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真和妄,都是心[132]

  • 禅者的境界[129]

  • 吴言生教授赴上海国家会计学院[127]

  • 香港佛光道场将举办“大专青年[182]

  • 禅是一无所得[149]

  • 我眼中的日本佛教[129]

  • 2017中国佛教讲经交流会开幕[174]

  • 吴言生教授:华商领袖61期,开[178]

  • 心的自由[201]

  • 杜甫与佛教的因缘[119]

  • 安徽天柱山三祖寺发现佛祖真身[185]

  • 功夫与境界 [林其贤][147]



  • 本站推荐

    放下执着即解脱

    初学佛法,应修十信

    2017中国佛教讲经交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C3菩萨信仰 >> [专题]c3菩萨信仰 >> 正文


    药师佛信仰的生死转换 [海波]
     
    [ 作者: 海波   来自:《法音》   已阅:3854   时间:2013-10-24   录入:yangsihan

     

                              2013年10月24日 佛学研究网

        随着物质文明的高度发展,中国当代社会发展迅速,出现了一系列新的现象。在生命领域的一个新气象就是国人由原来的重视“优生”开始重视“优死”,即关注死亡的质量。死亡,也前所未有地伴随着灾难的频发和人口的高度老龄化越来越直接地呈现在公众面前,由传统社会一直禁忌的话题进入寻常百姓的闲谈。

      
    一、解除病患与消灾延寿

      佛教的主旨是跳出轮回解脱烦恼,死亡作为一大烦恼,被斩钉截铁地推到人们面前,促使人们直面生命无常的实相,追求真实永恒的安乐。佛教了生脱死的方法非常多,对大多数人而言,能延生续命和危难时刻避免横死便是一大幸事,这也是佛教传入中国后给予中国人的一大心理安慰,是当下能够见效的现世利益。

      对于延生续命,佛教称,普通人通过特殊的仪式和途径也能拥有一定的死亡主动权。体现这一思想的代表经典是药师类经典,代表信仰就是药师信仰。有关药师佛的经典有:隋代达摩笈多译《佛说药师如来本愿经》一卷,唐代玄奘译《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一卷、唐代义净译《药师琉璃光七佛本愿功德经》和东晋帛尸梨蜜多罗译《佛说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等。这些经典一概提及,若有人身患重病,出现濒死衰相时,眷属昼夜供养礼拜药师佛,通过相应的修法,即可令病人痊愈。如《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表述得最为详细:

      若有病人欲脱病苦,当为其人七日七夜受持八分斋戒,应以饮食及余资具,随力所办供养苾刍僧;昼夜六时,礼拜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读诵此经四十九遍;然四十九灯;造彼如来形像七躯,一一像前各置七灯,一一灯量大如车轮,乃至四十九日,光明不绝;造五色彩幡,长四十九搩手,应放杂类众生至四十九;可得过度危厄之难,不为诸横恶鬼所持。[1]

      看病难,天价药费,怪病迭出,是今人面对的一个现实。面对疾病的痛苦,当尽人事无可奈何之时,把自己交给天命和佛菩萨的安排不失为一种选择,至少在心理层面可以得到安慰。已有研究表明,内科疾病治愈的80%来自心理作用,而非药物。

      除过能治愈疾病,药师信仰的一个特点鲜明的功能还在于其消灾延寿的效用,经云:

      有诸众生,为种种患之所困厄,长病羸瘦,不能饮食,喉唇干燥,见诸方暗,死相现前;父母、亲属、朋友、知识,涕泣围绕。然彼自身,卧在本处,见琰魔使,引其神识,至于琰魔法王之前;然诸有情,有俱生神,随其所作,若罪若福皆具书之,尽持授与琰魔法王。尔时,彼王推问其人,算计所作,随其罪福而处断之。

      时,彼病人亲属、知识,若能为彼归依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请诸众僧,转读此经,燃七层之灯,悬五色续命神幡,或有是处,彼识得还。如在梦中,明了自见;或经七日、或二十一日、或三十五日、或四十九日,彼识还时,如从梦觉,皆自忆知善不善业所得果报。由自证见业果报故,乃至命难,亦不造作诸恶之业。

      是故,净信善男子、善女人等,皆应受持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随力所能,恭敬供养。[2]

      “福和寿”是中国人的传统追求,药师信仰能够令必死之人得以重生,这在佛教庞大的诸佛菩萨的信仰体系中并不多见,也正是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中国佛教从而衍生出在寺庙供奉病人消灾延寿牌位的习俗,至今畅行不衰,“药师佛”成为广大民众心目中“消灾延寿”的代名词。

