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念佛人,至少要明白这三个道理[124]

  • 即使你不信佛,也要读这部救命[113]

  • 寻禅:人生十五最,越早知道越[123]

  • 善产生正智慧[208]

  • 《大悲咒》84句说的是什么?供[146]

  • 百年三万六千日,不放身心静片[181]

  • 遇到什么灾难,你这样发愿, 灾[133]

  • 因果丝毫不爽,血泪的忠告,这[182]

  • 念佛这样回向,消灾免难,功德[128]

  • 东晋佛教[161]

  • 今天学佛,要不要学释迦牟尼佛[122]

  • 他不是大修行,但也是有神通的[132]



  • 本站推荐

    人生不一定信佛,但

    感恩,什么是感?什

    命运的平衡法则!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从禅门清规看佛教寺院制度的中国化
     
    [ 作者: 赵文   来自:网络   已阅:85   时间:2019-11-27   录入:wangwencui


    2019年11月27日    佛学研究网

        唐代百丈山的怀海禅师通常被认为是禅宗丛林清规的创立者。早期禅宗以行脚四方、遍访禅师为务,不注重本宗寺院的建设,通常居于律宗寺院之中。然而,律寺的讲法和制度与禅宗不完全相合,故怀海认为需建立禅宗的寺院及相应的制度。随着宋代禅宗进入全盛期,禅宗丛林遍地开花,逐渐成为汉传佛教的主流,禅门清规也适应时代的变化,经历代禅宗祖师大德增补完善,日益具有影响力。保存至今年代最早的清规,是北宋云门宗宗赜编纂的《禅苑清规》。本文通过对比唐宋禅门清规制度和印度佛教寺院的情况,尝试从三个角度展现佛教寺院制度的中国化历程。

        一、住持制度的中国化

        唐代汉传佛教寺院的管理采取“三纲制”:每座大寺的最高责任人是上座(讲法、修行之楷模),并设寺主(负责寺院内外事务管理)、维那(处理日常性事务、主持法事)辅之。这或与北朝至隋以来的僧官制度有关,但也有印度佛教寺院职司系统的背景。赴印求法的律学僧义净在《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中记载了那烂陀寺中各职司的名称。其中,上座是寺中尊主,寺主为造寺之人,护寺是轮流执掌寺内事务并向僧众传达信息者,维那(或作授事)则负责敲击法器、监督僧众进食等。若仅从职司的名称来看,“三纲制”应当是有印度佛寺管理制度背景的。

        那烂陀寺的制度设计体现了中古时期印度佛教寺院管理的特征,即以年长者为尊,十分注重僧众全体参与决策;同时,严控将公共财物据为己有。然而与印度情况相比,唐代“三纲制”虽有对应的职司名称,但其职责已有了一些差异。到了北宋,律宗寺院沿袭了唐代的“三纲制”,而禅宗更加以改革,推举“具道眼有可尊之徳者”为住持人,形成住持人一人负责制。这一管理制度在唐末至北宋时期,显示出特有的活力。据《景德传灯录》〈百丈传〉附录〈禅门规式〉所述,禅宗管理制度的特点大致可概括为三方面:

        一、组织分工明确,效率高。据《禅苑清规》记载,住持人以下,重要的职司大致可分为知事和头首两类。其中,知事包括监院、维那、典座、直岁等,头首则包括首座、书记、藏主、知客、浴主等。职司分工十分精细严格。

        二、务求节俭,推行“普请法”。所谓“普请法”,是讲究农禅并重,不论级别高低都需参与农业劳动。这样便形成了自给自足的寺院经济体制。

        三、责罚严厉,自上而出,动员僧众参与。丛林凡有扰乱众人清修者,要驱逐出院,严重者甚至动用拄杖杖打,众人烧其衣钵道具等。这样做的目的在于维护僧团清净的形象并具有警示作用。

        二、“挂搭”制度的中国化

        今日佛教寺院中有在客堂“挂单”的制度。这一制度古已有之,在宋代禅宗丛林中,又称为“挂搭”。禅宗僧人游方行脚,遍访他寺寻师论道,是修行的重要组成部分。宋代禅宗寺院的僧堂,为全寺之核心,寺中僧人会按照戒腊分配到僧堂中长连床上的一个床位,并在此禅床上打坐、进食。在禅床边的壁上往往设有挂钩或架子,新到寺院的僧人将钵具等挂搭其上,故“挂搭”引申为行脚僧人前来依住寺院。

