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人生一世,处处茶香[160]

  • 饥来吃饭困来眠 安心便是禅[577]

  • 香港宗教界隆重集会庆祝中华人[145]

  • 吴言生教授香港中文大学佛学讲[133]

  • 法演禅师诗偈中的禅趣[170]

  • 峨眉山举行佛教文化论坛[170]

  • 放下执着即解脱[182]

  • 初学佛法,应修十信心[181]

  • 2017中国佛教讲经交流圆满[180]

  • 真和妄,都是心[197]

  • 禅者的境界[197]

  • 吴言生教授赴上海国家会计学院[170]



  • 本站推荐

    愿所有的负担,都变

    禅文化如何走向国际

    崇圣论坛闭幕:心手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C2禅宗禅学 >> [专题]c2中国禅学 >> 正文


    终南访禅
     
    [ 作者: 杨锋兵   来自:本站原创   已阅:12930   时间:2007-7-15   录入:foxueyanjiu


    2007年7月17日  佛学研究网



    生命的目标究竟在何处?
    我们的家到底在何方?
    (摄于终南山净土茅蓬,2007年7月15日)


     

    终南访禅

    杨锋兵

        夜客访禅登峦峰,
       山间只一片雾朦胧。
       
    水月镜花,
        心念浮动,
        空不异色,
        色不异空。
        回眸处,灵犀不过一点通,
        天地有醍醐在其中。
      寒山鸣钟,
      声声苦乐皆随风,
      君莫要逐云追梦。
      拾得落红,
      叶叶来去都从容,
      君何须寻觅僧踪?

      这首蜚声当代禅林的《寒山僧踪》,是描写在长安终南山访禅时的心理感受。

      每当听着这熟悉的曲律,总令人生起一种莫名的感动,并对“天下修道,终南为冠”的终南山,由衷地生起憧憬。

      人有善愿,佛必佑之。殊胜的机缘终于到来了。

      二○○年七月十五日,一行十余人,有幸随吴言生师同上终南山,去参访《名山游访记》以及《空谷幽兰》中所描绘的终南山茅蓬。

      车过子午大道,沿环山公路东行,驶入进石砭峪。远远便见一座大坝立于峪口,题有“石砭峪水库”五个大字。等逦迤行驶到水库的一侧,便见两岸青山间,汇聚着清澈的湖水,山色空濛,烟波浩渺,远远望去,颇有古人笔下的“涵虚混太清”的景象。当我们惊讶不已的时候,同行的一合师兄说:“更好的风景还在后面呢!”大家的兴致便更高了。


    终南山明珠:石砭峪水库

      车子沿着崎岖的山路行进,上下颠簸,摇摇晃晃,不知不觉便见一片绿色横亘在眼前。这里有几间简陋的房子,便是传说中的“茅蓬”。

      茅蓬一般都是很简陋的处所,选址或依山傍水,或坐高坡而临丛树,它们可以是自己动手搭建,也可以是利用山民遗留下的房屋改建而成。但说到底,茅蓬就是住山僧尼们参禅、念佛、修行的场所。

      我们见到的第一个茅蓬叫“普善茅蓬”,茅蓬里住着两位尼师,年长的尼师法号常真,今年已经七十八岁了,从西五台来到这里,住在此处已有五年。年轻的尼师,脸上的笑容十分的灿烂。


    普善茅蓬的修行人

      普善茅蓬的院子里有一条小溪,清澈见底,终日流水潺潺。因为常真师父年事已高,我们没有作太久的逗留。“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岂非清净身”,面对这样的水,面对这样的山,似乎不必再多说什么了。果然,出得门来,便听见喜鹊叽叽喳喳地报唱,原来是从门前老树杈上的喜鹊窝中传出来的。抬头见喜,大家都很高兴。

      沿溪而上,一路上水声潺潺。同行一倩师兄的鞋子比较滑,看着她小心翼翼却又信心十足的样子,心中颇是希望有一双谢公屐与她,那样便可以“脚蹬谢公屐,身登青云梯”了,但转而一想,这样的走路不也是修行么?