      
    二、优死的保证——远离横死

      相比于“消灾延寿”,“远离横死”在某些时候更能赢得追求“寿终正寝”的中国人的信奉。死亡在各种文化体系都有好坏之分。在中国,寿终正寝是“善死”;死于水火刀兵为“凶死”,凶死最严厉者又为“天打五雷轰”。佛教传入中国后,体系庞大的经籍内容把中国人心目中的死亡种类进一步细化。佛教对死亡的分级和分类在不同的经典由侧重内容而有所不同。在信仰层面,信众将药师佛定位于和佛教所讲的人生四苦之中的生、老、病三苦相关,将“善终”交给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实际上,生与死相依而存在,有生才有死,药师信仰能够对“生”带来希望,必然也涉及到对“死苦”的解决。和阿弥陀佛信仰的西方净土类经典一再强调善终、强调西方三圣接引不同,药师信仰的宗经《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药师琉璃光七佛本愿功德经》等系列经典似乎更为关注如何避免不善之死。经云“劝造续命幡灯,修诸福德;以修福故,尽其寿命,不经苦患”[3],此处的“苦患”指的就是死苦,尤其指“横死”。

      佛教对死亡的分类有很多,《瑜伽师地论》多从宏观上分析,按照个人平生业力的积累将死亡分为善心死、不善心死和无记心死。又,同书从死亡缘由方面进行划分,总结诸说指出三种情况:一、寿尽死,活至天年而老死;二、福尽死,生理上的寿限虽未到,却因福报已享尽,如贫穷困厄冻饿而死等;三、非时死,又称“横死”,寿数未到,福亦未尽,而是因意外原因导致的早死,如遭车祸等。横死为普通民众畏惧所在,也正是如此,如何避免“横死”是佛教伦理教化的一个重点阐述内容之一,直接指向对生命的超越层面。药师类经典并不回避这类问题,反而把死亡分得更加细致,经云:

      若诸有情,得病虽轻,然无医药及看病者,设复遇医,授以非药,实不应死而便横死。又信世间邪魔、外道、妖孽之师,妄说祸福,便生恐动,心不自正,卜问觅祸,杀种种众生,解奏神明,呼诸魍魉,请乞福佑,欲冀延年,终不能得;愚痴迷惑,信邪倒见,遂令横死,入于地狱,无有出期,是名初横;二者,横被王法之所诛戮;三者,畋猎嬉戏,耽淫嗜酒,放逸无度,横为非人夺其精气;四者,横为火焚;五者,横为水溺;六者,横为种种恶兽所噉;七者,横堕山崖;八者,横为毒药、厌祷、咒诅、起尸鬼等之所中害;九者,饥渴所困,不得饮食而便横死。是为如来略说横死,有此九种。其余复有无量诸横,难可具说。[4]

      从佛教的观点来看,死是生的基础,民间流行“早死早托生”,因此死亡无非是生命开始的转换。在显示出生命的脆弱之后,药师信仰也提供避免横死的方法,强调“劝诸有情,然灯造幡,放生修福,令度苦厄,不遭众难。”[5]这个方法和前面祛病时提到的具体方法相同,也是强调昼夜供奉药师佛,诵经、燃灯、造幡等。

      佛教直面死亡议题,不是为“死”服务,而是审视“生”的另一个视角,是彰显人生意义的一个标准,也是生命提升超越自我的契入处。从更深的层面而言,佛教认为,缺乏对自身存在的理性审视,不谋求超越自身存在的悖论生死,等同于“与畜生同死,自投黑暗”[6],是生之为人的耻辱。因此,佛教毫不忌讳死亡话题,直言死亡不可避免,将人或隐或显的死亡焦虑与畏惧大白于眼前。《药师经》关于横死的内容不仅对个体具有警醒作用,对社会而言具有伦理教化功能。细说横死,是为了保证善终,即当代所强调的“优死”。生和死在佛教本来就是一体,离开此世无非两大去向,一即彻底解脱,进入声闻、缘觉、菩萨、佛等四圣果位,二即重新迈入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人、天的轮回。迈向轮回的生死有“横死”和“优死”之分,在死亡问题上,趋“优”避“横”为人之本能,药师信仰在此把具有被动性特征的死亡交还到个体手中,指出人对“死亡”和人生一样具有主动性,个体可以规划自己的离世,可以提升自己的死亡品质。

     
     三、死后的安养——药师净土

      死后有无续存,是每一个活人多少都会思考的问题。因为这关系到每个人最切身、最根本的利益,正如《中国哲学发展史》所说:

      人死后,是否还有某种“生活”?如果没有,那么人生前的善恶还有多少意义?如果有,那么人生前的行为对死后有什么影响?这一切,都要落实到人生前应如何行动,应如何对待自己的一生?[7]

      对有无死后生命的解答决定着个体的人生态度、认识目标,是建立人生观、价值观、伦理观的基石,广而言之,社会、人类群体对这一问题的普遍解答,为整个社会人类文明创立的出发点和基石。

