编年史等抄摭出来、属于孳生史料,故这部书连作为史料使用的价值也不高。〈A HREF="#n13"〉(注13)
     
        仕邦再细读书中所收诸神僧的遭遇,发现神僧若为帝王官贵们的敬重,则这些帝王官贵日后一定获得灵佑;反过来说,若神僧为昏君权臣所轻侮:则这些恣作威福的统治者终会被祸〈A HREF="#n14"〉(注14)。不禁想到成祖发心编集这么一部书,目的在于暗示自己是获得神僧之助而登基。
     
        何以言之?燕王谋起事时有僧人道衍作谋生,定鼎后道衍名姚广孝;一方面以朝官身份佐政,另一方面又在罢朝之后「退仍缁衣」〈A HREF="#n15"〉(注15),这是治明史的朋友们所熟知的事。虽然《明太宗实录》卷一九八记永乐十八年( 1420 )太子少师姚广孝卒的一篇文字所附的姚氏小传甚简略,亦不提及他谋划异图之事(见页 2073 ),而《释氏稽古略续集》卷三略云:
     
    (姚)广孝初为僧,其姊尝戒之曰:汝既为和尚当发慈悲心。盖知其好杀也。及预靖难,姊叹息谓人曰:和尚慈悲当如是耶(页941中)?
     
        是明末的人并不讳言广孝参预靖难之役。《明史》〈A HREF="#n16"〉(注16)卷一四五〈姚广孝传〉略云:
     
    姚广孝,长洲人。本医家子,年十四度为僧,名道衍。事道士席应真,得其阴阳术数之学。道衍与燕王语,甚合。出入府中,迹甚密,时时屏人语。燕邸故元宫也,深遂,道衍练兵后苑中,穴地作重屋,缭以厚恒,日夜铸军器,畜鹅鸭乱其声。建文元年(1399)六月,成祖遂决策起兵,适大风雨至,檐瓦坠地,成祖变色,道衍曰:祥也,飞龙在天,从以风雨,瓦坠将易黄也。兵起,以诛齐泰,黄子澄为名,号其众曰靖难之师。战守事机,皆决于道衍。帝用兵有天下,道衍力为多,论功以为第一。永乐二年(1404)四月,拜资善大人,太子少师,复其姓,赐名广孝。命畜发不肯,常居僧寺,冠带而朝,退仍缁衣(页1592)。
     
     
    页287
     
     
        传称通阴阳术数,佐成祖举大事;成功之后又不肯还俗而以僧人身份从政,这些异行,岂不足以称为「神僧」?以前明太祖起义驱元,有仙人周颠、铁冠道人、月庭和尚、张中等为助〈A HREF="#n17"〉(注17),事为当时人所熟知,现在成祖得姚广孝以僧人身份助成大业;及至定鼎之后仍始终翼赞,岂非一如他的父皇之有异人相助?故仕邦认为成祖编集《神僧传》并非在于弘神僧异迹,而在于达成有利自己的政治目的,尤其永乐十五年(即《神僧传》成书之年)姚氏依然住世而且仍以僧人身份服务于朝廷之中。
        成祖之利用佛教作为解释其得位是僧佛共佑;天人所归,已如上述,然则这些宣传的成效如何?以明阙有间,难以详究。据仕邦阅读所得,成祖的上述宣传行动往往引起一些反面的效果,《明太宗实录》卷六三略云:
     
    永乐五年(1407)正月辛未,直隶(南京一带)及江浙诸郡军民子弟私披剃为僧;赴京冒请度牒者千八百余人,礼部以闻。上怒甚曰:皇考之制,民年四十以上始听出家,今犯禁者若此,是不知有朝廷矣!悉付兵部编军籍,发戍辽东、甘肃(页0904)。
     
        这件事发生于永乐元年颁布《大明仁孝皇后梦感佛说第一希有大功德经》的后四年,分明这批军民子弟误解了成祖的崇佛心态,以为这样会讨好皇上。而成祖所以「怒甚」,自然缘于觉得自己的政治把戏被别人利用,故气得把这近二千名拍错马屁的人全部发戍边远地区去挨苦。《释氏稽古略续集》卷三略云:
     
    永乐六年(1408)三月,福建柏生花为瑞,上赐敕责之。既而苏州、杨州二府奏言桧花为瑞(页942上)。
     
     
    页288
     
     
        这件事生于前引永乐五年成祖为皇考妣建法坛荐祀:而桧柏生金色花遍于都城的后一年,分明福建、苏州、扬州三处的地方官以为奏称辖地也有桧柏生花,可以讨好皇帝,孰知因此触动了成祖的隐私,反遭敕责。而福建既已被责,苏杨二州仍照样奏报!《明太宗实录》卷二○二略云:
     
    永乐十八年(1420)二月己酋,山东蒲台县妖妇唐赛儿作乱。赛儿,县民林三妻,少好诵经,自称佛母,诡言能知前后成败事。又云能剪纸为人马相战斗。往来益都、诸城、安上、莒州、即墨、寿光诸县,扇诱愚民,拥众五百余人(页2193)。
     