      在一处山道间,隐隐约约看见对面山坡上有一片黄灿灿的花,和一个出家师父飘动的身影。我们喊话,问师父种的是什么菜,师父说是金针菜。之后又听见师父说了几句,却没有听清说的是什么意思,就继续前行。不见了言生老师,就站在树萌下等候。过了一会儿,就见言生师健步如飞地赶了上来,说刚才那位师父让大家到他的茅蓬里休息喝水,特地从对面赶了过来,却不见了大家,看来大家与这位法师的因缘还没到。


    清净茅蓬的宽见师父

      这位法师叫宽见,是兴教寺常明老和尚的弟子,来这里住山已有十多年了。他的茅蓬被绿树遮掩,一般人不容易发现。茅蓬的名字叫清净。清净茅蓬果然清净,众生的脚步从它的一侧经过,却从来难以发现它的存在。



    人向山中行

      终于,绿树掩映中,我们又发现了另一座茅蓬,柴门上挂着锁,一如师兄喊了几声,有人应声,我们才知道原来挂着的锁只是个样子罢子,门本来就是开着的。进了里面,发现这里别有洞天。

      这座茅蓬叫“不修茅蓬”,住着守戒法师,约三十五六岁的样子,2002年就住在了这里。他获取外界信息的唯一途径是听收音机。当我们问他为什么要听收音机时,他说:“我们不能和时代脱节,必须了解外面世界的信息。如果与外部断绝了,站在这里讲话的就不是我,而是二千年前的一具木乃伊了!”

      守戒师父每天早上五点醒来,然后念念经,打打坐,八九点左右吃早饭。一天天,一年年,日子就在诵经、看书、出坡中度过。他的生活比较艰苦,有时还食不果腹。问起生活来源,他说香港旭日集团的杨钊居士每年给终南山茅蓬中的每位修行人1000元,用来帮补他们的生活。茅蓬一侧,有一大片菜园,种着黄瓜、茄子、西红柿等,果实累累,生机勃勃。


    不修茅蓬中的花与虫

      这座茅蓬为什么叫“不修茅蓬”?守戒说:“不修是我希望达到的境界。将不修的境界标举出来,可以经常激励自己的修行。”

      守戒师父之所以出家,是因为看不惯世俗社会中的事情。但仅仅这一点,还不足以导致他出家。他说当初他也是“懵懂”出家,觉得过着剃光头、敲铜碗(即铜磬)的生活,蛮有意思,蛮快乐的。出家之后,在师父的引导之下,逐渐修行,才渐渐体悟了佛法的三昧。我们为守戒师父的率真和坦诚而深深感动。

      当有人问及如何修行时,守戒师说:“你只要不受欲望的困扰,你的心不受妄想的左右,那么你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并没有区别。”

      守戒师父还对我们说,在修学佛法时,要注意两个方面。一是要“与佛对话”,即要看经、读经,直接从经典中理解佛法。另一方面则是在纷纷扰扰的尘世之中,如何进入禅定的方法。守戒师父为大家作了现场演示,大家深感其中的神奇,叹为稀有。


    与不修茅蓬的守戒师父合影

      问清楚了上山的路之后,我们别过了守戒师,别过了“不修茅蓬”。

      探访茅蓬,看看深山修行人的生活,可以更好地修正自己的生活。

      一路上,峰回路转,我们时走时停,好欣赏这水光山色。


    林中小憇

      “一如”师兄林中小憇,还真有人心一如山色碧的意趣呢。


    人心一如山色碧

      “净土茅蓬”是我们此行探访的第三个茅蓬,也是我们遇到的景色最为优美的茅蓬。佛学研究网13日刚刚上传了一篇“深山修行人”的文章,当时这篇文章里有一幅图片被放在网站的首页,让人看了过目难忘。今天我们一来到这里,就有恍同旧识的感觉。原来,我们所看到的景色,就是网站首页放上去的那张图片!这就是净土茅蓬!


    净土茅蓬仲夏小景

      净土茅蓬里面住着乘波师父和她的徒弟。茅蓬里有佛堂、卧室和厨房。院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佛堂内更是一尘不染,各种器具和书籍摆放得整整齐齐。院墙上还挂着一口钟。据山下的法师介绍,她们虽然只有两三人,但是每天都按时敲钟上堂,一丝不苟地遵从寺庙的规矩。

      院后的桃树果实已经成熟了,红彤彤的惹人喜爱。百丈石崖下,有一泓清泉。喝了两口,比冰镇的还爽,整个人都透彻的清凉。

      乘波师父在这里已经住了28年,而她的两位师父——慧因师太和慧远师太,在这里住的时间更长。乘波师父说,这两位师太都是解放前的大家闺秀,受过高等教育,三四十年代便出家了。两位师太都是东北人,1955年在北京开会时结识,就一起寻找地方隐修。开始两个人的意见还不一致,一番争论之后,决定边走边看。当她们来到终南山后,都异口同声地说:“就是这儿了!” 就这样,两位师太一直居住在这里,直到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先后圆寂。


    终南山中,静静地耸立着两位师太的石塔

      乘波师父坐在院里的一颗苹果树下,和我们娓娓叙谈。说话间,乘波师父的徒弟为我们准备了午饭。在苹果树下和花丛中用餐,别有一番风致。院中的百合花开得正艳,令人想起生命的饱满与热烈。


    终南山第一号百合花,看到此花的人有福了!