      对死后生命研究在当代也迈入了实证科学的研究范围,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对此已经积累有二十多年的研究历史,生命轮回作为精神心理学范畴,是欧美心理学研究的前沿课题,相关论文和著作相当多[8]。一些研究人员断言,所谓“死后的生命”(life after death)现大多已经得到了证实。

      尽管现代科学一直回避,各种宗教都将死后生命有无列为需要回答的主要问题,基本上普遍承认它的存在,大多数宗教执人死有后世的观点。以一元神宗教为例,这类宗教的死后去处往往比较单一,或升入天堂享受永乐,或堕入地狱永不得翻身,或与某种所谓的宇宙最高神合一。中国民间最初的死后世界观念比较朴素,人们认为存在不死的灵魂,再简单套用现实世界的生活模式外加相信存在命运主宰力而形成庞杂的鬼神信仰。佛教来世学说的丰富性和形象性可列为诸种文化之前茅。

      药师信仰也提供了其中的一种选择——药师琉璃光净土。《药师琉璃光七佛本愿功德经》云:

      佛告曼殊室利:“彼药师琉璃光如来行菩萨道时,所发大愿及彼佛土功德庄严,我于一劫若过一劫说不能尽。然彼佛土纯一清净,无诸欲染,亦无女人及三恶趣苦恼之声,以净琉璃而为其地,城阙、宫殿及诸廊宇、轩窗、罗网皆七宝成,亦如西方极乐世界功德庄严。于彼国中有二菩萨,一名‘日光遍照’,二名‘月光遍照’,于彼无量菩萨众中而为上首,能持彼佛正法宝藏。是故,曼殊室利,若有净信男子女人,应当愿生彼佛世界。”[9]

      清净透明的无瑕琉璃净土,对于平生造业而投生到三恶道者,只因得闻过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也都能很快积攒福德走上解脱之道,这对世人来说,是肯定有诱惑力的,比如对投生地狱者而言:

      若复有人,归依世尊受诸学处,而破坏戒威仪及坏正见,诸有持戒正见不求多闻,于佛所说契经深义不能解了,虽有多闻而怀憍慢,由慢心故自是非他,嫌谤正法为魔伴党。如是愚人自行邪见,复令无量百千俱胝有情堕大险坑,此诸有情堕于地狱傍生鬼趣。若曾闻此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由彼如来本愿威力,于地狱中忆佛名号,从彼命尽还生人间,正见精进,意乐调善,舍俗出家,于佛法中,受持学处,无有毁犯,正见多闻,解甚深义,离于憍慢,不谤正法,不为魔伴。渐次修行诸菩萨行,乃至菩提。[10]

      药师如来的愿力既然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效用,其对生命的掌控在科学知识不发达的古代,无疑是人们的一种精神寄托,相信药师如来的魅力,就能满足生命的所求,经云:

      彼药师琉璃光如来得菩提时,由本愿力观诸有情,遇众病苦瘦疟干消黄热等病,或被厌魅蛊道所中,或复短命,或时横死,欲令是等病苦消除所求愿满。[11]

      若见男子女人有病苦者,应当一心为彼病人清净澡漱,或食、或药、或无虫水,咒一百八遍与彼服食。所有病苦悉皆消灭,若有所求,至心念诵,皆得如意,无病延年,命终之后,生彼世界,得不退转。[12]

      药师净土是中国大地上广为流传过的净土之一,历代皆有推崇者。古代较早的有《广弘明集》,该书卷二八有陈文帝亲笔所作的《药师斋忏文》,赞叹药师净土的殊胜,近代有弘一法师赞叹并倡导药师净土。弘一法师当年答佛学书局的一封信为:

      承前惠书,谓今药师如来圣诞,才疑别刊行专号撰文以为提倡,近多忙碌未暇撰文,谨拙见如下,以备参考焉。余自信佛法以来,专宗弥陀净土法门,但亦当讲《药师如来本愿功德经》,讲此经时所最注意者三事:一若犯戒者,闻药师名号已还得清净。二若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而未定者,得闻药师名号。三现生种种厄难悉得消除。故亦劝诸缁素应读诵药师功德经,并执持药师名号,而于求生东方净土琉璃世界之文,未极详释,谓为别被一机也。今者佛学书局诸贤,欲弘扬药师圣典,提倡求生东方胜愿,大心甚可钦佩,但依拙见,唯可普劝众生诵经、持名,至于求生何处,宜任其自然,亦可发心诵药师经并持名号,而与本愿无违。因经中谓求生极乐者,命终有八大菩萨示路,又东晋译本云,若欲得生兜率天上见弥勒者,亦当礼敬药师琉璃光佛。