        这件事发生于永乐十五年成祖下令刊行《神僧传》以传播于天下的三年后。唐赛儿起事虽然属于白莲教的叛乱活动,然而若非《神僧传》的颁行诱导人们相信「神僧」能现示种种异迹,能扇祸福,则唐氏那一套自称「佛母」;既能预知前后成败,又能剪纸为人马相战斗的诡言又岂能扇诱愚民,终而发展成为乱事?根据上述三项反面效果,说明了成祖历年来利用佛教替己作政治服务,是收到一点成效的,起码民间误以为他真个信佛,神僧真个能示现奇迹,因而有军民弟子冒求度牒、州官拍错马屁和唐赛儿诡称佛母号召作乱之事。当然,这些反面效果是教成祖本文暗中啼笑皆非的。
     
     
     注   释
     
     
    注02  即建文帝元年(1399)。事缘成祖于建文四年(1402)七月攻
    陷南京夺得帝位后,后称本年为「洪武三十五年」。如今皇后
    自序所以称本年为「洪武三十二年」,足见成祖登基后实时不
    许再提「建文」年号,故有此追溯性的改称。如今《明太宗实
    录》(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年出版,见《明实录》
    全书册九开卷处所刊一篇向国家长期发展委员会及行政院美援
    运用委员会致谢资助刊印费的一篇文字)也是称建文帝在位的
    四年为「洪武三十二年」至「洪武三十五年」。
     
    注04  即建文四年,参注二。
     
    注06  参注3。
     
    注08  版本参注3。
     
    注10  参拙作〈观音菩萨的性别问题与华人的观音崇拜〉,刊于《香港
    佛教》第275期,香港,1983。
     
    注12  据先慈潘景醇女士所言,外祖潘漱笙(应祺)孝廉在清末以教
    大馆(老师在家中招收包食宿的一群男学生,每人大约缴五百
    银圆的全年学费之后,家长付以全权管教)为生,但他的女儿
    们不许随堂听讲,因此先慈及几位姨母只好在外祖授课之时蹲
    在课堂门外执课本偷听,始不致成为文盲。从这件事,也见昔
    时女子的才智是如何受到压抑。
     
    注14  仕邦曾表列《神僧传》中有关君主权臣跟神僧交接而得福或招
    祸的事迹,由于有计划为文专论〈神僧传〉史料的来源,希望找出其中何者不见于其它载籍,可以用作原始史料,又何者属于抄摭于常见的僧家吃着,属孳生史料者。故上述排列神僧能祈福或降祸的史表从略,保留以待将要执笔的文章中使用。
     
    注16  版本参前注。
    <A NAME="n17>
    注17  参友人杨君启樵博士〈明代诸帝之崇尚方术及其影响〉页76,刊
    于《新亚书院学术年刊)》第四期,香港,1962。
     
     
     
    页291
     
    提要
     
        明成祖以武力夺取政权之后,用种种手段巩固自己的帝位,其中一种手段是利用佛教来宣传自己是天人所归的缵统者。这一手段包括有:(一)托称自己的徐皇后在作燕王妃之时梦中得观音菩萨口授一部《大明仁孝皇后梦感佛说第一希有大功德经》,醒后实时默写所闻,然后雕版将这部「佛经」颁布,借此暗示自己是得佛陀认可和保佑的皇帝。(二)即位后,在首都南京制造一连串跟佛教有关的「祥瑞」如桧柏生金花、青鸾白鹤毕集、罗汉与白象青狮变现云表、梵呗自天而降等园艺师、饲鸟师和魔术师能办得到的把戏,目的也在暗示成祖能获佛佑。(三)命人在现存僧家史传中抄出有异迹的沙门,编写成《神僧传》,本来这是很无聊的事,然而《神僧传》所收二百另九位有神异表现的沙门,都是帝王官贵若敬重神僧,日后必获灵佑,反之终会被祸。而明成祖起事时有能知阴阳术数的僧人道衍作谋主,得天下后道衍赐名姚广孝,仍以僧人身份服官佐成祖治国。然则《神僧传》的编纂,不过也在暗示成祖是一位敬重「神僧」,而「神僧」在定鼎后继续翼赞政治的君主而已。既然「佛」与「僧」都在支持成祖,那么他岂非天命
     
     
    292页
     
     
    所归,僧佛共佑的圣君?
     
        然而成祖本人并非真个信佛,而他使出这一政治手段之时也引起
    一些教他啼笑皆非的反效果,本文均有论及。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详解佛教寺院的过堂仪轨[71]

  • 佛教的龙天耳目——法器法物[198]

  • 佛教如何看待“宿命论”?[189]

  • 晚明佛教的禅戒一致论:从摄心归戒支禅律一体[271]

  • 正业与正命:从佛教的职业观看当前佛教界之“去商业化”[266]

  • 厉害了!汉语中的这些词汇居然都来源于佛教[363]

  • 佛教与中国文化的美美与共——以三教融合为中心[278]

  • 看了佛教僧人的人生规划,你才知道自己被甩了多远[318]

  • 如何理解佛教的“流转”一词[283]

  • 佛教家庭观:夫妻不是冤家,儿女不是讨债鬼[337]

  • 重提佛教既是宗教,又是文化——兼论传承发展中国佛教文化的两个向度[393]

  • 慧远对佛教中国化的贡献[324]

  • 佛教中的因缘与果报,一定要知道![499]

  • 佛教的生命观:详解四生九有,六道众生![339]

  • 佛教咒语真有神秘力量?这种力量从何而来?[401]

  • 佛教靠什么吸引人?[余秋雨][245]

  • 禅宗对佛教中国化的影响[627]

  • 佛教如何解释宇宙人生,这是最精准简练的概括![392]

  • 用现代的观点看佛教[303]

  • 佛教教团应不断与时俱进、适应社会[375]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