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主持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中国古典诗词

  您现在的位置:佛学研究网|佛学论文

   [首届世界佛教论坛论文专辑]  〖论文总目〗

 


张新鹰:《中华大藏经》——一项重大的佛教文化工程

张新鹰 (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


     大藏经,是继承和发扬佛教历史上的“结集”传统,以一定的结构、体例和编辑方式,汇总以佛教经典为核心的佛教典籍,并通过一定的载体保存传世的佛教文献丛书。当今世界佛教的三个系统——南传佛教、汉传佛教、藏传佛教,都有自成体系的大藏经,即南传巴利语三藏、汉文大藏经和藏文大藏经。其他各种文字的大藏经或佛书集成,都不出对这三种大藏经翻译、重编的范畴。大藏经不仅对于佛教的存在和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且对哲学、历史、民族、语言、文字、文学、艺术、天文、历算、医药、建筑、国际关系等许多领域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堪称世界文化的瑰宝。所以,大藏经不止属于佛教,而且属于整个人类。

   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多年,经历了从一个外来宗教转变为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佛教经典的翻译、佛教义理的诠解、佛教宗派的建立、佛教观念的普及,无不依赖汉文作为必须的工具;中国原有的思想文化,包括信仰形态,与使用汉文表述的佛教体系之间,相互碰撞,相互渗透,相互滋养,相互丰富,使诞生于印度的佛教在中华大地上开出了繁盛的花朵,创造了儒、释、道三家鼎立支撑中国传统文化整体的壮观局面。应运而生的汉文大藏经,就是佛教中国化的有力见证和突出标志。从唐代以前的写本,到北宋以迄清代的刻本,千余年间,汉文大藏经版本不断增加,内容不断扩充,特别是宋以后历代王朝都将编辑刊印汉文大藏经作为“盛世盛举”的事实,说明了社会各阶层的广大信仰者对于佛教法宝的需求和崇敬,说明了华夏民族对于佛教已经成为“自己的”精神财富的接纳和认可。由于长期的积累、反复的蒐集,也由于中国文化传统和佛教本身所具有的包容性,汉文大藏经在三种语系的大藏经中,表现出了所收典籍数量最大、涉及时间跨度最长、地区覆盖面最广、包含佛教派别最多的特点,不但受到佛教界一以贯之的尊崇和珍爱,而且随着近现代学术文化事业的开展,越来越受到学术界的广泛重视和深入研究。

   1982年起由国务院古籍整理规划领导小组委托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后来担任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的著名学者任继愈教授主持编纂的《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正编》,就是中国进入新的历史发展阶段以后,以国家的力量支持学术界整理编辑的一部新版汉文大藏经。《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正编》以1149—1173年在山西刻印、上世纪30年代在山西赵城县广胜寺发现的稀世孤本《赵城金藏》为基础,以历代大藏经有《千字文》帙号的部分为范围,对勘了包括《房山石经》在内的其他8种大藏经,共收录典籍1939种,约一亿多字。经过了13年、先后160人的艰苦努力,1994年底全书编纂完成,1997年由北京中华书局出齐全部106册,2004年又出版了《总目》,至此,《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正编》圆满竣工。《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正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我国学术界对浩繁的佛教文献进行集中整理出版的一个重大成果,先后获得全国古籍整理成果一等奖、全国图书奖荣誉奖、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荣誉奖,还被列入国家领导人出访赠礼的备选目录。

   《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正编》完成后,主编任继愈教授决定根据以往历代编纂大藏经的传统做法,继续组织力量整理编纂《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