        “挂搭”的传统来源于印度。义净的《南海寄归内法传》中记载了那烂陀寺有客僧来时宾主双方的礼节:简单打招呼后,客僧将钵、瓶挂在壁牙上,坐下休息。随后,主客行礼,待来客洗手洗脚之后,再到寺中尊长处行礼。相比之下,宋代禅宗丛林中的“挂搭”程序虽有相似之处,却繁琐了许多。据《禅苑清规》〈挂搭〉一节记载,新到僧人需先到堂司向维那呈递祠部文书,再赴僧堂礼拜圣僧像、按戒腊次序安排禅床挂搭(并洗足)。随后,赴寮房拜访寮主(按入住寮房次序轮替担任)及寮首座(入寮时间较长,人事精熟者担任),接着再拜访住持人,等等。

        另外,宋代禅林“挂搭”的僧人要携坐具,行不同级别的礼拜。如与维那、寮主、寮首座相见,行触礼三拜(将坐具放置在地上,头触坐具而叩拜三次的礼节),与住持人行两展三拜(指两度展折坐具而礼拜三回)或大展九拜(大展坐具礼拜九回)之礼等,且两次叩拜之间都要站起身。印度佛教礼拜则无使用坐具的要求,主客相见仅是年轻一方两膝着地,两手十指支撑,向年长一方行礼叩首一次便罢,礼节上要简单很多。

        三、待客礼制的中国化

        印度佛教有以汤饮待客的传统。如《南海寄归内法传》在陈述寺院迎客的宾主双方礼节之后,提到主人会根据季节提供汤饮,这包括酥油、蜜糖、沙糖等(可饮用亦可食用),以及“八浆”。关于“八浆”戒律中有明确记载。《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的梵汉版本里,记载了“八浆”的名称,分别为:椰子、芭蕉、酸枣、阿说他果(无花果)、乌跋罗(马椰果)、蘡薁、蒲萄(葡萄)、渴树罗(银海枣的果实)制作的饮品。在《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里,这“八浆”为“更药”,也就是夜晚初更时允许饮用的,酥油、蜜糖、沙糖则是“七日药”,为允许七日内存放的食(饮)品,均为佛门常用之物。

        印度佛教待客汤饮的原料,在古代中国并不多见,于是便改为采用本土化的茶饮和汤饮。唐宋时期佛教寺院中的汤饮已完全不同于印度,变为橘皮汤、山药汤和荷叶汤等。在《禅苑清规》中,茶礼与汤礼还成为寺院日常管理中的重要环节。例如,迎接新到僧人,结夏、解夏、冬至、新年四节,职事任免,乃至入寮、沐浴、阅藏等寺院日常活动都会举办大大小小的茶汤会。其中,以四节茶汤会最为隆重,是寺院管理层为首座(具备声望与德行的修行人)和僧众举行的盛会,有三日茶汤。这样的茶汤会,不仅增添了宗教的仪式感,也加强了僧众上下级之间相互的交流。

        禅宗严格、完善的清规制度与宋代以来禅宗的兴盛发展不无关系。在这些至今仍流行的制度背后,隐约可以看到印度寺院制度的影子。然而,随着佛教中国化的深入,汉传佛教寺院制度为适应中国社会的体制与礼俗不断做出调整,从而呈现出与印度佛教截然不同的风貌。

    *本网站对所有原创、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均保持中立,推送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发布的文章、图片等版权归原作者享有。部分转载作品、图片如有作者来源标记有误或涉及侵权,请原创作者友情提醒并联系小编删除。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印度佛教圆观念的中国化与中国古代文论圆范畴的建构[90]

  • 变梵为夏——佛教艺术的中国化[145]

  • “五台山信仰”的中国化、民族化与国际化[184]

  • 《戒坛图经》与佛寺建筑中国化[369]

  • 禅的中国化历史:《维摩诘经》对中国士大夫阶层精神世界影响最大[472]

  • 新时代藏传佛教中国化的路径和实践[786]

  • 喜饶嘉措大师:藏传佛教中国化的光辉典范[1201]

  • 慧远对佛教中国化的贡献[747]

  • 禅宗对佛教中国化的影响[1141]

  • “宗教中国化”的义理[1351]

  • 学诚法师:植根时代沃土,持续推进佛教中国化的现代进程[714]

  • 佛教中国化的新思考 [杨曾文][805]

  • 习近平新时代宗教工作思想: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中国化重大成果[1125]

  • 信仰危机与文化重生——21世纪传统宗教中国化的前景[966]

  • 弥勒造像艺术——佛教中国化的物化表现 [苗永杰][1622]

  • 佛教中国化与佛教的社会担当[1138]

  • 法衣与《坛经》——从传宗形式的演变看禅宗的中国化历程[1263]

  • 文殊信仰的中国化表达——以山西五台山为例 [学诚法师][2532]

  • 佛教中国化的历史经验与现代实践[1248]

  • 《六祖坛经》与佛教中国化 [学诚法师][1520]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