      从生前到死后,药师信仰提供了一个让心安顿的依靠,集中体现了佛教“了生脱死”的特点。药师佛所表现的智慧则是为人提供了生的希望,这是佛教的菩萨所为:

      具足经云:云何为菩萨具足方便住?此菩萨所修善根,皆为救护一切众生。二饶益,三安乐,四哀愍,五度脱,上四皆同初句。六令一切众生离诸灾难,七出生死苦,八发生净信,九悉得调伏,十咸证涅槃。[13]

      菩萨是已经获得了智慧者,药师佛的十二大本愿就是菩萨智慧的来源。在当代社会,人类不仅面对生、老、病、死等的困扰,同时也正在被愈演愈烈的心理疾病大潮所侵袭,“予众生乐,拔众生苦”的慈悲理念更显出社会价值,佛教在现代社会担当的最大责任就是保持佛教一贯的担当——解救众生。解救众生是取得最大的生,药师佛信仰恰恰做到了这一点,所以能够得到人们的尊敬和依靠。药师佛信仰实践了佛教所说的“如人病差,名为安乐,安乐名涅槃”[14],还原了“慈悲即真解脱,解脱即大涅槃”[15]的大乘佛教的真谛。从这个角度而言,“优死”与“优生”处在同等的地位,两者之间可以自如转换,遥远的琉璃净土得以在我们现世生活的世间实现。药师佛信仰其实就是这两者转换间的中介者,其中所展现的对生死的态度,恰恰就是我们今天所要取得的认识所在。(信息来源:《法音》)

      【注 释】

      [1](唐)玄奘译:《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大正藏》第14册,第407页下。

      [2] (唐)玄奘译:《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大正藏》第14册,第407页中。

      [3] (唐)玄奘译:《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大正藏》第14册,第404页下。

      [4] (唐)玄奘译:《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大正藏》第14册,第408页上。

      [5] (唐)玄奘译:《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大正藏》第14册,第408页上。

      [6] (姚秦)鸠摩罗什译:《禅法要解》,《大正藏》15册,第286页下。

      [7] 任继愈主编:《中国哲学发展史·魏晋南北朝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4月,第758页。

      [8] 具代表性的人物和成果有 : Dr. Rick Brown, The Reincarnation of James, Journal of Regression Therapy, Volumes 5,1999,62~67; Dr. Ian Stevenson, 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 Univ of Virginia Press ,1992; Dr. Brian Weiss, Many Lives ,Many Masters, Smion & Schster, 1988. 这些研究数据都证明了生命轮回的存在。并且在众多的轮回实例研究中,临终者死亡前的最后意识决定了其投生之后的最深层次的心理意识,对新生的生活有极大影响。

      [9] 《大正藏》第14册,第413页下。

      [10] 同上,第414页上。

      [11] 同上,第414页中。

      [12] 《大正藏》第14册,第414页下。

      [13] (唐)澄观:《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卷》,《大正藏》第36册,第640页上。

      [14] (唐)灌顶:《大般涅槃经玄义》,《大正藏》第38册,第2页上。

      [15] (唐)灌顶:《大般涅槃经玄义》,《大正藏》第38册,第2页上。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信仰的记忆:碧落寺石窟 千年佛像诉说古国汉风[406]

  • 信仰的记忆:碧落寺石窟[569]

  • 同样的信仰 各自的朝圣路 [周国平][432]

  • 中国佛教罗汉信仰早期形态研究 [王鹤琴][507]

  • 论湖州铁佛寺宋铸观音像与观音信仰的中国化 [谢志斌][582]

  • 素食 舍得之间的信仰[635]

  • 明清民间宗教中的观音信仰 [刘平 隋爱国][883]

  • 文殊信仰的中国化表达——以山西五台山为例 [学诚法师][935]

  • 古代印度观音信仰起源的探讨 [会闲法师][671]

  • 当代中国信仰偏差:为何佛寺几乎沦为民间信仰大本营 [成庆][876]

  • 民间信仰事务管理的浙江模式 [贺再军 张金钰][642]

  • 清宫藏传佛教风格瓷器与帝王信仰 [刘伟][829]

  • 试论新疆地区的密教信仰——以千手观音图像为例 [李翎][775]

  • G20与跨信仰对话 [米广弘][737]

  • 藏传佛教的佛塔:信仰的终极表述与完美寄托[1613]

  • 泛论信仰的本质和一般基础 [肖国飞 任春晓][1010]

  • 第二届五台山信仰国际研讨会圆满闭幕[1141]

  • 盘点当代佛教热点与乱象 信仰消费危害巨大 [李利安][930]

  • 求神拜佛热潮背后的信仰危机 [李向平][851]

  • 藏族民间祭祀和信仰[787]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