   众所周知,汉文大藏经从开始的五千多卷,发展到后来的一万卷以上,除了因为汉译佛经数量有所增加以外,主要是历代编纂者不断收集增补了以中国佛教文献为重心的大量新出新见的佛教文献及相关资料。这是中华民族十分重视文字产品保存传世的良好风气在佛教领域的体现,也是汉文大藏经之所以具有特殊历史文化价值的重要原因之一。但从18世纪前期清朝朝廷刻印了《乾隆大藏经》(《龙藏》)以后,200多年间,中国没有大规模重新编纂汉文大藏经之举,只有日本在20世纪早期编纂《卍续藏经》和《大正新修大藏经》的时候,分别充实进了日本所藏的一批未曾收入各版大藏经的中国佛教文献和当时刚发现不久的一批敦煌汉文宗教文书,这也使得《卍续藏经》和《大正新修大藏经》甫一问世就受到了学术界的青睐。此后,中国台湾的佛教学者蓝吉富教授以自己之力,于1986年编辑出版《大藏经补编》共36册,意在为《卍续藏经》和《大正新修大藏经》拾遗补缺,其中汇集了约200种汉文文献,但不完全是中国的佛教典籍。事实上,以佛教体系之博大精深,以佛教文献之浩如烟海,无论是外国佛教界、学术界的力量或中国国内学者个人的力量,要将古代各版大藏经之外的汉文佛教文献、特别是近百余年以来新著新译和新发现的佛教文献,以及散见于各种金石、史志、丛书、类书、文集当中的佛教资料,全面而科学地搜集、整理、编纂成为一部新的汉文大藏经中的内容,都是难以做到的,只有中国作为汉语文的祖国和历史悠久的文化大国,又欣逢社会经济文化建设的历史新时期,才最有条件、最有可能在国家力量的扶助下,做出前所未有的突破。《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就是希望在得到国家支持的基础之上,争取社会各界包括海外友好人士各种形式的帮助,用大约10年左右的时间,把历代大藏经中没有收入《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正编》的部分和上面所提到的那些分散的文献资料,按照一定的系统和体例,整理编纂,蔚成巨制,与《正编》珠联璧合,建构起一座中国历史上收罗最为广泛、内容最为宏富的汉文佛教典籍宝库。

   据初步估算,《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总字数约在二亿六千万字左右,是《正编》的一倍多;时间下限截止到当代。计划分设下列各部:1、印度典籍部;2、南传典籍部;3、藏传典籍部;4、汉传注疏部;5、汉传撰著部;6、史传地志部;7、忏仪部;8、疑伪经部;9、论衡部(中国历史上儒释道三家相互论议佛教之作);10、外教部;11、目录音义部。各部中再分作若干类,并提供各种必要的检索手段。《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在形式上与《正编》最大的不同在于完全采用标点重排,其工程总量之大、技术难度之高,组织事项之繁、经费需求之巨,可想而知。目前,以任继愈教授为首的《续编》编辑委员会努力克服资金投入不足的困难,已经在确定书目、选择底本、拟订凡例、尝试点校等方面做了许多工作,一本体现《续编》基本外观和排印版式的样书即将制作完成。任继愈教授年已九十高龄,学术活动和社会活动十分繁忙,但他对有关《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的重要事务无不躬亲,甚至亲自修订样书标点。他的一个心愿是盼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续编》大功告成。我作为编辑委员会的成员,受任继愈教授委托,在庄严的“世界佛教论坛”上介绍《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的概况,介绍《续编》工作的进展,就是为了借助这个殊胜的因缘,在来自各国各地区的佛教领袖面前表明中国老一辈佛教学术工作者的宏大誓愿,展现腾飞的中国在继承发扬优秀文化传统的过程中高度重视佛教文化成果的开阔气象,同时,也希望为这项规模空前的大藏经编纂工程寻求更多的义务宣传者与实际合作者,共襄这一世纪性盛举。

   我们相信,以《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的完成为标志,《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的最终完成,必将作为重大的佛教文化和学术建设工程载入世界史册,永远记录下中国学者对佛教事业和人类文明所做出的贡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佛学研究        站长:佛音阁        页面执行时间:.00毫秒
Powered by:XAIU Soft Group Ver 2.0(2005)