      在净土茅蓬中,我的心情也分外晴朗,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倍感亲切。


    “一润”(就是我啦!)在净土茅蓬

      谈话间,古石佛寺“古铜器社”一行十余人来到了净土茅蓬。六十多岁的社长南衡山先生为我们介绍了古铜器社的情况。古铜器社成立于1931年,起初有80余家,主要演奏长安鼓乐,文革开始后全部中断,1977年个别社队恢复,现在有社队17家,分为城隍庙派和民间派。从1980年到1982年,古石佛寺古铜器社复社,现有50余人,成员大多数是七十多岁的老人,该社可以演奏七十多篇词谱,这些词谱的主题主要是宣传做好人,行善事,是对民间文化遗产的继承。这些谱子,短的演奏需要六七分钟,长的演奏需要半小时。


    古铜器社长向言生师展示“看家”的词谱

      南社长说到高兴处,还为我们即兴吟唱了他们的看家词“孔雀开屏朝五莲”和“五相观音”(指水月观音、千手观音、白衣观音、法相观音、慈航观音)。此词相传为清朝一位秀才所作,一直流传至今。演奏时乐手分左右两排站于佛像前,首先响锣以作提示,随后按节奏敲鼓击锣。定调的铜声,用的是擦法,如同滾水在壶中煎沸,似欲冲决壶口而不得出,低徊宛转,壮怀激烈。当众锣齐击时,宛然如千军万马,一齐呐喊;也似惊雷迅霆,在头顶上炸裂。使人想到德山棒,临济喝,使人根尘震落,凡念尽空。


    与“古铜嚣社”社员合影

      一个社员告诉我,他们每年在阴历的六月一日之后,要上山一次,每次两到三天。逢寺必礼佛,逢佛必献乐。一则朝山进香,修心养性;一则翻山爬坡,强身健体。说罢便爽朗地一笑。

      此时日已偏西,我们沿山间小路下山。在密密的松林中穿行,踩在厚厚的松针上,像是踩着毯子上似的。


    松林松针路

      快到山下时,我们在溪边找到了一块巨石。大家兴致勃勃,依石傍水,用高山罐点火煮茶。小鱼和小蟹,在溪水中自由地游来爬去。言生师用一种特殊的玫瑰花茶款待大家。这些玫瑰花是似开还合的花苞,虽然是娇红的色泽,冲泡出来的茶汤却是碧绿的翡翠色。大家正在诧异间,只听得言生师说,这种玫瑰花蕊,花苞没有完全展开,叶绿素多于花红素,因此冲泡的虽然是红花,泡出来的茶汤却是青色。这种玫瑰花茶,来自中国最美丽的生态城市大理,是大理“风花雪月”四道茶中的花茶。我们听了,都意醉神迷,为自己能置身最美丽的自然,品饮到最美丽的茶汤,而庆幸不已。


    溪边品茗意自浓

      言生师熟谙茶道三昧,曾经在很多地方举办过茶禅讲座,深受大家的欢迎。今天,却并没有讲解茶禅的涵意。我想,这大概是想让大家多多品味眼前的终南山色,品味手中这杯禅茶的滋味,给大家多留一些回味的缘故吧。

      暮色阑珊中,我们告别了石砭峪,告别了终南山。

      这一天的感想实在太多太多,不是我这枝拙笔所能记录下来的。据守戒师父介绍,从石砭峪往西五台顶的路上,大大小小有十四座茅蓬。今天,我们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更为神秘的禅机,还有待于日后的探访。

      尽管如此,这山,这水,这人,已深深地烙在了我们的心底。

      我知道,从今以后,不论我们置身于怎样的境地,都时时会想起这翠碧的绿色,这潺潺的水声,这简朴的茅蓬……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终南儒释道互补的和合文化 [宋虹桥][566]

  • 仙隐终南:道教传统与当代困境 [刘康乐][1230]

  • 终南无捷径,大隐在左邻[1771]

  • 终南无捷径 大隐在左邻 [李洪卫][1837]

  • 终南踏青品禅茶一味[3525]

  • 论“悟”及其特征——禅体验和审美体验之异同[3863]

  • 在草原大漠中行禅[14661]

  • 深山修行人——终南山所见[8988]

  • 终南深处访禅踪[7934]

  • 图说中华名寺:终南丰德寺与净业寺[5591]

  • 佛教名山[集体编著][10548]

  • 白云深处是终南:净业寺访本如法师[25966]

  • 终南品茶记(听吴言生教授讲座有感)[11319]

  • 吴言生教授在终南山紫竹林作“茶禅一味”讲座[10068]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